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6日,由21位中国科学家和1位在中国工作的英国学者联名撰写的一篇论文,发表在《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上。文章的标题是“论新冠病毒的起源——盲眼钟表匠论证”(On the origin of SARS-CoV-2—The blind watchmaker argument)。文章运用“盲眼钟表匠”理论论证了为何新冠病毒只可能来源于自然,而不可能人为制造。论文第一作者、中山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吴仲义解释说:“新冠病毒作为一种‘完美’的病毒,必然是自然演化的产物。因为哪怕是最顶尖的人类科学家,也无法‘制造’一个完美适应人群的病毒。”
这篇论文很别致。它看上去谈的是科学问题,是病毒学问题,其实谈的是哲学问题,是逻辑问题。
“盲眼钟表匠”理论出自当代英国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那本出版于1986年的著作《盲眼钟表匠——生命自然选择的秘密》。钟表匠这个典故出自18世纪英国神学家威廉·培里(William Paley)。
培里在《自然神学》一书里写到:你在地上发现一块石头,如果要问石头从哪儿来的?你会说石头本来就存在,或者说石头的存在是自然的。但是你要是在地上发现一块钟表,你不会认为钟表是自然存在的,由于钟表的复杂而精妙的结构,你一定会认为钟表是某种智慧设计出来的,并进而认为一定有一个设计钟表的人即钟表匠。同理,我们看见世界上各种生物——尤其是人类——复杂而精妙的结构,我们不是也会认为他们是某种智慧设计出来的吗?我们不是也会认为有一位设计者吗?所以培里认为,就像从钟表的存在可以推断钟表匠的存在,凭着世界上存在这么多构造复杂与精妙的生物的存在,包括人类的存在,我们必须承认造物主的存在,上帝的存在,上帝就是设计这一切的钟表匠。
道金斯反驳培里。道金斯说,没有什么万能的钟表匠。如果有,也只能是个盲眼的钟表匠。它没有目的,没有计划。这个钟表匠的名字就叫“自然选择”。如果把万千生物比作钟表的话,那么这些生物钟表的产生,不是出自某种智慧的设计,而是出自自然选择的渐进演化,借助于遗传和变异,经过一代又一代的筛选,物竞天择,于是演化出这样一个大千世界。
道金斯反驳了培里。但我们必须弄清,道金斯对培里的反驳到底是哪一种反驳?他到底反驳了什么?
培里认为,一切结构复杂与精妙的事物,必定是智慧设计的产物。这是一个全程肯定判断:一切S都是P。对全程肯定判断的反驳有两种,一种是全程否定判断,一切S都不是P。一切结构复杂而精妙的事物都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另一种反驳是特称否定判断:有些S不是P。有些结构复杂而精妙的事物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
显然,道金斯对培里的反驳是特称否定判断,不是全称否定判断。道金斯并不是说,一切结构复杂而精妙的事物都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而是自然演化的产物。道金斯当然知道望远镜是智慧设计的产物,道金斯只是说,有些结构复杂而精妙的事物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眼睛就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而是自然演化的产物。
回到中国科学家那篇“论新冠病毒的起源——盲眼钟表匠论证”论文上来。那篇论文的逻辑是,因为新冠病毒是“完美”的病毒,按照“盲眼钟表匠”理论,完美的事物必定是自然演化的产物,因此推出新冠病毒必定是自然演化的产物。
不难看出,这个推断是不成立的,因为它不符合逻辑。因为“盲眼钟表匠”理论并没有断言一切“完美”的事物都必定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而必定是自然演化的产物。“盲眼钟表匠”理论说的是,有些“完美”的事物不是智慧设计的产物而是自然演化的产物。因此,按照“盲眼钟表匠”理论我们应该推出的结论是,作为一种“完美”的病毒,新冠病毒既可能是自然演化的产物,也可能是智慧设计的产物。那篇论文犯了一个逻辑错误,它把一个特称否定判断当成了全程否定判断,因此是站不住脚的。
基于同理,有些科学家根据新冠病毒的“完美”出发,断言它必定是智慧设计的产物,也就是人造的或经过人的改造的,也是不成立的。
简而言之,从新冠病毒的“完美”,我们既推不出它必定出自天然,也推不出它必定出自人工。
其实,说新冠病毒是“完美”的病毒,这本身就是不恰当的。因为论者无非是指新冠病毒比其他的冠状病毒都更容易传染给人类。这如何能叫“完美”?这和“完美”还差得远。如此说来,吴仲义说的“新冠病毒作为一种‘完美’的病毒,必然是自然演化的产物。因为哪怕是最顶尖的人类科学家,也无法‘制造’一个完美适应人群的病毒。”就更不成立了。
相反的观点倒可能更有道理。也就是说,和其他的天然的冠状病毒相比,新冠病毒更容易传染给人类,因此我们很可以怀疑它不那么天然,是有人在里面做了手脚。
俄勒冈州立大学全球卫生中心主任纪骏辉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说,在缺乏百分之百证据的情况下,只能从病毒结构去比较它的自然发生机率跟人工合成机率哪个更大。纪骏辉博士说:“有一位专门研究病毒的学者,他私底下跟我说,他发现这个新冠肺炎的病毒里面有很多疑点,很多结构上,就是分子生物学上,例如它的棘蛋白是在自然的冠状病毒里面从来没有发现过的。因为这样,他很怀疑这个是人工加上去的,而且他们发现,这个发现不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其他的病毒学者也提出同意的说法,就是说他们发现这很可能是通过基因编组去加上去的棘蛋白,它的功能就是使这个病毒更具传染力。”
我也认为,在缺少百分之百证据的情况下,新冠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可能性比自然发生的可能性要更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