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薛琦

今天,我给俄罗斯联邦总统打了电话。

结果呢?静默。

虽然静默的应该是乌克兰的顿巴斯地区。

这是为什么我还要向俄罗斯人民吁请的原因。

不是作为总统,而是作为一个乌克兰公民。

我们两国共享了2000公里长的边界线。

边界上现在驻扎了你们大约二十万的士兵和成千的军事单位。

你们的领导人已经批准了对我们采取行动,侵占另一个国家的领土。

是这样一个行动吗?这样一个行动,将会是欧洲大陆上一场大战的开始。

全世界都在谈论可能会发生什么,找出一个借口,发起一个挑衅,随时可能的爆发——把一切都焚毁的爆发。

你们听到的是这样的烈焰会给乌克兰人民带来自由,但是乌克兰人民本来就是自由的。

乌克兰人民牢记着自己的过去,建设自己的未来。他们在建设,而不是你们每天在电视上听到的他们在破坏。

你们媒体里的乌克兰和现实中的乌克兰千差万别。

最大的区别是我们的乌克兰是真实的。

你们听到的是我们是纳粹。

一个被称作纳粹的民族怎么可能以牺牲八百万人的生命去消灭纳粹呢?

我怎么会是纳粹呢?我的祖父是苏联步兵,经历许多战争而幸存,

他在独立的乌克兰去世时候是上校。

你们听到的是我们仇视俄罗斯文化,文化怎么能被仇视呢?哪有这样的文化?

邻居之间在文化上取长补短。但是,这既不会让彼此合并,也不会割裂为“我们”和“你们”。

我们相异,但这不是成为敌人的理由。

我们要和平地、安静地、诚实地创造我们的历史。

你们听到的是我下令让进攻顿巴斯,开枪、轰炸都没问题。

问题是:枪击谁?轰炸什么?

顿涅茨克? 我去过那里很多次,相遇过许多的脸庞和目光。

阿尔捷马?我和朋友在那里漫步过。

顿巴斯体育场?我在那里和当地球迷一起,为参加欧洲杯的足球健儿助威加油。

舍巴库娃公园?那里是我们的球队输了以后,借酒消愁的地方。

卢甘斯克? 我挚友的妈妈的家乡,他的父亲在那里安息。

请注意,我现在用俄语演讲,但是俄罗斯没有人能懂得这些人名、街道和事件的含义。

这对你们来说都是陌生的,你们不知道的。这里是我们的土地,我们的历史。你们为何而战?要击败谁?

你们许多人以前来过乌克兰,还有亲戚在乌克兰。

你们有人在乌克兰的大学学习过,和乌克兰人是朋友。你们了解我们的性格,了解乌克兰人,懂得我们的原则。

你们知道我们最珍惜什么。你们看看自己周围,听一听理性或常识的声音,听听我们的声音。

乌克兰人民向往和平,乌克兰政府需要和平。

我们向往和平,我们创造和平,一切靠我们自己的力量。

我们并不孤单。是的,乌克兰得到很多国家的支持。为什么?因为我们讨论的是“为和平不惜一切。”

我们讨论和平,也讨论原则和正义,还讨论每个人有权决定自己的未来和安全、有权免于恐惧地生活。

这一切对我们至关重要,这一切对和平至关重要,我想对你们也至关重要。

我知道我们不想要战争,不管是冷战、热战还是冷热战。

但是如果我们受到威胁,如果有人要抢夺我们的家园、我们的自由、我们的生命、还有我们孩子的生命,我们一定会去捍卫这一切。

停止进攻……捍卫。进攻我们,你们遇到的会是我们的从容面对,不是背影,是我们的直面以对。

战争是苦难,不论从那个意义上来讲,都要承受巨大代价。

要付出的是金钱、声誉、生活品质、自由;最重要的,是会失去我们的亲人,会失去我们自己的生命。

战争有很多欠缺,唯一不缺的是伤痛、肮脏、血腥和死亡,成千上万的死亡。

你们听到的是俄罗斯受到威胁。这不是事实,过去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是。

你们想从北约得到安全保障,我们也需要安全保障。

我们需要你们的安全保障,需要俄罗斯和《布达佩斯备忘录》成员的保障。

今天,不要把我们当成是临时拼凑的安全联盟的成员,我们的安全和邻国息息相关。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讨论整个欧洲的安全,虽然我们的目标是乌克兰的和平、乌克兰人民的安全。

我们决心让所有人了解这一切,包括你们。战争会剥夺每个人的保障,会使任何人都失去安全保障。

谁会是最大的受难者?

我们大家。

谁不愿意承受更多的苦难?

我们大家。

谁能阻止这一切发生?

我们大家。

这样的人是否就在你们中间——我相信是的。

公众人物、记者、音乐家、演员、运动员、科学家、医生、博主、声援者、抖音播主,等等平凡的人,平凡又普通的人,

男人、女人、年长的、年幼的、父亲,还有最重要的——母亲。

这样的人在乌克兰人民中一样很多,他们不会理会那些竭其所能让他们相信事实的另一面的人,

我知道我的讲话不会在俄罗斯的电视上播放,但是俄罗斯人民一定应该听到,你们需要了解真

相。

真相是:我们需要防患于未然。为了和平,俄罗斯政府不会和我们讨论,但他们也许会和你们讨论。

俄罗斯人民想打仗吗?我能够回答这个问题。但是,答案在你们手里,在俄罗斯人手里,在俄罗斯联邦的公民手里。

谢谢!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11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