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前言】2021年3月中旬至5月中旬间,山居于浙江遂昌县龙洋乡埠头洋村。平时所思所想,随手记于手机,总计四万余字。兹拨冗整理出来与读者分享。

2021-8-12

余东海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一九O

两极主义是心太硬,物化了,丧心了;自由主义则相反,是心太软,圣母之态,妇人之仁,对国际两极政权和国内邪恶势力构成了一定的纵容和助长。这方面美国或比欧洲好些,也很有限。善善不力,恶恶不严,恰是道德不足的表现。当然,这是以王道标准而言。在没有王道的时代,美国已经不错了,值得予以一定肯定。

一九一

清华校庆的女生舞蹈,虽然低俗不堪,比起忠字舞来,还是好多了。贱货好于恶物,艳鬼好于邪魔,洗浴城好于洗脑城。

《乐记》言:“声音之道,与政通矣。”一个时代流行的音乐舞蹈,与政治密切相关,治世有治世之音,乱世有乱世之舞,一点也勉强不来也。

一九二

等儒家文化复兴、民德民智上升到一定程度,王道政治水到渠成,内政外交一切问题都可以得到最好的解决。当然,正人君子不能坐等,可以手援,可以道援,八仙过海,各显其能,以推动和加速儒家的复兴。

一九三

流氓有两种,一种多少要点脸,一种完全不要脸。“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就是最不要脸的流氓。对它说人话把它当人看,它就越猖獗。暴力是它唯一听得懂的话。

一九四

恶有恶报,防不胜防,躲不胜躲。躲得过民乱躲不过官灾,躲得过法惩躲不过人害,躲得过内斗躲不过外敌,躲得过人杀躲不过天诛,躲得过今天躲不过明天,躲得过自己躲不过子孙!所有邪恶人物和势力,必要为它们的邪言恶行付出相应的代价。这是天理天规和因果律,天上地下无可躲避。

一九五

特权阶级反自由,是道德问题;弱势群体反自由,是智力问题。

一九六

极权主义就像一头巨型嗜血恶物,其成长、成功、延续和灭亡等每一个阶段,都需要吞噬大量的人命,制造巨大的苦难。对应着极权主义各个阶段的是中华文明的衰败、灭亡、复活和重光。新的历史平台上的文明重光,将是一次历史性的文明大升级,难免要经历一次强烈的社会阵痛。

一九七

新中华当建两榜:功勋榜,英雄榜。两榜中人,天下万世共尊,纵然曾经犯罪,也可免责免罚。新十恶不赦和新八议制度,并行不悖。

一九八

不尊重人权的政权,不配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支持。尊重这样的政权是极端不自重,支持这样的政权是对人类犯罪!不尊重人权的政权不配存在,朝鲜的金家、伊朗的神权都不配存在。推翻它们是人类当今最伟大的事业,最好的替天行道。

一九九

秦晖先生论及中华文化和历史,常常东倒西歪如醉汉,然人品不错,敢言敢怒,值得肯定。其人于儒学有所肯定,于西学不无心得,也值得肯定。

二OO

读子不读经,学问没有根;读经不读史,根基扎不深。

二O一

文化之邪和政治之恶,道德之败和制度之坏,上层之无道和底层之缺德,官员之特权和民众之拜权,强权之豺狼化和弱势之禽兽化,相互配套,天作之合。

二O二

坏到极致,巨奸大恶,或能享有人爵,作威作福,富贵一时;好到极致,豪杰君子,可以享有天爵,自重自乐,尊荣万古。最可怜那些平庸之辈,好又好不起来,坏又坏不下去,活得不人不鬼,憋屈不堪;死得无声无息,虫蚁不如。

二O三

一个国家,是否强大不重要,是否温暖最重要。

二O四

真正的刀刃向内,应该是通过反腐,反掉腐败分子和马列分子,去马兴儒,重建中华!马列分子之罪恶远高于腐败分子。腐败或可恕,马列不可饶。腐败分子最贪婪,若能辟马,也有可恕之道;马列分子最清廉,若是顽固,就是人道大敌!

二O五

置身于马家社会,欲批判西方文化、文明和普世价值,需要一定的道德资格。有资格者批之,无论准不准确,自有现实和历史意义;无资格者批之,徒然贻笑大方之家。这个资格从辟马来。例如蒋庆先生,姑不论其道德修养和文化地位,仅其“鸠占鹊巢”一说,就是对马家最深刻的批判,就值得天下后世知识分子永远敬重,也因此具备了居高临下批判西方的资格。注意,我说的是道德资格,不是政治权利。论权利,任何人都有反孔反儒的权利,遑论批判西方。

二O六

维护邪恶之徒,涂脂抹粉,粪坑里挑米粒;苛责正人君子,上纲上线,鸡蛋里挑骨头,这是反常社会的一大特征。正人君子当然可以责备,但要注意两点:一要予以基本肯定,不能颠倒正邪功罪而诋毁之;二要具备一定资格。《春秋》是圣经,圣人所作,故有资格责备贤者,一般人就没有,邪恶之徒更没有资格。《庄子》伪造盗跖呵斥孔子的故事,纯属历史笑柄。

二O七

极权社会,劳动只是谋生、谋权甚至作恶助恶的的手段,既不光荣,更不快乐。奴隶的劳动可悲,高强度低价值,付出多收获少;奴才的劳动可耻,维护特权统治,阻碍社会进步,加深人民苦难,于家国天下百无一利,纯属负价值。

二O八

文化人两大忌:一忌为邪恶势力涂脂抹粉,二忌对正人君子上纲上线。

二O九

文化是有高下贵贱之别的。最高贵的文化是仁本主义,其次是人本主义、佛本主义和道本主义。这三种文化体系各有不足和弊端,又都有相当的三正性。神本主义有良性恶性之别。良性神本主义不善不恶,可善可恶。恶性神本主义与君本主义、国本主义、族本主义及所有集体主义,都属于下贱文化,是反文化、反文明的文化,反人道、反天道的文化。信奉、宣传、实践下贱文化者,都是下贱之类和邪恶之徒。

二一O

中国现阶段是禽兽世界。禽兽介乎魔鬼和夷狄之间。如果说魔鬼世界是地狱,夷狄世界是原始社会,人类初级阶段,禽兽世界就是丛林。现中国正处于走出丛林的前夕。一些禽兽将堕落地狱,魂消魄散;一些禽兽将上升成人,甚至成为中国人和君子人。

二一一

吕国利厅友说:“一旦會說人話了,會說中國話了,則事成耶!簡單如此!”然哉。中国话的核心和支柱就是儒家话,就是仁言义语。信儒文化、说儒家话是中国人最根本的特征。

二一二

政府尊重劳动者必须落到制度和法律的实处,必须从三个方面体现之:一、尊重劳动者的人格尊严,维护四大自由;二、尊重劳动者的劳动成果,保证公正分配,保护知识产权;三、税收合理合法,收支公开透明,无代表不纳税。

二一三

两极主义人物和势力,可能一段时间受到所有人的尊重,也可能所有时间受到一小撮人的尊重,但它们不可能在所有时间受到所有人的尊重。

人类文明进步的过程就是去野蛮化、去邪恶化的过程。两极主义是人世间野蛮邪恶之最,它们的兴起、发展、成功、衰败和灭亡的过程,对应的是文明的衰落、沉沦、复兴和重建。去两极化是人类进一步文明化的前提,是现阶段人类最伟大的事业。去两极化的成功,将意味着人类文明一次历史性的大升级。

二一四

对于清朝的过度批判和恶意诋毁,始于五四,盛于民国,滥于马邦,泛滥至今。清朝确实是历代儒家王朝中最差的朝代,但作为儒家王朝,其品质是暴秦、红马和所有非儒家王朝望尘莫及的,也是民国无法比拟的。

二一五

一个人有生老病死各个阶段,一个王朝也可分为成住坏灭各个时期。论一个王朝的品质,要论整体,不能仅看末期或专挑负面,否则最好的王朝也经不起挑剔,尧舜禹夏商周汉唐宋,无不问题重重阴暗多多。

二一六

论政治品质,所有反清势力都劣于清朝,无论明末清初的流寇、明残余、吴三桂,清晚的洪杨帮、捻子军、回回兵,清末民初的革命党,无不劣于清朝。我曾给尧舜禹至马帮所有政权打分,清朝六十分,勉强及格;民国最多五十分,不及格;马帮负数,非人间也。一蟹不如一蟹,此之谓也。

二一七

老大纯读经,问题最大也是方法问题,无碍其内容的正确和本质的正义。马家教育的问题则在于第一学科,灌输的是邪知邪见。读儒经,成则为圣贤君子,不成也不失为好人和书呆子。被马经洗脑就完蛋了,欲不沦为唯物主义者几希。

二一八

忠君不是法家特产,爱国并非北狄发明,儒家也倡导爱国忠君。只不过,儒家爱国忠君有两个基本特色和要求:一是以民为本,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爱民为主,爱国次之,忠君又次之;二是儒家的忠爱观与众不同,爱国忠君的方式和表现与众不同,该批判就要批判,该反对就要反对。依据儒家标准,马家所谓的忠臣和爱国主义者,无非乱臣贼子和奸佞之徒。

法家所谓的忠君,问题不在忠君,而是以君为本,把君主放在第一位。北狄所谓的爱国,问题也不在爱国,而是以国为本,又以党冒充国。

二一九

论理的时候,没必要客气,真言直发为好。但不宜无礼,依礼而发为好,最忌人身攻击和恶语相向。谨以此自勉并与厅友们共勉。

二二O

清朝的优劣皆与儒家密切相关。其最大的优点在于尊儒,其最大的劣势在于尊儒不够,不到位,不能以道德仁本位和政治民本位化去私心杂念。满族主义色彩和君本主义倾向是清朝两大私心,也是其两大致命伤。清朝最后亡于汉族主义和民主主义,实属咎由自取。只不过,取而代之者,品质又更低矣。

二二一

邪恶势力最容易低估道义的力量和自由的力量。

二二二

野蛮人斗不过文明人,奴隶奴才斗不过自由人,邪恶之徒斗不过君子人,奴隶大国斗不过自由大国,邪教、黑社会和恶势力斗不过正义之师。

二二三

金氏政权之恶,不可思议,不可容忍,不可饶恕!有能力消灭这种邪恶政权而不动手的国家也有罪,是对人类的不负责任,遑论扶持帮助之。

二二四

正人君子必须也必然坚持三正,在错误的政治下坚持正确,在反常的社会里坚持正常,在邪恶的环境中坚持正义和善良。

二二五

人间三大邪,邪师邪官邪教主。邪师,指传授邪说的教师及传播邪说的学者,又称恶知识。邪官指信奉和实践邪说的官员。邪教主,将邪说落实于宗教实践和政治实践的宗教首领与政治首领。论因果和天道,这三大邪所造的恶业特别深重,恶果特别沉重,恶报也必特别严重!

二二六

古今中西大大小小所有邪恶势力,包括政治势力、社会势力和宗教势力,往往有三个难以摆脱的宿命:一是内斗残酷,自相残杀;二是厄运纠缠,灾难深重;三是兴勃亡忽,寿命短促。

二二七

人世间最大的反常反动,一是反孔反儒,二是反自由反人权。孔子是儒家第一宗师和最高代表,故反孔即反儒。自由与人权相互交集紧密,故反自由即反人权。二反是人道大恶,二反的人物、势力、国家和社会,必有重大恶业恶果!

二二八

四不:不让弱势者穷困无依,不让无辜者冤屈无告,不让先行者孤独无援,不让君子人屈辱无望。

二二九

马邦人的特性:对强者软弱,对弱者强横;对恶人善良,对善人凶恶;对上面百依百顺,对下面作威作福。

二三O

世界上的书籍可以分为两种:儒家之书和非儒家之书,即中道之书和外道之书。凡是外乎孔孟之道、君子之道、仁义之道、中庸之道者,都属于外道。中道之书包括正经、副经、辅经和一般儒书。外道有良性恶性之别,恶性外道即邪说。

二三一

统治是个中性词,有良性恶性之别。良性的统治具有正善性。只有两种统治形态是正善的,一种是王道形态,植根于仁本主义文化;一种是自由形态,即西方霸道形态,植根于人本主义文化。

二三二

马邦的自由派和反自由派,即民主派和反民主派,文化政治立场截然相反,但有一个共同点:不反马。他们都非常聪明地将批判的矛头避开马家文化、政治、制度和特权阶级。

二三三

民主派惯于把现实的罪恶栽赃给传统,反民主派惯于把马家的恶果强加给西方。原因因人而异,但有一点应该比较普遍:欺软怕硬。在马邦,儒家和西学、传统和西方都属于软柿子,怎么捏都无妨;马家政权则是带刺的,不好捏也!

二三四

在反常的法律中,正常是有罪的;在邪恶的标准下,正义是有罪的;在黑暗的眼睛里,光明是有罪的。

二三五

没有无缘无故的灾难。所有的偶然都不是偶然,所有偶然的背后都有必然,所有意外的背后都有缘故,所有善果恶果的背后都有原因,包括浅层因和深层因。

二三六

这次左眼受伤,或亦上天示警乎?或于人于事有误看误解误判乎?自信做人做事做学问一片赤诚,自信个人品德和仁本体系大节无误,然平素言行小节难免出差错,近千万字文章难免有偏差。吾当深入反思,加强自律,谨言慎行,亦欢迎旧雨新朋直言批评,匡我不逮。

二三七

于人,看一时更要看一生;于物,看一面更要看全面;于事,看过去更要看未来;于势,看局部更要看天下。以此两看,当无大误。

二三八

要统一台湾,先赶超台湾。这里的赶超,不是指经济体量和军事力量,而是指文明程度,主要可分解为五度,即物质富裕度、政治自由度、司法公正度、社会和谐度、人民幸福度。自由度主要指四大自由。五度高即文明度高。文明统一文明,文明统一野蛮,都是良性统一,双赢。野蛮统一文明则是恶性统一,没有赢家!

儒家追求的统一是良性的统一,王道的统一,仁本主义的统一。那样的统一,意味着文明范域的扩大和社会品质的提升,意味着双方五度的提升。天下归仁的大同就是全球性的统一,意味着地球文明巅峰状态和星空文明万世长征的启动。

二三九

德智不二。缺德之人的智力发展会严重受限,缺德之国的文明发展、包括制度文明、物质文明、经济文明、科技文明的发展,都会严重受限。两极主义不仅极其野蛮,而且极端邪恶;不仅缺德无道,而且是逆天悖道,其政治社会文明不起来,经济科技发展不起来,就是天理之所当然,是“性与天道”在悄悄地为人类历史保驾护航。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天下灭之!两极势力无论怎样强大,都是有限的,短暂的,没有未来的。

二四O

很多马邦人不见棺材不落泪。他们只有自己蒙冤受屈,才会想起司法公正的重要。

二四一

在大同之前,最好的国家也无法根除罪恶。故罪恶不可怕。可怕的是罪恶受到纵容和鼓励,更可怕的是罪恶分子不知道自己的罪恶,没有负罪感愧疚感,甚至自视为国家功臣和道德模范,政府和民众也把它们当成功臣和模范。

二四二

儒家重视功利追求功利,但不功利主义,功利之上另有标准和追求,仁义才是儒家的最高标准和根本追求。儒家是在追求仁义的前提下追求功利,或者把功利视为仁义的副产品。对于不符合仁义标准的功名富贵,视之为可耻,避之唯恐不及。

二四三

邪说的两大作用:一为恶制暴政提供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二为各种罪恶行为提供冠冕堂皇的理由,消除罪恶分子的负罪感,甚至让它们变得理直气壮,或者把它们粉饰为功臣和模范。马学毛思就是典型。

二四四

儒者于君,可为之师,临之以师道;可为之臣,尽心于臣道,或者既为臣又为师。不可师不可臣则远离之,特殊情况可诛一夫和革命。官民拥戴,儒者也可为君。

二四五

打倒医生,苦了病人;打倒老师,苦了学生;打倒父母,苦了儿女;打倒君子,苦了小人;打倒儒家,苦了所有的人。

二四六

反儒是最大的反常和反动,是蒙蔽、摧残、毁灭良知最有效的方式。反儒的人物、势力和社会,好起来很有限,最好也是愚昧的好,表层的好;坏起来没有底,没有底线没有止境,不可收拾!

反儒的政治势力特别邪恶,恶性深重,难以改良;反儒的普罗大众特别愚昧,奴性深重,难以启蒙。两者堪称天造地设,天作之合。很多人不可救药地沦为地狱种子,万劫不复。只有经过空前深重的人祸天灾和史无前例的人道浩劫,部分良知未泯、善根未绝者才有可能逐渐觉醒过来,重新做人,重归正道。

二四七

永远不要怀疑天理的公道、天道的公正和因果报应的天公地道。人世间种种不公种种人祸,恰恰体现了天道和因果的公正。所有不公和人祸都是有原因的,包括社会的原因和自身的原因。

二四八

在反对极权、追求自由的道路上,很多人作出了各种各样的牺牲,包括人身自由乃至生命,也有不少人由于种种原因,退缩了改变了。对极权主义的恐惧,对平安生活的渴求,对富贵荣华的贪慕,都是世俗常情,都足以让人改变初衷,都是可以理解的。只要守住一定的底线,不蜕变成三帮分子和自由之敌就好。在不久的将来,历史性的自由大勋章上,仍然应该铭记他们曾经的努力和奉献!

二四九

两极势力口中的邪恶势力,是正是邪,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例如,美国、以色列、伊斯兰国、基地组织和努斯拉阵线,都被伊朗神权斥为邪恶势力。美以政府虽非王道,颇为正义文明。后面三股都是恐怖势力,确实邪恶之极,伊朗与它们你死我活的斗争,纯属极端主义不同派别之间的自相残杀。

二五O

非人化有良性恶性之别。佛道化是良性非人化,欲仙欲佛;两极化是恶性非人化,轻则禽兽化,重则恶魔化。两极化指极端化和极权化,都是恐怖主义化,都比蛮夷化可怕万倍。伊教是极端化,导出宗教恐怖主义;纳粹马列是极权化,导出政治恐怖主义。

二五一

认贼作父,家庭必成贼窝;大盗窃国,国家必成贼窝。

二五二

根据对马家态度的不同,当今儒家可分为拥马、反马两派。反马派斥拥马派为伪儒、帮闲、圣门罪人之类,拥马派亦讥反马派为腐儒书呆等等。

我是坚定的反马派,但我认为,儒家中的拥马派虽然不好,比纯马好多了。知识群体中,马家而拥儒、儒家而拥马堪称杂时代一大特色,都是不伦不类者,但在马时代向儒时代过渡的期间,这两种人是不可或缺的客观存在。

二五三

发现自己低估了物本主义学说的洗脑能力,低估了广大物奴的愚蠢程度。傻子依然够用,很多是装傻,更多是真傻。即使被骗千万遍,依然信任如初恋;即使被虐千万遍,依然报之以真爱。因此,原来对这个体系退出历史舞台时间的判断可能略嫌乐观了,多撑几年完全可能。

二五四

对新疆问题了解有限,不好表态。希望有机会躬亲前往,深入了解。我认为,对于恐怖主义,自然应该严厉打击,严惩不贷,只要不误伤无辜就好。对极端主义,制之以严刑峻法固然必要,导之以儒家文化更加重要。

二五五

古今中西很多人,天赐良机得到高位乃至大位,却因为无人可用,一败涂地。没有贫贱过应该是重要原因。贫贱时获得的尊重,品质最高;贫贱时结交的朋友,最为可靠。

二五六

国家兴亡与我无关,马帮兴亡姑且旁观,人民的贫富苦乐安危生死才是我最为关心的。一切与人民为敌的东西,都应该灭亡必须灭亡,也必然灭亡。

二五七

中庸是大中至正。至正,意谓最为正常正确正义。中庸最忌佛道化和乡愿化。

二五八

《斯伟江:谁能熬过去?谈指定居所监视居住》一文说:“凭着信心我想说,世界不会永远这样,法律也不会永远这样。我看到,主导制定这个法律的人,他的家属也被用这个指定地点监视居住了,罪名居然是法律规定的三类犯罪之外的。”

斯伟江说得好。社会一定会好起来,法律一定会好起来。虽然恶法猖獗,无碍天理昭昭因果昭昭,制定维护恶法和依法作恶者,以法律的名义维护特权利益、以法律的名义巧取豪夺、谋财害命和祸国殃民者,必有其应得的报应!

二五九

只有自由的国家,才能引领科学的发展,抵达科技的前沿;只有自由的社会,才能产生最优秀伟大的科学家。

二六O

有名家说:“文明没有优劣之分,只有特色之别。”大谬不然。文明模式当然有优劣之别,其优劣取决于背后的文化。论文明模式之优劣,仁本主义最优,其次是人本主义,其次是开明神本主义,最劣是极端神本主义和物本主义。同样的文明模式,时代、地域不同,优劣有别。例如仁本主义文明,未来肯定优于古代;古代仁本主义文明,中国肯定优于藩属国。

二六一

蚂主义宗教化存在着巨大的思想障碍。其物本主义哲学与任何宗教和信仰都格格不入。宗教都是神本,都有彼岸。儒家信仰虽非神本主义亦无彼岸世界,但有形上追求。在理论上,物本主义无法宗教化,也无法与任何宗教和信仰持久和平共处,就像虵蜖主义无法与私有制和市场经济并立一样。

二六二

道路错误是人生和政治最根本的错误,越持之以恒,坚定不移,越不可救药!

二六三

自立方能立人,自救方能救人。面对两极主义势力,佛教既缺乏自立自救的智慧能力,更缺乏自立自救的道德内力,遑论立人救人。

二六四

贫富不可能完全平均。王道政治也不能保证没有穷人,但可以为他们提供基本的生活和医疗保障,为他们提供公平的致富机会和畅通的上升渠道。

二六五

有一个误会很流行,以为君子任何时候都是温良恭让的,骂人就是修养不好,不配为儒。殊不知,儒家自有威严,自有义刑义杀义战霹雳手段,骂人只是小儿科而已。孔孟和历代圣贤君子骂起人来,无不入木三分!

二六六

不少学者乃至儒者赞美冯友兰的学问。殊不知,有言无行、言正行邪、大节亏裂者,学问最好,何足道哉。况冯氏华而不实,似达非达,似是而非,不能致良知,并无真学问。

二六七

世俗执着现象而昧本质,佛教抓住本质而遗现象。唯吾儒对本质和现象的关系的认识最为中正,既知本质的现象性,又知现象的本质性。本质的现象性,意谓有本质必有现象,本质不虚,必然现而为象。现象的本质性,意谓有现象必有本质,现象不虚,现象中必然潜在着本质。

二六八

人类的肉体身、意识心都属于现象,良知所现之象。良知是生命本质。忠于良知是最高的忠,也是忠德的基础和前提。忠于朋友,忠于事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君主,首先都必须忠于良知。

二六九

美好的未来需要一定的道德准入证!

二七O

仁者爱人,是仁性的本能发作;王道爱民,是仁政的必然逻辑,都是勃勃不容已的大爱。大爱不图回报,不因对方的态度和条件的变化而转移。

二七一

西方有制度优势,道义优势,马邦有低人权优势,马帮人有低人格优势。

二七二

一切苦难都会变成生命营养和精神财富,我相信。故我怕见闻社会苦难,但不怕自己受苦受难。我想,这个时代比春秋战国更加黑暗,广大民胞更加水深火热,我就应该比孔孟经历更多的艰难险阻,作出更多的奉献牺牲。这个心念或非中道,或不利于此生成就,却总是袪之不散。

二七三

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未必是好人;满口反孔反儒的人,满口马列主义的人,一定是坏人,坏了良知的人!

二七四

《中共中央国务院重大国策:2025年前全面复兴传统文化》。东海曰:欲全面复兴传统文化,有一个基本前提:彻底去马。非去马不能兴儒,非兴儒不能复兴传统文化,遑论全面。

二七五

儒家全面复兴,是兴到道统和宪法的高度,即恢复儒家文化的意识形态地位和立国治国之用。这不是一蹴可几的,需要一个量变的过程,急不来,慢慢来。儒家恢复一分,就有一分之用;仁人增加一个,就多一丝光明。微光不断积聚起来,就是大光明。

二七六

强者对于弱者,官员对于民众,只有维护的责任,没有欺侮的权利。欺侮弱者的强者,欺侮民众的官员,德不配位,必将付出相应的代价!

二七七

这是一句江湖流行语:“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这正是极权主义的特征。从中引申出一条东海律:极权主义有三最,最不善于解决问题,最善于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最善于没事找事地制造问题和小事化大地扩大问题。

二七八

五四追求全面西化,由于方向道路的原则错误,结果是全面马化。现在有人提出全面化西,作为一个愿景很不错,但有前提,全面化西的前提是全面儒化。只有中道文化和王道政治,才有化西的道德资格和文明能力。马家内以民为奴,防民如贼,外树敌于天下,维持艰难,遑论化西。

二七九

今天看到一句话:黎明前是最黑暗的。然哉,黎明前的黑暗也是最重要的一次考验。这是最容易产生误判的时候,让人以为黑夜还很长,让已经亮灯的人重新融入黑暗,让有所觉醒的人重新蒙头大睡。黎明属于早起的人,朝阳属于坚信朝阳已经在海底起身而坚定守候的人。

二八O

亲人饥寒交迫,不要去救济生人;弱势困苦无助,不要去帮助强人;同胞没有人权,不要去维护狗权;人民苦难深重,不要去关心动物。

二八一

有垃圾人不可怕,垃圾人很多也不可怕,可怕的是精英群体和上流社会成了垃圾堆,而且是毒垃圾,一个比一个毒,一群比一群臭。这才是最可怕的,这才是社会不可承受之重。

二八二

百年浩劫,百年内战。民国时内战的是各路军阀和国共两档,四九后内战变成了混战,官与官、官与民、民与民之间打成一片,战成一团。恶性特权利益集团对弱势群体发动了大量战争,其中强制打胎、土地强征、房屋强拆最为典型。这种战事的特点是小规模而大范围,各个击破而遍地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