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转自腾讯)

胡适说老友陈独秀是“终身反对派”,一语中的。

陈反清。从清未秀才到康梁派,再由改良转向革命。献血入盟反清暗杀团,  创立反清组织“岳王陈反袁。在老家安徽起草安徽独立宣言,协助柏文蔚制定讨袁大计。被捕入狱后从容催促道“要枪决,就快点吧”。

陈反中国旧文化传统。他写《文学革命论》,倡白话文,创《新青年》。陈高呼打倒“孔家店”!

(陈晚年解释,打倒“孔家店”是反对封建“三纲”礼教,而非打倒孔子本人和流派众多的中国文化)。他高举科学与民主大旗,发聋振麟、石破天惊!陈是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主将。

陈反对旧婚姻法礼束缚。他17岁时,家庭包办与20岁高晓岚定亲,次年成婚。因文化教养、性格志向差异而同床异梦,终与新式女性一一小   9岁的妻子的同父异母妹妹私奔。这一惊世骇俗叛逆之举令世人叹为观止。

陈反对“巴黎和约”,撰写并亲自散发《北京市民宣言》,由此再次入狱。陈成为伟大爱国的“五U! 运动”的总司令陈反对西式民主主义,走俄国之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陈抛弃了自己早期的西式民主主义,转为接受马克思主义。他成了中共主要创始人,并担任中共一大至五大的五任总书记。

陈反对斯大林。国共合作破裂后,陈愤于党内将一切责任归于自己,开始抨击共产国际及斯大林指导中共的理论和路线。被中共开除后,他又成了中国托派的总X书X记。真是在哪都“独秀”。

陈反蒋。在成托派后,他再次被蒋介石逮捕入狱。

陈面对国民政府法庭,    三写辩状,其法庭激辩成一时热闻。后被以“危害民国罪”判8年徒刑。

陈反托派。陈在狱中对托派思想反思,开始对托洛茨基纯而又纯的无产阶级革命的“不断革命论”的“完美性”产生了怀疑。出狱后提出自己的反托的“二次革命论”。公开发”脱离托派声明二1935年被托派组织开除。

陈反对日本对中国的侵略。他呼吁民众抗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陈支持抗日统一战线,对抗战中所有重要问题都发表了自己较为完整的战略观。

陈反对“苏联经验”。陈晚年流落重庆江津,病穷潦倒。但风烛残年的陈独秀没有停止自己的思考。他在给友人的六封信三文章中,提出了自己”最后的见解”。

两件大事,一是斯大林大清洗,二是《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此秘密议定书中,苏德达成了瓜分波兰和波罗的海国家并双方要镇压在自己领土上反另一方的宣传的协议),促使陈开始了惊世骇俗,至今仍有重大意义的反思。

在1941年致郑学稼的信中,陈说:“弟久拟写一册《俄国革命的教训》,将我辈以前的见解彻底推翻…

陈反思的核心是“俄国之路”与民主的关系。他说“苏联二十年的经验,尤其是后十年的苦经验,应该使我们反省。我们若不从制度上寻出缺点,得到教训,只是闭起眼睛反对史大林,将永远没有觉悟。一个史大林倒了,会有无数史大林在俄国及别国产生出来”。陈说应该“科学的而非宗教的重新估计布尔什维克的理论及其领袖之价值”,这里的“布尔什维克的理论”陈指向的是列宁和托洛茨基的理论,因为斯大林早被他否定了。

陈说:“史大林的一切罪恶,乃是无级(无产阶级)独裁制之逻辑的发达。试问史大林一切罪恶,那一样不是凭借着苏联自十月以来秘密的政治警察大权,党外无党,党内无派,不容许思想、出版、罢工、选举之自由,这一大串反民主的独裁制而发生的呢?”陈早在1927年在报刊上就发表过讥讽国民党的顺口溜一一《国民党四字经》,其中前几句写道:“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以党治国,放屁胡说;党化教育,专制余毒。“现在他又将其送给了苏联。

从早期民主主义到马克思主义,再回到民主主义,陈走完了自己否定之否定的道路。虽然,陈可能仍跳不出某个主义、某场革命、某些语境框框,但他终于成了一个“俄国之路”的彻底的叛逆者。

对“终身反对派”的陈独秀,有人说他狂傲不羁、倔强固执、反中儒而极端。有人说他激情似火、一生傲骨、终大悟大彻。有人说他前半生创党有功,后半生叛党走上岐途。有人说他一生反思,傲立潮头,终成中国现代思想巨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前辈千秋功过,自有历史评说。斯人已逝,站立在中国及世界大变局中的我们,从中又能得到什么反思呢?

2021年5月30日 北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