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魔怪舞翩跹”,恍如中共祖师爷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所形容的“怪影”(或译“幽灵”),“伟光正”这个荼毒生灵的恶魔,居然降临泱泱神州快满一百周年了!而它主宰大陆乾坤也近七十二载,按中国传统说法是“六轮”。何故继承孙中山宪政遗教的国民党,1949年会败于它而丢掉将近960万(959.6960)平方公里的江山呢?

对此,海峡两岸政要及国内外学者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在下以为,毛所言值得思考。彼于登上中南海金銮殿宝座前夕自诩:“一个有纪律的,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武装的,采取自我批评方法的,联系人民群众的党,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军队,一个由这样的党领导的各革命阶级各革命派别的统一战线。这三件是我们战胜敌人的主要武器””(1)

相比之下,蒋介石统率的国民党纪律极度涣散,军队往往不听指挥,无论党政高层均派别林立,内奸层出不穷。故国共内战只短短三年光景(1946-7-1949-4),便天翻地覆“金陵王气黯然收”,最后蒋不得不退守东南一隅面积仅3.6万平方公里的几个孤岛。

然而,上述“三大法宝”均属内因。毛没有提到外因,即苏联的援助。后者其实乃中共夺取江山的关键。

为此,我们可以简略回顾中共自1921年呱呱堕地起的历史。

毋庸赘述,中共乃列宁即俄苏一手豢养出来的:始而给经费,继而给军火,二者绵延不绝。牛津大学国际关系学哲学博士徐泽荣先生简称之为“饷械”。这有已经解密的苏俄档案为证。其具体数额是多少呢?

先说“饷”。

据中国人民大学杨奎松教授考证,1920年夏天,上海中共小组成立之后,每月获宣传用的苏饷1000银圆;小组成员每人每月得作薪金的苏饷30银圆。1921年中共“一大”召开之前,各地代表每人收到作旅费用的汇款100银圆,13人共得1300银圆。”(2)

中共“一大”前后的1921年7月至1922年12月,一年半中,苏饷月额估计为1850银圆”。(3)1923年月额1750银圆,其中出版报刊和印刷传单费用占31%,各省市组织员、宣传员工资(每月35银圆)占49%。而当时香港蓝领阶层最高的海员工资亦不过20-30银圆。(4)

1924年I 月至1925年3月前后15个月的月额均为2250银圆。1925年12月至1926年6月10500银圆;1926年7月至9月24500银圆;1926年10月至12月29750银圆。”“1928年55000银圆”(5)

苏俄即列宁之所以如此大手笔地拨款给中共,乃基于其建立“世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的目的。1919年3月共产国际成立时,列宁曾说:“共产国际的成立是世界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即将诞生的前兆,是共产主义即将在国际范围内取得胜利的前兆。”而此前欧洲匈牙利、斯洛伐克和德国巴伐利亚等几个于一战后建立的苏维埃共和国,均仅维持数月或数周,故列宁寄望于亚洲尤其是中国。这实际上乃苏俄性命攸关,他们那怕勒紧裤腰带也得给这个钱!(6)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清党”,李济深在广州积极响应,大开杀戒。同年7月15日,武汉国民政府决定“分共”。中共党人遭到镇压,转入地下。旋即先后发动八一南昌起义和广州起义(十二月十一日),均以失败告终。

同年9月9日毛发动秋收起义,10月27日率其残部到达井冈山,建立根据地。1928年4月28日,毛泽东、朱德所部会师。中国工农红军正式诞生,苏俄军火的接济提到日程上。

但此期间苏饷有增无减,据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主席(1928年7月-1931年6月)的向中发被捕后向国民党的交代,三年间上海中共中央机关每月获苏饷约55000银圆。(7)

1931年11月7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定都江西瑞金。政府主席为毛泽东,副主席项英、张国焘(未到职)。经苏方帮助,上海中共中央总部与苏区间联络畅通,至1932年底前后,苏方按每月七万银圆标准向上海中共总部供饷。(8)

小结一下:自建党后迄迁赣前,前后11年半共138个月,如仅按苏方预算月额计,上海中共总部共得苏饷3998452银圆,平均每月28974银圆。如其中一半用于发放工作人员工资,则第一、二期(1921年7月至1923年12月共30个月)每月可养30人,第十一期(1930-1932年前后36个月)每月可养917人(9)。杨奎松文透露,1923年中共“三大”时已有党员400人左右。

有必要提一下,苏联政府当时每年从中国东北中东铁路赚的利润据估计达到2000万银圆(10),故归根到底,“羊毛出在羊身上”,用的钱来自中国人!

1933年1月,上海中共总部迁往中央苏区。至1934年10月止,苏饷“总额为321.46万银圆,应由上海分批转送瑞金”(11)。徐泽荣猜测苏区总找陈济棠、余汉谋(以美元)兑换。但对中共中央上海局(1933年1月至1935年7月负责白区工作),苏方仍有定期拨款,只是数量大减。”(12)

共产国际执委会于中共中央和红军馀部抵达陕北彼此恢复联系后,给中共提供的资金数额大大增加。(13)杨奎松“信手拈来一例:1937年3月,中共中央接到通知;苏方汇去80万美元由它支配。”(14)

杨奎松还写道:

“仅据不完全统计,从1937年抗战开始后,到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后,莫斯科通过共产国际向中共中央提供的援款总数,就达到385.2394万美元。”“来自莫斯科的经费援助和其他各种物资上的帮助,可以说从1937年断断续续一直持续到抗战结束。即使载共产国际于1943年5月22日宣告解散以后,这种情况事实上也还在继续著。……1944年的12月7日,季米特洛夫还在向联共(布)领导人转达中共中央的援助请求,并提议帮助中共中央五万美元。”(15)

不言而喻,苏饷对于中共起了救命的作用。

下面说“械”,即军火。

概而言之,早期苏械输共路线:

南线获陈济棠、余汉谋协助。其中,红军割据赣南时期乃为‘陈济堂小道’:广东始兴-南雄-江西全南-龙南-定南-安远-寻乌-会昌。陈济棠运输车从始兴县城郊玲珑岩,或者南雄县梅岭下钟鼓岩军火库,装上苏联援共日制步枪及其子弹,经上述路线,至会昌县筠们岭卸下,交给中共外贸机构;然后装上中央苏区各矿运来的钨砂,运返广州或者香港出口欧美。苏及中共已授权陈氏钨砂贸易专营权作为对其协械中共之回报。(16)

以上是陆路。水路为于都江口至信丰,中经桃江与资水交汇处,由驻赣南的粤军李振球(陈济棠同乡兼亲戚)部以‘武装截运’方式收货,原船(固定为20艘苏区木船)上驶信丰。”这些木船可于返程载回由始兴、南雄武库取出的苏援枪支弹药。”(17)此外,福建厦门-漳州也是中央苏区白皮红心港口,苏海军伪装民船,专门用于秘运苏援中共饷械,经厦漳口岸入赣南苏区,兼且运人。(18)

至于北线陆路,也有两条,先是:苏联-乌鲁木齐-新兰公路-兰西公路支路节点陕西长武-甘肃庆阳。在庆阳卸下货物,交牛马队、骆驼队运往延安、河防、华北、华东等地。……后是:苏联伊尔库茨克-上乌金斯克-恰克图-外蒙乌兰巴托-内蒙满都拉口岸-百灵庙-大青山包头段-后套黄河。此后,一支线去往陕西绥德以及河防大门;一支线去往内蒙伊克昭盟西部桃力民──鄂托克前旗城川-陕西三遍地区的靖边-延安地区。这是1927年鲍罗廷由华返苏之时大概踏察过的路线。(19)

苏援饷械能安全通过傅作义晋绥军防线,便是毛向斯大林建议的行贿之功。依按苏规矩,既已给董其武小部份武器,那董就得派兵护送大部份武器由满都拉口岸运抵陕甘宁边区。(20)

再有空中输械路线:苏联-新疆哈密-甘肃庆阳以及苏联-外蒙-甘肃庆阳两条。偶可用作客运,到达延安。(21)

上述抗战时期国际路线,均有苏方文献及中方展馆说明文字与其引用文献证实。前者如《关于中国西北边疆情况的报告》和《关于内蒙古一般情况的报告》,均为1935年苏联情报部门所撰写,共产国际于同年据之考虑两条红色国际交通线。1940年11月27日季米特洛夫致电毛咨询此事,毛予以肯定答复。(22)

由此可见,苏援械饷使毛共得以一再“咸鱼翻生”,且于抗战胜利后势力迅速膨胀。

这里补充一笔,即1945年6月,王震、王首道奉命千里迢迢率部五千人南下,建立湘粤赣边根据地。实质旨在前往南雄、始兴,取得该处剩馀的苏援军火。但8月下旬抵达该处后遭国军数师包围,无法与接应的东江纵队会师,只好北返靠拢新四军五师李先念部(后来二次内战战端即起自李部)。

至于共军最终赢得内战则须归结于火炮之力,用徐泽荣的金句就是:“四野苏援后膛火炮轰垮蒋家王朝”!(23)

说到此,不能不提出斯大林这个魔头。早在1937年抗战之初他就吩咐王明传话指示毛曰:“火炮乃是现代战争之神,八路军和新四军必须首先建立炮兵部队……我们准备帮助你们建立兵工厂,为此我们将提供一切设备和技术人员。”(24)

正是基于上述战略构想,“苏军顾问选址苏区著眼运炮”:赣闽边苏区可接收苏海运至汕头或厦门之重型武器;鄂豫皖苏区可进击宁沪杭后方;赣东北苏区可联通赣闽边苏区和鄂豫皖苏区;湘鄂西苏区可夺取、保护将来中央红军西去北上背靠苏蒙之时所需安全渡口;陕甘宁边区、盛世才后方可作军事基地;入绥远东征军可接受大批苏援饷械;左右江苏区可迎接法共越南地下组织,通过越桂公路、越滇铁路,运进苏援重型武器配套部件,然后将其装上苏联军用运输机,运往三处较大苏区,尤其是中央苏区。(25)

就像粤语讲的:“鸟枪换炮,零舍唔同(压根儿不一样)”。共军拿到苏援军火后,战斗力大为提升。日本投降后国军虽在美国帮助下迅即抢占东北各大城市,可是苏军却“将缴自日本关东军、驻朝军、溥仪军的枪,缴自德军的数量不明的枪,以及自身携带的美援美式火炮以及自产苏式火炮的其中一部,还有坦克、汽车等”,全部移交给共军。据1971年8月26日莫斯科华语电台广播《苏军粉碎日本侵略军是中国革命取得最终胜利的保障》所提供的资料:步枪约为70万支,机枪约为1万-1.4万挺,各种抛约4000门,坦克约600辆,汽车约2000多辆,另有弹药库679座,800馀架飞机和炮艇若干。”(26)

共军接收苏军移交的美援火炮及苏联库存炮弹后,炮兵占尽优势。淮海战役中,由华北和东北送往前线的炮弹约有1640万发,远远超过了国军方面的相应供应数量。故徐泽荣称:“国军败于共军主因,乃为国军不敌共军炮兵。”(27)

在索炮过程中,曾留苏八年之久的共军四野军需部部长杨至成(1903-11-30--1967-2-3)居功至伟。1957年12月,毛设家宴招待杨氏夫妇,此为极为罕见的毛私人款待下属之举。但1967年初杨氏遭受文革冲击,毛未予援手,致其激愤而亡。呜呼哀哉!(28)

行文至此,有必要评述一下毛津津乐道的“三大法宝”。

先谈共党。它是“有纪律”,可是强调“个人服从组织,部分服从全体,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这就造成领袖金口玉言,一个人说了算。跟邪教一个样。

根据大陆最高法院2017年2月1日起施行的相关“法律”:“冒用宗教、气功或者以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三百条规定的‘邪教组织’。”中共便是不断“神化、鼓吹首要分子(毛),发展、控制成员”,和平时期造成至少八千万人惨死,其中饿死至少三千七百万,极大危害社会。何况该党从未在民政部门正式注册登记,显然属非法。

而所谓“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武装”,更是其万恶之源。1886年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的美国版附录写道:“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单纯的工人阶级党派性学说,而是一种目的在于把连同资本家阶级在内的整个社会从现存关系的狭小范围中解放出来的理论。这在抽象的意义上是正确的,然而在实践中却是绝对无益的,有时还更坏。”可见恩格斯晚年已修正了其理论,放弃暴力革命。列宁和毛共则食古不化,坚持武装夺权,实行无法无天的无产阶级专政。结果就如同毛诗词中形容的“洒向人间都是怨”,欧亚美非几大洲的多个国家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至于“自我批评”和“联系群众”,前者可谓“马列主义手电筒-照人不照己”毛根本不屑一顾,他自称从来不下“罪己诏”;后者则属骗人的别称。毛口才和笔头均十分了得,舌粲莲花,真真假假,虚虚实实,把不明真相的群众哄得团团转。抗战时期他竭力鼓吹“民主”即是一例。不过,正如林肯所言:“你可能在某个时刻欺骗所有人,也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某个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时刻欺骗所有人。”文革期间毛所云“假的就是假的,伪装应当剥去”,很应该奉还给毛自己!

讲到共军,固然有“苦大仇深”的贫民及其子弟,但更多的是被迫入伍者。这从韩战后遣返战俘的情况可见一斑:“志愿军”战俘2万1千人中,1万4千人选择去台湾,7千人愿回大陆。后者先经隔离审查,继则悉数开除军籍(党员开除党籍),返回原籍农村种田,辛苦度日。前者在台衣食无虞,多数小康,八十年代获准到家乡省亲,无不风光于桑梓。由此观之,尽管一直处在共党“绝对领导”下,解放军未必百分之百“忠于党”也。

末尾分析“统一战线”,除了里面的中共卧底(如民革王昆仑、民盟胡愈之等),其中组成人员不见得都那么“革命”。八个“民主党派”无非“上了贼船”而已。此乃毛1949年在河北西柏坡接见几位民主人士头面人物时的原话。

总之,一时成败在于力,千古胜负在于理。毛共1949年在战场上是赢了,可是两党决战又岂止在战场?中华民国依然屹立在台湾,以其宪政民主繁荣昌盛蜚声国际!

环顾全球,现在的世界潮流,民主仍属主流,专制独裁是逆流。歌剧《白毛女》宣扬“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毛魔头就把人变成虫-害人虫(得势者)或应声虫(附和者)、可怜虫(芸芸众生)。北京御用文人喜欢吹嘘什么共党上台执政是“历史的选择”,殊不知历史有反复,套用骆宾王《讨武曌檄》的话:试看未来的域中,竟是谁家的天下!(2021年4月12日修订于香江)

注:

(1)《论人民民主专政》,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选集》第四卷1484页。
(2)徐泽荣《真理真相双真集》-以下简作《双真》,夏菲尔出版有限公司,
2019年2月第一版81页。
(3)《双真》81页。
(4)《双真》82页。
(5)《双真》83页。
(6)徐泽荣《文武俄力分娩俄黄》-以下简作《文武》,开放出版社,2020年
6月18日初版18页。
(7)《双真》84页。
(8)此为1933年被捕变节之青年国际中国支部负责人王云程供述,参见《共
产国际、联共(布)与中国革命档案资料丛书》-以下简作《丛书》第13
卷425页,见《双真》85-86页。
(9)《双真》86页。
(10)《丛书》第三卷243页。
(11)《双真》88页。
(12)《双真》89页。
(13)《丛书》第13卷21页。
(14)同(13)。
(15)《共产国际为中共提供财政援助之考察》,原载《党史资料研究》2004年
第一、二期,转引自《双真》133页。
(16)《双真》48页。
(17)同(16)。
(18)《双真》51页。
(19)《双真》52页。
(20)《双真》,53页。
(21)同(20)。
(22)《双真》55页。
(23)《双真》136页。
(24)同上137页。
(25)同(24)。
(26)《双真》149页。
(27)《双真》136页。
(28)《双真》140页。
【议报、民主中国、纵览中国联合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