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东海客厅论自由

东海曰:昊天无言,替天传道;民不能言,为民发言。

(一)

置身于极权社会,当务之急就是反对极权、追求自由。这是最伟大的人道事业,是正人君子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成德成圣必须通过的一大法门。没有反对极权、追求自由的实践努力,不足以成德,遑论希圣希天。

至于反对自由、支持极权者,不仅不配为儒,而且不配为人!

人类最不能反对者有二:一良知,二自由。至今为止,自由主义的自由保障最到位,反对自由主义就是反自由,最容易反掉自由;儒家文化的良知认证最正确,反孔反儒就是反良知,最容易反掉良知。反掉自由则奴隶化,反掉良知则非人化。反掉良知也就反掉了自由。

当然,儒家和自由主义有别。自由主义的思想和政治都可以超越,儒家不能超越。没有比中道更加中正的思想,没有比王道更加美好的政治。而尊重人民的生命权、财产权、自由权,则是王道政治和自由政治不约而同的一大共同点。

由于历史的局限,古典王道礼制在保护自由人权方面,严密性和制度性有所不足,新王道礼制当吸收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的精华,并争取做得更好。

关于自由主义,百年来无数知识分子曾经论述、解释过。不仅反自由派尽是信口开河混扯瞎批,很多自由派也是不明真义胡解妄释。兹予以最简洁的介绍如下:

自由主义是西方现代政治学,植根于人本主义哲学,故真正的自由主义政治和制度必须也必然以人为本。注意,个人主义、人道主义、人文主义都属于人本主义范畴,与人本主义近义或同义,翻译或角度不同耳。

自由主义价值观是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治,可称为西式五常道。自由主义以自由为本位,是最高价值,平等人权是自由的价值支柱,民主法治是自由的制度边界和保障。民主作为制度,具有两大特征,一是政治上三权分立,二是经济上实行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这些统属于宪政的范畴,故自由主义政治即宪政。

以上是自由主义这个概念的正义,无论怎么引申和泛解,都不能违反其正义。

注意,超越和反对是两回事。超越是先赶上去,后超过去。反对是与之作对、以之为敌。对于自由政治和现代文明,对于真善美的事物和任何具有三正性的东西,儒家都可以并行不悖,或者从善如流,借鉴之超越之,唯独不能反对。反对自由主义和西方文明,与之为敌,就从根本上违反了儒家原则,自外或背叛了儒家。

圣贤君子为政,必然致力于中道文化的启蒙和王道政治的实践,并努力吸收自由政治、民主制度的精华为我所用。正人为政,欲对正常社会进行自由主义启蒙和实践,不难;正人为政,欲对反常社会进行自由主义启蒙和实践,很难,但也不是不可能。邪人为政,必然打压自由启蒙,反对自由主义。

自由是自由主义和现代文明的最核心。没有自由就没有人权,生命权财产权都没有保障。不仅弱势群体没有保障,特权阶级也没有保障,无数人的财富和权力悖入悖出,无数人为极权事业付出了各种沉重代价包括生命代价。

自由也是儒家题中应有之义。良知仁性自有道德自由,王道仁政自有政治自由。与自由主义不同在于,儒家的政治自由有礼法双重边界,礼以约官,法以制民。现代王道对自由人权的维护应该更加严密细致。可惜在政治方面,儒家缺乏现代实践的机会。故自由主义的政治经验和成果显得特别宝贵,值得我们参考借鉴。

(二)

现代王道仁政,就是儒家宪政,又可称为王道宪政,中华宪政,仁本主义宪政,其特色有三:一是指导思想为仁本主义,二是基本制度为新礼制,三是教权归儒,实行新科举制。

儒家宪政具有西方宪政即民主宪政的基本要素,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保障人权自由、实行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主权在民等。同时,主权上以民为主,行政上为民作主,爱民如子,教育上作民之师,导德齐礼。

建设礼制,实践王道,有待王者。期待王者兴起,甘愿为王前驱。谁是未来王者?东海不能逆料,但可以说明王者的两个基本特征。其一、有其德,允执厥中,真诚信奉仁本主义;其二、有其位,群英拥戴,坚定实践王道政治。

所谓群英,指各界精英,特别是儒家群体。当然,王者必有相当的民意基础。

王者尊儒是必须也必然的,但仅仅尊儒是不够的,还要以之为生命信仰,付诸于政治实践,落实于制度建设,将仁本主义思想落实到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法律制度、教育制度中去。这些制度统归于礼制。未来的礼制兼取上古禅让制、传统君主制和西方民主制之精华,将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为优秀美好的制度。

那样的王者最符合家国天下的利益,最值得有志之士敬爱、追随和效忠;那样的制度最符合春秋大义和人道原则,最值得正人君子追求和建设。有王者起,必有圣贤君子集团相伴而起。只有自由主义群体,才能建设自由国家;只有圣贤君子集团,才能建设王道政治。

为新中华清道,为新礼制奠基,为未来王者开路,是东海的责任自肩。为王前驱,此之谓也。我早就说过,此生没有丝毫政治野心,但有极大的文化野心,指的就是这一文化责任。

王道最可贵,自由不可少。若无自由基,王道亦徒劳。现中国正人君子的读书目的和事业追求,一是为了摆脱极权的中国,追求自己的自由,即内在自由,良知自由;一是为了摆脱中国的极权,追求中国的自由。

未来中国的自由,以德治自由、即礼制自由、王道自由为最佳选择,以法治自由、即民主自由、自由主义的自由为次优选择。换言之,在王道不可求、王者不可得的时候,自由主义政治和制度也是值得肯定的。

(三)

东海大半辈子,从小诗人到佛道爱好者,再到自由派,最后归儒,从萧瑶到老枭再到东海,文化立场一生三变,但反对极权、追求自由的立场始终不变,对特权阶级居高临下、对弱势群体深沉悲悯的态度一以贯之。虽然历经艰难险阻,无怨无悔;虽然不自量力,不尽合乎中道,却也颇为自豪。

有老友深为我憾,认为东海此生本来自求富贵不难,何必如此自苦。殊不知,富与贵是两回事。富而贱何如贫而贵,此生虽然不富,却是大贵,人不贵我我自贵。我不仅毫无遗憾,而且深为庆幸。若非如此,我哪能如此洞察世道人心,那有机会圆满完成仁本体系,哪能远小人而结交体制内外、海内外真正的豪杰君子?

同时,从自由派到儒者,文化身份有所不同,但对现实社会的关注、对吾民吾国的关爱始终如一。有文章题为《从孙志刚到金德强,知识分子越来越堕落》,颇有同感。但我可以自豪地说,从孙志刚到金德强,多数公共事件都在我关注的范围内,并有不同程度的意见表达或不同方式的行动参与。

东海最后皈儒,是因为通过半辈子的上求下索,真正认识到,只有儒家才能救民救国道援天下,只有儒家才能代表中国和人类的未来。相信历史会为此提供坚实的证明。覆地翻天大势至,驱邪显正福星来。儒家,只有儒家,才是人民最大的文化福星、国家最大的政治救星和天下最大的道德吉星。

“文化改变了,政府也就改变了。”这是当年李提摩太劝告孙中山的话,真理也,与东海所见相同。我孜孜不倦地致力于辟马弘儒,迎难而上,履险而进,就是为了从改变文化开始改变人心,进而改变政治和制度。

孔子开启的两千多年的儒家文明即中华文明,终结于五四。百年浩劫之后,又将重启。儒家将是重启中华文明的核心力量,自信以五观、百论为核心理论的仁本主义体系,对中华文明的重启具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儒和马彼此消长。民国时,儒家消退,马家成长;毛时代,儒家消灭,马家独长;习时代,马家仍然为主,儒家一阳来复。民国时儒家是下降期,大势已去,圣贤莫挽;而今儒家进入的是历史性的上升期,非任何人物所能打压。儒长马消之势,非任何势力所能扭转。批判马学毛思,追求四大自由,弘扬儒家文化,是现中国当务之急,是海内外所有正人和正常人的责任,更是当代儒家的第一责任。

欲替上天行大道,先为下民扫垃圾。当务之急是扫除意识形态垃圾。这是剧毒的思想精神垃圾,是现中国最大的垃圾制造商。扫除意识形态垃圾即辟马。让中国去马归儒,重启中华文明新一轮,是这个时代最伟大光荣正义的事业。有识之士,曷兴乎来!

(四)

昊天无言,替天传道;民不能言,为民发言。

五四以来流行一句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前半句对,对于人民,自当哀其不幸;后半句错,对于人民,不能怨其不争,而应怒为之争!所有的正人君子,体制内外、海内外健康正义力量,都应该为之争,为所有不幸之民争基本人权!

作为马邦弱势群体的一员,我对弱势群体的苦感同身受。吾民的苦具有多重性,物质生活贫困,文化、精神生活更贫困,既有人道灾难的频繁,更有人性灾难的普遍,生命的价值无法彰显,生活的意义和乐趣极端匮乏。吉凶与吾民同患,忧乐为吾民而深,义愤为吾民而发!

欲替天传道,为民发言,必须拥有言论自由。这是社会自由的核心,也是东海生平的渴盼。我曾说过,给我一个儒家特区,还你一个中华乐园。退一步,只要享有言论权足矣,言论权属于自由权之一。给我一点自由权,还你一个新中华!

我的身份是儒生和庶民,我有言论权,意味着儒家和人民也将享有言论自由。有了言论自由,以四大自由为支柱的社会自由就会随之而来,儒家复兴就可以加速推进,中国儒家化即王道化之大愿就可以早日实现。

给当局两个选择:要么给我言论权,要么把我关起来!这是我深思熟虑的愿求,并非一时心血来潮。2008我就在《民主论坛》发文《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现在是故态重萌,旧话重申。

东海现身马邦,至少有两点意义:一是仁本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圆成,让有志之士有光明之法可依,让未来王者有现成之道可用;二是让马邦人有机会知晓,儒家不腐,君子无虚。

是真君子,必有真知真情真爱真勇真气象真肝胆,真言不怕魔厉,真金不怕火炼。是真君子,必能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践行君子之道,身与道俱,必要时以命卫之,以身殉之。在没有自由、以言入罪的时代,不惜以身犯险去推动人心的觉醒、社会的进步和儒家的成长,去争取自由之光、王道之光早日照临,以此来体现自己的仁爱之心和成就自己的道德自由,君子份所当为!

近两个月来在客厅零星发言,措辞激烈,满怀激愤,有对贪官恶吏诛杀一批的诉求和终将死绝的断言。这些话引起了多方关注,也导致了某些友人的担心和某些方面的误解。其实东海如是表达,有醉意也有故意,试图跳进井里救人,试图以引火烧身和牺牲自己的方式救世。当然知道此非中道,只是此心勃勃不容已耳。

已是老茶客了,但二十几年来始终限于喝茶,没有受到进一步的关照,更没有入过狱。这在国内异议群体中,即使非唯一,也是极少数。这就已经大赚了。而今仁本主义体系已经圆成,对自己对天下后世都有了交代,更是大发。天恩高厚,心地光明,还有什么可忧可惧的呢。

儒学是道德之学,政治之学,归根结底是生命之学。怎么想就怎么说,怎么说就怎么做,知行合一,言行一致,将道德知识付诸于真真切切的王道追求和生命实践。虽千万人吾往矣,无论贫富贵贱,无论安危生死,吾往矣。

陆象山说:“这里是刀锯鼎镬的学问。”意谓儒学是超越生死的学问,学儒就要学到超越生死的地步,为了成仁取义,上刀山下油锅也在所不惜。所谓朝闻道夕死可,所谓存吾顺事殁吾宁,那才是大成,才是学到位。生死都能超越,贫富贵贱安危就更不在话下了。自题一诗曰:

莫道儒生空议论,破邪辟恶气横秋。

从心所欲百无忌,不自由中大自由。

2021-5-14 余东海 于南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