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国内所有媒体——包括传统媒体和新媒体——都突出报导了同一条消息:《山西警界“一把手”亮相,这一任职成全国唯一》。网易新闻觉得这个标题还不够一目了然,特地改为:“全国唯一!山西法院院长兼警界“一把手”》,并置为头条图片新闻。

能让早就被层出不穷的不要脸世面看得见怪不怪麻木了的国内媒体大惊小怪的蜂拥而上、群呼“唯一”,必定是一个刺激夺目、无耻之尤的爆炸性消息。且看这一消息的主要内容:

5月31日,山西省委平安山西建设领导小组召开全省庆祝建党100周年安保维稳誓师大会暨省委平安山西建设领导小组第五次会议。报道显示,省法院院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孙洪山主持会议。

    这是孙洪山首次以省公安厅党委书记身份出现在公开报道中。政知君注意到,孙洪山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位省级法院院长同时兼任省级公安厅一把手的官员。

此前,4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通报,时任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刘新云接受审查调查。

在严酷的舆论钳制和思想专制压迫下集体堕落、下流、猥琐、道德沦丧和灵魂败坏的国内媒体人,神智还未糊涂:他们抓住的,的确是一个划时代的国际新闻。

中共在1949年甫一篡国,就背弃了“新民主主义”的誓言和承诺,立即实行外表上是苏维埃无产阶级专政制度,实质里是仅具国家初形、原始野蛮的蒙古部落和满族军旗体制。在扬州十日、嘉定三屠之后,一群土包子的中共虽然不懂得三权分立的高明道理,但毕竟当年一心要挤进国民党的联合政府,还是粗通了一点法制民主的皮毛,听说过“制衡”的好处,也知道自从20世纪以来,全世界的共产极权国家也好、君主专制国家也好、军事独裁国家也好,虽然都与三权分立势不两立,但没有敢把公检法公开三位一体的,还明白把公、检、法分开控制可以防止它们一家独大、一手遮天——用刘少奇的话说:“要有对立面、唱对台戏,三机关互相制约也是对立面、也是唱对台戏”——,于是一僭政就照猫画虎的成立了法院和检察院,与自己的最爱暴力工具公安局分署办公,彼此合作、互相配合、协同作恶——由此既可见共产党并非完全的法盲,也可见公检法各司其职是比“三权分立”还要普世的普世原则、是连茹毛饮血、杀人越货、放火劫舍的第一代中共领袖们也一致共识的好歹。

但是共产党天资下作、手脚不干净,所以经常忍不住劣瘾发作、原形毕露、故态复萌、流氓本性一下:比如1958年第四次全国司法工作会议批评“一些干部‘死抠法律条文’、‘对法有了迷信’,使法成了自己的一个‘紧箍咒’、‘把法神秘化、偶像化,使法成了束缚自己对敌斗争手脚的绳索,有时还想强加于人,束缚兄弟部门的手脚”,比如1958年8月毛泽东在北戴河协作区主任会议上讲话“要人治,不要法制”,比如大跃进年代提出“一长代三长,一员顶三员;下去一把抓,回来再分家”,比如1960年11月11日中共中央发布批示决定最高法院和最高检察院合并到公安部、由公安部党组统领,比如随后各地普遍将公检法三部门合成“政法部”、“政法公安部”,比如文革年代“砸烂公检法”、党委审批案件和军管会直接定罪,比如严打岁月“公检法联合办公”,比如无数无法无天、胡作非为以及顾腚不顾头、粗手毛脚、权宜之计的日子……

这样终于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改革开放了、和世界接轨了、三个代表了、科学发展观了、和谐社会了、依法治国了,公安、法院、检察院分家独立和各行其权,像总书记、主席、总理的任期制一样成为不言而喻、必须遵守的“政治规矩”,再没有人勇于、愿意趟这个“可做不可说”的浑水。因此最近几十年来,虽然有个政法委在指手画脚、越俎代庖,虽然有个政法委指挥下的“三长联席会议”在协调办案、一锤定音,虽然有个纪检委在暗中把几家的活儿都代劳了,但中共至少表面上没有乱来、基本的体面还是一直保持的。如今从山西开始创举,法院和公安局合成一家,共产党形象也不要了、也没脸没皮了、盗铃也不掩耳了、《宪法》和《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的“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人民检察院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检察权”、“对刑事案件的侦察、拘留、执行逮捕、预审,由公安机关负责”的法条也被公然践踏了,这标志着他们的为非作歹已经肆无忌惮、几近疯狂。而合并正好发生在5月31日山西省委平安山西建设领导小组召开“全省庆祝建党100周年安保维稳誓师大会”之前和4月9日山西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刘新云接受审查调查之后,也说明中共政法界当下是多么的众叛亲离、已无多一个的人可信可用,说明中共维稳形势当前是多么的“火烧眉毛、且顾眼下”了!

对于不幸“苟活于乱世”的普通人来说,为了保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和希望,必须能感受到哪怕一点点的共产党老在鼓励人们去寻找的“正能量”。只不过共产党做的坏事太多,所以无奈何只有努力从坏事里看到积极的一面:

和大多数人的观点相反,我始终坚决反对“党政分开”。在共产党千秋万代、永不寿终的专政条件下,“党政分开”的结果就是之前我们必须养活一群蠢货、之后我们不得不养活两帮混蛋。“党政分开”之下,在中央之外还得有个国务院、在各部委办党委之外还得有个各部委办、在省市地县党委之外还得有个省市地县政府、在中央政策研究室之外还得有个国务院政策研究室、在外事工作委员会之外还得有个外交部、在深化改革委员会之外还得有个发改委、在金融工委之外还得有个银保监会、在企业工委之外还得有个国资委、在组织部之外还得有个人事局、在教工委之外还得有个教委、在宣传部之外还得有个文化局新闻出版局、在其他更多我都不知道的党机构之外还得有个别人更闻所未闻的同类政府部门——由此可知为什么中国行政经费、官民比要高于世界平均值多少倍——,本来只有一家在我们头上残民以逞,现在我们得忍受两家的拉屎拉尿。事实证明,“党政分开”根本不是保护人民权利的有效措施,而是共产党分赃自肥的合法途径,远远不如党国一家对我们来的经济和实惠。

既然你是“一元化领导”,要你“党政分开”干嘛?既然你是“统一意志”,要你三权分立作甚?举目中国,公安、法院一片烂,合并了, 200个烂人减少到100个烂人,虽然剩下的100个也许会加倍的烂,可已经烂透了还能怎么烂呢?这就是我为山西“精兵简政”创举喝彩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