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曾建元

國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兼任副教授

今年有幾個重要的歷史事件週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正準備大肆舉行相關紀念活動,藉此在政治上詮釋其意義,對海內外進行政治宣傳,以證成其統治正當性。美國在川普(Donald John Trump)政府任內,即由國務卿彭培奧(Mike Pompeo)於2019年10月底展開「中國共產黨不等於中國」的論述,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正統性進行挑戰,中華人民共和國則必然要對此進行回防和反擊。

香港維多利亞公園六四紀念靜坐是全球最大的紀念六四活動,去年因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限聚令而中斷,但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的通過,加以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和眾多香港社團領袖皆受監控,今後已不可能再恢復正式舉辦,臺灣國立中正紀念堂前的自由廣場,成為六四記憶戰爭在中文世界最後的據點。

七月一日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紀念日,又稱香港回歸紀念日,也是歷年香港舉辦反國安立法大遊行的日子,今年適又正逢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週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必定拿《港版國安法》為中共獻祭,視作中共總書記兼國家主席習近平領導下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事功。中華人民共和國要拿治理對抗民主,建黨一百週年正是確立習思想中心價值的最佳時刻。如何面對共產主義在中國和臺灣的歷史功過,是臺灣推動轉型正義最缺乏價值共識的問題,因為無可否認,謝雪紅、鍾浩東、蕭道應、李應章,這些臺灣英雄都是中國共產黨人,甚至蔣經國、李登輝,都曾經是共產主義追隨者,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還是聯俄容共的始作俑者。

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香港教科書剛把中華民國定在這一天滅亡,對中華民國的事實存在視而不見,但也不要忘了,站在毛澤東旁邊的謝雪紅是以臺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身分出席開國大典的,而在臺灣白色恐怖的年代裡,紀念二二八起義的儀式每年在北京舉行。

十月十日,中華民國國慶,今年適逢辛亥革命一百一十週年,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已決議擴大慶祝。然而香港卻自去年開始禁止懸掛中華民國國旗。須知,陸皓東設計的中華民國國徽(興中會革命軍旗)就是在香港興中會總會通過的。但更重要的意義是,辛亥革命重構中國是經由各省獨立,而後迫使清朝禪讓,由隆裕皇太后特率皇帝將統治權公諸全國,定為共和立憲國體。當中主持廣東獨立的廣東省參議會副議長丘逢甲,是廣東新學的倡議者,他曾是臺灣民主國的副總統,焚毀於戰火的臺灣民主國憲法整稿者。習近平通過修憲為自己加冕,成天批判臺灣獨立和分離主義,他憑甚麼紀念辛亥革命肇建民國?

面對中華人民共和國來勢洶洶的意識形態霸權認知作戰,我國光買武器是沒用的,而應該在意識形態正面對決,以民主抗擊專制。就此而言,我國意識型態國家機器動起來了沒有?這些機構至少包括國史館、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文化部國立國父紀念館和國立中正紀念堂,還有各大學的國家發展研究所,怎麼看待中共建黨和辛亥革命,全世界在等待我們的說法。

五四運動曾在中國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被認為是政治禁忌,因為它催生了中國的馬克思主義運動。五四新文化運動的領袖國立北京大學教授胡適和學生運動領袖傅斯年長眠臺灣,北大校長蔡元培魂護香港,北大文科學長陳獨秀成為中共創黨總書記,卻遭開除黨籍,他主張中國成為真正聯邦制民主共和國,蒙古西藏回疆成為民主自治邦,選舉民主和民族自決。五四運動的時代號召,民主與科學,依舊歷久彌新。在五四前夕,我被臺灣迄今面對歷史的沉默猛然驚醒。

民國110年5月2日午3時

臺灣苗栗地方法院法官職務宿舍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