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战争曾经被看作是对执政党的威胁。如今,它被认为是加强中国共产党地位的一种方式。

来源:The Dilopmat

作者:Carice Witte

译者:莎莎

2021年10月14日

原文链接:https://thediplomat.com/2021/10/the-battle-at-lake-changjin-and-chinas-new-view-of-war/

图片来源:国防部照片,Mass Communication Specialist 1st Class Chad J. McNeeley/发布

在中国十.一国庆节假期当日,当真实的人民解放军战斗机和其他军用飞机以创纪录的数量进入台湾海峡时,无数中国人涌入电影院观看《长津湖》的放映以示庆祝,打破了所有票房纪录。这部由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制作的三小时战争史诗描述了朝鲜战争期间,中国士兵在中国所谓的 “抗美援朝战争 “中与美国的一场战斗(国外一般称为朝鲜战争)。

这部电影旺盛的人气可以说是源于中国对战争的新看法。在以前,军事战斗曾被视为对共产党权力控制的威胁。中国的军队并不具备获胜的条件。上战场并丢失国人性命,即使是获得了领土,也一度被认为有机会挑起一定程度的国内动乱,从而破坏中国的领导地位。由于有可能颠覆执政党,战争总被排除在外。而如今,战争被视为巩固中国共产党地位的一种方式。

这种对战争的新观点不仅体现在社会的最高层和精英阶层,也体现在人民群众中。它孕育了一批新的网络红人,被称为 “军迷”。观点变化的另一个迹象是,打仗已经成为了中国国家赞助的出版物的一个普遍主题。据国家赞助的《环球时报》的主编说,中国人民和他们的领导人认为,”我们不可能用理性与美国对话,我们只能用实力和行动与美国对话。” 这是观点的一种转变,而这种转变增加了战争的可能性。

虽然这种观念转变的推动力尚有争论的余地,但毫无疑问,这种转变已经发生。如今,愿意参战已被描绘成自信和自豪的表现。

这个新的战争观所出现的时机或许是由两位数经济增长的结束所促成的,这种增长是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近40年来的协议的基础。值得注意的是,在过去的十几年里,增长速度持续放缓。

中国对战争的新看法也可能是自2010年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时所开始的长达十年的恢复自尊过程的新一步。直到2008年始于华尔街的金融危机发生之前,中国相信西方拥有许多致富的答案。到2010年,西方国家仍未复苏,而中国正以巨大的预算盈余蓬勃发展,导致北京重新考虑中华民族的最佳发展方向。

2012年,刚被任命为共产党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的习近平提出了 “中国梦”。根据人们熟悉的 “美国梦 “一词,这一美好生活的概念,被定义为在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时 “完成建设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目标”。不久之后,习近平将中国梦与 “复兴 “联系在一起。他宣布:”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当代中国最伟大的梦想。”

因此,中国梦将长期承诺的 “民族复兴 “推到了前台,这将标志着从1839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开始,中国从西方列强对中国人民的百年屈辱中全面恢复。通过能够抵御美国的军事力量而达到与世界超级大国平等的地位,将代表着一个自豪的国家在恢复其全球中心的历史地位方面迈出了众望所归的一大步。

习近平在中国内部个人地位的提高,对他实现民族复兴有一定贡献。他逐渐地、有意识地加强了自己在中国共产党内的地位。习近平被称为 “伟大的舵手 “和 “核心”,这承认了他的地位高于前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达到了毛泽东本人的水平。掌握了可以说是超越毛泽东的权力等级,这使习近平能够实现中国人民对战争的看法和中国军事能力的转变。

考虑到中国的士兵都太年轻,没有参加过战斗,创建一支 “战即能胜 “的军队的想法并不是必然的。这将需要显著的变化,例如习近平在2016年开始的大规模军队重组。这包括对军事防卫装备的持续投资增长。根据华盛顿特区的研究机构CSIS的数据,中国2021年的国防预算定为1.36万亿人民币,比2020年的1.27万亿人民币预算增加了6.8%。按当前汇率计算,新预算相当于2091.6亿美元。根据美国国防部2020年的一份报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的战舰总数以360艘超过了美国海军的297艘。对最近签署的AUKUS协议的军事影响的分析中,据报中国的葫芦岛造船厂每15个月就会生产一艘核潜艇。

面对中国历史上的屈辱记忆,这些数据让人感到自豪,让人觉得大众和精英们不再对打仗持消极态度。曾几何时,中国士兵的死亡,即使是在赢得领土的情况下,也是不可接受的。现在情况恰恰相反。为领土而战如今成为了是中国实力和权力的象征。无论是因为经济新常态还是民族复兴的下一步,参与战争将不再破坏中国共产党的权威。相反,它有可能加强其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的领导人的任务。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长津湖》描述了中国在朝鲜战争的主要战役之一中不顾一切地击败了美国,吸引了破纪录数量的电影观众的想象力。正如《环球时报》所解释的:”这部电影的成功表明,电影中所展示的民族情感,呼应了在面对挑衅时仍维护国家利益的公众情绪,这对今天的中美竞争有很大影响。” 这种 “上升的公众情绪 “也可能为共产党帮助制作和资助这部电影提供了动力,其金额为2亿美元。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