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段时期来,中国大陆电视剧包括电影频道放出的旧影片,都在告诉中国人:这个国家与万里之外的美国又不好了,而且这次是真的不好,还不是小不好,而是大不好,弄不好有发生战争的可能。这尽管是很可怕很可怕的事,可这却是每一个中国人都能感受得到的。居安思危,没有坏处。

当然,用中国政府的话说,这“不好”都是美国的原因,即“责任全在美方”。国民嘛,永远相信政府并跟着政府走。政府说什么就是什么。三百多年前洛克在《政府论》中的有些观点,在今天已经不适用了。别说我们这些普通国民,就连胡适这样不普通的大知识分子,当年“国难”当头,不也很无奈地表达他只能跟着政府走吗——况且这七十年来,这个国家的国民,不管普通不普通,跟着政府走都早已“训练有素”。一个要国民“团结一致”国民就“团结一致”、要国民“一盘散沙”国民不敢不“一盘散沙”的政府,可以强大到“无敌”。

尽管如此,也还是有几个问题,逼着像我这种普通之极的国民不能不想——特别当“要打倒美帝”的呼声越来越高,就越是要想:一个国家,若犯的仅仅是战术错误,还比较容易纠正;可假设犯的是战略性错误,那损失的可就不止是眼前的利益,还会损失“诗和远方”。

第一个问题:“打倒美帝”真的离我们越来越近了吗?这虽然有点明知故问,但也还是想像现在这样认真地问一句。因为就本人所知,太远的不说,就从1972年春天有了尼克松“破冰之旅”以来,中美关系,从一天天正常到一天天好起来,整个国家都变得大有希望了。当年为了让尼克松第二天能顺利登上长城,国家不惜连夜将通往长城道路上的积雪清除(那时中国还没有现在这样的铲雪车,因此,应该有成千上万的人参加清除积雪吧),可见,即使在“伟大的毛泽东时代”,也是多么渴望与美国恢复并搞好关系哦。至于后来到了邓小平时代,中美关系更是蒸蒸日上,这种有目共睹的历史早已“载入史册”,不用啰嗦。

我的意思,从所谓的“解放战争”即“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加上“抗美援朝”深入中国人心的“打倒美帝(野心狼)”,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特别是邓小平访美后才被扭转过来,也就是说,直到改革开放,中国人才打内心清除“打倒美帝”的意识。即使这样,也不能不说,由于从心底喊了三十余年,一些中国人虽然表面上不再喊“打倒美帝”,但内心仍顽固地认为“美帝亡我之心不死”,因此,在一部分中国人大脑里,始终残留着“美帝不好”。看来,几亿人也好,十几亿人也罢,国家主导的一个大的观念一旦“深入人心”,想再彻底改变,非但不容易,且就算改变了,往往也还会有“残留”。

可谁也没想到,就这么四十年的时间,国人竟从“打倒美帝”到两国邦交友好、“美国人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然后又回到“打倒美帝”。这样一个“循环”好吗?对中国国家发展对中国人民有利吗?当然有人会说:对中国不利,对美国也不利。可中国人不要骗自己了,中美关系不好,到底对谁不利,或对谁更不利,地球人都知道。

不能咬着“我们不怕不利”,我们有强大的内循环,我们有什么苦都能吃什么难都能受的国民——不管谁这么想,夜间一觉醒来,也都不能不承认,这些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或说得难听点,叫自我解嘲,把国家高层领导决策的错误代价转让国民承担。

第二个问题:如果真能“打倒美帝”,特别是像根本不配做教授的那个金灿荣所张狂的那样,后面的话也就好说了。问题是:我们打得倒“美帝”吗?这是最重要的问题!最令人担心的是,且不说打不倒“美帝”,就是在与美国的对抗中,我们这个还是“发展中的国家”都一定会感到“力不从心”,或者说“很难受”。因为国家很容易看到和感受到来自美国各方面的“掣肘”:今天是“限制人员交往”,明天是“技术封锁”,后天是直接“卡脖子”。

更重要的还在于:美国不是“一个国家在战斗”。中国人要有勇气承认,由于近百年来一直是这个世界上的“老大”,美国有很强的号召力,而且它号召的都是“西方列强”,可以说,不仅整个欧洲都“听”美国的,甚至就连亚洲的日本包括印度、越南,都会“向着”它,这样一来,对抗起中国,与其说更可怕,不如说,所谓“打倒它”就是痴人说梦。

这不是认不认怂的问题,而是为了中国十几亿国民的福祉,为了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中国政府不能不放弃没有一点把握的“打倒”甚至只是“对抗”的思想,否则,就会犯下无可挽回的错误,既对不起那些要“高瞻远瞩,韬光养晦”的前辈,也对不起子孙后代。

第三个问题:其实就是反思。我们真的想与美国搞成这样吗?肯定不是。那么,与美国弄僵成这样,真的就没有中国政府的一点责任吗?真的就只是像中国统治者所强调的那种所谓“修昔底德陷阱”的缘故吗?从战术或战略上,中国就真的没有犯一点错误吗?有没有骄傲自大的意识?有没有被胡鞍钢、张唯为、金灿荣一班好大喜功者胡吹乱吆喝所忽悠?有没有在思想上又犯了上世纪那种要在短时间内“超英赶美”的急躁毛病?对中国国情有没有一个总体而真实的把握?甚至在思想文化上有没有固步自封,仅仅开放了三十年就又开始害怕所谓被“颠覆”?中国最大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在制度上真的没有改变的必要吗?

假设当真一直在牢记“谦虚谨慎、戒骄戒躁”,或者把“韬光养晦”谨记在心,应该不会出现现在这样可以说整个国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中美关系”。现在的问题就是还来不来得及纠正甚至扭转?就算已经只能面对而不可能扭转了,中国在战略上是“坚决对抗”还是谦卑地向好的方面努力(哪怕是单方面),那结果肯定不一样。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