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将举行110周年校庆,4月19日,习近平赴清华大学视察。习近平在清华大学期间,视察美术学院、成像与智能技术实验室、重点教学科研成果展示、西体育馆。视频显示众多学生夹道欢迎,并高呼:“主席好,学长好”。

习近平曾于1979年作为工农兵学员在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2002年获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法学博士。

习近平视察清华大学无非是一场政治秀,体现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大学的重视,也通过清华大学精心安排的接待活动,展现中国大学对共产党和习近平的忠诚。但由于习近平当局对中国大学的政治控制,中国大学与“自由的思想和独立的精神”渐行渐远,已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治附庸和精致利已主义者的培训基地。

第一,清华大学变习近平大学

去年10月18日,习近平“经济国师”之一的中文大学深圳分校讲座教授郑永年等御用文人在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起网络联署活动,向中央委员会、国务院教育部、清华大学发起请愿书,号召网络联署,呼吁将习近平的母校清华大学改名为“习近平大学”,引发中国网民热议。请愿书强调“高举习近平主义旗帜,就必须将习总母校清华大学更名为习近平大学,坚持用习近平主义培育中国最优秀的青年才俊,在习近平大学用习近平主义武装出一批批“具有坚定习近平主义理想的各行各业中国精英”。请愿书还建议在全国各地大学设立“习近平主义学院”。

 

清华大学教授郭于华在推特上质疑:“这个不是真的吧!”旅美学者何清涟则说:“我真的赞同,清华精神上已经死亡,改个名字正好名至实归。如果有人主张将我的母校复旦改名为习近平大学(上海),我也如此认为。 何必挂羊头卖狗肉。”

如果说郑永年等无耻文人在拉清华大学下水,而清华大学的自甘堕落也不分伯仲。去年9月清华大学官网刊发通稿称,18日该校召开“双一流”建设周期总结专家评议会,会议专家认为,北京清华坚持“新时代党的教育方针”、“社会主义办学方向”,在2016年到2020年间,综合实力、社会影响力和国际声誉持续提升,全面建成为“世界一流大学”。

清华大学自己宣布自己是世界一流大学的做法颇有习氏“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风范,以至于教育部都觉得清华大学该吃退烧药了。教育部发言人续梅在记者会回应相关提问时表示,中国国家高等教育的整体实力和世界一流大学相比,“还有不小的差距”,“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相当多的工作要做,还有很艰巨的任务要完成,所以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

二、中国大学崇尚权力

在习近平视察过程中,清华大学学生高呼:“主席好,学长好”的表现,尽管有集体表演的因素,但也不能否认,中国大学弥漫着权力崇拜氛围,青年学生的心灵已被玷污。

比较美国大学,我们会发现完全不一样的情景。2014年10月2日,奥巴马总统到西北大学凯洛格商学院演讲。整个学校显得平静,校外马路上还有抗议的人群。演讲在埃文斯顿主校区礼堂进行。法学院大厅有奥马巴演讲的视频转播,有十几个学生在收看,有一个女学生背对屏幕在准备课程。下午1:30,学生们纷纷散去上课了。没听说过有学生要去主校区与总统合影和握手。通过中美大学接待国家领导人的不同反映,我们可以分析中美大学不同的价值取向。

西北大学对奥巴马总统演讲当然会重视,但不可能为讨好总统而刻意演出。政治表演最大的问题是虚假没有真诚,会扭曲学生的心灵。

看到被师生簇拥的习近平,我想到了文革中的个人崇拜。为什么文革已经结束了40多年,个人崇拜现象又卷土重来。因为领袖崇拜根源于中国的传统文化模式。有学者指出,几千年中国专制主义文化中,对君、父权威的尊崇和崇拜,是政治模式,又是心理模式。这种模式积淀在文化中,积淀在民族的潜意识中,被代代相传的文化延续着。当文化大革命中“毛主席万岁”的口号响彻云霄时;当城市、农村的民众在胸前挂起大大小小的忠字牌、跳起忠字舞时;当在机关、工厂和部队,手持语录本,“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成为每日必修的功课时;不过是极为原始地再版了传统专制文化中对君、父的崇拜。

三、中国大学已沦落为党校

视察期间,习近平强调,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们要建设世界一流大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流大学。我国高等教育要立足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战略全局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心怀“国之大者”,把握大势,敢于担当,善于作为,为服务国家富强、民族复兴、人民幸福贡献力量。习近平作为清华大学昔日的学生,对大学教育指手画脚,或许他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如何获得博士学位,又是谁为他代写的论文。

2009年10月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弗吉尼亚州威克菲尔德高中首次向全美中小学生发表新学年致辞,要求青少年们珍惜时光,用功学习,为自己和国家未来担负起受教育的责任。他在答问环节又告诫大家使用社交网站时要小心,以免将来反受其害。虽然演说不含政治内容,但仍遭到反对人士的抗议,有人甚至指他在搞“个人崇拜”玷污学生心灵。当天,在威克菲尔德高中校门外,反对者们冒雨举着标语,对奥巴马演讲表示抗议。标语牌上写着:“总统先生,请与我们的孩子保持距离”。

随着中共对大学的绝对领导,中国大学已经奄奄一息的“学术独立和思想自由”已经魂飞魄散。百年前,蔡元培先生在担任北京大学校长期间提倡思想自由、兼容并包,陈寅恪先生提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而现如今的中国大学已沦落为党校,如何还能实现思想自由、人格独立和兼容并包?在一个没有自由思想、独立精神、民主制度的大学校园里,智慧的光辉不再闪烁,我们所感受到的只不过是万马齐喑和一潭死水。

为什么中国有成千上万的大学,但却没有对世界文明作出卓越贡献的学者?其原因不就是中国大学的行政化、官僚化,再加上党化教育,导致大学失去了灵魂吗?没有独立精神和学术自由,如何培养优秀人才,如何制止学术腐败?不取消中共的意识形态控制,中国大学就不会有创新能力,不会有希望。有学者指出,大学本是学生人格成熟、价值观完善、发掘兴趣、增强判断力的阶段。这样一个成长阶段,与一个百家争鸣、可以自由交流思想理性辩论的环境应该鱼水相容。对于一个社会而言,大学应该是将公民意识和社会责任感深深植入学生心中,培养出以后可以用思维和言论推动社会进步人才的场所。但今天的中国大学正在走向一条与世界教育截然相反的道路。

当今中国大学公然取消章程中学术独立、思想自由和校长负责制则标志着中国大学从植物人到脑死亡。历史学者章立凡先生曾说,大学要办成党校,不如干脆取消。大学精神本来来自西方,包括马克思主义现象也源于大学精神,就是创造、批评和社会关怀精神。中世纪以来,大学就是不受干预的、是自治的。大学的批判精神就是批判不科学性和建立科学体系。党化干预与大学精神和宗旨背道而驰。中共恐惧失去政权,失去青年,所以从大学入手。它一方面强调几个自信一方面却强调西方渗透,其实就是在不自信中制造敌人,陷入病态的“敌对势力”思维;对于世界上没人信的共产主义,中共仍然坚持。这种精卫填海式的傻鸟做法只能说“精神可嘉”。章立凡说,思想的一元化就是不允许独立思考,党永远代表“伟光正”,其结果是制造精神分裂和双重人格,让被统治者明知不对却必须为了利益而表面服从;同时也制造庸才、奴才和蠢材。

看到那些对习近平高呼“主席好,学长好”的清华大学学生,我不由想起来钱理群教授在他撰写的《大学里绝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中指出,“在中国的大学里,包括最好的北大、清华,都正在培养一群20几岁就已经’老奸巨猾’的学生,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旦这些人掌握了权力,拥有了地位,带来的危害比贪官污吏更大!”而真正的大学要培养的是有独立自由创造精神,有自我的承担,有对自己职业的承担,有对国家、民族、社会、人类承担的社会各类人才。

2005年,温家宝总理在看望钱学森的时候,钱老感慨说:“这么多年培养的学生,还没有哪一个的学术成就,能够跟民国时期培养的大师相比。”钱老又发问:“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的人才?”是啊,为什么?看看习近平的视察和清华大学学生们的表演,我们应该知道答案,因为中国大学早已不是大学,而是失去灵魂的市侩。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