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和马邦人的区别:

中国人尊孔孟,马邦人尊马列;中国人畏天命,马邦人畏极权;中国人要人权,马邦人要特权;中国人重责任,马邦人重利益;中国人重尊严,马邦人重金钱;中国人自尊尊人,马邦人自卑卑人;中国人自爱爱人,马邦人害人害己;中国人血性善性,马邦人奴性恶性;中国多君子淑女,马邦多小人贱类。马邦官民都一个德行,只要好处,只谈权利,不负责任,不尽义务。

说中国人善良,非常正确;说民国人善良,就非真实;说马邦人善良,纯属自欺欺人。马邦人整体上是最缺的就是善良和正义。关于马邦人,近年写了不少微言,特录部分于左。

【五特色】马邦人五大特色:一、一边炫富,一边哭穷;二、欺软怕硬,欺善怕恶;三、助恶为乐,帮凶为荣;四、恩将仇报,仇将恩报;五、一掐就白眼乱翻死气沉沉,一松就白眼相向牛皮哄哄。特权阶级固然如此,弱势群体也差不多。

【死不改】说了错话、做了错事都不要紧,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正人君子,难免过错,过而改之,善莫大焉。怕就怕过而不改,坚持到底,饰非文过,用新错误粉饰包装老错误,甚至敌视善意批评者。那就自甘堕落,愈趋愈下,从小过变成大过,从过错变成奸恶,以致不可救药。这恰是马邦人的常态。

【小聪明】笨不是问题,太聪明才是问题,邪恶才是大问题,邪恶而聪明才是最大最大的问题,是马邦人最根本的问题。马邦人的聪明,往往用于恶事和邪道,用于坑蒙拐骗、损人利己乃至谋财害命祸国殃民。其实,这种小聪明,恰恰是大愚笨,即危害别人危害社会,也危害自己。

【小聪明】閻錫山日记中有这样一句话:“事每有不誤於糊塗而誤於精明者,禍每有不闖於膽大而闖於膽小者,罪每有不成於反抗而成於服從者,此皆知淺不知深,知近不知遠,知利不知害之所致也。”这些话用在马邦人身上,简直沦肌浃髓。多少人因精明而自误误人,因膽小而招灾闯祸,因服從而造孽犯罪。

【小聪明】小聪明与愚蠢可以划等号。马邦人最大的特色不是坏,而是蠢。恶或可及,愚不可及;坏或可医,蠢不可医。落网二十多年,对种种大奸大恶早已见惯不惊,但某些自由派和国学派的蠢话,依然让我怀孕似的恶心欲呕。某些自由派的蠢,是对中华文化和文明极度无知;某些国学派的蠢,是对现代文明常识极度无知。东海这是患了什么病呀,如此根深蒂固。姑名为智力歧视症,如何?

【反常派】大恶当前他们视而不见,却揪住正人君子吹毛求疵;大难将至他们无动于衷,却为了鸡毛蒜皮寻死觅活。对冷酷奴役持久危害他们者奴性十足,歌功颂德,喜帮乐助;对充满悲悯、希望援救他们者恶性大发,敌视诋毁,落井下石。

【反常派】张刚云,豺狼当道莫问狐狸。马邦人相反,豺狼当道专打狐狸。有两派人对本土的狐狸都不屑一顾,一味施展隔山打狐神功,专打历史之狐和外邦之狐。一是汉圈的反清志士,隔着四座大山猛攻清政府;一是反自由派,隔着四座大山勇打美利坚。任凭同胞们被四座大山压得喘不过气来,它们也不发一言;虽然自己言论不自由,生活无保障,它们也毫不在乎,唯聚精会神地把仇恨喷向百年前的清王朝和大洋彼岸的美利坚……

【弱吃弱】谚语说,天下穷人一家亲;又说,穷人何苦为难穷人。这些谚语已经不适合马邦人,马邦穷人最喜欢、最善于为难穷人,这是马邦一大特色。贵人为难富人,富人为难穷人,穷人相互为难。换言之,强人为难弱者,弱者为难更弱者。马邦弱者,奴性恶性并重,面对强人,奴性爆发;面对更弱者,恶性爆发。日前湖北保安打死43岁外卖员,就是弱者对更弱者的恶性爆发。

【害子女】马邦人对子女,有两种表现最为普遍:一种是不爱,不仅是养而不教,而且不管不顾,自私冷漠到极点;一种是不会爱,爱之适足以害之。对他人对子女,君子之爱之也以德,细人之爱之也以姑息。姑息倒也罢了,更可怕的是邪恶的爱,导之以歪理邪说,引之于歪门邪路,遗之以不义之财和不善之业,从根本上害惨了子女。

【丧心人】手援最大的悲哀就在于,援起来的也是邪恶之徒。邪恶之徒的一大共性是,只要有能力有机会,就热衷于诈力,热衷于奴役,热衷于造冤造灾,给别人制造冤屈,给社会制造灾难。自己蒙冤,呼天抢地;别人蒙冤,则袖手旁观,甚至幸灾乐祸,甚至落井下石。

【丧心人】野莫野兮,欺师灭祖;贱莫贱兮,丧心病狂。反孔反儒,是最严重的欺师灭祖;反人权反自由,是最严重的丧心病狂。前者是野种,无家可归;后者是贱种,不配为人。普罗大众欺师灭祖,是愚昧无知,可怜可悲;三界精英丧心病狂,是奸邪狠毒,可耻可恶。很多马帮精英,已经自绝于天下,自绝了天命,自绝了未来。虽然活着,行尸走肉耳,黑暗动物也。

【东海律】君子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但有两点人人都不难做到:一是不赞美盗贼,二是不诋毁圣贤。除了极左时期,黑暗不是强制性的。可惜大多数马邦人做不到。赞美盗贼和诋毁圣贤,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包括利益代价、道德代价乃至生命代价。一时获利越大,代价就越沉重。马邦社会灾难深重,这是要因之一。

【历史眼】无数马邦人毫不犹豫、坚定不移地站在公道和正义的对立面。它们热衷于帮凶助恶助纣为虐,对追求维护公道的正义人士,或冷嘲热讽,或落井下石,或防口封言,或司法迫害。当它们自己遭受不公的时候,却来感叹没有公道。如是因如是果,天之经地之义,恰恰体现了天道之公。

在对待君父和人民之大仇方面,中国人和马邦人也有重大区别。

父母屈死,子女有复仇的责任;子女屈死,父母有复仇的责任;子民屈死,君王和国家有复仇的责任。伍子胥伐楚,为父兄复仇也;吕母起义杀官,为儿子复仇也;商汤伐葛,为子民复仇也。

这些道理都是马邦人不知道的。马邦人多奴性没而少血性,不会复仇,甚至仇将恩报,甚至认贼作父。中国人不一样,既勇于复仇,又善于复仇。一息尚存,永不放弃,不死不休,甚至死而不休。子子孙孙,报复到底。古周礼説,复仇可尽五世之内。此理此义,非西方人所知,更非马邦人所知。

注意,爱有差等,复仇亦有差等。相比于历史之仇,复现实之仇优先;相比于祖宗之仇,复父母之仇优先。注意两点:一、亲人屈死为仇,若非屈死,不得寻仇;二、五世之外,不得寻仇。《周礼注疏》:“复雠之法,依《异义》古《周礼》说,复雠可尽五世,五世之内。五世之外,施之於己则无义,施之於彼则无罪。所复者惟谓杀者之身,乃在被杀者子孙,可尽五世得复之,郑从之也。”

特别可笑又可耻的是,不少马邦人放着父母儿女之大仇不报,却口口声声念叨着元清时代的祖宗之仇,真他妈白日见鬼!

绝大多数马邦人都是物化之人,权力金钱兼拜,奴性恶性并重。对于特权阶级来说,堪称有史以来最温顺的奴隶和最乖巧的奴才。奴隶贱在身,奴才贱在心,无非贱奴。但就是这样的贱奴,被逼急了,也会反抗。

只不过,马邦人反抗方式与正人正常人大不同,说起来特别可笑,他们的反抗只是无可奈何地躺平,共同点是不买房、不买车、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

面对政治无道和社会不公,站起来是堂堂正正的抗争,跪下去是低三下四的三帮,躺平主义是站起和跪下的中间态。既无力站起,又不愿跪下,那就躺下来吧。虽然平躺,其心不平,苦在其中也。

有三种性质截然不同的躺平,马邦人的躺平是最为无能无力无望无可奈何的。另外两种躺平,一种是有道之士的躺平,气和心平,自得其乐;一种是文雅之士的躺平,高枕无忧,神游物外。这两种躺平的美好,是马邦人做梦都想不到的。

绝大多数马邦人,只要还有一点希望,宁愿跪倒,不会躺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躺平,是因为他们即使跪倒,也看不到希望。

卖身活动竞争激烈,让大量名家高知都撕下脸皮丑态百出,年轻的一辈就是想出卖自己,想帮闲帮忙,也找不到买家。可耻可笑又可悲!

比较而言,日本人更有人味和中国味,更像中国人。

在今天全球左派嚣张、政治正确横行、道德水平普遍降低的时代,日本是怎么保持住其全民性的诚实、敬业、秩序、礼貌、荣誉、不妨碍他人的自律等等传统价值的?曹长青先生在其文章《日本孩子赢在起跑在线》中讲了一个原因:日本从孩子开始就注重传统价值教育,像一棵树,幼苗时就全力正向哺育,树长高了,才不会弯曲走样,保持正直挺拔;又在《日语是孙悟空*“*紧箍咒”*》讲了另一个原因:日本语言的独特性。文章说:

“语言的使用是展示一个人和一个社会文明的极重要一环。在全世界无论是独裁还是民主国家都越来越放肆地胡言乱语的时代,只有日本仍小心翼翼地说着自己的敬语和谦语,仍唯恐冒犯他人地“暧昧”着。这是在全球左派越来越疯的时代,日本保守主义能一枝独秀的独特因素之一。所以,无论日语多麻烦,其价值都是不可估量的。”

东海曰:曹长青所说不错,但有必要指明两点:日本语言的独特性就就属于日本传统的范畴,而日本的传统就是儒家化的,虽非正宗,但充满浓浓的儒家味、即中华味。

日人学习儒家文化和文明,学得并不好,唯贵在颇为真诚而且有恒。当今天下,日本堪称中国传统保留最多、儒家风味最为浓重的国家,或许儒商也是最多的。其中之一稻盛和夫说:所谓今生,是一个为了提高身心修养而得到的期限,是为了修炼灵魂而得到的场所。我认为可以这样说:人类活着的意义和人生价值就是提高身心修养,磨炼灵魂。”

或问某马帮谁是君子。答:马帮连伪君子都罕见,遑论君子。其领导层、官群和花瓶帮中都没有君子,一个也没有,半个也没有。因此不难理解,绝大多数马邦人不知、不信世间有君子。说到君子,必认为是伪的。说君子太奢侈,说正人吧,梁漱溟懂一点正理,有一点正义感,可算半个正人。

马邦人要做正人,说真话,须破六关:

一习惯关,说假话形成了习惯,恶习深重难破除;二面子关,改说真话,无异于承认原来所说不真,面子上过不去;三利益关,说真话无利可图,反而可能导致既得利益受损;四恐惧关,说真话有风险;五亲情关,亲友们担惊受怕,群起反对,如之奈何;六权巧关,把说假话当成通权达变和枉尺直寻的需要。

绝大多数马邦人一辈子过不了这五关。

时至今日,知识群体中认识到马学马制之错误者,或非少数,但能够挺身而出批判、反对者,仍然是极少数一小撮,原因不外乎阻于六关之下,脱身无计。能够不继续说假话就不错了,继续说假话说邪话说恶话的,仍然是大多数。

有学者说:“我们要的是台湾岛而不是台湾人,我们最不缺的是人。”非也,马邦缺的恰恰就是人,上上下下很多马邦人早已非人化了。像说这话的人,就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陆贾言:“尧舜之民,可比屋而封;桀纣之民,可比屋而诛者,教化使然也。”(《新语·无为》)论政治,是桀纣之政恶化其民之德,桀纣要负政治责任;论道德,其君其民各有各的因果,暴政就是对桀纣之民一种报应。永远不要怀疑上天的大公,因果律就是天道之公正的核心体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苦难深重必因罪孽深重。论国人之德智体,马邦比民国更等而下之,不仅多病夫,更多愚夫懦夫奴夫奸夫恶夫。愚昧怯懦奴性奸诈凶恶,堪称马邦人五大特性。这五性就是马邦人道灾难此伏彼起、周而复始的社会原因。

有文章指出,中国车祸死亡率已连续10多年保持世界第一,我们以世界3%的汽车保有量,制造了全球16%的死亡人数,已成为世界上开车最危险的地方。中国车祸多,最主要的原因是交通管理的理念落后。同样道理,马邦人祸多,最主要的原因是政治管理的理念落后,即作为意识形态的马学落后。

人和社会是很容易变坏的,但要坏到马邦人和马邦社会的程度,上上下下整体性败坏到不可收拾的程度,也是不容易的,没有特别邪的意识形态、特别恶的政治制度、特别腐烂的精英群体三管齐下,是不可能的。

无数马邦人虽有人形,已无人心。在道德上,心性恶化就是罪恶,就触犯了天条,就会遭到恶报。佛道和西学或许不无作用,不足以全面救度。欲全面救度马邦人,使之免遭天谴,重新做人,非儒家不可,非儒家政治化、政治儒家化不可!

剥夺人权自由的政治,是最坏的政治;被剥夺人权自由而不争的人,是最不堪、最没种、最下贱、最不可救药的人。在这样的政治下,所有富贵人家和成功人士都是可耻的,也是危险的。

孔子说:“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东海曰,邦无道,富且贵焉,危也。马帮三界精英,富贵不过三代,大量即身而灭,根本原因在此。

要让大多数马邦人重新做人,要将政治拨乱反正,开辟新时代,不仅要向日本学习,向西方学习,更要去马去毛并尊孔尊儒。不彻底去马就不能真正尊儒,就开不出新时代,只能在架漏过时,牵补度日,直到万劫不复。

2021-12-19

余东海

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总浏览量 275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370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