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中国北京天安门“六四”镇压事件32周年。 从1990年起每年6月4日,香港支联会在铜锣湾维多利亚公园举行大型烛光晚会悼念“六四”,外界关注港区《国安法》的实施,是否会令烛光消失。

香港警方上月以新冠疫情为由,拒绝批准支联会6月4日在维园举办年度烛光晚会。并再三呼吁市民,不要参与“任何未经批准集结”。支联会表明今年在6月4日当天不会组织任何“六四”相关活动,但呼吁市民“自发悼念”。

香港警方对BBC中文表示,在“六四”当日会在相关地点部署足够警力,“迅速果断执法”。警方发言人说:“警方呼吁市民不要参与、宣传或公布任何未经批准集结及受禁的羣组聚集,并应避免聚集,减低病毒扩散的风险。 ”

根据香港电台、《明报》、《香港01》、《南华早报》等多家香港媒体引述警方消息称,当局将会部署超过数以千计的警员在“六四”当天于市内各处戒备,其中单在维园,就准备安排3千名警员,防止有人违法集结悼念“六四”。

港媒引述的消息人士透露,“身穿黑衣”、“叫喊口号”和“燃点烛光”都可能成为违法证据,会按情况可能随时封锁维园等个别地点。不过警方暂时未有计划以《国安法》为主要检控方式,而是以疫情“限聚令”或《公安条例》的未经批准集结等相关罪名执法。

对于有消息传出,在维园附近穿黑衣点烛光都可能违法,支联会秘书蔡耀昌批评这“变相恐吓香港人”,呼吁市民小心应对,相信港人能以合法、和平、理性的方式,用自己的方式表达对“六四”的悼念。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participate in a candlelight vigil at Hong Kong"s Victoria Park June 4, 2013, to mark the 24th anniversary of the military crackdown of the pro-democracy movement at Beijing"s Tiananmen Square in 1989.

图像来源,Reuters

图像加注文字:过往维多利亚公园的集会吸引数以万计的人参与。

悼念活动受到限制

去年,港警同样以疫情为由禁止“六四”晚会,但数千名市民不理会禁令,坚持到维园点起烛光悼念。但几十名政治人物因而被捕和被控煽动或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

加之《国安法》至今已实施近一周年,警方的严阵以待和多番警告参加者可能面对五年牢狱刑责,令外界估计在疫情与政治压力下,今年到维园附近的香港市民数量将不及往年。

支联会表明不再以组织名义在6月4日发起“六四”相关活动,不过个别成员会以个人名义进行悼念。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表示,会以个人名义在当晚8时,“在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点起烛光”。她在社交网站说:“政府能禁止一个场地里的聚集,不能禁止香港每个角落亮起烛光。愈是想刻意扑灭,烛光只会愈烧愈广,并终将成为焚毁专政的烈焰。而我们这刻要做的,就是尽我们每人的一分力,在严寒中守住这烛光,守住我们良知的底线,守住我们仅余的自由。”

除了晚会已被禁止外,支联会营运的“六四纪念馆”在5月30日重启后两天,被当局通知没有“公众娱乐场所牌照”, 支联会对外宣布,需要暂时闭馆。根据香港法例,举办展览需要向食物环境卫生署提出相关申请,规管目的是确保处所内的公众安全和秩序,包括建筑物、健康、卫生、消防及通风设备。

支联会常委、六四纪念馆管理委员会主席麦海华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表示,纪念馆过去10年来都以此形式运作,政府一直无任何执法行动,担心今次行动是选择性执法,他表示支联会会考虑建立网上博物馆,统整八九民运的资料。

六四纪念馆

图像来源,EPA

图像加注文字:六四纪念馆被指无牌经营而需要暂停关闭。

香港的教会可能成为当天在香港唯一合法的集体悼念“六四”的场所。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早前宣布,将在6月4日当晚于全港七所圣堂举行“追思亡者弥撒”,委员会声明并没有明确表示弥撒与“六四”有关,但在声明中表示“因种种原因,我们或许无法明言,但我们毋忘历史……愿历史的主宰垂顾那些春夏之交里,追求真理而逝世的人。”

在疫情下,香港仍然容许举行多人出席的宗教活动,教会将按照香港防疫规定,限制参与人数为圣堂的三成,即每所圣堂可容纳100至400人。目前尚不知道当天警方会否到场执法。

6月3日,已有身份不明的人在这些教会门外挂上抗议横额。 在坑口的教会外的横额上面写上“崇拜为名、煽乱为实、分裂宗教、满手鲜血”及“邪教入侵信仰”的字句,警告信徒会因纪念“六四”而“被累违国安法”。

低调悼念

香港人悼念的方式似乎变得更为低调,分析人士指出这折射出香港人的恐惧情绪, 因政治原因而不敢在当天上街悼念。 也有网民担心,这反映了港人表达政见的方式,已与中国大陆愈见趋同。

一些亲民主派的“黄店”和区议员向民众派发蜡烛,呼吁公众在合法情况下,在街上拍下燃点蜡烛的相片。

有香港网民发起名为“周街影”(粤语,意思为“随街拍”)的行动,他们在街头拍下有数字“64”或是“89”的场景,并上载到社交媒体。

亦有网民呼吁市民在电灯开关上写上“六四”,这样每次关灯都想起当天中国北京天安门广场“关灯”的情景,也是悼念的方式。

过往反对参加支联会“六四”悼念活动的本土派、前中文大学学生会成员袁国智今年也表示要“公开”悼念六四,希望在社区或是教会参与悼念活动。

他以前批评“六四”晚会是“行礼如仪”,对本土民主运动没有作用,但他接受访问时说:“在《国安法》时代,行礼如仪都有重大意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