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北亚,有一个叫“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 (DPRK))”的国家。可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它既完全没有“民主”,人民又生活在极大苦痛之中,金家王朝世袭专制下更谈不上“共和”。根据各种公开或隐秘的信息,金家王朝统治下的朝鲜,可谓是整个世界上最封闭落后、最专制极权、最残忍暴戾的政权,侵犯人权的严重程度是世界之最。

那么,这样一个极度邪恶的政权,是如何建立起来的?又是如何得以长期存活的?它的未来会是怎样的?

 金日成的发迹史

关于金家王朝的建立,需要从金日成的发迹史开始讲起。金日成本名金成柱,少年时随父亲从朝鲜流亡至中国东北。来到中国东北后,金日成加入中共和抗联,参与反日斗争,并逐渐成为抗联重要领导人。金日成实际的抗战战绩很差,他指挥游击队取得的最大胜利“普天堡大捷”(此次战斗在金日成当权后被大肆吹嘘),其实也只毙伤日本警察和平民20多人。[1]后来,在日军和伪满军队围剿下,金日成率部退入苏联境内。在苏联期间,他成功的于残酷的政治斗争和清洗中存活,并成为抗联游击队一派中朝鲜人的领袖人物。

1945年,苏军出兵中国东北,并按与盟军事先的约定占领和“托管”朝鲜半岛北部(北纬38度线以北地区)。这时的苏联需要在朝鲜扶植代理人,对抗由美国扶植的南韩李承晚政权。苏联一开始试图扶植有“朝鲜的甘地”之称的朝鲜独立运动家曹晚植。但是曹晚植有反共主义倾向,并且试图让朝鲜摆脱苏联的控制,独立自主的决定半岛的命运。这自然让苏联人警惕和不满。[2]

在这样的情况下,金日成作为“替补候选人”得到了苏联的关注和肯定。在苏联扶植下,1946年2月,金日成成为“北朝鲜临时人民委员会”委员长,开始了他漫长的朝鲜领导人的生涯。[3]

 金日成肃清政敌巩固权力

但在此时及此后十年间,金日成的权力并不稳固。这种不稳固不仅来源于外部的威胁,更在于统治集团内部的冲突与较量。北朝鲜政权内部存在诸多政治派系和实力派人物,制约着金日成无法独断专行。北朝鲜政治派系包括以金枓奉为首的“延安派(与中共关系极为密切)”、许嘉谊为首的“苏联派(留学苏联或长期于苏军服役)”、朴宪永为首的“南劳派(南朝鲜劳动党出身)”,还有就是金日成为首的“游击队派”。各派人物各怀鬼胎,相互之间尔虞我诈,都想夺取朝鲜的最高统治权。

金日成成为朝鲜最高领导人后,就施用权术逐步排斥异己。他利用在朝鲜战争期间积累起来的权力、威望,开始一个个清除政敌。1953年朝鲜战争停战后,金日成立即对没有背景和失去实力的“南劳派”动手,处决了“南劳派”代表人物朴宪永,并彻底清洗了“南劳派”势力。之后,又趁斯大林去世不久、苏联领导人更迭时期,逼使“苏联派”人物许嘉谊自杀(一说为被金日成派人杀害),其余“苏联派”也树倒猢狲散。1956年,在“八月宗派事件”中,一举击垮了“延安派”,除少数人逃亡中国外,“延安派”成员纷纷被处死或投入劳改营。在肃清这三派力量之后,金日成在朝鲜的地位已无可撼动。[4]

不过,清洗始终没有停止。例如1960年代,金日成又肃清了“游击队派”内部倾向于反金日成的势力“甲山派”,首领朴金喆被处决。1976年,朝鲜人民军大将南日因车祸死亡,被怀疑是金日成谋杀所致。这只是被清洗的较为知名人物,被清洗的中下级党军政人物更是不计其数。金日成即是通过这种持久清洗来维系其统治存续的。直到金日成死亡,这种清洗都没有停止,并且被其子金正日和其孙金正恩继承使用。

可能有人会有疑问,为什么他可以成功清洗这么多政敌,而那些人没有成功反击?原因是复杂的。首先在于朝鲜这种高度集中和不透明的体制,让作为最高领导人的金日成有绝对的生杀大权,其他居于其下的人很难有条件反抗成功。第二,金日成一直高举独立自主、反对“事大主义”的旗帜,赢得了朝鲜统治阶层中众多民族主义者的支持,这些人还将其他派别人士视为外国傀儡或软弱无能不予支持。第三,苏联、中国出于各种考虑,对金日成的清洗采取了放任态度,并没有为亲近自己的派系人士撑腰,让金日成肆无忌惮。第四,则是金日成的确有非常高超的权谋,例如可以有效迷惑政敌,并拉一派打一派,各个击破。当然,金日成手段狠毒,不惜痛下杀手斩草除根,也是其笑到最后的重要因素。

朝鲜战争、战后建设、国际援助下金日成政权的巩固

金日成建立和巩固金家王朝,当然不止是依靠清洗。在朝鲜战争中不败,以及战后的经济社会建设,让金家王朝初步形成并得以巩固。

朝鲜战争的爆发,给了金日成集权的重要条件。在战争时期,一切都要服从战争需要,往往也会带来权力的高度集中和暴力化。因为只有集权和使用暴力,才能维持纪律和提高效率,在战争中站稳脚跟乃至取得战争胜利。金日成正是依靠朝鲜战争带来的特殊环境,迅速将党、政、军权力都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到了战争结束时,战时体制的惯性被金日成利用,于是比斯大林、毛泽东都更快的实现了个人独裁。

而随后的战后重建的成功,也让金日成权力的合法性得到一定程度的提高。1953-1970年代前期这约20年时间里,朝鲜依靠国际援助,经济取得很大发展。金日成发起“千里马运动”,以发展重工业为主、农业和轻工业为辅,的确取得了很大发展,人民生活水平也有了很大提高,哪怕这有一定的夸大成分。朝鲜在1970年代中期及之前的人均GDP、城市化率、农业机械化率一直高于韩国,自诩为“社会主义的人间乐园”。相较于殖民地时期和战争期间,这时的朝鲜人民的确是较为幸福的。所以,朝鲜民众对于金日成也颇有不少发自内心的尊敬和赞美。经济的较好发展自然巩固了金日成的统治。[5][6]

金日成将朝鲜战争“胜利”和经济发展的功劳全部据为己有,在朝鲜大兴个人崇拜。在朝鲜每个家庭都供奉有金日成的照片,各大街道都有描绘金日成的壁画,所有城市都有金日成的塑像,金日成的像章也都挂在每个朝鲜人胸前,歌颂金日成的文学和影视作品不计其数。在个人崇拜的“烈度”上,金日成超越了斯大林和毛泽东,是封建帝王、宗教元神和现代极权国家领袖的综合体。

而国际上的援助及各种支持,则是金日成政权得以存活、金家王朝得以建立和延续的又一重要因素,甚至是最重要因素。

如前所述,金日成本身就是苏联扶植起来的。而朝鲜战争,则是靠中国派出“志愿军”的强力支持和苏联颇丰的军事资源支持打赢的。更甚的,朝鲜人民军中的多支主力部队(三个师十个团),是原中共军队中的朝鲜族部队直接改编后“送”给金日成的。可以说,没有苏联和中国,就没有金日成政权。[7]

朝鲜战争结束之后,苏联和中国为各自利益,为拉拢朝鲜,都积极向朝鲜提供经济援助。例如,在1954-1957年朝鲜“三年计划”施行阶段,朝鲜重建的工业项目 80%以上是在兄弟国家的援助下完成的。而完全是由苏联、中国和东欧国家独自负责建设的工业项目共 9 0 个( 不 含 军 事 项 目 ), 占此期朝鲜恢复和新建工厂总数的20%。这些援助起到了播种式的作用。中苏两国及“社会主义阵营”各国向朝鲜提供的资金、技术、人才、资源援助,极大了改善了朝鲜经济状况,促成了朝鲜在1950年代中期至1960年代的经济腾飞。这当然对巩固金日成政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8]

除了军事支持和经济援助,苏联和中国还在政治、国际关系等方面力挺朝鲜。毛泽东为取悦金日成,还将包括一半的长白山天池及其他大量领土“让”给朝鲜。即便朝鲜清洗了国内的“苏联派”和“延安派”,苏中两国仍然予以姑息。在1960年代中苏交恶后,中苏都希望得到朝鲜的支持,所以更加大了对朝鲜的各种支持和援助,使得朝鲜从中得利,也等于让金日成从中得利。

在这些因素的共同影响下,金日成成功的掌握和巩固了其权力,在朝鲜建立了世界罕见的高度专断和极权的个人独裁,并进一步走向了家族世袭的独裁统治。

 世袭制度的建立

拥有说一不二绝对权威的金日成,已不满足于自己的终身执政,而是希望将权力传给后代,实现金家的世袭统治。

1970年代,随着金日成年龄的增长,接班人问题逐渐浮出水面。金日成不放心也不愿意将权力交给任何外人,决定从亲人中寻找接班人。一开始,金日成曾考虑让其弟弟金英柱担任接班人。但是,显然是处于“传子”的私心,金日成最终决定让儿子金正日继承大位。于是他开始想方设法排挤拥有一定权力和威望的金英柱,为金正日继位铺平道路。[9]

由于金日成对权力的绝对垄断,以及朝鲜国内高度盛行的个人崇拜,金日成安排金正日为接班人的工作在朝鲜国内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阻力。虽然世袭制严重违背马克思主义,但早已成为封建帝王式领导人的金日成并不在乎。1970年代至1990年代初,金正日成为了朝鲜众所周知的“储君”。1994年,金日成去世,金正日正式继承大位,成为朝鲜第二任领导人。[10]

由盛转衰的朝鲜和牢固不动的金家政权

自1970年代起,朝鲜开始走下坡路。由于高度集中的计划经济体制的缺陷,经济活力日益下降。过于强调重工业的发展,也导致产业结构的严重畸形,以及以满足民生为目的的轻工业制品不足和低质。而政治上的严酷高压,也让朝鲜无法进行有效的经济改革。1980年代,朝鲜经济进一步衰退,“迟暮的千里马”已没有了当年的辉煌,仅仅依靠着来自苏联和中国及“经互会”其他国家的支援而勉强维持。

而同时发生的,则是韩国经济的腾飞。朴正熙打造的“汉江奇迹”在1970年代末日益体现其活力,而继任者全斗焕、卢泰愚也都维持了韩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一升一降,朝鲜经济的衰败更加鲜明。

不仅经济,在国际关系方面,朝鲜也逐渐不敌韩国。随着经济发展,韩国在国际上的朋友越来越多,国际环境也越发好于朝鲜。1981年,韩国成功申办1988年奥运会。为阻止韩国举行奥运会和打击韩国,朝鲜不惜制造了“仰光爆炸事件”和“大韩航空机爆炸事件”。[11]但这种恐怖主义行径并没有让韩国受挫,奥运如期举办,朝鲜还遭到世界孤立。为对抗韩国奥运,朝鲜于1989年倾全国之力举办了“世界青年与学生联欢节”。结果除了赢得一些捧场和喝彩,影响力并没有足以匹敌汉城奥运,相反这种巨额投入让朝鲜经济雪上加霜。

对朝鲜造成致命打击的,则是1981-1990年代初的苏东剧变及整个冷战体系的瓦解。东欧剧变、苏联解体,“社会主义阵营”一夕瓦解,而中国“六四事件”后经济也一度陷入困境而大幅削减外援,朝鲜依赖的外援几乎全部丧失。

这直接导致了朝鲜经济的崩溃。根据维基百科引用相关文献的说法,朝鲜缺乏能力购入粮食、燃料和肥料,粮食产量大减。在1994年至1996年间,粮食产量就锐减六成。这导致工业生产也受到影响。而后来发生的自然灾害更加剧了农业减产。此后,官方的粮食配给体制崩溃,饥荒大规模出现。泛滥的水灾还破坏了不少化工厂等设施,令河水受到污染,灾民在饮用污水后生病。由于此前的泛滥已令大量的医疗物资受到破坏,加上落后的医疗体制,药物和人手严重不足,引发了医疗系统的失效。而工业生产也因这一系列灾难几乎完全停滞。整个朝鲜陷入巨大灾难之中。这段时期被朝鲜称为“苦难行军”。“苦难行军”过程中朝鲜共有数十万至350万人非正常死亡(而朝鲜当时的总人口也仅仅2000多万人)。[12]

同时,是苏东剧变时期及剧变后朝鲜对外关系的恶化。以前朝鲜拒绝与韩国建交的国家建交,对与韩国友好的政权采取对抗姿态。但是苏东剧变,以及韩国经济实力和影响力的急剧提高,让许多原来与朝鲜建交的国家纷纷选择也与韩国建立外交关系。朝鲜无法与这些国家全都断交,反而是这些国家主动对朝鲜变得冷淡。

但是,金家政权并没有在这场“苦难行军”中终结,而是存活下来并存在至今。

这是为什么?本文前面已经分析和总结了金日成成功掌权并维持权力的各种因素,但似乎还不足以说明1990年代金家可以在极艰难局势下存活的原因。我认为,还有两个重要因素,是金家政权得以存活的关键原因。

第一,是东亚儒法思想主导的高度保守主义文化对政权控制力的加持。苏东剧变让苏联和东欧国家纷纷“变天”,但中国、朝鲜、越南的专制政权却屹立不倒,显然有文化差异的因素影响。

苏东虽然并不算“西方国家”,但是受西方自由主义思想和民主政治架构的影响颇大,“欧风美雨”浸染下的苏东就比较容易形成反抗空隙和反抗力量,最终促成了专制政权倒台。

而包括朝鲜在内亚洲的几个以左翼革命起家的专制国家,虽然看似使用左翼思想打击了传统,但是更多的是传统渗入了左翼,最终变成儒法结合的封建主义、保守主义政权。而朝鲜金家政权则是保守化程度最高的。这种儒法保守主义对人思想和行为的禁锢力是巨大的,所制造的社会风气和政策乃至制度,足以压迫人民到无法反抗乃至无法喘息。金家之所以可以建立起世袭制度和实行高度的个人崇拜,也和东方封建主义保守主义思想在朝鲜的兴盛密切相关。

第二,则是建基于儒法封建保守思想之上的强固细密的专制体制的压迫与控制。金日成的左翼革命者出身,左翼本来是应该强调自由和解放。但是列宁式政党和斯大林体制将马克思主义倡导的体制进行了180度大扭转,变成一种高度禁锢个体的制度。而朝鲜既有儒法封建保守思想的加持,又接受了苏联传入的列宁式政党及斯大林体制,还效仿了中国的户籍制度,以及对金日成金正日个人崇拜形成的皇权统治模式,变成一种牢不可破的社会牢笼,将所有人套入其中无法挣脱。

在这种世间罕见的、杂糅多种思想、体制的禁锢系统下,即便发生了1990年代那种经济全面崩溃、人民饿殍遍野,政权却仍然可以安如磐石。

当然,外部力量在朝鲜“苦难行军”时期同样起到了帮助金家政权“维稳”的作用。虽然朝鲜在那段时间外交上是空前孤立的,但是并没有失去全部的支持。中国作为朝鲜的“血盟”盟友,一直坚定支持金家政权的存续。虽然中国一度因自身困境大幅削减了对朝援助,但是几年后就恢复了大规模援助,为朝鲜提供了包括粮食、机械、日用品在内的大量物资。

讽刺的是,对朝鲜脱离“苦难行军”贡献最大的,是朝鲜的死敌美国。克林顿政权为软化朝鲜、避免朝鲜在困境中发动军事冒险、促使朝鲜弃核,决定向朝鲜提供大量粮食援助,援助量超过了韩国和中国。但是,金家王朝并未因美国援助弃核,反而因此得到了喘息,维持了政权存续,为进一步研发核武提供了条件,并继续采取敌视美国和整个外部世界的外交方针。这不得不说是美国乃至国际社会的失策。

在以上种种因素影响下,金家王朝成功渡过了自1956年“八月宗派事件”以来最危险的统治阶段,成功的“续命”,并完成了由金日成到金正日的代际传承。

核武开发:金家政权免于外部干预颠覆的王牌

朝鲜核武研发发端于1950年代。朝鲜战争结束后,金日成就派遣了许多学者前往苏联学习核技术。不过,正式的核武研发直到1980年代才开始进行。深知核武威慑力的金日成,对拥核可谓势在必得。有人认为金日成拥核是为统一朝鲜半岛做准备,我认为其实主要是为了保障金家王朝的存续。

美国等其他国家得知朝鲜的核武计划之后,想尽办法阻止朝鲜拥核。知名的“六方会谈”就是为解决朝核问题而连续多年举办。美、中、俄、日、韩各国都提出了自己的方案,包括向朝鲜提供援助(胡萝卜)、进行制裁(大棒)等各种手段,以使朝鲜弃核。

但是这些方式并未起到作用,2006年,朝鲜进行了首次核试验。2006-2016年间,朝鲜共进行了五次核试验。据美国情报机构估计,朝鲜现在已至少拥有数十枚核弹,并以拥有实战能力。[13]

国际社会迄今仍未放弃促使朝鲜弃核的目标,朝鲜也多次在核问题上反复,包括多次炸毁、拆毁核设施。但是无论如何,朝鲜已拥有并有能力使用核武,已是不争的事实。

朝鲜因核武开发,遭受国际严厉制裁,经济和外交上遭受极为沉重的打击和压制。但是朝鲜依旧坚持核开发。原因就在于,核武是金家王朝维持家族统治的王牌。金家三代都认为,有了这样一件极具威慑的利器,各国都不敢冒着发生核爆的危险轻易去颠覆其政权,金家王朝才可能得以长存。

而金家三代的判断似乎是正确的。放弃或者说被迫放弃核武研究的萨达姆、卡扎菲都死于非命,而朝鲜金家政权却独存。这虽然有例如地缘政治等其他因素,但是朝鲜已拥核的确是原因之一。当朝鲜拥核成为既成事实,各方对颠覆金家政权都多了几分谨慎,更愿意选择接受金家政权存在、维持现状。

金正日与金正恩时代:对旧体制的继承与朝鲜“新常态”的形成

金正日统治时期,朝鲜大体保持了金日成时代的传统样貌,但是一个比金日成时代更加艰难、悲惨、酷烈的时期。

因为国际局势的变化及朝鲜核开发,金正日时期的朝鲜遭到了空前的孤立和国际制裁。而“苦难行军”也主要发生在金正日统治时期。

在这样的情况下,金正日一方面想方设法维持局面,另一方面也在试图效仿中国的“改革开放”,让朝鲜摆脱危机,更为金家谋出路。

于是,在世纪之交的几年,朝鲜采取了一定的改革和开放措施,例如允许个体经营、副业生产、市场交易,以刺激经济、改善民生、增加税收;宣布开放边境和实行优惠外贸政策,以吸引外资、发展经济。

这些措施对经济民生起到了一定积极作用,但是也使得人民得到了有限但宝贵的自由,让金家王朝的极权统治出现了一些动摇。人们变得不再那么盲目的、疯狂的崇拜金日成和金正日,转而更青睐市场和钞票。[14]

这让金正日大为愤怒和恐惧。因此,其逐步停止了进一步的改革开放,还收紧甚至停止了一部分已做出的革新措施。于是朝鲜的“改革开放”半途夭折。

不过,朝鲜仍然保留了一部分改革措施,并且不时的再推出一些开放政策,只不过力度有限,走走停停。典型的如朝鲜“罗津先锋港”的建设的发展与停滞。而国内一些地下交易市场也被当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允许存在。这当然无法让鲜并未走出经济社会严重落后的局面,朝鲜人民大多都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

但在前述的那些原因影响之下,金正日成功维系了金家王朝的统治直到死去,并传位于金正恩。

金正日有三个儿子,长子金正男、次子金正哲,三子金正恩,还有一个女儿金与正。金正日本想传位于金正男,但金正男思想较为开明,主张朝鲜应效仿中国实行改革开放。这让金正日对其极不放心。而次子金正哲沉迷于音乐,不关心政治。所以金正日才将大位传给了金正恩。

某种程度,金正日的选择是正确的。金正恩继位至今,金家王朝的统治还是很稳固的,国内经济有了一些起色。甚至在外交上取得了一些突破。虽然这些成就未必就是金正恩的主动行为促成,而是其他外部积极因素影响,但金正恩起码抓住了相关机会。

朝鲜在外交上的突破进展,最突出的显然是“金特会”的举行。朝鲜最高领导人首次与美国这个最大敌国的在任领导人举行了会晤。虽说会晤并未产生多少实质成果,但是象征意义就已经颇为巨大了。

而更具实质意义的外交成就,则是与亲北的南韩文在寅政权建立了良好关系。在金正恩与文在寅分别担任朝鲜半岛南北最高领导人期间,朝韩关系大为回暖,金正恩与文在寅举行了多次会晤,还一起跨过了板门店。不过,双方关系也并非一帆风顺,甚至有点像南方一厢情愿。朝鲜在此期间炸毁了开城工业园区的朝韩联络事务所,并多次对韩国进行强烈的语言谴责。这说明,朝鲜并未从根本上放弃敌视南韩的政策。

而在内政方面,金正恩表现了更为保守的态度,基本延续了金正日时期的内政方针。相对于金正日,金正恩更加强调民生问题,多次提及改善民生的重要性和决心。不过金正恩并未做出太多实质改善民生的举动,显得口惠而实不至。但因金正恩时期的朝鲜已走出“苦难行军”,所以朝鲜现在的经济民生状况明显要好于金正日时期。

可以说,金正恩时期的朝鲜已经进入“新常态”,即大体保持旧貌的情况下有些改革和进取,经济勉强运转,外交有重大突破,而政治军事则是照旧。

在朝鲜,人民被分为三个阶级“核心阶级”、“动摇阶级”和“敌对阶级”,人口比约为3:4:3。[15]虽然朝鲜整体非常贫苦,不过其中的三成“核心阶级”成员,过得还勉强说得过去。尤其居住在平壤的市民,是朝鲜的“特权阶级”,大多数人生活水平类似于中国四五线城市的中产下层。而平壤城和靠近中国边境朝鲜城市,也有很多新贵,依靠各种方式尤其与中国的外贸得益,享受着人上人的特权生活。这些人还是发在内心的、颇忠于金家政权的。

但是,大多数朝鲜人民仍然生活在极端贫困之中,仍然为温饱发愁。而政治上的严酷更不必说,不要被金正恩的笑脸迷惑,其实际上的残忍程度不亚于其祖父和父亲。金正恩处决了其姑父张成泽,还在海外暗杀了其兄长金正男,足见其手段之残忍。朝鲜国内各种处决不断,集中营劳改营仍然到处都是,时时都在告诉世人朝鲜持久清洗的存在。朝鲜也仍然是一个极封闭、极落后、极专制的国家。只要金家人不下台,朝鲜就几乎永远没有改变这种现状的希望。

 朝鲜和金家的未来:高度捆绑和缺乏希望

   那么,朝鲜的未来会如何?这是一个既容易做出一定判断,又难以完全解答的问题。简单的说,朝鲜在金家统治下没有根本改变的可能,只有金家政权崩溃朝鲜才能变革。但金家政权崩溃后的朝鲜会变成什么样,却无人可以准确预判。

金家三代都拒绝进行广泛和根本性的改革开放,某种程度是“有道理的”。根本的改革开放是与金家一家独裁的现状不兼容的,大开大改必然导致极大冲击金家王朝的统治。2000年代初期朝鲜一定程度的改革出现的结果,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所以,站在金家角度,不改革开放是“明智”的。而金家人决定了朝鲜的一切,金家人怎样做,朝鲜就会是什么样,金家和朝鲜可以说高度捆绑在一起。

而继续闭关锁国、实行极度高压极权统治的朝鲜,除非突然发生特别的变故(如金正恩被杀、其家人也被杀;中国出现巨变,朝鲜的依仗彻底断绝),恐怕还能在可预见的未来长期存在下去,朝鲜人民也将继续在这“大监狱”里求生与死亡。

在各种机缘巧合、偶然必然的风云际会下,产生了朝鲜金家王朝这样一个与现代文明完全脱节、当今世上绝无仅有的独裁政权,以及这样的国家形态、如同终身坐监的朝鲜人民的生存状态,令人悲哀和绝望。

而朝鲜能够维持超过半个世纪的非正常的、扭曲的状态,制造长久的人权灾难,国际社会的各种支持、绥靖、误判难辞其咎。世界各国都只考虑本国乃至统治集团自身利益,对于朝鲜的人权却缺乏关心。例如可能危及他国安全的朝核问题引发广泛关注,但朝鲜极端恶劣的人权状况却乏人关心。

不过,朝鲜极权统治不可能万世长存,金家王朝终有灭亡的那天。只是,这需要人们想方设法的推动,而不是等待它自动的到来。在朝鲜人民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国际社会应该负起责任,放下一己之私,付出一定代价,为朝鲜走向繁荣文明、人权得到保障的方向努力,最终结束金家王朝及任何独裁者的统治,让朝鲜人民迎来光明。

注释:

[1] 维基百科:普天堡战役

[2] NHK纪录片朝鲜系列:第一集:走向个人崇拜

[3] 同上

[4] 沈志华《最后的“天朝”:毛泽东、金日成与中朝关系》

[5] 同上

[6] 四十年前朝鲜经济曾比肩日本超越中韩 新浪

[7] 沈志华《最后的“天朝”:毛泽东、金日成与中朝关系》

[8] 同上

[9] NHK纪录片朝鲜系列:第二集:被虚掩的“世袭”

[10] 同上

[11] 维基百科:仰光爆炸事件、大韩航空858号班机空难

[12] Solomon, Jay. US Has Put Food Aid for North Korea on      Hold. Wall Street Journal. 2005-05-20 [1 August 2007].

[13] NHK纪录片朝鲜系列:第三集:核开发的战栗

[14] NHK朝鲜纪录片 中朝边境正在发生什么

[15] Ralph Hassig Kongdan Oh “the hidden people of North Korea:Everyday Life in the Hermit Kingdom”

其他参考来源:

1,沈志华《无奈的选择:冷战与中苏同盟的命运》

2,姜哲焕《平壤水族馆:我在朝鲜古拉格的十年》

3,芭芭拉·德米克《我们最幸福:朝鲜人民的真实生活》 4,Solomon, Jay. US Has Put Food Aid for North Korea on      Hold. Wall Street Journal. 2005-05-20 [1 August 2007].

4,Spoorenberg, Thomas; Schwekendiek,

Daniel.Demographic Changes in North Korea: 1993–2008.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5,David F. Von Hippel and Peter Hayes. North Korean Energy Sector: Current Status and Scenarios for 2000 and 2005. 89. Print.

6,William J., Moon. The Origins of the Great North Korean Famine: Its Dynamics and Normative Implications. North Korean Review. Spring 2009

7,凤凰卫视有关朝鲜纪录片

8,中英文维基百科有关条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