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几十年的计划生育政策导致人口老龄化严重促使中国当局修改《计划生育法》。

2021年8月,中国人大通过了关于修改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的决定,经习近平签署主席令,三孩生育政策立即开始正式执行。

修改后的人口计生法称,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国家将在财政、税收、保险、教育、住房、就业等方面给予支持,减轻家庭生育、养育、教育负担。

2002年出台的中国《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曾经规定,国家“提倡一对夫妻生育一个子女”;2015年第一次修订时,改为国家“提倡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两个子女”。

在三孩政策写入法律之前,中国当局为减轻家庭教育负担对教育培训机构突然出台的“整顿规范”政策,使在美国、香港上市的多家教育机构股票断崖式暴跌,中国许多教育培训补习机构破产。

外界也在密切关注中国为了鼓励生育是否还将对其它相关行业采取类似措施。

中国的计划生育和独生子女政策延续了40年。中国的人口政策,从毛泽东时代的“人多好办事”到邓小平时代的“人多难办事”,再到现在成为担心“人少能坏事”。

2021年5月中国公布的最新人口普查报告显示,过去十年中人口增长速度是自1950年以来最慢的,而中国是否能克服困扰其他发达国家的人口老龄化问题,直接影响其经济增长的能力。

在中国内外观望三孩政策可能带来怎样的实际效果时,BBC中文回顾过去几十年中国人口政策的四个“痛点”。

1.毛泽东“十亿也不怕”

中国的计划生育标语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作为中共建立政权后的第一位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在人口问题上的态度,直接影响了中国前三十年对待家庭生育的摇摆政策:有时限制有时鼓励。

中共建政的前三十年,是政治运动接二连三的”抓革命“时代,缺乏有连贯性的人口政策。但是毛泽东在1949年9月发表的文章《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中提到的人口思想,是前三十年中国人口政策的主线。

毛泽东说:”世间一切事物中,人是第一可宝贵的。在共产党领导下,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也可以创造出来……”

1949年,毛泽东曾说:“我们的极好条件是有四万万七千五百万的人口和九百五十九万七千平方公里的国土。”

1953年,中国进行了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翌年公布的结果大大超过了毛泽东说过的4.7亿人口,总人口达到6亿。

1957年,毛泽东首次提出“人类要自己控制自己,……实现有计划的生育”,之后更明确要求“除了少数民族地区以外,在一切人口稠密的地方,宣传和推广节制生育,提倡有计划地生育子女”。

这也是“计划生育”一词的由来。

1958年,毛泽东提倡破除“人多了不得了,地少了不得了”的迷信,表示“人口十亿也不怕”。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字,毛泽东1976年去世时,中国总人口增加至9.3亿。这个接近十亿的庞大总数,却让中国政府在之后的四十年实施严格的控制人口政策,在毛泽东去世后不久便出台了计划生育的政策和宣传,当时的口号是:“一个少了,三个多了,两个正好”。

2、计生委“业绩光环”

姐妹
目前普遍预测认为,中国大陆总人口仍将继续保持增长,未来几年将达到峰值,但60岁以上老人将占总人口的1/4。

1962年,中国成立了毛泽东在1957年曾设想的机构——计划生育办公室,并在1964年成立计划生育委员会。

1981年,中国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计生委)的成立,标志着中国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的“独生子女”政策的正式开始。

计生委,曾是一个掌握“生杀大权”的国家机构,与之相联系的有“准生证”、“超生罚款”、“结扎上环”等诸多与人们个人家庭和生活息息相关的国家人口政策。

2013年,中国政府决定撤销计划生育委员会,新组建了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是中国政府认识到人口老龄化问题准备取消“独生子女政策”的一个重要信号。

2015年,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决定全面推出“二孩政策”,折射中国人口政策在计生委30多年“成功”业绩光环下已经酿成了重大错误必须修正。

随着近年来中国放开对生育的管控,地方各级计生委滥用职权、严重侵犯人权的批评声音已经逐渐消失。但计生委权力鼎盛时期的所作所为仍然留存在人们的记忆中,也将伴随那些充满血腥和杀气的中国政治口号,成为中国特色历史的一部分。

中国各地的计划生育口号曾经有:“宁肯断子绝孙,也要让党放心”、“上吊给根绳,喝药给一瓶”、“宁肯流出来,不许生出来”……

2018年,中国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被撤销。

3 、堕胎/人工流产

2012年,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到北京一家医院探望逃出山东临沂的中国维权人士陈光诚。

图像来源,REUTERS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戴墨镜者)因为揭发山东临沂计生委强制堕胎行为受到打压,2012年成功出逃,在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的协助下前往美国。

在中国实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年代,中国计生委高级官员经常在国际国内场合“骄傲”地表示,计划生育让中国“30年少生了四亿人”,为人类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30年少生四亿人”的说法,最早出现在2006年。时任中国人口计生委主任张维庆在中共中央党刊杂志《求是》发表文章称,自1970年代末开始“根据人口专家推算,到1998年底,我国少生了三亿多人;到2005年底,少生了四亿多人。”

之后,中国人口计生委官员一直引用这一数字,显示自身的工作成绩。但是,中国官方没有透露的是,几十年间究竟有多少女性迫于计划生育政策的限制非自愿堕胎,又有多少胎儿遭遇性别歧视被选择流产。

在中共建政的早期,实际上出台过限制堕胎的政策。1950年4月,当时的政府卫生部和中央军委卫生部联合制定了第一份限制堕胎的政策:《机关部队妇女干部打胎限制的办法》。

这一《办法》禁止“非法打胎”,打胎者除了本人及丈夫签字同意之外,还须得到“机关首长的批准以及医生的同意”;未及批准而擅自堕胎者,将给予严厉处分。

但在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数十年间,地方政府强迫妇女堕胎的情况极为普遍,鉴定胎儿性别后人工终止妊娠的行为也曾十分流行。

山东临沂的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因向外媒披露当地政府强迫妇女堕胎的行为而被殴打、判刑和软禁。2012年他成功逃脱并进入美国驻北京大使馆避难的事件,曾是轰动全世界的新闻。

2012年,中国曝光了另一宗震惊全世界的强制堕胎案:怀孕7个月的冯建梅被陕西计划生育官员强行拉到医院引产,其家人透露,她有如此遭遇并不是因为他们夫妇已经育有一个女儿,而是因为她和丈夫没有凑足生二胎需要缴纳的4万元罚款。

4、弃婴

玛格丽特·麦克尼尔(Margaret MacNeil)

图像来源,REUTERS

华裔游泳选手玛格丽特·麦克尼尔(Margaret MacNeil)为加拿大赢得金牌,她出生在中国江西,一岁时被加拿大家庭收养。

为了改变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中国男女性别比例失衡,中国官方也曾在《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母婴保健法》中规定,严厉打击非法鉴定胎儿性别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行为。

但在中国2021年最新公布的人口普查报告中,男性对女性的总人口比例是105.07比100,与十年前基本持平,说明男女性别比例失衡问题仍然严重。

在刚刚结束的东京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来自加拿大的华裔泳手玛格丽特·麦克尼尔(Margaret MacNeil)为加拿大赢得了首枚金牌。

她的得胜在中国引起关注和感慨,除了金牌本身还有她特别的身世:她出生在江西,一岁时被加拿大父母领养。

在麦克尼尔之前的2017年,出生在中国广西、11个月时被美国父母领养的摩根‧赫尔德(Morgan Hurd,中文名吴颖思)获得世界体操锦标赛女子全能冠军,也曾引发热烈的讨论。

事实上,在中国执行独生子女政策的多年间,被外国收养的中国弃婴绝大部分是女孩。

国际收养网站2018年4月刊登的文章引用的数据是,在1999至2016年间,有26.7万名中国儿童被外国家庭收养,其中美国家庭收养了7.8万多,占了总数的约三分之一。

该网站提供的中国被收养儿童的性别比例是:女童86%,男童14%。文章写道:健康女婴的数量之多是收养计划开始的最初几年许多家庭前往中国的原因,

“最近几年,因为(中国)政府政策再次出现变化,健康女童的数量突然之间就消失了。 现在绝大部分从中国收养出来的男女儿童都有特殊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