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4

 港警破天荒封闭维园

今年6月4日是六四屠城32周年,香港政府为了阻止港人悼念六四,采取了多项一反常态的措施,包括上门拘捕支联会高层邹幸彤,又破天荒封闭过去30多年来举行六四晚会的维多利亚公园。有学者认为,警方此举是“过虑”和“不必要”,只会造成反效果,让爱国港人变得不再爱国。

邹幸彤:“我们现在已经出现因悼念六四而坐牢的政治犯。我还是看到很多香港朋友走出来,尤其在六四这件香港人良知底线的事情上,不少朋友透过街站(即政治摊位)传播悼念六四的信息。大家都还没有放弃,尽管打压是那么严重,我们当然也不会放弃 ,坚持在六四有悼念活动。”

 

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在被捕前留下这段谈话。她是在6月4日清晨七时许,在办公室大厦外被警方拘捕。她透过亲友向外表明,若果六四当天无法点起烛光,她就会禁食一天。

邹幸彤表示,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和副主席何俊仁现身陷牢狱,香港在国安法下已出现因六四而坐牢的政治犯。

香港警方在拘捕行动后四个小时召开记者会,公布还有另一名20岁、张姓男子被捕,他们都是在支联会就六四集会申请上诉被警方驳回后,透过社交媒体宣传或公布未经批准集结,违反《公安条例》第17A(1)(d)条,两人正被扣押。新界南总区高级警司(刑事)罗国凯仅形容,两人行为“极不负责任”,并重申警方已禁止六四集会,呼吁市民切勿以身试法。

记者多次问到,邹幸彤和该名男子,在什么时候发表过什么言论而涉嫌违法,罗国凯拒绝回应,表示案件仍在调查阶段,不便透露案件详情,只认定被捕人士言论“牵涉到有呼吁”。

罗国凯:实际内容説了些什么,是我们调查之一,也涉及案情,不方便在这里说太多。(记者问:想釐清邹幸彤是说自己会参与,还是呼吁他人参与,两者是否一样?)有牵涉到呼吁。

 

支联会相信悼念六四仍可在香港持续

支联会秘书蔡耀昌表示,支联会非常关注并担忧邹幸彤的情况,会透过律师了解并提供协助。他又重申,邹幸彤近期言论不代表支联会,但并非要和对方划清界限。

蔡耀昌:“不存在也不是要“割席”,当前的政治形势非常严峻。很多时候也看到警方的执法已是“夹硬来”(即硬来)。市民各自以自己不同的方式、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去进行悼念,以合法和安全作基本考虑。我们相信悼念六四仍可在香港持续。”

早前警方反对支联会在维园举办六四烛光集会,支联会表示会取消并停止宣传集会。而邹幸彤曾在社交媒体发文,说自己会以个人名义,在六四当晚仍会守这个已有32年的约定,在大家能看到的地方,点起烛光。

警方在全港多处戒备 规模可比反送中运动期间

下午两时,警方引用《公安条例》封锁维园部分区域,包括六个足球场、四个篮球场、中央草坪及多个闸口等。港岛总区高级警司廖珈奇表示,收到情报指,有人漠视警方反对,在社交媒体宣传、鼓吹、煽动他人参与非法集结,因此基于公共安全秩序等因素,作出封闭措施。警方又在维园放置“警察公告”横额,通知市民维园封闭,并警告市民强闯或逗留即属违法,最高可判监12个月。

下午三时许,警方于三条过海隧道往港岛方向入口设置路障,其中红隧往港岛入口的行车线一度全线封闭,多名警员在路上设置路障,附近交通挤塞。

学者称警方部署只会逼爱国的人不再爱国

另外,香港民意研究所周五亦举办六四论坛,原本为演讲者之一的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清晨被警方拘捕而缺席。会上,留下一张空櫈,以及邹幸彤的名牌,表示“相信她今天会在这里。”

香港民研主席及行政总裁钟庭耀,以及香港民研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先于会上分享对六四的看法。

钟庭耀说,“今天是六四32周年,刚好我今天64岁。”他表示今天没有维园集会,与往年六四不同,但希望生活如常,游水会游640公尺。他又提到,六四精神是和平理性,今天警方出动7千警力在全港戒备,是“过虑”、“不必要”,反而会产生负面效果,逼市民放弃爱国情怀。

钟庭耀: “现时这种执法有震慑作用,但产生很多负面效果。负面效果就是,从来在爱国与民主之间有矛盾的人,现在你是要逼他们放弃爱国。原来爱国人士出来批评自己的政府,现在会受到威迫、打压。我看到很多爱国的人,变得没那么爱国了。”

钟剑华亦质疑警方的做法,“不如堂堂正正宣布维园宵禁”,又质疑“穿什么顔色衣服都要申请不反对通知书?”他希望邹幸彤“平安、一生平安”,认为她只是按32年之约,自己去维园,质疑警方拘捕的原因,反问香港法律是否变得愈来愈随意?

记者:郑日尧 刘少风 李智智   责编:胡力汉 许书婷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