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否认,中共文宣系统不乏懂行的搞手,故其所摄制之影视作品的感染力不容小觑。为隆重庆祝“党庆”百年推出之《开天辟地》和《觉醒年代》,都属于神州易帜之后产生的艺术精品。但正如毛《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所云:“内容愈反动的作品而又愈带艺术性,就愈能毒害人民,就愈应该排斥。”(1)它们都旨在以瞒和骗的手法,倾力鼓吹“伟光正”执掌大陆政权的合法性,使国人心悦诚服地认同毛共入主中南海是什么“历史的选择”,从而维护其极权专制制度,继续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并向全球推销所谓“中国模式”,与民主的世界潮流逆向而行。故必须剥去上述剧集披著的美丽画皮,揭穿炮制者和指使者的狼子野心,肃清其流毒,使中华大地的民主转型早日得到实现。

《开天辟地》取名源自毛说过:“中国产生了共产党,这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变。”(2)把苏俄一手催生的中共之呱呱堕地,比喻为跟盘古“开天辟地”一样的大事变,这实在是癞蛤蟆打哈欠-口气不小!

按照中国民间神话传说,盘古使天地分开后累得倒下了,万物才得以产生,其中的灵长类动物也渐次进化为人类。换句话说,没有盘古便不可能产生人类。假如中共具有跟盘古一样的法力,那么没有中共便没有人类,最低限度没有中国人!这个逻辑之荒谬绝伦不是显而易见吗?

依上述逻辑,1943年起在“解放区”流行的那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大可不必更名,毛亲自动手添上那个“新”字,倒成了画蛇添足,多此一举了!

说回《开》剧集,那是2011年6月15日在央视首播的,共36集,每集45分钟。它号称“是首部全景式展现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壮丽画卷的电视剧”。它“以中共一大为历史背景,……著力表现了中国共产党在创建之初的艰苦历程以及中国共产党人为民族解放事业不懈的斗争精神”。

该剧相当注意主要内容和重要细节的真实,避免因胡编乱造引致观众的质疑。殊不知这样一来,倒暴露了中共完全是苏俄列宁一手催生的共产国际中国支部。而剧集末尾是1927年“八七”会议之后,被自己创立的党抛弃的陈独秀借宿于武汉一户民居地下,卷缩著身子在楼梯底狭仄的角落,向前来探望的毛泽东倾吐心声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作为中共总书记的他只能听命于苏俄共产国际!

由于毛、周、邓在中共建政后的崇高地位,故《开》剧对他们倾力颂扬,尤其将毛在湖南和安源、北京、广州等地的“革命活动”巨细无遗地加以渲染;还引述毛后来的岳父杨昌济的预言:我这个学生将来一定成为国家的栋梁。连同几起重大事变后两人的默契,潜台词就是:毛乃真命天子,而周则是与之构成君臣绝配的最佳宰相!

关于这一点,《觉醒年代》作了更为翔实的描绘,下面且仔细道来。

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导:“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官方推出系列影视剧纪念,其中《觉醒年代》在内地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榜夺冠。这部重现了新文化运动、五四运动,以及中共建党这段风起云涌历史画卷的剧作,由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后大受欢迎,吸粉无数,豆瓣评分涨至九点一分,网民大赞‘好看又好哭’。

该剧描述了自一九一五年‘二十一条’签订至一九二一年中国共产党诞生这一时期中国社会的风貌。陈独秀、蔡元培、李大钊、胡适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以北大讲台、《新青年》杂志为阵地,发起新文化运动;毛泽东、周恩来为代表的各地学子纷纷成立学会,倡导新思想,对社会进行启蒙。

不少网民在社交媒体大赞该剧……,看得‘一边热血沸腾一边泪流满面’,

该剧导演张永新受访时称,有责任将先辈们的大爱与大美,堂堂正正地表达出来,呈现的手段一定不是刻板的,陈旧的,‘因为陈旧没人看,虚假没人看。’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梁振华认为,《觉醒年代》也是市场的觉醒,……只要创作者有操守,观众有审美,在创作者与观众的双向互动中,主旋律剧就会赢得观众。”(3)

2021年出品的《觉醒年代》共43集。它“以1915年《青年杂志》问世到1921年《新青年》成为中国共产党机关刊物为贯穿,……讲述了觉醒年代社会风情和百态人生。该剧以李大钊、陈独秀、胡适从相识、相知到分手,走上不同人生道路的传奇故事为基本叙事线,深刻地揭示了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工人运动相结合和中国共产党建立的历史必然性。”(3)

剧中陈独秀因嫖妓引致北大学生在校内游行,高喊将之驱逐出校;尽管在当时的社会风气下北大教授光顾青楼并不稀奇,校长蔡元培迫于公众压力无法将陈留住。陈离开北大后即南下上海,先请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全文,继而委托其接手编辑《新青年》。他自己就跟李大钊南北呼应,著手筹组中国共产党。编导暗示:这意味著一直寻找救国道路的陈、李二位之“觉醒”!

可是百密一疏,细心的观众不难察觉这个“建党的历史必然性”存有重大破绽。因为剧中可以看到:陈独秀在上海会见共产国际代表维经斯基(他奉派从苏俄前来催生中共,先在北京跟李大钊洽谈甚欢,再由李写信介绍他找陈),虽然两人都信奉马克思主义,但陈一开始就拒绝跟对方拥抱!他说:“我们是朋友,握手好了。按中国习惯,拥抱是一家人见面时的礼节;但我们不是一家人!”(大意)会谈倒是挺融洽,但结束时,陈再次推开靠过来的“朋友”,而代之以握手!

可见,陈独秀本来受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吸引,以为找到了救国之路;然而一经与共产国际钦差接触,对自己原先的信仰就产生了疑虑了。

行文到此,不妨对比一下2003年开播的《走向共和》。那里面的康、梁和翁同龢在清末也努力寻找救国之路,他们希望通过君主立宪改革中国社会,结果失败了。孙中山为首的革命党人驳斥康、梁,宣传中国的出路只有暴力革命,推翻清朝封建统治,建立民国才有希望。辛亥革命结束了二千多年的帝制,走上了共和之路。其后由共产国际豢养的中共一度跟孙中山领导的国民党合作,然而以实行无产阶级专政为目的之列宁式政党,跟奉行三民主义的国民党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后者之“清党”势在必行。毛共指责蒋介石“背叛”革命,其实蒋并没有违背孙中山国民革命之初衷,他依照“军政-训政-宪政”的三部曲逐步迈向民主。尽管日寇侵华延缓了此进程,可是民国35 年(1946年)12月25日《中华民国宪法》终于由制宪国民大会于南京议决通过,民国36年(1947年)1月1日公布。应该说,这才是历史的选择!

遗憾的是,历史进程并非一定沿著直线展开。不到三年国共内战结束。所谓“新中国”取代了原有的“中国”。《觉》剧的三位主人公蔡、陈、李都早就先后离开了历史舞台。继承孙中山遗志的国民党退守台湾,《中华民国宪法》仍然在那里生效,其民主宪政与经济繁荣受到国际社会高度评价,在抗击席卷全球的新冠疫情中也表现出色。

反观海峡此岸,自习近平登基以来通过修改宪法,将权力高度集中于其孤家寡人手中,对民众的控制远远超过了毛太祖时代。特别令人关注的是对文革的评价。

2018年大陆中学历史课本中称:文革“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新中国成立后最严重的挫折”,“它的发动,有复杂的社会历史原因”,“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很短,我们党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没有完全搞清楚,因而在探索中走了弯路”。

2019年改称“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

2020年又变了,不但在“学习聚焦”上注明“文化大革命的理论和实践都是错误的”,对文革的叙述也恢复为“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革命或社会进步,而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的党内定性。(5)

网上有帖文指,对比2018、2019、2020年的课本,对“十年”(文革)的表述颇见曲折。时至今日,只是回到40年前的决议上,“竟然还需要重新经历‘艰辛探索’。所以,致敬守住底线的人”。

他并表示,“同时追问,是谁在试图为‘十年’翻案?再问,历史老师又如何讲授这一年一变的课本?”

五十年代冯友兰批胡适时曾改造胡适的话,指胡宣称:历史是任人打扮的小姑娘。刘少奇说: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到底应该怎么看历史?什么是历史的选择?人言人殊。笔者认为,《觉》剧炮制者今天拥有话语权,也许可以在某处让观众流泪,在另一处让观众开怀,但其奏出的主旋律未必被大多数人喜闻乐见。

六十年代曹禺在《胆剑篇》中写道:一时成败在于力,千古胜负在于理。“鲁郭茅,巴老曹”,《觉》剧编导或者对一代喜剧大师曹禺的名言嗤之以鼻,对鲁迅先生也不以为然,因为据说1957年夏天毛回答罗稷南称:(假如鲁迅今天还活著会怎样)要么是关在牢里还是要写,要么他识大体不做声!

“谁笑到最后,谁才笑的最好”,谨以此奉赠《觉》剧编导。

注:

(1)《毛泽东选集》,人民出版社出版,1966年3月第1版,871页。
(2)同(1),1518页。
(3)《打破刻板“吸粉”》。加拿大星岛日报,2021年3月22日。
(4)《中国教科书谈文革》,经济日报。
(2021-5-9修订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