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国国际电视台播放了反恐纪录片《暗流涌动——中国新疆反恐挑战》。片中首次披露,新疆政法委前副书记希尔扎提·巴吾东勾结“东突”。希尔扎提在片中说,自己在打击恐怖分子的时候,“打掉已经浮出水面、已经暴露的,其他参与、涉嫌或者是发展对象没有列入打击。一方面它重新形成体系后,又可以成为我打击的好借口,另一方面又能保护其中一些。这种结果就导致屡打不尽,死灰复燃。而且这波体系打完,它的根就像割韭菜,割掉一茬以后,一茬又冒出来。”

如果这位前政法委书记说的是真的,其实这种做法大家都不陌生。用老话来说,这就叫养寇自重。童话大王郑渊洁的《舒克贝塔历险记》里面,猫咪咪丽因为老鼠贝塔离家出走而被主人扫地出门,饥寒交迫。贝塔回来之后,为了帮助咪丽,大闹主人家,主人只好又把咪丽请回来了。后来贝塔再次离家,临走之前还教咪丽学老鼠叫,让主人以为家里一直有老鼠,这样咪丽就一直都能有吃有喝了。

现实中这种现象在极权国家是屡见不鲜的。比如,过去搞爱国卫生运动,除四害的时候,单位要求大家每天上交一定数量的死苍蝇,于是就有人干脆养苍蝇来上交。在维稳大于一切的今天,维稳者和维稳对象之间这种关系更常见。前些天就在网上看到某个流亡海外的“民运人士”在视频里吹牛,说公安机关“管控”他的时候,每个月给他三万七千块钱,四个半月赚了十几万。

无论是养寇自重还是“两面人”,从经济学上来说,其实就是一个委托代理问题:怎样让被委托人的行为与委托者的利益一致?在一个高度复杂的社会中,个人的利益与组织的利益不完全一致,下级的利益与上级的利益不完全一致,某个行业的利益与社会整体利益不完全一致,都是很正常的事。马克思管这叫异化。比如说,警察的工作是抓小偷,小偷没有了他们也就失业了,所以警察可能会希望小偷越多越好;医生的工作是治病人,病人没有了他们也就失业了,所以医生自然会希望病人越多越好;卖杀毒软件的公司自然也会希望病毒越多越好,所以总有人怀疑他们自己制造病毒自己杀。在市场经济之中,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市场竞争来解决。可是在非市场经济的部门,这个问题就不太好解决了。典型的是政府部门,但哪怕是在非政府的NGO组织当中,这种问题也都是很多的。比如每到年底要突击花钱,因为今年你的钱要是没花完,明年经费可能就会减少。上级政府专门给你建立了一个部门,拨给你一大笔经费,让你来解决一个问题,你总不会希望真地把这个问题彻底解决了,因为这样的话你的这个部门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自古以来都是如此。要避免这种情况,就要可持续发展,韭菜要一茬一茬地割,不能竭泽而渔,焚林而猎。

这个问题怎么解决?你说加强监督?问题是监督者也是人,也有自己的利益,又由谁来监督他们呢?过去有些皇帝重用特务,比如明朝皇帝设立东厂西厂锦衣卫之类,大搞特务政治,结果无非也就是特务机构做大,架空皇帝。

在欧洲,现代警察国家的发明,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拿破仑和奥地利帝国首相梅特涅亲王。法国和奥地利(哈布斯堡皇朝)是欧洲最早建立警察制度和线人网络的国家(这一机构最初的任务之一是给国王提供八卦和色情故事)。拿破仑和梅特涅亲王将这一制度被发扬光大。拿破仑失败之后,这一制度被法王路易十八所继承。梅特涅亲王等人使用警察和线人,当然是为了防止革命卷土重来。哈谢克的小说《好兵帅克》里面,帅克因为在酒馆里议论斐迪南大公遇刺而被抓进警察局,就是发生在奥匈帝国(1867年,奥地利帝国改组为奥匈帝国)的故事。

使用线人的一个问题是,线人大多来自社会底层,文化程度很低。有文化的人说话,他们基本听不懂。他们经常听到一点只言片语就捕风捉影、添油加醋,好挣几个小钱。更有甚者,线人们还在小酒馆里跟体力劳动者一起喝酒,教他们唱冒犯皇室的歌曲,然后就可以将他们逮捕。刺探不到情报的时候,线人们就自己瞎编,甚至亲自做案。有一次领导发现,城市里的警察正在策划谷物暴动,还印刷了谴责王室的煽动性小册子。有些高级警官承认,警方揭露出来的各种革命阴谋,实际上都是他们自己编造出来的,他们从没发现过一起不是他们自己创造的阴谋。当时的人们普遍认为骚乱都是警察策划的。对于这种现象,保皇派认为是政府正在鼓励革命好推翻王室(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政府当中有两面人),自由派则认为这是保皇派故意制造危机,好给专制统治提供合法性。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养寇自重的事,古今中外都普遍存在。没有寇还可以亲自为寇。你认为是给你解决问题的人,其实正是给你制造问题的人。

真正要解决这个问题,当然要靠民主、法治和新闻自由,不能靠上级监督下级。因此在极权国家,养寇自重其实是不治之症。如果实行北朝鲜那样的极权统治,并鼓励告密,也许一时对减少此类现象可能有一定效果,但代价是整个社会失去活力,政府部门更加官僚化,并且从根源上更加促进养寇自重的官僚文化。

比如2001年的新青年学会案件,就是国安线人李宇宙受国安局警察指使一手捏造的。再比如其后的不锈钢老鼠案件,也是线人李毅兵一手制造的。李毅兵声称要组织自由民主党,还拿出一份不伦不类的“党纲”让别人帮忙修改。把几个网友陷害进去之后,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后来《华盛顿邮报》记者和网友们调查发现,这个李毅兵的身份、住址和工作单位全都是假的。目前中国政法系统正在开展教育整顿运动,口号是要倒查二十年。将近二十年前的这两个案件,能不能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近几年“阶级斗争”和“政治挂帅”之风有所回潮,只要公民被指控对党和政府不满,那就可以加以“煽颠”、“寻衅滋事”等罪名,政治性的冤假错案谁也不敢跟警察部门较真。所以很多地方直接变民为寇,还省了养寇自重的“养”的成本。当然“养”了再割比直接割韭菜还是利益大,所以养寇自重的现象仍然很普遍,不然,超过军费的慰问开支花到哪里去了呢?

说了这么多,这个问题到底要怎样解决呢?笔者只能提出一点:这些养寇自重的人,都是为了利益。只有让他们得不到利益,才能彻底解决问题。比如维稳经费,就可能会导致很多官员为了瓜分经费而实施“养寇”行为。要想杜绝养寇自重,不如把维稳经费给取消了。至于要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出路只有民主化。

参考资料:

亚当·查莫斯:《基幻影恐惧:政治妄想与现代国家的创建,1789-18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