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来自:美国之音
原文发布时间:2021年9月23日
作者:Asim Kashgarian
翻译:Amy
原文链接:https://www.voanews.com/a/how-uyghurs-taliban-view-each-other-and-why-it-matters-/6243241.html


Members of Uyghur community living in Turkey stage a protest outside the Chinese consulate in Istanbul, June 2, 2021. They protest agains alleged oppression by the Chinese government to Muslim Uyghurs in far-western Xinjiang province.

2021年6月2日,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族成员在伊斯坦布尔的中国领事馆外举行抗议活动。他们抗议中国政府对远在西部的新疆省的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实施的压迫。

华盛顿 – 自塔利班控制政府以来,阿卜杜格尼·萨比特一直在密切关注阿富汗的事态发展。

萨比特是维吾尔人,是来自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穆斯林少数民族成员。作为生活在荷兰的流亡者,他自2007年以来长期在为维吾尔人的权利而奋斗。他一直在关注塔利班对世界上其他据称受到虐待的穆斯林群体的评论。

Abdugheni Sabit
阿卜杜格尼·萨比特(Abdugheni Sabit)

“塔利班多年来一直对据称在国家或地区受到国家当局虐待的穆斯林团体发表声明,”萨比特告诉美国之音。”他们为巴勒斯坦、克什米尔和世界其他地区的穆斯林大声疾呼,并呼吁伊斯兰乌玛[社区]站起来”,萨比特说。然而,塔利班对人权组织认定的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1200多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受到的虐待一直保持沉默,该地区与阿富汗领土接壤。

大赦国际和人权观察等人权组织指责中国政府将100多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任意拘留在拘留营中,据称这些人被迫放弃他们的伊斯兰教,向中国共产党宣誓效忠,并忍受其他虐待,如强迫劳动和非自愿绝育。

中国否认了这些指控,说这些建筑群不是拘留营,而是职业教育和培训中心,用于对那些被 “三股邪恶势力”,即 “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和分裂主义 “毒害了思想的人进行再教育。

FILE - A Taliban fighter watches as Afghan women hold placards during a demonstration demanding better rights for women in front of the former Ministry of Women Affairs in Kabul, Sept. 19, 2021.

文件 – 2021年9月19日,一名塔利班战士在喀布尔前妇女事务部前举行的要求改善妇女权利的示威中,看着阿富汗妇女举着标语牌。

塔利班与维吾尔族的关系

许多中亚学者一直试图理解塔利班及其对维吾尔族的看法。

塔利班是一个多民族的政治运动,而维吾尔人是一个民族。许多维吾尔人生活在中国,与阿富汗人民有着共同的信仰体系。

在提到塔利班时,”我们通常使用’运动’一词,这是由于它的起源。它是动态发展的,有点像从该国南部突然涌现出来的,然后随着它的发展,人们加入了它。” 国际危机组织(一个反战宣传组织)的阿富汗问题顾问伊布拉希姆·巴伊斯说。”它有自己的意识形态归属,”他告诉美国之音:”它有各种团体加入。因此,它是一个政治实体,它本身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民族实体。”

根据伊斯兰教学者和自认为是虔诚穆斯林的萨比特的说法,就信仰而言,中国的大多数维吾尔人和阿富汗人民都属于逊尼派穆斯林的哈乃斐教派,这为两个群体之间的历史、宗教和文化联系创造了可能。然而,许多维吾尔人认为塔利班是个异类。

总部设在华盛顿的东土耳其斯坦民族觉醒运动的维吾尔族主席和创始人萨利赫·胡达亚尔说,大多数维吾尔人在如何理解和实施其伊斯兰信仰方面是高度自由的。

“与塔利班不同,维吾尔人高度重视妇女和儿童的权利,尤其是教育。大多数维吾尔人不同情塔利班,认为他们是非常极端的。” 胡达亚尔告诉美国之音。”我个人认为塔利班是极端分子,因为他们对宗教的实施不符合伊斯兰教的一般教义,塔利班实际上将宗教政治化,破坏了阿富汗人民的人权。”

Chinese State Councilor and Foreign Minister Wang Yi meets with 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 political chief of Afghanistan's Taliban, in Tianjin, China, July 28, 2021.

2021年7月28日,在中国天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会见了阿富汗塔利班政治领导人毛拉阿卜杜勒·加尼·巴拉达尔。

塔利班和中国

“如果塔利班在中国为维吾尔穆斯林说话,可能会提高其[全球]声誉。但与此同时,该组织对失去中国的支持也很警惕,”萨比特告诉美国之音。

专家说,当涉及到穆斯林世界的问题时,塔利班现在更有选择地挑选他们的战斗对象,因为他们不再只是一个运动组织,而是一个国家的代表。塔利班政府也在努力与中国建立关系,以争取阿富汗所需的资源。

巴伊斯说:“中国是为数不多的有能力并且表现出愿意与塔利班合作的国家之一,只要他们满足围绕反恐的基本要求。”

FILE - Police officers stand at the outer entrance of the Urumqi No. 3 Detention Center in Dabancheng in western China's Xinjiang Uyghur Autonomous Region, April 23, 2021.

文件 – 2021年4月23日,警察站在中国西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达坂城的乌鲁木齐第三看守所的外门。

阿富汗境内的维吾尔族武装人员

9月9日,中国官方报纸《环球时报》询问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塔利班是否会考虑应中国政府的要求将维吾尔族武装组织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的成员引渡到中国。

“我知道在多哈[卡塔尔]协议之后,许多人已经离开了阿富汗,因为我们明确表示,没有任何人可以利用阿富汗来对付其他国家,包括邻国,”沙欣告诉《环球时报》。

根据联合国6月的一份报告,突厥斯坦伊斯兰党是一个由流亡的中国维吾尔族伊斯兰教徒在阿富汗组建的叛乱组织——它还有一个被广泛接受的别名ETIM——有几百名成员。联合国指定ETIM为国际恐怖组织。美国于11月将其从恐怖分子名单中删除。

“我认为塔利班不会在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内默许将人驱逐出该国的请求。” 巴伊斯告诉美国之音。”这是因为该运动内部的心态——因为他们确实害怕来自塔利班内部潜在的维吾尔族同情者的反击。”

但其他专家从塔利班过去的行动来看这个问题。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发展研究项目主任、《维吾尔人的战争》一书的作者肖恩·罗伯茨说,塔利班从未对中国境内的维吾尔人的命运采取过明确的立场,但他们在阿富汗境内的维吾尔人问题上与中国合作。

罗伯茨告诉美国之音:”从20世纪90年代末开始,中国政府寻求塔利班的帮助,以确保阿富汗境内的任何维吾尔人不能主张维吾尔族独立,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安全构成任何威胁。”而塔利班似乎已经做到了这一点,并确保1990年代末和2000年代初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无法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构成威胁,也无法真正倡导法律或政治权利或人权。”

并非所有的维吾尔人都支持武装分子

罗伯茨表示,许多维吾尔人拒绝在争取人权和政治权利的斗争中利用宗教作为政治工具。

罗伯茨说:”有很多维吾尔人,特别是自[美国的9/11袭击]以来,试图向世界传达维吾尔人不与[宗教]极端主义团体结盟。

这也是阿卜杜格尼·萨比特的观点。

他说:”尽管维吾尔人不是宗教激进分子或极端分子,也没有创建像塔利班那样的宗教政治运动,但在美国反恐战争之后,中国一直错误地给我们贴上宗教极端分子或恐怖分子的标签,需要在(教育)营接受文明教育。“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