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7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发布新冠病毒溯源报告非机密评估摘要,指出新冠病毒并非是作为生物武器而研发的;中国官员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并不预先知道这一病毒;多数评估机构认为该病毒并未经过基因改造,但另有两家机构表示,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对此出判断。该摘要指出,经过调查所有情报资料和其他信息,美国情报系统在新冠病毒来源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新冠病毒源自自然界和实验室泄漏的两种可能性都不能排除。要查明病毒起源必须要有中国的合作。

今年5月,拜登总统责令情报部门开展全面调查,并限期90天内提交病毒起源报告。病毒起源报告的目的是确定中国武汉爆发的新冠疫情,病毒究竟源自动物感染还是实验室泄露。

在美国公布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之前,中国的外交战狼和官媒齐出动炮轰美国“政治操弄”,并呼吁对美国实验室展开调查。25日,中国外交部军控司司长傅聪称:“如果美国顽固坚持实验室泄漏论,就应该’率先垂范’,邀请世卫组织去德堡基地、北卡大学进行调查。”27日,美国公布新冠病毒溯源调查报告后,中国驻美大使馆就此发表的相关声明指出,美方“妄称中方阻挠溯源工作的国际调查,缺乏透明度,企图纠集有关伙伴方对中方施压。”

美国情报部门在紧锣密鼓90天后并没有得出明确的病毒来源结论,是否溯源工作以失败告终?病毒源头之谜还有希望揭开谜底吗?

第一,美国溯源失败了吗?

我认为,美国和世卫组织对病毒源头溯源不存在失败的问题。因为全球已经因新冠病毒感染2亿多人,400余万人死亡。疫情导致世界经济衰败和无数人失去工作,甚至家破人亡。特别是美国,是重灾区,至今已有2000万人感染,60余万人死亡。世卫组织和美国对病毒源头进行调查是一种负责任的行为,体现了对生命的尊重。因为不查明病毒源头,灾难就可能再次重演。拜登之所以要情报机构进行调查,原因在于中国政府拒绝配合,所以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

正如拜登所言:“关于这场大流行病起源的关键信息在中国,然而从一开始,中国政府官员就努力阻止国际调查人员和全球公共卫生界的成员获取这些信息。”“世界理应知道答案,在我们得到答案之前,我不会罢休。负责任的国家不能推卸对世界其他地区应负的这类责任。”“虽然这次审查已经结束,但我们的溯源努力不会停止。我们将竭力追溯这场在全世界造成如此多痛苦和死亡的疫情的根源,以便我们能够采取一切必要预防措施,防止它再次发生。”

反观中国政府的行为,从拒绝世卫组织调查到拒不提供原始病例数据再到干预世卫组织的调查结论,极力否定病毒源自武汉病毒实验室,甚至不惜编造出一位瑞士生物学家来引导舆论。美国与中国同为世界大国和人类命运共同体,同为新冠疫情的受害者,但责任担当却有天壤之别。

第二,谁将病毒溯源政治化?

在美国情报机构调查报告公布前,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曾指责美国报告是美由情报部门主导杜撰的,毫无科学性和可信度可言。溯源是科学问题,应该也只能由科学家而不是情报专家研究。”但美国真的要嫁祸中国吗?事实表明,美国情报部门为了溯源,负责这项任务的情报专家在三个月内研究了数百份数据。报告否认了新冠病毒是中国作为生物武器而研发的,多数评估机构认为该病毒并未经过基因改造,认为中国官员在新冠病毒爆发之前并不预先知道这一病毒。可见,美国情报机构对病毒源头调查是基于证据和医学,并未采信一些专家持有的“新冠病毒是中国的生物武器、病毒进行了人为基因编辑”等观点。

美国调查报告公开后,中国发布声明表示:中方始终支持并将继续参加科学溯源。我们反对的是政治操弄,反对的是有罪推定,反对的是嫁祸于人。美情报部门提供的报告没有给出美方想要的确切答案,再搞下去,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因为它的调查本身就是子虚乌有、反科学的。但中国的指责恰恰说明它的不负责任和漠视生命。试问如果中国配合世卫专家组的调查,提供原始数据,开放武汉病毒实验室,调查又何至于没有结果呢?到底是谁在搞政治操弄、有罪推定和嫁祸于人呢?

作家文渊指出,病毒的源头有许多可能性,因此,作为正常的逻辑思维,探讨病毒的源头应该是不设限的,最后的结论应来自事实依据。中共却一再避讳“实验室”这个可能的源头之一,坚称“病毒极不可能出自实验室”,这就暴露了他们做贼心虚的心态。既然他们如此坚信、而且千方百计地要全世界都相信“病毒极不可能出自实验室”,那么他们一年多来,从外交部的战狼到官媒,为何又要一再宣称病毒出自“美国德特里克堡实验室”,这不是自打嘴巴吗?如何自圆其说?中共死死地抓住与武汉病毒八竿子打不着的“美军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是病毒起源”的谣言不放,大肆渲染,以图甩锅逃脱被追责索赔。这一痴人胡话,精神正常的人当然根本不会相信,也没人理睬,只好自弹自唱,聊以壮胆。

第三,病毒源头之谜能揭开吗?

拜登称,美国将继续与世界各地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施压中国充分分享信息,并与世界卫生组织合作,进行基于证据、专家主导的第二阶段疫情溯源访查,包括提供所有相关数据和证据。病毒之谜能揭开吗?我认为,尽管目前没有解开病毒源头之谜,但这只是时间问题,终将水落石出,真相大白于天下。

50年代朝鲜战争中,中国就诬陷美军进行了细菌战,并伪造了病毒证据,但今天证明它就是一个谎言和栽赃陷害。原志愿军卫生部长吴之理曾在2013年11期的《炎黄春秋》上发文,还原了事实真相。他称他们在野外广撒跳蚤、死老鼠来应付国际科学家调查团,可到哪里去搜集细菌战不可缺少的鼠疫杆菌?只好从国内紧急调来两个密封铁管的鼠疫杆菌菌种,作为证据,交给调查团。吴之理担心此举难蒙调查团,使出杀手锏,给部下安排了后事,“万一到时仍难证明细菌战事,你就给我注射这种鼠疫菌,让我死,就说‘志愿军’卫生部长染上美军投撒的鼠疫,不怕不是铁证。”所以,时间和良知是揭开真相的一把钥匙。作为极权主义的中国,还有一个重要的揭秘工具,那就是中共官员。

当今中国官不聊生,背叛中共和习近平的官员大有人在。在习近平的高压下,没有一个官员是安全的,他们长期处于恐惧之中。习近平对待官员冷酷无情、你死我活,一人落马,全家遭殃,让官员感到心寒,离心离德。官员表面的唯唯诺诺,不代表潜在反抗不存在,这是习近平无法消除的隐忧。对官员的非法虐待,对其亲属的大量株连,也为习近平制造了一个如影随形永远的潜在反对群体,其能量之大,其对习近平的痛恨程度之深,将会是习近平的梦魇。

当今中国,真正信仰共产主义那套教义的党员几乎绝迹。加入共产党的中国人大多是出于功利。如方便就业,升迁等。很多高校学生成批量的入党,大家心照不宣,这只是一种形式,谁都别当真。许多中共党员信仰基督教、佛教和道教。当然,更多的是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钱理群教授所指出的:在中国的大学里,包括最好的北大、清华,都正在培养一群20几岁就已经“老奸巨猾”的学生,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三十年的改革开放,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早就被中国人民抛弃。中国人不像北朝鲜人,国门紧闭,信息封锁,中国人大都见过世面,内心里拥护普世价值。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美国情报机构在90天内尽管没有得出确切的新冠病毒源头结论,但调查是严谨的和科学的,即使结论会让很多美国人失望,但结论只能依据证据做出。在这次溯源调查中我们看到了美国作为世界大国的责任感和道德底线。反观中国,拒绝配合调查,恶意栽赃嫁祸甚至不惜使用阴招损招,充满敌我斗争思维,将病毒溯源政治化,而无视400余万消失的生命。我坚信病毒源头之谜终将解开,中共可以掩盖真相于一时,但不能于一世。可谓是非善恶终有报,只是来早与来迟。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