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官本位的中共眼里,律师本来就是仰仗官员鼻息吃饭的下层人,所以连法警都可以对律师呼来喝去甚至动粗。在胡温时期,官方多少还提倡一点真正的法治,甚至提到律师和检察官法官是平等法律工作者。当时没有律师配合刑事案甚至无法开庭,因此人权律师尚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用法律维护自身权利。但是习近平执政以来,律师阶层彻底沦落,要么靠巴结政府和法院官员拉关系,要么没有饭吃。像卢思位这样依法抗争的律师甚至遭遇流氓法警的野蛮攻击。法治的沦落致使社会公平更加无从谈起,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只会更加加速中共独裁政权的垮台。

以下转自维权网报道:

因网上立案不成功,我于2021年7月13日下午,前往成都市青羊区法院就不服四川省司法厅吊销律师执业证提起行政诉讼。立案前台工作人员见是行政诉讼,就说需要请示,然后就借故离开,我在前台等候了约50分钟,要求法院尽快办理,同时打电话投诉工作人员,因我有事需要离开,为了证明我来过青羊法院立案,我拿出手机对自己进行录像,一个法警让我删除,我拒绝删除。这时突然上来四个法警,卡我的脖子,反钳我的手臂,将我按在地上,其中有人用腿顶着我的脖子,我无法呼吸,大声呼救。

后四名法警将我押到办公室,在我同意自行删除录像的情况下,多名警察强行抢夺我的手机,对我的手机进行录屏,然后将手机还给了我。

青羊法院最终没有给我立案,也拒绝给我出具书面裁定。我现在右手肘疼痛,活动受限,左手臂有挫伤,皮下出血。具体伤情等我就医后通报。

我今天体验了一把无法呼吸的味道,眼冒金星,想呕吐,又感觉呼吸接不上,要窒息的那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