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段故事

2014-1-28上海公安局文化保卫分局包副局长(58岁)、沪东高校派出所女警孙华芳,拎了一篮水果爬上六楼敝寓(无电梯),包副局长告诫:“裴教授,你真要很那个的话,我们当然要找你的。”三旬孙女警:“现在的农民跟解放前的农民,生活水平能比吗?跟秦始皇比,我们今天难道不是大大自由了?!进步了?!中央在努力,你是不是再等等……”要我多看或只看阳光面,少看或不看阴面,要我等待中共进步,放弃对中共的批评(从历史到现实)。临下楼,楼梯拐角处,包副局长转身抬头蹦出一句:“不要历史虚无主义!”此为本人首闻此词。

二、名詞起源

2013年《人民论坛》(《人民日报》子刊)问卷调查,历史虚无主义列“2013值得关注的十大思潮”第二名,仅次于新自由主义。中宣部认为历史虚无主义以学术面目示人,以还原历史真相的名义解构或否定中共革命意义、否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道路。

2013-4-22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列出七大危险,历史虚无主义居第六位。2015年,《国防参考》刊发中国社科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文章《“起底”〈炎黄春秋〉》,指《炎黄春秋》打着合法旗帜,假借客观公正之名,“对普通民众特别是离退休干部具有很大迷惑性和欺骗性”,指《炎黄春秋》“抹黑毛泽东,抹黑英烈,虚无历史,实际上是把新中国的历史颠倒过去,为把中国拉回资本主义做舆论准备”。

2015年底,中国社科院编凑一本《历史虚无主义批判文选》(29.6万字),党组书记兼院长撰序,算是“学术性”回应历史虚无主义,护毛卫共,要求国人回到他们设定的“革命观点”。不过,这次中南海并未停止于形而上论争,而是采取形而下动作——2016-7-17迫停《炎黄春秋》(接管编辑部)。此时,《炎黄春秋》发行19万册。2016-10-3同属建制内改革派的共识网也被关停。尽管两家媒体只说历史不说当今。

关停《炎黄春秋》、共识网,信息很清晰——中南海向左转。当然,全国人民都懂的:最后两条窄缝也堵上了,有关党史的真话没地方说了。

三、选择性叙史

“历史虚无主义”之所以成为中共的一张牌,因为“历史虚无”乃中性词,可稍稍遮掩下半句——“不要否定我党历史功绩”。中宣部还推出另一配套词——“选择性叙史”。中央电视台女主播:“选择性叙史,地基不稳,地动山摇”。明明自己选择性叙史捏史,还指人家“选择性叙史”。谁的地基不稳?谁会地动山摇?谁在规定只说“后三十年”,莫提“前三十年”?就是“后三十年”,也规定必须遵循中宣部调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成绩辉煌”。

2013年中宣部的“七不讲”——普世价值不要讲、新闻自由不要讲、公民社会不要讲、公民权利不要讲、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权贵资产阶级和司法独立不要讲。[①]第五项“党的历史错误不要讲”,不是标标准准的选择性叙史?

历史是连续的,没有“前三十年”消灭私有制消灭市场经济,需要“后三十年”重新请回私有制与市场经济吗?不说“前三十年”,说得清“后三十年”吗?前三十年搞共产主义、集体化、消灭私有制,后三十年改革开放恢复私有制、复辟资本主义,如何统一?如何互不否定?1990年代山西老农:“邓小平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解放前我们村原来有一户地主两户富农,已经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再深入一点,老百姓富起来为什么要政府允许?追求富裕乃基本人权,为什么要批准?允许?

关键的关键:谁需要“互不否定”?14亿国人会同意这种“政治选择叙史”吗?历史真实与中共利益,人民会选哪一样?

四、谁在“历史虚无主义”?

中共这会儿要人们“不要历史虚无主义”,自己却一路“历史虚无主义”,从最初扔弃四书五经、打倒孔孟庄墨,承认过哪一位先贤的历史贡献?那首《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1949年前可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1949年初,章乃器从香港北上东北赤区,感觉不对,提议加一“新”字。[②]“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符合最起码的史实吗?共产党就敢这么自我表扬,1943年就开始唱了。“没有共产党就没有中国”,1943-8-25延安《解放日报》社论标题,10月平西赤区唱出此歌。[③]

所有的要害就在于:中共要国人以她之是非为是非,要国人继续成为思想奴隶,不准“妄议”。另一句中共术语“照顾大局”,还不是要国人照顾中共的大局?即照顾中共的利益?那么,人民的利益呢?最起码的言论自由呢?批评权呢?一个不准批评的政府会是“三个代表”吗?您如何证明自己的“代表权”?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民没有选票,难道不也是“特色”吗?人家欧美不设政府媒体,从源头避免自吹自擂,难道不是更有价值的“资本主义特色”?

五、早居守势

1971年“九·一三”后,中南海气场大降、自信大弱,党内也出现“三信危机”——信仰危机、信心危机、信任危机。文革后,中共更没了“将地球管起来”的自信,意识形态被迫退居守势。

在无人表扬捧抬的今天,中宣部选用朦胧的“历史虚无主义”自我表扬,也传递另一清晰信息:祈求海内外“不要以支流否定主流,不要以个别否定整体,不要以问题否定成就”。无论如何,中共只能退守“前三十年与后三十年分开”,无法再坚持“永远伟光正”。

沉舟侧畔千帆过,现在已不是如何评价毛泽东、如何评论中国共运,而是整体如何评价国际共运、马克思主义。东风西风,百年实践,“秋风起,算盘响”,已到决算时刻。岁月无情,后人铁面,历史会按中宣部的定调写吗?

粒珠折光,滴水含海。2006年北京中共老干部聚会,三八式老干部王晶尧(1922~2021,卞仲耘之夫):

我们这些在座的人,都是一生的精力希望创造、献身社会主义天堂,结果怎么样?结果建立农民政权,造成人类历史上的毒瘤!列宁讲无产阶级民主比资产阶级民主要民主一百倍,我后来想,如果在无产阶级领导之下,有资产阶级民主的1%,就了不起了。[④]

2021年9月 Princeton

注释:

[①] 2013年8月刊发《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9号文件,网上俗称“七不讲”),所谓高瑜泄露的保密文件。此件发至地师级,文件中:“确保新闻媒体的领导权,始终掌握在同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保持一致的人手中。”

[②] 章立凡:《君子之交》,明报出版社(香港)2005年,页130。

[③] https://baike.baidu.com/item/曹火星纪念馆86/320328

[④] 〈卞仲耘遇难四十年纪念会记录〉(下),《开放》(香港)2007年8月号,页72。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