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道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堂堂大陆中国副总理被女球星于网上揭发性丑闻,尽管中南海官方闪电封网禁播,无奈现代科技实在厉害,顷刻间五洲闹得沸沸扬扬,不禁还好,欲盖弥彰,越抹越黑。不过国内在大力新闻封锁下,舆论界即便有点风波也是暗涌。相比之下,此前李云迪嫖娼事件则被中共官媒大肆宣扬,尽人皆知。

此种封锁手段在习大大时代早已启动。瑞典籍的著名华裔作家兼出版人桂民海(1964年5月5日-),便因编著《习近平和他的六个女人》而于2015年10月7日,在境外遭绑架入大陆监禁,现虽据说获释但仍不能离京;由桂持有34%股份的香港铜锣湾书店店主李波(1950年-),也在同年12曰30日于本店书库内神秘失踪,其后得知被秘密送往大陆。此皆掩口之需要也。

然而,这种与知名男士相关的新闻历来最吸引公众眼球,一衣带水的东瀛纵然说是不必理会政客“肚脐下面五寸”发生了什么,实际上先后有数位内阁大臣或执政党顶层人物包括女士在内,就因某一则绯闻而黯然辞职下台。类似阮玲玉当年那句“人言可畏”的效应并未过时也。

对拥有九千万党员的中共来说,这种荒淫腐败不能以“树大有枯枝”辩解,而应视为极权制度下之必然现象。此前“入局”人士(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周永康,军委副主席徐才厚等,在大连,重庆或京城等地玩弄女性早就成了公开的秘密,但政治局常委一级尚未见类似的先例。这回好了,“入常”了,也就是成了“常态”了。

追根溯源,毛太祖延安时期自身就不检点,居然在贺子珍因长征结束不久产下“娇娇”(李敏,1936-)而别居将息期间,先后跟贺心目中的“洋婆子”史沫特莱以及贺视为“小狐媚”的吴某某关系暧昧,以致我们这位惯使双枪的老红军贺大姐雌威暴发,杀到毛暂时寡居的窑洞前大打出手。“上有好者,下必甚焉”。湘西土匪出身的贺龙等军头有样学样,紧跟在后;所以,权色交易的猖獗在1949年10月中共开创的“新社会”也就再正常不过了,堪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题中应有之义,不过在文革前一直捂住盖子不见于传媒罢了。

顺便说一下,“列宁同志”流亡西欧之时,也不乏买春之举且染上梅毒,故1924年遇刺后不久即药石无灵去见马克思。革命导师率先垂范,其中国二传弟子张高丽起而效法,何须大惊小怪?

“伟光正”擅于使用两手,包容最高层性丑行的同时,又对拥有香港身分证的钢琴家李云迪(1982年10月7日-)下手,将其自费买春(倘在香港无人过问)肆意渲染。完全不顾李曾为中国人在2000年10月萧邦钢琴大赛中夺金的卓越贡献(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一位)。据网上资料称,诺贝尔奖每年颁发,上述金奖则至今才颁授给三人。北京当局的大棒也实在太狠毒了!

由李云迪在京城“行差踏错”,联想起这种男性都可能发生的事,在备受毛太祖赞誉的国际友人白求恩同志身上也有过。

话说1939年春,享誉世界的北美名医白大夫受加拿大和美国共产党派遣来华(他刚从支援西班牙人民反法西斯斗争前线过来),到达延安时,中共最高层亦依照惯例拟为之安排“临时夫人”,(毛共自井冈山时期起,即对共产国际派来“协助中国革命‘的多位洋顾问之性生活关怀备至,为其逐一选配年轻美女。例如著名的李德就让萧月琴荐枕席。)不料却遭白同志拒收。理由是“彼此语言不通,生活习惯相异,无法朝夕相处”。

白大夫获毛接见后很快就离开延安,前往华北敌后聂荣臻司令治下的五台山地区创办“模范医院”,并培训八路军医务人员,日夜忙碌不堪。可是某晚下班后“白大夫”竟然失踪,其翻译童XX及警卫人员当即四出寻找,好不容易半夜从村里一家农舍那儿找到了。原来那是当地某土娼的“凤巢”,白大夫喝得酩酊大醉,要由别人搀扶返回住处。

无论李云迪还是白求恩买春,那和张常委之性侵性质迥异。前者属个人私生活范畴,自掏腰包,既不违法,也无破坏别个的家庭,他人无权置喙。

其中白求恩拒绝接受组织上安排的“临时夫人”,正体现出他秉持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更包含了对女性的尊重,其私德并无瑕疵,工作则“极端的负责任,对同志对人民极端的热忱”,恰如毛在其名篇《纪念白求恩》中所云:具有“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

反观张高丽,其骗奸著名的女球星,是利用手中的权柄,满足一己之私欲。乃极端自私自利的衣冠禽兽行为。

覆水难收,事已至此,常委诸公对同僚张某此事亟应沈著处理,在下本著“爱国爱党”的意旨,斗胆建议一如既往采“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态度,“冷眼向洋看世界”,“当佢冇到”(不把它当一回事)。毛太祖钦定的接班人林副统帅不是说过“小节无害”吗?按共党惯例,搞个把女人,就算世界冠军也罢,小节而已!

再进一步不妨考虑在“首善之区”建设“情色特区”,起用赖昌星之流干才,让“天上人间”系列“游乐场”开张,红灯区合法化;同时派员去荷兰京城阿姆斯特丹取经,“精益求精”。那么,西方传媒不就没话说了吗?

与此同时,请将李云迪放归香港,俾其得以自由自在地前往国外演奏,这样一来,国际观感自必大为改善,此举手之劳矣,何乐而不为哉?

(2021-11-7)俄国十月革命一百零四周年

(图片转自《看中国》)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