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无论对世界还是中国,算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虽然疫情仍在蔓延,地缘政治冲突加剧,但大多数国家已经解封,人员在国内基本可以自由流动,经济更是有了报复性反弹,最值得庆幸的是,战争没有发生。2022年会怎样,比2021年会好起来吗?

习近平在2022年的新年贺词中表达了一种乐观和温情,但同时也释放出某种不安的信号,他借用当年毛泽东在抗战胜利前夕与民主人士黄炎培的“窑洞对”,指只有勇于自我革命才能赢得历史主动,中华民族复兴绝不是轻轻松松、敲锣打鼓就能实现的,也绝不是一马平川、朝夕之间就能到达的,要求中共和民众常怀远虑、居安思危,保持战略定力和耐心,“致广大而尽精微”。虽然习在此说的是民族复兴,但由此也反映出他对今年的形势是有些不安心的。

我不看好中国的2022年,这不是要唱衰,尽管与中共不同道,但那毕竟是父母之邦,家人亲戚朋友都生活在那块土地,所以还是希望它能正正常常发展。之所以对今年中国的发展不乐观,有以下几个因素。

首先,从外部环境和中国面临的地缘政治看,让中国好起来的因素没有出现。最重要的中美关系在2022年可能会比去年还糟。尽管习拜视频会达成了管控两国分歧,为两国关系设立护栏的共识,但美国没有放弃单边打压和围堵中国的行动。冬奥会的外交抵制虽然响应的国家不多,可这是一个明确的信号,国会通过法案禁止所有新疆产品进入美国市场,表明美国即使对自身利益有损,也坚持要将中国排斥在全球供应链体系之外的立场。2022年这种情况可能会进一步强化,主要是拜登的低民调和美国的中期选举对民主党可能不利导致。

美国如今两党争斗水火不容,拜登的施政并没有给自己带来很高民望,中期选举在2022年举行,在选举前,为防共和党抓小辫子,拜登不可能对中国软弱。选举如果失利,参众两院或一院由共和党控制,拜登政府就会提前跛脚,民主党要赢得2025年总统选举特别是拜登本人如要参选,就必须堤内损失堤外补,即在拜登擅长的外交领域做出成绩,进一步打压中国从而不可避免。而现在来看,

由于通货膨胀,民主党大概率会失利。所以2022年中美关系让人乐观不起来,即使不变得更坏,也会维持在今年的水平,而不可能转好。

第二个影响因素,是中共20大。现在有些人怀疑习近平会不会一定连任,认为存在不确定性。我觉得连任是没问题的,因为看不到习不准备连任的任何蛛丝马迹。对于五年一次的中共代表大会,若习不打算连任至少现在要推出下任总书记候选人,可这个候任总书记连影子都看不见。届时会不会有其他突发情况迫使习放弃连任,理论上当然不排除任何可能性,然而只要回归现实政治,这种可能性就近乎零。习现在打遍党内无敌手,他的政治对手根本发动不了像样的反对行动。

但是,这不表明20大就不会产生某种于习不利的变数。习的反对派清楚,从现在开始到党代会召开的这10个月,是阻止习连任的最后时刻,即使不能成功把他拉下马,至少可以制造一些干扰,所以他们很可能在20大前会释放一些烟幕,设置一些障碍,让20大开得不是那么顺利。而外部环境、内部状况包括经济的下行也将为反对派提供某些阻击习的弹药。

第三个因素,是民众对习的政治高压到了某种程度的物极必反阶段,年前的李田田事件激起的民愤表现出了这种端倪。习上台后,借着民族主义的话语体系,宣扬中国崛起,赢得了很大一部分人支持。中国的民众包括知识分子多多少少都有民族主义情节。

习在他统治的九年里,最危险的时刻,要算2020年武汉疫情爆发初期,后来随着疫情好转,中国在主要大国中率先复工,尤其美欧疫情的反转,再加上特朗普为选举对中国无底线的打压,让民众暂时忘记国内的政治高压,转而支持中共。然而,习政权和民众的这个“小阳春”目前看来有走到头的迹象。上海震旦学院宋庚一老师因言论失当遭学校开除引发的民意反弹特别是李田田老师因声援前者而“被精神病”的事情曝光,导致舆论场一边倒地再次出现对当局的不满,上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武汉疫情刚起李文亮医生遭警察训诫之后。民意反转虽然并不能动摇中共统治,但至少说明大众眼睛不那么好蒙蔽。习为开好20大,政治高压可能会进一步加剧,民众意识的觉醒是否会带来某种局部的或小规模的反抗,不得而知,假如出现此景,长期言自然不利中共统治,但在2022年的这个时点上,由于它一定会遭到中共的强力镇压,中国的气氛可能会进一步恐怖。

第四个值得关注的因素是经济,2022年的中国经济形势大概率会比去年困难,前不久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透露出了这点,会议传递的信号就是一个“稳”字,说明决策层意识到今年的经济会很难看,所以预先要防范。

中国经济在近10年一直走弱,固然是由经济的内在特性决定,长达30年的高增长后,经济自己会有一个下行阶段,然而,这也是习近平上台后的政策所为,因为这10年恰恰和习的任期重叠,此绝非巧合,肯定有着政策的作用在内。习要经济从粗放的高增长转向高质量的发展,方向看似不错,然而他采取的手段太粗暴,动摇了市场特别是资本的信心。刨去前年和去年,因为这两年全球经济都受疫情很大,是一种特殊情况,今年中国经济会承接过去的衰退常态。去年中国的增速预估达8%,可能是改革后最后一个8%的增速。而今年中共判断将受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的制约,联合国的最新预测中国今年的增长水平也只有4.9%。经济的困难将直接冲击中国政府的财政收入、民众的就业以及产业转型。

还会有其他的影响因素。而上述四个方面也会互为作用和强化,是否会因此导致经济和社会的黑天鹅或灰犀牛事件出现,可以观察。对习近平来说,经济和社会领域的问题或许可以控制住,他最担忧的其实是经济和社会领域的黑天鹅或灰犀牛事件在政治领域发酵,被反对他的力量利用。如此,20大有可能出现某种意外,变局或许会发生。当然,在中共绵密的控制下,民众的日子虽不好过,但最后什么事情都不会出现,这也是极可能的。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37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