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美国不容易。美国天天有民众抗议示威,国会山民主共和两党争吵不休,知识界也是怒怼美国,总统候选人更是相互揭短。如果你只看这些现象,你会觉得美国即将分崩离析。但你深入观察美国,你会发现另一个美国,当美国面临危难时,美国两党高度统一,美国人都自动会聚集在国旗下。美国知识界批判美国是希望美国再次伟大,总统候选人都是伟大的爱国者。要不川普和拜登这两个快八十的老头还要竞争上岗。川普更是不要工资自备干粮。

毛泽东尽管没有到欧美留过学,对美国并不陌生,他有三个美国朋友:埃德加·斯诺、安娜·斯特朗以及艾格尼丝·史沫特莱。在斯大林去世后,中苏交恶,毛泽东便与美国暗通款曲。邓小平早年到法国勤工俭学。他为取得美国人的信任,甚至送上了与越南开战,为美国报一箭之仇的特大礼包。习近平没到欧美留学,也没有美国朋友,在他的眼里,美国人都是一群吃饱了饭没事干,只想找中国茬的家伙。习近平在近代史上下过功夫,对西方列强有一天二地仇 三江四海恨。只可惜,他读的近代史是部伪史,是中共御用学者胡编乱造的。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中美关系走到今天基本上是到了地头,蓬佩奥说是美国人瞎了眼,上了中国韬光养晦的当。这话要看怎么说,事实上,美国人并不傻,在做生意的同时,一直在盯着中国的一举一动。奥巴马时代就已经提出重返亚太战略,并安排拜登接近习近平。拜登在与习相处20多个小时后,对奥巴马说:这家伙骨子里就没有民主,他的上台是美国的灾难,够我们忙活了。

说来,习近平也够倒霉的,现在美国总统就是当年把他看了个底儿掉的副总统拜登。

中美关系恶化原因很多,如贸易不平衡、中国国内人权状况恶化、新疆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废止香港一国两制和武力恐吓台湾等,但中美关系的转折点并不是这些因素,而是2014年中国在南海诸岛大规模填岛修建军事设施。

第一,海洋权事关美国核心利益

就大国之间的核心利益而言,海权国家与陆权国家的认知差异巨大。就像20世纪初,德国人并不清楚,当德国扩充海军并兴建威胁苏伊士运河和印度的中东铁路时,就意味着英德关系的全面破裂,同样,今天的中国人也很难理解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化填岛对中美关系的真正影响。

在美国这样的海洋强国眼里,中国在南海诸岛的军事部署,是对它安全生死攸关的挑战,是不容妥协的地缘威胁。

马六甲海峡及南海地区,乃是全球最重要的航运通道之一。据世界海运理事会统计,全球有25%的海上航运量要经过这里运往各大洲,其中,中国60%的外贸运输、日韩两国85%以上的石油、美国西太平洋原料贸易的90%,都要经过该地区。南海对海洋帝国美国来说,这里是不折不扣的世界之枢。

有分析人士指出,无论大陆在南海军事化问题上何等坚决,对于以下几点后果必须要有清醒的认知:当南海诸岛的军事部署逐渐提升时,千万不要低估这一举措对中美关系产生的负面影响。关键性航道是海洋帝国的生命线,这是其不可妥协的地缘核心利益。19世纪,英国与俄国曾经因在巴尔干、伊朗、阿富汗、远东的纠纷发生过多次战争,但一旦德国的铁路经过苏伊士运河,英国甘愿牺牲自身在伊朗的利益,换取与死敌俄罗斯的谅解以对抗德国;1937年,日军故意轰炸美国班乃岛号,美国能够做到无动于衷,但当日军1939年占据海南岛之后,又于1941年入据印度威胁新加坡时,美国则不惜战争也要与日本全面摊牌。因此,南海诸岛的军事化,必然会带来美中关系的对抗。

可以说,从中国在南海诸岛大规模填岛军建,中美之间的纠纷逐渐从普通的经贸地缘摩擦发展为战略层面的对峙。至2014年4月起,美国国防部长不再到访中国,打破了中美两国之间多年形成的互访惯例;从2015年10月开始,美国多次派遣军舰进入中国军事化的南海诸岛,以宣示自身不妥协的立场;2016年1月,美国军队重返菲律宾,其部署位置均针对南海;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哈里斯,多次宣称中国在“南海的行动”,正迫使“美军做好今天(与中国)作战的准备。”今年2月,“罗斯福”号和“尼米兹”号两个美国航母打击群同时在南海军事演习。

第二,海洋争霸促成反华同盟

中国在南海的军事行动显然触碰了视海洋为生命的西方列国的神经。当拜登总统恢复了联合盟友对抗强敌的外交传统后,西方盟友迅速响应。

1、日本

从2014年开始,随着南海军事化问题不断升温,美国逐渐放开对日本的军备限制,美日之间也开始在防务问题上实现捆绑。2014年4月,当时的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出访东京前夕接受《日经新闻》书面专访时表示,“欢迎日本要在美日联盟中扮演更积极的角色,包括重新检讨宪法中对集体自卫权的解释。”而前任安倍晋三也逐渐在美国的默许下完成了修宪,实现了国家、军队的“正常化”。另外,就《美日安保条约》对钓鱼岛的适用性,美方也从2013年哈格尔的语焉不详发展到今天的逐渐明确。拜登政府与日本的美日2+2会谈以及日本现任首相菅义伟上月访问白宫,两国领导人在联合声明共同发表对台海局势的关注。

2、印度

美国与印度的防务关系得到了飞跃式提升。两国间原本尴尬的关系,从公认的“糟糕”,发展为2015年1月的“战略伙伴”,到2016年初的“天然伙伴”,再到2016年6月的“主要防务伙伴”和“军事技术上的全面开放合作”都显示出:随着美国对南海局势忧虑的加深,印度的地缘价值将不断攀升,这将为印度提供了相当不错的战略良机。中印边境冲突,恶化了两国关系。今年3月,拜登与印度、澳大利亚和日本领导人举行线上会议。美澳印日组成的四方对话机制是拜登对抗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和经济实力的核心。

3、台湾

更重要的是,随着南海局势加剧的中美对抗趋势,美国提升了台湾的防务层级,甚至直接将其纳入自身的同盟体系。美国从川普当局开始加快对台军售,并相继出台了多个台湾法案。拜登当局积极推动台湾在国际舞台上扮演角色。

4、欧州

欧州是美国的固有盟友,他们在意识形态上与美国高度一致。中国在香港和新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以及南海的军事扩张,中欧关系快速降温。国务卿布林肯出访北约,在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上达成高度共识。今年3月,法国潜艇在南海出现。英国航母伊丽莎白女王号打击群即将驶入南海。

在拜登上台前,习近平与欧盟达成了中欧贸易投资协定,结束了长达7年的谈判。但随着欧盟对新疆官员的人权制裁和中国的反制,欧盟已宣布冻结了该协定。

第三,中美已处在珍珠港前夜

珍珠港不是一个空洞的历史概念,而是存活在现实中的某个节点,它犹如达摩克利斯剑悬在中国的头上。

中国一旦对台湾和南海周边国家采取军事行动,以及新冠疫情溯源被发现源自病毒实验室,西方对中国大范围的全面禁运就会成为可能。中国不是苏联,苏联可以在禁运下生存,因为他与西方接触有限,这也意味着,一旦走向禁运,珍珠港就不能不成为一个生死抉择,那是命定的冥途。

南海自由航行是美国以及欧洲海洋国家的核心利益,历史上为海洋控制权而爆发的战争数不胜数。中共2014年在南海填海造岛修建军事设施,可以说动了世界的奶酪。中国与世界的形势由此改变。目前美国正在积极组建反华同盟,中国处在围堵之中。高调宣扬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和严重侵犯人权的中国没有真正的盟友。中美已处在珍珠港前夜,共产极权和民主自由将面临决战。

历史的渊流早已划定了一个民族行走的路径,若不能以未雨绸缪的认知把握未来,那么命运必将不可逆转地滑向历史的终点。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