闫妮和张嘉译是中国大陆观众非常熟悉的演员,出演过多部影视剧,而他们两人合作出演的也有多部,像《一仆二主》、《少年派》、《玩命三日》、《装台》等,都受到不少粉丝追捧。

九月十五日,在第十四届中国全运会开幕式上,闫妮和张嘉译同台演唱了一首《社会主义好》,虽然受到一些粉丝的褒奖,但也有人说他们听得都起了鸡皮疙瘩。尤其因为有一句“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引起所谓热议。

现在据说视频全线下架了。下架了就不说了吗?有些人想怎么“表演”就怎么“表演”,拿观众当猴耍,那么,我等也就想评论就评论。再说,他们是公共人物,是名人,普通人享有的某些权利他们并不享有。就像我在评许家印一样:利也要,名也要;或者拿利换名,拿名换利。而这两个演员,其实也一样,为了“重在政治表现”,既想过奢侈的“资产阶级生活”,又要表现出热爱无产阶级,这不就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吗?他们两个跟许家印其实一路货色。

一个人有多少钱或多少财富,除了他自己要上什么“富豪榜”之外,完全属于个人隐私,一般人无权过问。可张嘉译不是无产阶级,更非无产者,这是肯定的。那么他在西安全运会上为什么要着工装呢?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本人觉得这很有意思,因此想说一说。

此次开幕式上唱社会主义好的一对男女,估计他们两个人至少都是亿万身价,一个权且称亿万富婆,另一个叫亿万富翁,因此,如果说他们两个是无产阶级,那么中国真正的无产阶级大概要骂娘了。现在闫妮不说——不管怎样,她没有做作到穿工装,因此只说张嘉译。

前面说了,张嘉译肯定不是无产阶级不是无产者。那他为什么要穿工装,要装扮成无产阶级无产者呢?首先是为了与所唱的歌曲和谐,这一点能理解。其次,就只能说张嘉译倾向无产阶级,认为无产阶级好,或者假装倾向。你看他在演唱时那种夸张地表演,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个演员真心喜欢社会主义,真心喜欢无产阶级,真心想做个无产者哩。

可张嘉译是真心喜欢吗?可以说,张嘉译既不喜欢社会主义,也不喜欢无产阶级,更不喜欢做个无产者。他就是在表演,像骗子一样地表演,欺骗所有观看这场开幕式的人。

不然,他真的愿意做个无产者吗?愿意加入真正的无产阶级大军吗?别看中国现在人均收入有多高,中国绝对贫穷或者仍可称之为无产者进而可算作一个阶级的绝对人数并不少。前两天看到一个统计数据:我国546万人收入为零,有2.2亿人月收入在500元以下,有4.2亿人月收入低于800元,有5.5亿人月收入低于1000元,有6亿人月收入低于1090元。

既如此,张嘉译愿意把他的亿万财产全部捐出来吗?或者他今后做演员接戏能不能不让自己的经纪人去跟请他演戏的制片人谈片酬?如果这两条都能做到,我就认为他是真的喜欢社会主义,尤其喜欢无产阶级,喜欢做个无产者。

现在他俩的演唱视频已全线下架,到底什么原因,我等局外人不得而知。果真如微信上所言,也有可能。在当前外企大量撤出中国的形势下,国家为什么还要火上浇油?

有位作者在帖子中有段话说得非常好:“斯时,东芝、马自达、三星等各大外企正纷纷撤离神州大地,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正面临失业的窘境,这时你整出这样一出戏,你是欢呼帝国主义企业撤离,还是看这些失业者的笑话?而那些面临失业者的心情怎能用悲伤能形容得了的?而你此时却欢天喜地欢呼‘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你这是怎样的一种歹毒心里?这是怎么样的一种幸灾乐祸?要不说有些文化人是猪脑子呢,只惟上,不惟下,根本不顾人民群众死活,更不消说疾苦了。你们欢呼,你们歌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你们痛快了,但是然后呢?那些失业人员的生活怎么办?他们孩子的学费怎么办?那些失业者的房贷谁来还?你能给他们解决就业问题吗?没有就业吃什么?吃西北风吗?一群猪脑子!有人说:‘全运会高唱“社会主义好”,震得帝国主义肝胆俱裂’,这纯粹是高度脑残,哪个帝国主义会被你的歌声吓死?你是在意淫吗?你这是在拉仇恨,你这是让人家把你看成一群精神病,让地球人都耻笑你,知道吗?在这种重大场合,唱‘社会主义好,反动派被打倒,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这样的所谓革命歌曲,这是在向世界传递什么信号?哪个帝国主义的资本家还敢来中国投资?如此高调唱‘帝国主义夹着尾巴逃跑了’,这会带来什么效应?”

至于这两位演员,不知是组织上选拔还是他们主动要求演唱;特别是张嘉译,是什么人指派他穿工装还是他主动要求着工装?如果是后者,只能说明这个演员太有心计,或者太想表现了,而一个演员居然也想“捞政治资本”,这种人,我很厌恶。

2021.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