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很普遍的误会,认为极权势力无所不能。如落桂群友言:“极权政府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做不到,非不能也,是不为也。”东海曰,想多了,很多好事,它们确实无能为力。古今中西极权主义的共同特征是,破坏很行,建设不行;作恶很行,为善不行。就像野人,吃人很能,救人无能。

极权政府当然也能解决问题,但与其制造问题的能力完全不成比例。也就是说,政府制造问题的能力极大,解决问题的能力极小。

很多问题,在正常社会根本不成问题,在极权社会纷纷成为问题,又由小问题变成大问题,大问题愈演愈烈不可收拾。很多问题,即使得到解决,也会不断复发,周而复始,没完没了。就像徐州打拐!

流传一个徐州过往的打拐盘点:

1989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800多人,随后,全国妇联的领导,来徐州视察表示非常满意,称赞徐州积极保护妇女权利,然后回去了。

1992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儿童1200多人,随后,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领导来徐州视察,称赞徐州为制定《妇女权利保护法》积累了经验,然后回去了。

2000年,徐州开展专项行动,解救被拐妇女12000多人,儿童5400多人,随后,公安部领导来徐州视察,表示非常满意,称赞徐州打拐成果位居全国第一,然后回去了。

徐州打拐,89年以来官方大肆宣传的大打就有三次。但效果呢?打不胜打,永远打不完,而且越打越严重,打出了惨绝千古、震惊天下的八子母案,大量妇女被拐的信息不断浮出水面。徐州打拐的今昔盘点,为“极权主义吃人很能,救人无能”这条东海律提供了最好的证明。

吾早就指出,马家现行行政管理系统不行,是略有政治常识者都可以看出来的。不是一般不行,而是基本丧失了治理能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爱民很虚害民很实,某些地方连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治标能力都丧失了。

马官群体特征是唯权唯利唯上,对上吹牛拍马,对外巧言令色,对下头痛封口,脚痛封口。反腐很艰难,效果很有限,或能让贪腐的手脚暂时有所收敛,无补于整个系统思想道德的恶劣和治理能力的缺失。对于腐尸,可以掩盖一些恶臭,割除一些腐肉,不可能让它活过来也。

不仅极权主义,所有邪恶势力,所有道德败坏的人物、团队和组织,都有以下共性和特色:成事不行,败事很行;创造不行,毁损很行;致富不行,致贫很行;造福不行,造祸很行;救人不行,捣鬼很行;革命不行,造反很行。以上这些特性,是所有邪恶势力的。

2022-2-19

封口有效也有限,正义终究封不住

曾有人表示,也想说说真话,也想声援一下某些冤假错案和受苦受难的弱势群体,但又担心微信被封,给生活造成大麻烦。东海避而删之,相忘于江湖。

吾以为,一个知识人,生活在马邦,如果连微信都没被封过,是可耻的。微信被封确实麻烦,但比起自由先锋、维权志士的磨难和牺牲来,是微不足道的。

论道德荣誉和资格,如果说犯山巅罪是博士毕业,犯山冻罪是大学毕业,喝茶是小学生,微信被封就是进幼儿园。如果微博微信都没被封过,那就是奶婴,只怕这辈子都没有长大的机会了。

虽然喝茶不计其数,终究还是小学生,相比大学生博士生,未免惭愧。但比起众奶婴,亦值得自豪。至今微博被封过六次,微信被封过三次,微群被封过一次,其它账号被封无数。特记于此,以证卫巫之恶,以证暴政之罪!

让人说话,天塌不下来。不让人说话,天就塌了。不让人说话就是无法无天,背天逆道;就是大罪大恶,万恶之首,就是彻头彻尾的暴政!

不仅异议人士,无数精英民众的微信微博都被封过。防民之口防儒之口,给无数人的生活工作制造了很大的麻烦,封得很多人怨气深深怒气勃勃,甚至有人以死抗争,人怨深矣广矣。其恶果之沉重,恶业之深重,后患之深远,代价之惨重,只怕是恶规之制订者和执行者难以想象的,到时只怕悔改的机会都没有。

某些执行者有其迫不得已的无奈,但常常把枪口抬高一寸是必要的,既是助善助正的必要,也是自赎自救的必要。大变革、大转型时代,有些事的发生将迅雷不及掩耳,为自己积点德留点后路是必要的。千万不要把手中暂时性的那一点点权力用尽了。这不是威胁,而是善意的忠告。免费奉赠两条东海律。

其一、人怨积累到一定程度,必有天怒,必有相应的灾祸降临,包括刑杀和天谴。

其二、大恶之人必有其祸,大恶而享福,后患更深;大善之人必有其福,大善而被祸,后福更大。能明此理信此理,是智,亦大有助于勇,有助于浩气的培养。在极权社会不能反极权求自由,在鬼蜮世界不敢倡正义放光明,毕竟是智不足,于此因果未能透明和坚信。至于极权主义之坚持和支持者,必不知不信因果可知。

防口对于小人懦夫确实有效。面对社会不公民众苦难,面对徐八子那样的悲剧,很多人知识群体弱势群体袖手旁观,甚至落井下石为虎作伥。它们以为袖手旁观或为虎作伥,就可以避开饿狼恶虎的血盆大口,避开上上下下的魔爪鬼箭。

殊不知,苦难最为深重的恰恰是这两类人。自由志士受到迫害,容易天下震动;这两类人蒙难,往往无声无息,甚至连它们自己的亲友都未必愿意伸手。

很多人不明白,在极权社会,助人救人是最好的自助法门,而且是三重性自助:一助自己思想成熟,二助自己道德成长,三助自己形象美化、力量增长。

今晨看到友人一言,大赞,录此共赏。其言曰:“能扛得住涅槃之痛,才配得上重生之美。”然哉,个人和国家都一样,浴火重生的美好幸福,往往需要经过烈火焚身的艰危苦痛。涅槃是佛教语,原是灭度、圆寂义,指佛教修习的最高最理想境界,熄灭生死轮回后的境界,引申为死亡的美称。

徐迟《火中的凤凰》言:“这是一只火中的凤凰,一只新生的凤凰,它在大火之中涅槃,却又从灰烬里新生。”个人生命和国家生命,都可以涤故更新,生生不息;思想革命、道德革命和政治革命,都是一种凤凰涅槃般的新生。

防民之口是古今中西极权暴政不约而同的共同点。殊不知,防口有效也有限,真理正义终究是防不住的。杨万里诗曰: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

2022-2-19

余东海

集于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总浏览量 2,569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995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