去年4月,习近平在陕西考察谈及秦岭生态问题时,首次提到“国之大者”。10月,在中央党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上,习近平说领导干部想问题、作决策,一定要对国之大者心中有数,多打大算盘、算大账,少打小算盘、算小账。12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民主生活会上,习近平指出,中央政治局的同志应该不断提高政治领悟力,对“国之大者”了然于胸,明确自己的职责定位。今年1月28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再次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全国政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要心怀“国之大者”。

 

“国之大者”不同寻常地成为近期中共的最大政治和官场高频词。新华社为两会闭幕发表社评,指出“国之大者是事关全局、事关根本、事关长治久安,决定党和国家事业兴衰成败的大事。”什么是习近平的国之大者?为什么习近平要强调国之大者?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什么是国之大者?

 

习近平并未明确界定什么是国之大者,中国官媒便望文生义进行了多种解读,如认为,国之大者就是要有大局观,“多打大算盘、算大账,少打小算盘、算小账”;定邦安国的重大原则、重大立场和重大利益;决胜全面小康、三大攻坚战、高质量发展、构建新发展格局等;自觉讲政治,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就是讲政治,关注党中央在关心什么、强调什么,领会什么是党和国家最重要的利益、什么是最需要坚定维护的立场,党员干部需要做到心明眼亮。

 

习近平的新时代常创造一些新名词,如大国战略、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什么是“国之大者”呢?从字面上理解就是中共所强调重大原则、重大立场和重大利益。但习近平的真实想法就是政治挂帅。体现在“二个维护”上,即“维护习近平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他强调国之大者,也就是告诫官员不要“埋头拉车,要抬头看路”,对他要“相信到迷信的程度,服从到盲从的程度。”如此说来,“国之大者”只不过是用新词包装文革的旧口号,用新瓶装文革的旧酒。破解习氏新词有一个密码本可以帮助我们解读其含义,那就是文革中毛泽东发霉的思想、口号。

 

第二,为什么习近平要强调“国之大者”?

 

有分析人士认为,“国之大者”是为了党内权力斗争提出来的。目前中国内忧外患,很多人不满意习近平的政治倒退,呼吁回到邓小平改革开放轨道上去。他们会攻击习近平经济上对外大撒币;排挤民营企业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打压言论自由、宗教自由;迫害维吾尔族、藏族、蒙古族等少数民族;撕毁香港一国两制承诺;武力恐吓台湾;国际上战狼外交;中美关系交恶等。面对这些问题,习近平可以用“国之大者”来抵挡,说要算大账,算政治上的账,算民族复兴的账。也有分析人士认为,“国之大者”着眼于二十大习近平连任。因为国之大者的核心是两个维护和个人崇拜。

 

对于以上两个观点,我觉得都有道理,但格局还不够宽阔。说有道理是因为“国之大者”当然是习近平的挡箭牌,因为“大者”可以大而化之,玩弄文字游戏。中共二十大权力争夺战已经展开,习要长期执政。从习修改宪法取消主席任期限制,到十九大不设储君,习终身制已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习近平的心态不同于江泽民和胡锦涛,在习看来,他是中共的少东家,江山是他父辈打下来,长期执政是当然的。他的“国之大者”超越了二十大连任,他真正要做的事是实现他的红色帝国梦想。

 

所以,我们应该把“国之大者”放到习近平的红色帝国梦想里。这个梦想包括:中共永远执政;统一台湾;收复外蒙古;用中国极权主义的价值观引领世界。所以,他的“国之大者”应该超越连任问题,他要让中国回到毛泽东时代,完成毛泽东的未尽事业。

 

第三,红色帝国梦想能够实现吗?

 

王康先生曾指出,习近平集团已明白无误地发出用共产主义和马克思主义重新武装中共,把中国变成第二苏联,在世界范围内埋葬资本主义进而统治世界的号令。习近平本人完全不忌讳“政党、主义、领袖”三位一体的法西斯国家理论。习近平上台绝非偶然,它是在中国千年皇权专制主义、共产党极权主义和西方绥靖主义的土壤上盛开的恶之花。

 

习近平本人从来没有想要建立一个宪政的国家,他非常明白一切宪政诉求都是要共产党下台,他走的是相反的道路,要重建中国人为主体的“红色帝国”。他要依托中国秦始皇以来两千多年的帝国传统,加上来自马克思的宇宙观和世界观的教化。

习近平已经露出真正面目了,但还不够。他要重新把思想改造运动、反右运动和文化大革命都做一个现代的包装,取一个新的名字。大规模地把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的正统思想,利用共产党目前的所有国家机器,包括公检法和宣传部门,甚至包括军队,把所有能用上的手段在中国推行,这样才能完成他在中国实现共产主义的使命。习近平要把世俗化的,部分资本主义化的,违背了共产党的正统和初心的势头扭转过来,变成纯正的,共产党人实现全球共产主义化的道路上去,因此他需要集权,需要恢复终身制,需要反腐、清党、强军,需要打压知识分子。

 

中国天文数字般庞大的人口、幅员辽阔的疆域,近代以来它的受难、屈辱、创伤、不幸,它的孤愤、积怨、忌恨、危机,它与西方主流文明失之交臂而远未消弥的隔阂、疑惧、对峙和冲突,它那沉潜不显却欲伺机再度引发的底层革命和共产圣战,以及秦汉帝国、罗马帝国和东西方所有大帝国的历史诱惑,都可能在某种历史环境下,一齐转化为一个“高耸而立”的红色帝国。中国步秦始皇、汉高祖、元世祖、明太祖、清世祖、毛泽东之后尘,走上一条扩张、征服、革命、战争之路,并不缺少它的缘由、动力和基础。帝国梦一直是中国历史的“主旋律”,拥有最强烈的难以抵御的诱惑。何况,中国早已不是一个道德高尚的民族,满足这个奴性深重而又狂妄无忌的民族征服和统治世界的帝国欲念,远胜于在中国建立自由民主社会的理想。

 

西方当然还未被削弱到任由中共为所欲为的地步,中国人反抗中共统治、追求自由的力量也在增长。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作为独裁者,习近平的才能和智慧远不能与希特勒、斯大林和毛泽东相提并论。但我们必须看到,习近平集团拥有的军事力量、国家资源、操控民众以及实现其世界战略目标的手段,已不逊色于古今中外的独裁者。任何追求宪政民主的人,始终应对共产极权暴政不可须夷放弃的警惕和责任。

 

王康先生的观点发人深省。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习近平提出“国之大者”既有应对权力斗争的需要,也有二十大连任的需要,但习近平的根本目的是要打造一个共产极权的红色帝国,并统治世界。但这只是他个人的一厢情愿,与历史潮流背道而驰。习的红色帝国只可能是个烂尾工程,如同毛泽东的文革一样。习有三个致命的误判:一是误判民心。中国人自私、功利,但并不愚蠢。他们厌恶政治运动,希望安居乐业。习最大的问题是没有民心。作家梁晓声先生曾指出:“文化大革命”是人类历史上的空前浩劫。当红色风暴席卷全国时,中国人灵魂深处也在进行着痛苦的“革命”,这场风暴造成的不仅仅是经济崩溃、文化浩劫、社会倒退、政治封建化、人民奴才化,更主要的是种下了今天礼乐崩溃、道德沦丧的祸根。二是误判国力。中国经济崛起源于经济全球化和美国帮助中国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经济是嫁接到经济全球化上,可以说是吃膨大剂催大的。由于政治体制落后,中国的制造业和高科技缺乏创新能力。同时,中国的人口进入老龄化。中国四十年前制造的人道灾难“计划生育政策”将是压倒中国经济崛起的最后一根稻草。三是误判世界走势。尽管世界经济尚未走出疫情困扰,但不久将会强势复苏,习近平所称的世界走势“东升西降”和“时与势”在中国这一边的判断都是拍脑袋出来的。他的所谓“国之大者”不是中国人民的“国之大者”?什么是中国真正的“国之大者”呢?李克强在记者会上的发言回答了这个问题,那就是人民过上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