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振中道文化,重启王道文明—-东海客厅论儒马

余东海

 

尊儒者兴,顺儒者生,反儒者衰,挡儒者灭!

—–东海律

 

陈寅恪先生《赠蒋秉南序》中说:“虽然,欧阳永叔少学韩昌黎之文,晚撰五代史记,作义儿冯道诸传,贬斥势利,尊崇气节,遂一匡五代之浇漓,返之淳正。故天水一朝之文化,竟为我民族遗留之瑰宝。孰谓空文于治道学术无裨益耶?”

 

所谓天水一朝,即指赵宋一朝,天下赵姓皆出于天水故。

 

陈寅恪先生在另一处也说:“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而造极于赵宋之世。后渐衰微,终必复振。”

 

认同陈先生此说。中华文化和文明造极于宋,此后盛极渐衰,元明清为衰退期,一代不如一代。民国彻底败落,蚂帮背道而驰。而今一阳来复,就是复振之始。

 

文明被野蛮征服,是极端的逆淘汰和双方的大不幸。不过,能够被野蛮征服的文明,必有其自身重大问题,内因主要有二:一是文明虽高,已经堕落,如被暴秦消灭的战国六雄;二是文明程度本来不高,如被红旗驱逐的青白旗。

 

红旗背中华而驰。儒蚂两极端,儒家好到极端,蚂家坏到极端。儒家社会曾经好到什么程度,蚂家社会就已经坏到什么程度。四九至今都很坏,最坏莫过那十年。

 

传有个比利时记者西蒙-雷斯,曾在1970年应邀参观文革成就展览,在1974年出了一本书叫《中国人的阴影》最后总结说:“这是一项把世界上最聪明的人民变为白痴的工程!”此事是否属实未能考证,但此言确是对文革颇为深刻的总结。

 

只是不全面。当时绝大多数官民,不仅蠢如白痴,而且恶如魔鬼,无法无天。东海对文革的定义是,极权主义与民粹主义紧密结合的巅峰状态和疯癫运动,典型的人吃人运动,官与官、官与民、民与民相互开吃,他人即地狱。

 

文革的特征可以概括为五反四化。五反,指反人权,反人伦,反人性,反人民,反人道。四化,指政治恐怖化,官民豺狼化,社会丛林化,国家监狱化。豺狼化是极端愚昧加极端凶恶。

 

蚂家社会的一切罪恶无不拜蚂学蚂制所赐。蚂学以物为本,对于中西文明和世出世间一切好东西,都具有与生俱来的强烈排斥性,却能融摄贯通一切坏东西。

 

没有蚂帮未必是中国,蚂帮当道肯定非中国。真正的中国是礼制之国,王道之国,君子之国,仁本主义之国。去蚂是前提。割去蚂学之宪位,降为诸子之一。

 

东海有偈曰:学蚂是吸毒,信蚂是信邪,行蚂最危险,拍蚂有风险。蚂邦最黑暗,蚂帮最无道,蚂路最邪恶,自绝于人道。邪行七十载,火热乘水深,人命被草菅,豺狼当道横。何以救中国,双管不可缺,去蚂与弘儒,伟业唤豪杰!打倒文字狱,打倒防火墙,打倒404,打倒拜物狂,打倒反华势力,打倒汉奸国贼,打倒黑心狼。还我人民自由和尊严,重启中华文明之辉煌!

 

中华造极于赵宋,败落于民国,灭亡于蚂列,当重启于现在。我相信,蚂邦曾经坏到什么程度,未来中华就可以好到什么程度。中华的指导思想是道统,即中道传承谱系,也可称为仁本主义文化传统。仁本主义诸性兼备,简列如下:

 

既有性与天道的信仰性,又有格物致知的科学性;

既有诚意正心的道德性,又有家国天下的政治性;

既有允执厥中的保守性,又有与时俱进的时代性;

既有乐主和同的平等性,又有礼别尊卑的差异性;

既有独善其身的利己性,又有道援天下的利他性;

既有守死善道的原则性,又有通权达变的灵活性;

既有乐无所倚的快乐性,又有进退皆忧的忧患性;

既有自尊自重的尊严性,又有卑己尊人的谦虚性;

既有择善固执的执著性,又有海纳百川的包容性;

既有嫉恶如仇的威严性,又有从善如流的开放性。

 

上述二十性,都根源于仁,发之于仁。中华以仁为本,可以将一切好东西都融摄过来,贯通起来,一以贯之。

 

任何学派宗派,原教旨都不行,都有问题。唯儒家越原教旨越好。盖孔子即儒家原教旨,原到孔子之教旨,就是返本,返回中道之最,仁道之本。故儒家不怕极端,极端尊儒就是极端尊重仁义,极端原教旨就是极端中道,大中至正。道德极端中正,就是圣人,代表中道文化;政治极端中正,就是王道,代表中华文明。

 

仁者为政,必有仁政;君子为王,当为明君。明君圣王在上,官民多福,五福普遍。楊一清厅友言:“如文武周公等伟大的有远见卓识的统治者,怕老百姓不自由,不怕老百姓自由。”说得好。王道社会,五度俱高。五度者,自由度,富裕度,和谐度,文明度,幸福度。王者有三怕:一怕政治不文明,二怕社会不和谐,最怕老百姓不自由、不富裕、不幸福!

 

理论正确,实践未必正确,即使错误也有限;理论错误,实践必定错误,而且错误无底线。古往今来,正确的政治理论只有两种两种文化体系才能提供,一种是仁本主义提供的儒家外王学,最正确;一种是人本主义提供的是自由主义。

 

自由主义导出自由政治和民主制度,有一定的文明性正义性,堪称现代霸道。霸必有大国,美国就是现代霸主。

 

在没有王道或王道衰败的时代,霸道无敌于天下。先秦霸道,以齐桓晋文为最;秦汉以后霸道,以曹操为优。曹操有一句很霸气的话:“设使天下无孤,不知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这也是实在话。(唐)赵蕤《长短经》说:“夫能扶天下之危者,则据天下之安;能除天下之忧者,则享天下之乐;能救天下之祸,则得天下之福。曹氏率义拨乱,代载其功。至文帝时,天人与能矣,遂受汉禅。”

 

现代世界,设使天下无美,不知两极主义和恐怖势力猖獗到什么程度。但是,美国正而不中,问题重重,弊端深重。其最大的问题是左,自由主义左翼得势,三界精英越来越左倾。美西政界流行伪善作秀,流行平等人权博爱高调,但恶恶的能力、义刑义战的内驱力普遍低弱化。

 

注意,美西不是缺乏除恶的能力,而是缺乏除恶的内力。这是恐怖主义和各国黑恶势力猖獗的根本因。美西的衰颓,根源于文化的道德性不足。人本主义哲学和神本主义宗教皆不明性与天道。

 

对于美国,天下各国瞠乎其后,蚂帮更是望尘莫及,但并非不可超越。《阎学通:中国成功崛起的重要标准之一是能否成为被多数国家自愿效仿的国家》一文说:

 

“要建立起各国更愿自觉遵守的国际规范,就需要一个高于美国的平等、民主、自由的价值观作为指导原则。道义现实主义认为,公平、正义、文明是高于平等、民主、自由的普世价值观,中国具备利用传统政治思想“仁、义、礼”来建设这种价值观的文化优势。中国要建立一个比现有国际秩序更受国际社会欢迎的国际秩序,就需要在本国实践公平、正义、文明的价值观,并以此建立一个比美国更令人向往的社会。”

 

这个观点不错。不过,公平、正义、文明之价值观是中西文明的共法,并无优势。比美国更令人向往的社会,只能是王道社会。要建立王道社会,必须把儒家文化尊上宪位,走仁本主义道路。

 

只有圣贤之魂,才是完完整整的中国魂;只有圣贤之心,才是彻上彻下的中国心;只有圣贤之言,才是最为标准的中国话;只有圣贤之行,才是最为正确的良知行。只有圣贤才能代表中道文化和道德;只有圣贤为王,开出王道政治;只有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才能开辟真正的中华文明。

 

腐败和反儒是两大根深蒂固的恶疾。两疾不除,改革无望,中国无望。不论在朝在野何门何派,不论什么文化政治立场和观点,只要能反腐败、能反反儒就值得肯定。而且反反儒、兴儒家比反腐败更重要。

 

儒家,只有儒家,才能代表中国的未来。

 

吾忘年交、老诗友钱明锵老先生当年有一句名言:谁爱诗词我爱谁。东海学舌曰,谁爱儒家我爱谁。谁尊儒一分,我敬他一分;谁尊儒十分,我敬他十分。谁以儒为敌,就是与民为敌,就是中华民族共同的敌人;谁兴儒有功,就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值得吾人共敬。

 

挡儒者亡,反儒者衰,顺儒者生,尊儒者兴!我相信,我之所爱即天之所佑。当今天下,谁是最尊儒的政治家和政治势力,谁就是最吉祥最有前途的。自天佑之,吉无不利,此之谓也。2021-9-10余东海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儒家网https://www.rujiazg.com/转载请注明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399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