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前总理骂现总理在中共媒体大出风头

可能绝大部分澳洲人都不知道,他们的一位前总理这些年来屡屡成为中共官媒的宠儿,最近更是大出风头——中共各大媒体网站都在头条位置刊登一篇大文,标题是:“澳大利亚前总理直接动手写文章骂莫里森:他在制造‘中国敌人’!”在这标题之下,其实就是全文转载基廷(Paul Keating)这位澳大利亚前总理9月22日在《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发表的一篇文章的中文译文:《莫里森制造中国敌人,工党在帮他》(Morrison is making an enemy of China and Labor is helping him)。基廷这篇文章是他对9月16日公诸于世的一个事态的最强烈最愤怒的反应。这天早上,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和美国总统拜登(Joe Biden)、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一起,在视频发布会上宣布:“澳英美联盟”(AUKUS)成立,并首先达成一个由美、英两国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的协议。

所谓事出有因。中共对“澳英美联盟”的成立非常愤怒,斥责之声充塞中共各种媒体,难得澳洲前总理骂现总理,这一臂之力,确实难能可贵!

基廷的核心判断:中共威胁是凭空制造出来的

中共许多媒体转载基廷文章时都有一句导语——“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莫里森将中国视为‘威胁’,但事实上,这种威胁从来不曾产生和实现过”。显然,这是基廷的核心判断。他说得斩钉截铁。其解释是:“威胁”一词意味着军事入侵,但中国从未对澳大利亚进行过威胁,连暗示都没有。中国对澳葡萄酒或海鲜征收关税,并不构成军事威胁;香港事务亦是如此;即使中国在南海造岛,也并非对澳的军事威胁。但莫里森及其政府就是以这种威胁思维对待中国及中澳关系的。所以,基廷说,认为澳国在军事上需担心中国这类观点,是彻头彻尾的歪曲和谎言。澳大利亚通过渲染将中国塑造成敌人,这样做实际上是制造了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敌人”。

作为澳洲工党的元老,基廷对澳洲自由党满怀敌意,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这位澳洲工党的元老,连他所在的党也反了。他显然很痛心,说:澳洲现在对中外交政策的这种错读,得到工党默许和纵容。在莫里森怂恿下,澳国选择了半个地球外的大西洋地区的“低迷衰落的盎格鲁圈”,而澳洲工党是这一“历史性倒退的同谋”。作为曾经的国家总理,基廷非常失望。他认为莫里森和工党都没像他过去所做的那样,在本地区找到自己的路,包括对华关系,却将澳国与美国拴在一起。

怒气冲冲的基廷也对澳洲传媒非常不满。他指责说,澳洲一些媒体也是如此,它们将中国描绘成怀有恶意的侵略国家,构成让莫里森把“国家出卖给美国人”的大环境的重要组成。

基廷无视当今澳洲民众的整体意向

基廷好像还没有把矛头也公开对着澳洲民众。其实在这件大事上,他也“应该”骂骂澳洲民众的——他们居然没有群起反对的声音。不过,中国一些媒体倒是大张旗鼓地帮忙了。这段时间,在华人微信群高频度地不断转发若干视频,制作人把近来墨尔本和悉尼反对封城和疫苗的示威游行,公然歪曲为澳洲全民群情激昂反对“AUKUS”,强烈要求莫里森总理下台!还有说澳洲现在民众水深火热,痛苦不堪,五百万人感染了鼠疫,五百万人企图自杀,都向中国呼吁出手援救,不然几乎活不下去了……不过,这些公开干预澳洲政治、侮辱澳洲国民的低劣造谣,对基廷可能是帮倒忙。

澳洲民众的整体意向的确值得注意。今年6月22日,澳洲智库“罗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公布年度民调报告。报告称:经历这几年变故,中国连续第二年是澳洲人最不信任的国家。信任中国会在世界上负责任行事的比率,从去年的23%进一步下跌到16%,高达84%的人不信任中国,是继去年后,再度写下历史新低。对中共领袖习近平在全球事务上正确行事有信心的比率,也呼应对中国信任度的持续降低,有信心者只有10%,比去年调查的22%大减一半,而78%的受访者对他正确行事没信心。在调查评比国家领导人中,习近平只比北韩领导人金正恩稍微好些。调查显示,63%认为中国更是个安全威胁,比去年调查大增22个百分点,也是首次认为中国威胁比率超过认为是经济伙伴。说中国“比较是澳洲经济伙伴”的比率,较去年减少21个百分点,跌到只有34%。鑑于中国仍是澳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这个比率很引人注意。澳洲人现在认为,中国势力成长对他们的中国观感造成负面影响。澳洲与中国关系降到谷底,澳洲人对中共的信任度也许还要再创新低点。

一个自由民主国家民众整体意向的重要意义无需多言。媒体以反映民意为重,当然不在乎基廷的不满;选民手中的选票决定政权更替,政党更以民意为天。然而基廷大概太自恃了,竟然不以为意。

澳洲工党不得不警惕基廷这个“猪队友”

不过,基廷所在的澳洲工党的现今领导层还是有这点明智的。他们反驳他的指责,说澳洲值得与美国加强盟友关系。工党领袖安东尼.阿尔巴尼西(Anthony Albanese)公开对媒体说:“恕我直言,我不同意前总理的说法。”

工党今天最耿耿于怀的伤疤就是输掉2019年澳洲大选了。当年他们民意很高,几乎胜券在握,可是,最终却败了,而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工党的几位“猪队友”帮了倒忙,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基廷。大选前,基廷激烈地公开指责澳洲情报机构在中国问题上“愤怒失控”,要求工党在赢得大选后立刻开除澳国情报部门的头子,称这个“反华疯子”毁了中澳关系。基廷是当时工党领袖比尔.肖顿(Bill Shorten)的一位有影响力的知己,尽管工党的竞选团队在基廷作出“危险评论”后被迫立刻就与他划清界限,但他关于澳中关系的观点立场所产生的恶果马上蔓延了——“它表明工党代表着边境保护和国家安全方面的严重风险”。当年阿尔巴尼西是工党前排议员,也是“猪队友”之一。他公开声称,有关中共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被报道得像“一部虚构的间谍电影”。不知他是否会在明年的大选中吸取前次的教训?很可能他会以比较聪明的办法(例如像这次在“澳英美联盟”问题上否定基廷的指责),既恪守他在2019年的基本观点又试图赢得2022年大选。

莫里森总理跟随前任痛感澳国安全环境恶化

基廷攻击的最主要对象莫里森,正是在2019年澳洲大选中创造了“奇迹”,应了“哀兵必胜”这个典故居然赢得了总理宝座。那时澳中关系已经开始恶化,但刚当选的莫里森总理还是希望在经贸上靠中国这个第一大贸易伙伴。他甚至说,中国和美国对澳大利亚同等重要,一个是主要的安全盟友,一个是最大贸易伙伴,澳方希望对两者都保持“密切关系”,“澳方不必做出选择”。

澳大利亚和中国的“密切关系”可谓源远流长。中国实行改革开放后,澳洲比日本还早,是第一个对华提供优惠贷款和无偿援助的国家,该无偿援助直到2011年才结束。自从1972年工党总理惠特拉姆(Edward Whitlam)引领世界新一轮对北京外交承认以来,澳国不论哪个党派上台执政,和中国的关系都长期保持平顺和稳定。但是,令人非常遗憾的是,就像莫里森总理最后不得不痛切地承认:“澳大利亚几十年来在我们地区享有的相对良性的安全环境已经过去了。”

莫里森不是第一个感到不安的人。人们都记得,2017年12月的那一天,当时的总理麦肯.谭宝(Malcolm Turnbull)表示澳大利亚政治不能“受到外国干涉”,他用发音蹩脚的中文喊道:“我们澳大利亚人站起来了。”为此,澳洲政府制定了《间谍和外国干涉法》(Espionage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 Act 2018)和《外国影响透明计划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 Act 2018)。接着,2020年出台让联邦政府能够废除维州签署的“一带一路”倡议协议的《外交关系法》(Foreign Relations Act 2020),今年更有“澳英美联盟”(AUKUS)的成立。

成立“澳英美联盟”:澳洲应对中共威胁之策

从历史角度来讲,澳大利亚早就是“五眼联盟”(FVEY)和“澳紐美安全條約”(ANZUS)的成员,因此,也可以说,“澳英美联盟”只是历史的延续。但这显然不是一般的“延续”。莫里森总理公开表示,AUKUS协议是自1951年签署ANZUS以来最重要的国防和安全协议,它的签订是数十年来最为重大的国防和战略方向的改变,是一个具有里程碑式的历史时刻。澳大利亚曾被中共官媒向全世界公开讥笑为“粘在中国鞋底上的嚼过的口香糖”,蒙受屈辱的澳洲人只好做出相应的对策了。

享受几十年安全环境的澳大利亚当然不想有一个敌人,更不会像基廷所说的“制造一个原本不存在的敌人”,但它无疑感受到威胁。北京将贸易武器化,只因澳洲提议世界卫生组织溯源调查新冠肺炎病毒,便暴跳如雷对澳洲实行空前的报复性的贸易制裁,进而提出十四个方面的不满清单,责成澳方务必要改弦更张,诸如此类都是澳国难以忍受的。莫里森总理和他的同事们感到,澳洲对中国的经济依赖达到不健康的比例,中共势力已经系统性地侵蚀澳大利亚的社会制度,从经济、贸易、外交到精神文化步步蚕食。这是“无声的入侵”(silent invasion),就像一个“黑洞”正在吞噬澳洲。而且,中共在南海军事化、图谋控制国际海运线、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西南太平洋诸岛国进行多项居心叵测的巨额投资以筹划建立军事基地,以及疯狂发展军力准备未来武统台湾……等等,其“朝西一带一路,朝东进军海洋”的军事和经济霸权野心可谓昭然若揭。作为一个崇尚民主自由博爱的国家,对中共国内严重侵犯人权、在香港违背“一国两制”承诺,特别是在东海、南海、台海等地区企图用武力改变现状而可能引发战争,澳大利亚很难袖手旁观,完全置之不理。

而基廷把中共如此咄咄逼人的举措,却轻描淡写为其“姿态的改变”,只不过是“一个复兴大国的转变”。在他看来,澳洲要继续成为“幸运国家”,就一定要充分理解并接受中共的意见和做法,要接受中共不断扩大势力范围的现实。基廷是站在什么立场,实在显而易见——起码就与前文引述的当今澳洲民意大相径庭。

一个政治家之所以精明正确是因为他的判断基于普世价值,从大局出发,比较客观可靠。如果轻易让立场影响判断,这种判断往往大有问题。而且,还要看是什么立场。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说,基廷的观点,已经超出澳洲国内党派之争了。如果以中共的标准审查,凡事必须定于一尊,那么,判他为“澳奸”不足为奇。幸好这里是奉行民主自由的澳洲,他这个前总理以及工党元老地位不至于被剥夺。

“国际现实主义者”出卖灵魂

国际观察家认为,中共要成为世界老大,第一步就是控制亚太地区,而澳洲首当其冲,拿下澳洲基本就可在亚太站稳脚跟。因此,站在中共的立场,“澳英美联盟”的成立,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挫折,就如《尚书.旅獒》中所言:“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所谓欲速则不达也,真有点可惜了。不过,相信中共绝不气馁,基廷亦将如此。

基廷是在1993年上台担任澳大利亚总理的。他独断专行的政策和现实脱节并引起澳洲民众反感,导致工党在1996年大选遭到惨败而终结了长达十三年的执政。基廷其后退出政坛,转而和独裁专政的中共打得火热。作为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国际顾问委员会主席及其他职务的担任者,基廷与中共有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自然对中共神话顶礼膜拜。他自称是一个“国际现实主义者”。在他看来,二十一世纪为亚洲世纪亦即中国世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迟早要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并建立习近平所倡导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大西洋地区的盎格鲁圈注定低迷衰落,所以他要澳大利亚选择他依附的“崛起的中国”而不是他叛离的“衰落的美国”。这是他想当然的世界发展形势。立场决定判断——基廷为澳大利亚人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反面教材。

基廷抛弃澳大利亚基本价值观,对艰难的澳大利亚的中等强国之路,自然嗤之以鼻。他以利益为重,投靠专制强权,作其吹鼓手,以为荣获先机,自鸣得意。也许,继续当中共的显赫的座上宾,的确不亦乐乎。但是这样一来,就形同出卖灵魂了。

(2021年10月10日于悉尼)

照片说明

1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9月22日刊登基廷骂莫里森的文章。

2中共各大媒体网站都在头条位置刊登基廷骂莫里森的文章。《新浪军事》是其中之一。

3澳大利亚及其他经济发达国家近年来对中国负面评价急剧猛增。这是网上统计图像。

4 莫里森赢得2019年大选时澳洲华人制作的庆贺海报。

5 1981年10月,澳中签署了《中澳技术合作促进发展计划协定》,根据这个协定,澳大利亚向中国提供约六十亿人民币的无偿援助,直到2011年结束。这是中国商务部简报。

6 2017年7月20日,时任中国国务院副总理马凯(右)在北京中南海紫光阁会见以澳大利亚前总理基廷(左)为主席的国家开发银行国际顾问委员会成员。(新华社)

7 中国战狼外交官转发的污蔑澳军漫画,澳大利亚要求道歉不果。

8 中共对澳洲实行报复,宁愿缺煤少电影响民生也抵制澳媒。一度有超过八十艘澳洲运煤船滞留中国港口长达大半年无法卸货。(网络照片)

9 2021年9月16早上,澳大利亚总理斯科特.莫里森和美国总统拜登、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一起,在视频发布会上宣布:“澳英美联盟”(AUKUS)成立,并首先达成一个由美、英两国协助澳大利亚建造一支核动力潜艇舰队的协议。(网络照片)

10 莫里森和拜登、约翰逊在2021年6月G7会上的合照。(网络照片)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