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选自华尔街日报)

【编者按】中共强制打疫苗,引起老百姓的自发反抗。倒不是疫苗一定不好,而是在中共一党独裁的体制下,人们无法再相信中共的话,这就是“塔西佗陷阱”。除了没有言论自由导致中国疫苗的副作用无法充分认知的隐患,中共官员经常言而无信也是重要原因。需要注意的是,美国疫苗的科技严谨程度不仅比中国高许多,而且民主国家有暴露疫苗副作用的言论自由,所以中国民众抵制疫苗的理由并不适用于民主国家。

近些天,在微信群或“朋友圈”看到很多各地强制接种新冠疫苗的视频,“力度”之强,“动作”之大,令人咂舌——有的地方干脆直接把人按到地上强制接种,且不管男女,甚至连不肯接种的老太太都要对其搞强制,视频中看到简直就是“以武力对待”。

不仅如此,在强制接种的同时,一些地方政府还下发了文件,强制或变相强制人们必须接种疫苗,若不接种,事实上就会受到“非人待遇”。于是,全国各地出现了不肯接种者的抗争,最典型的莫过于“重庆哥”、“长沙电话哥”——还有没有别的“哥”我不知道。

不肯接种者的理由非常充足,国家卫健委、新华社、人民日报,都强调“自愿”,为什么到了地方,原本“自愿”的事情就变成了强制或变相强制?问题到底出在哪里?现在先不管问题出在哪里,事实上我们看到,通过各地一些尚不肯接种疫苗者的抗争,不少地方都很快取消了强制或变相强制。可见,像这种没有得到人们认可的行为,有些强制是行不通的。

自从本国说要开始接种新冠疫苗,“夭蛾子”就不断。不知大家还记得不,就在2020年岁末,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都说新冠疫苗对全国所有人都是免费接种。可很快,有个叫郑忠伟的出来说话了。2021年1月5日,郑忠伟在新闻发布会上郑重其事地说道:“新冠疫苗将会免费为公众提供,但我们需要了解的是,发布会上说的免费是指免费接种,公民只需要提供疫苗的成本价即可,并不是说我们一分钱不花就可以直接接种。”

紧接着,就有地方电视台比如像上海东方卫视请的专家就做了诠释:所谓“免费接种”,说的是免费打针(打针费一针三元,两针六元,这个免费),疫苗还是要钱的,且一针200元,两针400元。于是,当时就有人表达不满,一位叫王玉玲的妇产科医生在微博中调侃:“个人承担四百,国家免单6元。嗯,一般人不差这6块钱了。”可后来很快证明,这个郑忠伟即使在发布会上的话也不可信,因为全国所有疫苗接种者确实都是免费的。

可为什么郑忠伟要公开那么说呢?让我们先来看看郑忠伟何许人也。他的头衔有点长: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科研攻关组疫苗研发专班工作组组长、国家卫生健康委医药卫生科技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今年1月说那种话时还是副主任)。了得吧!按说这样一个身份的人公开发声,应该谨慎再谨慎。可他没有做到,且一开口就让人们觉得不可信。

向他这种在那么大的公共事件中说不负责任的话,难道不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吗?然而我们看到,此人什么事也没有。又过了几天,直到2021年1月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上,他才又改了口,说“免费接种新冠疫苗就是老百姓不用掏一分钱”,还说“政府部门按照相应程序和价格,向企业购买,为全民免费提供。因此疫苗的定价和向全民免费提供不矛盾。”可为什么第一次要那么表达呢?把民众当猴耍吗?直到现在,此官员其实仍在公开场合说着一些让人不可信甚至值得怀疑的话。

比如,在新闻发布会上,他就人们广泛担心的疫苗效果问题就这样说道:“确实有很多民众担心,接种新冠疫苗后,最后中和抗体水平没有或者下降,会不会没有保护效果,或者没有保护力了,因此,希望能够去检测。我可以告诉大家: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行。”

打过疫苗的民众对疫苗有没有效果、有多大效果表示担心,这是人之常情。为什么说话未必靠谱的郑忠伟,就敢说“既没有必要,也不可行”?他依据的是什么?普通民众的生命在他这种官员眼里就这么无足轻重吗?

另外,在前不久一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有媒体记者提出了“如果新冠疫苗接种者出现了比较严重的不良反应会得到补偿吗”的问题,郑忠伟含含糊糊的回答也令大家很不满意。他说:“我国疫苗接种出现罕见的严重不良反应的鉴定和补偿,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比较完善的管理机制和体系,各地也按照有关的法律法规都制定了疫苗接种出现严重不良反应补偿的相关制度,而且在具体实践工作当中的话,已经积累了比较好的经验,具有比较好的基础,能够妥善处理疫苗接种出现严重不良反应的补偿问题。”

就看他这段话,能自圆其说吗?郑忠伟的意思,我国疫苗出现严重不良反应是“罕见”的,也就是说,中国疫苗几乎没有问题。既然如此,为什么又说“已经积累了比较好的经验”?你不觉得奇怪吗?如果说我国疫苗没有出现比较严重的不良反应,或者就算出现也是极为“罕见”的,那么你的“比较好的经验”是如何“积累”的呢?难道“罕见”的也能让你“积累比较好的经验”?郑主任,不带这么忽悠人的!

当然,就新冠疫苗说话不靠谱的官员并不只郑忠伟主任一个,但我不可能把他们一一都列举出来,且有的官员还有很强的“护身符”,更难批评。像那个国台办女发言人朱凤莲,近日在新闻发布会上“义正辞严”地批评台湾:“大陆疫苗接种,完全在自愿申请知情同意的前提下进行,岛内某些政客及某些媒体臆造所谓‘半强迫’接种,完全是恶意造谣。”到底是“岛内恶意造谣”,还是发言人朱凤莲公开说谎,全世界都知道。

因此,我只想说,为什么越强制越反感,就因为不少人觉得我们有些官员的话并不可信,甚至有些官员在强迫或变相强迫人们接种疫苗这个问题上,简直就是在说谎,公开说谎。如此这般,你叫大陆很多民众还如何相信他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