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晓明,广西作家】

我的老伴虽是在中国南方出生的,但她的祖父母、父亲都出生在东北吉林省中朝边境鸭绿江边的小城集安,系朝鲜族人,是在上世纪1931年“9·18事变” 日军侵占东北 后逃难到南方谋生的。近年来虽然我们曾多次去过东北集安,但自去年春节起因疫情影响一年多了末能前往,老伴思乡心切,急于要回她的祖藉故乡看看,如是我们就再次踏上了北行之旅。

从2021年10月18日我们由南宁启程,11月5日回到南宁,前后历时19天,此番北行除再次饱赏了沿途大好的山水风光及北京、通化、集安等地的美丽景致而外,期间耳闻目睹之社会问题也颇多,心中自有一番感慨。兹将一些见闻杂感之事记述如后,愿以此与朋友们交流商讨。

疫情带来的影响

自去年春节新冠疫情在武汉集中爆发以来,不但给武汉人、湖北人带来灾难、造成人员的死亡和财产损失,疫情也波及全国乃至世界,给人们的工作、生活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可说是世纪的大灾难。就中国而言,至今疫情虽有好转,但尚未得到根治,仍在继续肆虐,此乃国之不幸,民众的悲哀,是令人永难忘怀的。但因此事也廹使中国人的生活习性发生了巨大的改变,表现最为明显的,是如今人们外出时都戴口罩,回家后勤洗手、甚至用消毒液清洗生活用品也成了常态,成了人们习以为常之事。此种行为在过去那是忣少见的。

防疫、抗击疫情近两年了,中国人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所取得的成就也是举世瞩目的。而今疫情尚未结束,还应再接再厉继续努力,尤其要加強科学防控与研究,特别是要找出病毒的起源,研制更为有效的防治疫苗和根治的药物,以夺取抗疫斗争的最后胜利才是国人最终的目标。

回顾近两年来的防疫、抗疫工作,对疫情的防控和抗击所採取的防范措施当然是必要的,是必须要坚持做好的;但其中的一些问题似有值得研究和改正之处。如因防疫而侵犯人权之事时有发生,所引发的矛盾纠纷之事也多起、乃至发生互相斗殴、抓人、打人之事各地都曾发生过。还有一些地方如果出现了一个和几个新冠病毒感染者,整个地方都会造成恐慌,乃至隔离、封锁,如此一来给人们的出行、工作和生活都带来极大的不便。隔离感染者和与他接触过的人是必要的,但把整个小区、街道、村庄都封闭起来,这些地方的人还要生产、工作和生活么?再有现在不论是外出购物、乘车、去医院——等等,都要用智能手机扫什么健康码、量体温之类的,这不但增加了人们的麻烦,也无形中增加了国家的财政支出,是否有此种必要也是值得探讨的,因为扫健康码井不能如实反映出病毒的真实感染情况,再有一个人的体温偏高了也并不一定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其它许多疾病都会有体温升高的,遇有体温升高,或者健康码是黄玛、红马者就不准通行,甚或要隔离、这就是一个问题了。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此次出行就特别注意防止感冒,因为如果感冒发烧了就会给出行带来麻烦,问题就大了。

就拿我们此次北行之事来说,所遇到的一件事是特别使人不快的。当我们夫妻二人同乘火车经北京、通化两地停留转车到达集安火车站,出站时我的手机(移动用户)扫码顺利出站了,而老伴的手机(电信用户)扫码时则出现了“在株州、长沙下车停留过” 的 字样,而这两天媒体正好报导了这两地出现了疫情病例,据此工作人员就阻止不予老伴出站,说是“为了集安的安全,不欢迎你的到来,你请回吧”。 见老伴久未出来,我返回去看,得知是这么回事后,就与他们说“我们夫妻是同路来的,株州、长沙根本未下车停留”, 并把车票、相关证件给他们看了,经据理力争后才予放行。我总在想为什么老伴的(电信)手机会出现此等样的文字,而我的(移动)手机则无此文字,个中原因何在,是令人不解的。如果因此而误了行程,那就太冤了。此事所反映出的问题倒是值得探究的。

一座美丽的北国小城

集安位于吉林省的南部,是地处鸭绿江西岸的一座县级小城市。它的对岸就是北朝鲜的滿浦,有鸭绿江铁路桥把两地相连。2019年及之前我们曾几次到过集安,那时铁路桥每天有一列火车从北朝鲜开来集安进行物资交换贸易,多是北朝鲜方到此购物,而今疫情期间铁路桥被封锁,来往中断了。

鸭绿江发原于长白山,蜿蜒地流经集安。河面不宽,水流清彻,景色秀丽。在江边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北朝鲜光秃的山岭、灰尘飞杨的公路和村落低矮的房屋,还有孤立的一座工厂烟尘滾滚的烟通,以及江边的一所卫生院等都清晰可见。我曾多次听当地人(有的人去过北朝鲜)说,北朝鲜人骂我们是搞资本主义,他们才是真正社会主义。他们标榜自己住房国家分配,医院免费为病人治疗,其实这些都是表面现象,那里的底层民众生活贫苦,医院缺医少药,连去痛片这种在中国极普通的药品,在他们那里就成了神仙药。许多朝鲜人都响往中国,但他们如果偷度到中国的话,被送回去是必死无疑的,有的甚至会被连累家族人。一些到过北朝鲜的人都说,那边的人无论大人小孩都期望中国人给钱、给物,这就是北朝鲜在极权专制下悲惨的现实状况吧!

而在集安却是另一番景象,整个城市清洁美丽,楼房整齐有序,到了晚上,特别是在江边更是一片明亮的灯光闪烁,使江边的各种建筑设施更显得美丽,与对岸北朝鲜的黑暗相比,简值有于天堂与地狱之别。

我到过全国许多大、中、小城市,集安乃是最清洁明亮的小城,这里物价低,民风朴实,待人诚恳友善,是许多地方所不及的。这里的旅游景点也多,如鸭绿江国境旅游区,五女峰国家森林公园,云峰湖景区,高句丽王城,集安博物馆,老虎哨清水山庄——等等诸多景点,都是值得一游的好去处。老伴最喜欢五女峰和鸭绿江两处景区,每次到集安都要游览这些景区,秋冬季节到了,五女峰满山的红叶,菓实累累的蘋果园,令人神往。特别是乘船游览鸭绿江,可近距离地观看对岸北朝鲜江边的一切。每次都要拍许多照片以作留念,都是值得令人回味和难忘的。

一个成功创业、发家致富的年轻女性

此次在集安有幸结识了一位靠自己努力拼搏而发家致富的年轻女性,是一件令人高兴之事。一次老伴去寄快递回广西时,偶然遇到了一位广西老乡赖女士,她是广西荔浦人,1985年出生于贫寒之家,至今只有36岁。她只有初中文化,成年后独自到广东打工谋生,结识了也在广东打工的吉林集安隋姓青年,自此两人相恋而结婚。几年后他们二人结束在广东的打工生活,决心回集安创业。开始他们夫妻两人住在隋姓青年父母家,都在快递公司打工,过了一年多艰苦的打工生活。当他们熟悉了快递业这行生意后,就辞去帮人打工的工作,决心自己开快递公司创业。

工夫不负有心人,从2011年开始,他们俩独自开了一家快递门面,由于他们勤劳,热情周到,服务态度好,富于创新,很快赢得了众多的客户,生意红火,连原来他们打工老板的店也加入到自己的队伍中来了。至今为止只经过了约九年多的拼搏,在集安、通化、长春、审阳等地开了十五家快递门面,购置了四辆运货的大卡车,雇了一百多员工,成了当地颇有名望的快递公司老板。

而今他们夫妇在集安购置了两套房产,有了名牌小车,资产已达数千万元,这对普通百姓们而言可称之为富裕之家了,从此过上了富有的生活。此次与我们相识后,赖女士和她的丈夫及儿子就把我们当作亲人相待,用车接送我们,热情地予以招待,并赠送珍贵的礼物,使我们极为感动。离别时特别嘱咐我们,下次来集安时先告知她,定会派车去审阳或者长春、通化接我们,到他们家住,认定我们就是她的亲人了。

一个出身贫苦,没有任何权势和关系的穷苦人家,只靠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拼搏而成为发家致富的青年人,实在不容易,是值得人们称赞和敬佩的。但愿当今中国的青年人能向赖、隋两位年轻夫妇学习,走好自我创业致富之路。

底层民众仍然生活在困苦之中

像赖女士夫妇这样出身贫苦靑年靠拼搏创业致富的人必竟是极少数,对绝大多数底层民众来说靠打工为生,生活贫困仍是一个社会现实存在问题。对集安的一般民众来说,与对岸北朝鲜老百姓生活相比,当然要好多了;但他们中的许多人生活也仍然是贫苦的。就我几次到集安所接触过的一些人而然,有出租车司机,宾馆和饭店打工者,快递员工,进城卖菓菜的农民,小商贩——等等之类的人,通过与他们的交谈,对当地人的生活可说有大概的了解,与全国许多地方底层民众一样仍是在艰难中生活的。

就拿此次在集安来说,我们接触最多的是出租车司机,因为这里的公交车少,我们出行都是乘出租车,司机非常热情,拉我们到要去的景点和到街上购物,简值就成了一个好的导游,与我们交谈甚欢。

如出租车司机李师傅,此次我们在集安一出火车站就硑到他,即乘他的车到宾馆,并与他建立了微信和电话联系,以方便此后的出行。此人诚实本分,待人热情。通过与之交谈,得知他来自农村,是一个年约50岁左右的壮年人,身体强健,但他妻子有病不能打工,儿子正在长春上大学,靠他一个人挣钱养家是十分艰难的。他开出租车十多年了,这里的出租车起步价只有5元(两公里内),超过两公里的每公里只收1·5元,远低于全国许多城市。疫情前那时他每月可收入5至6千元左右,这两年因疫情影响,每月收入只有4千或4千多元,妻子有病常吃药或住院,虽然参加了新农合医保可报销一部分,但当今的医院也是变着法儿挣钱,看病难、看病贵成了压在老百姓头上的大山,使生活陷入到了困苦之中。听他之言,我们十分同情,每次外出都打电话给他来接送,老伴还特意多给了他一些车费,他则感激不尽。

这里其他行业的打工者月收入都不高。只有两千多到三千元左右,而像赖女士快娣公司顾请的货车司机月入可达万元那是极少有的。如此低的收入也只能维持最基本的生活而已,要想靠这样的收入来买车、买房那简值是在作梦,一辈子也许都是不可能的事。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大多数青年人都走上了离乡背井的打工之路。近者到沈阳、长春、甚或天津、北京,远者则到上海、浙江、福建、广东等地打工谋生,期望能挣到钱回家购房、成婚,这是许多青年人寄予的希望。而那些留守在家的老人、或者已结婚有小孩的,这些人的困苦生活,看病难,升学难就可想而知了。

老伴喜欢狂农贸市场,常会遇到进城卖货的农民和摆地滩的小贩,在购物时每每就会与他们闲谈,十分投机。如此次在集安,几个早上老伴在我未起床时她就早早起床去狂农贸市场了。她喜欢在这里购些本地特产寄回广西,自用和送朋友。此次在农贸市场她就结识了一位卖人参的农村妇女,家里是专门种植人参的。经过交谈,得知她家住集安附近农村,是朝鲜族人,姓金,与老伴可是本家人了,她就热情地把老伴称为大姐,邀请到她家玩。为此就以较低的价格卖给老伴人参,老伴也就一次就与她买了600克人参,一次能卖出这么多人参,使她十分高兴。

人参本是一种贵重的滋补中药,现在野生的极为罕见了,大都是人工种植的,要精心护理,也要经几年的时间才有收获。农妇说种植人参也不易,仅能维持生活吧了,要是得了大病住院就更是难以承担了。也正是如此,村里的年青人大多还是靠外出打工谋生的。

由于近两年来受疫情的影响,与2019年及之前相比,我看到集安的一些店铺和饭店关门了;小商贩也少见,即使仍在开门营业的,也是顾客稀少,生意萧条,难以为继。我问过一些老板和摆地滩的,他们都会苦笑着说,“不期求能挣大钱,能维持下去,有点微利就万幸了!”

集安如此,我想全国许多地方大概都会如此的吧!就拿我的家乡广西来说,许多地方开店铺的、摆地滩的虽然远比集安多,但生意也很难做。特别是那些摆地滩的,还要时时警惕城管的到来,城管一来不是罚款就是搬东西(此种现象在集安少有),小贩和城管简值成了老鼠和猫一般,有时甚至会因此而引发群体性事件,乃至闹出人命案的,使许多人对城管大为不满和谩骂的。

中国的总理曾说有六亿人月收入在一千元以下,这在大、中城市租房住都不夠,他们怎么生活呢?故而总理又指示可以搞“地滩经济”, 这确是看到了中国现实存在问题的诚实之言,是人们信任的好总理。但许多部门和官员却不听这些正确之言,仍然搞自己独断专横的一套,这是误国害民的。

中国的安检问题透视

安全检查这在任何时候都是需要的,特别是乘坐飞机更是必不可少的,世界各国都会如此吧!但在中国的安检,除乘飞机要特别安检而外,其它的如乘汽车、火车、地铁、进某些政府机关——等等之类旳,当然也应安检,但是否仍按乘飞机的安检来要求,就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了。事实上就我所经历的安检来说,每次乘汽车、火车、地铁等,都要进行严格的安检,把所有大、小箱包放进通道扫苗,连人体各处都要扫苗一遍。安检的目的不外乎是检查易燃、易爆、武器、管制刀具、毒品之类的,这当然是必须的。但一些具体做法上有些就令人疑惑了,过安检时我的3至4厘米长的小水菓刀(并非锋利的)要被没收,一瓶小小的风油精不准带,连锁匙也要拿出来给安检人员过目,带有矿泉水和飲料之类的要当场打开瓶盖喝给安检人员看,这实在有点小题大作、大惊小怪了。特别是在北京要进天安门广场参观时,过安检更是令人疑惑。就拿此次在京时老伴说要再到天安门广场看看,再拍些照片以作纪念。10月26日上午9时许,我们到达天安门东侧的安检站进行安检,因为是8旬老人,背包里装有每天要吃的药品,和笔记本之类的物品,背包经扫苗后,安检人员还要把包打开,把里面的物品一件件翻出来仔细查验,计有吃的中、西成药、伤湿止痛膏、病厉本、笔记本、以及笔记本中夹有的印刷好的朋友间通讯电话纸张。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日用品,但安检人员却在认真的查看和询问,实在有点小题大作,使人不快、不解。难道这些也成了可疑的“危禁品” 么?此时我则对他们发出了“赞杨” 之言,称赞他们“工作认真负责”( 实则有讥讽之意), 他们则一笑了之。此种事早两年在京进天安门广场安检时也曾遇到过。为什么会如此呢?连吃的药品、病历本、笔记本、朋友间的通讯电话纸片也要查看询问,还怕一个八旬老人到天安门行不轨之事么?实在令人不快、更是难以理解。

结束语

此次北行之旅来去葱葱,时间短暂,但对我们两位老人来说能外出旅行一次也是心满意足的。不但再次观赏了山川美景和北国风光,也看到了来去充充的各色人等,看到了现实社会中存在的许多问题,体验到了底层民众来之不易的生活,感触是颇多的。

人生苦短,我们虽是残烛之老人了,对这个美好的世界仍然充满了无限的眷恋。在我们有生之年,只要行动尚可的话,我们还会找机会外出旅行的,以多看几眼美好的世界,结交不同年龄段的朋友,交换并探讨对社会与人生的问题种种。

当今的时代应是和平民主的新时代。翻阅历史得知,人类社会走过了数千年黒暗的历程,直到二战后联合国发布世界人权宣言,世界才逐渐摆脱了大规模的战争和杀戮。惟愿在有生之年能看到中国变成一个真正实现宪政民主的国家,普通老百姓都能过上安居乐业不用为基本的教育、医疗、养老问题发愁,能够享有普世人权,这才是中华民族的真正希望所在。

2021年11月初、中旬作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