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中国留学生对中国何以是个威权国家以及民主之机会何在的反思见美联社早春与胡佛研究所合作的关于中国挑战的研讨会。 

原文出处:AMERICAN POUPOSE

04 Feb 2022

原文链接:https://www.americanpurpose.com/articles/dreaming-of-democracy-in-china/

作者:穆金凤 (音译)

译者:太史齐

国共产党(CCP)何以能在长达七十多年的时期维持了其对中国的掌控?中国是怎样为中共的威权意识形态提供了肥沃的土壤?为什么中国缺乏支持民主和自由的资源?对我来说,这些问题既是具体情况,也不是有亲身感受的。

中共经过几代当政者的经营,已经将“民主”和 “法治”这两个词语的真正含义剥离殆尽,并且现在正企图在全世界抹去这些词的本来含义。因为我在中国长大成人,我对在这样一个国家生存到底意味着什么拥有第一手的认知。

2019年,香港爆发了大规模的抗议以及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的暴力冲突。参与香港民主运动的人士遭到警告或逮捕,中国社交媒体上所有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评论均被删除。那时我正开始在美国攻读研究生学位。我遇到了一位来自新疆—地处中国西北部—的维吾尔族女士。

我们成了微信好友,她经常通过微信给我转发来源于中共政府的文章。跟她见面时,我就问她为什么转发这些文章。她回答说,无论何时,只要她发布微信信息,她都必须从当地一个警察的微信账户中转帖,这样她才能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她还必须及时向警方报告她的所有行踪。在新疆,当地警察会轮流住进维吾尔人家里,以便更密切地监视他们的日常生活。

这位维吾尔族女士打算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但她首先必须在取得硕士学位后立即返回中国。警察知道她是谁,她在离开中国之前被要求进行登记,如果她没有及时回国,她的家人就会有麻烦。在她离开美国、返回中国的那天,她告诉我:“我没有选择,因为我的家人在新疆。”我仍然记得她这句话。尽管她没有做过任何刺激中共政府的事情,她仍中共被剥夺了个人选择权,并被强迫保持沉默。

中共体制的受害者不仅仅是香港的抗议者,甚至也不仅仅是遭受中共限制生育政策之害的新疆维吾尔族妇女。长期以来,同样的政策也使大多数中国妇女深受其害。1990年代,在我出生几年后,我的母亲再次怀孕。然而,中共当时实行的仍然是计划生育即独生子女政策。一对夫妻如果有了第二个孩子,就会面临被解雇的命运,失去养家糊口的工作,并且还要面临数千美元的罚款,而那时一个家庭的全部月薪还不到200美元。我母亲没有选择,她被迫进行人工流产。

我清楚地记得,在我的孩童时代,我时常看到母亲坐在椅子上,两眼呆呆地看着窗外。她在想念她的另一个孩子,那个从未有机会出生的孩子。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因强迫流产而丧失的生命与中共在文化大革命和天安门广场屠杀中所剥夺的那些生命一并统计。

今天的情况不同了。由于人口红利的减少和劳动力的短缺,中共政府相继推出了二胎、继而又是三胎的政策。不变的是,中共继续将个人当作为其政权效命的工具。

来到美国后,我经历了许多挑战;我也第一次领略到了民主政体以及植根于法治和尊重人权基础上的多元文化社会。美国与中国的对比一目了然,我开始进一步思考威权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顽固存在的原因。

我认为,第一个原因在于与民主和人权有关的语言的局限。在古老的中国语言中,民主与君主同义。直到今日,汉语中仍然没有与“西方民主”相对应的术语。

今天,汉语普通话中与democracy相对应的词语是“民主”。“民”是指people(人民);“主”是指master(主人)。中共不是把“民主”(democracy)的含义解释为 “人民是主人”,而是把“民主”歪曲为“(中共是)人民的主人”。这样一来,迎合北京当局统治的虚假民主就取代了真正的民主。如此这般,当人民投票从本地人中选举出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时,他们在投票开始前就被告知必须选举已经内定的候选人,也就不足为怪了。

还有其他一些语言上的鬼把戏。北京当局把人权定义为包括了生存权和发展权,但对于弱势群体来说,这两项权利完全遥不可及。以身体残疾者为例。根据中共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21年,中国有八千万残疾人(这还只是持有官方颁发的残疾证书者的数字)。然而,由于歧视和普遍缺乏无障碍设施,残疾人很难找到工作。地方政府为残疾人提供了些许补贴,数额为每人每月7至12美元。作为一名志愿者,我曾看到某地残疾人联合会的办公室设在建筑物的七层,却没有任何电梯和无障碍设施。

威权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顽固存在的第二个原因是中共从未打算使中国走向民主。从历史角度来看,中共只不过是过去四千年来统治中国的八十三个专制王朝中的最新一个。事实上,与持续了790年的周朝相比,中共仅仅存在了100年,执政也只有72(译者注:原文误为62)年。虽历经皇朝兴衰,但固化不变的是国家主义导向的意识形态及其政治结构。两者都在中国公民身上根深蒂固。更须提及的是,从汉朝开始,儒家思想就在中国文化中占据主导地位。它的最初目的就是为独裁统治服务。几千年来,它塑造了中国人的思想,阻碍了个人意识的发展。

维系中国威权意识形态的第三个因素是,太多的民族集体创伤最终形成了一个自我主义的社会。阶级斗争主导着中国的历史进程;北京当局有意鼓动阶级斗争,以维持其政权的稳定。因此,尽管中国文化强调集体主义,但社会内部却并没有凝聚力;北京当局的这种统治战略的一个后果就是在人民中间制造了自我主义(egoism)而非相互信任。自我主义与个体主义(individualism)不同。一个自我主义的社会更有利于产生独裁,而不是更倾向于形成民主。

威权主义意识形态在中国固化的第四个原因是,在农业文明中,很容易产生威权主义政权。中原地区,汉文化的发祥地,位于黄河的中下游。这一地区适宜农耕,因此,几千年来,农业一直是中国文明的基础。在农业社会中,由封闭的地理环境形成的经济生产是保守的、封闭的。此外,小农经济内在地脆弱,易受自然灾害、战争破坏和土地兼并的影响;而一个高度中央集权的社会却可以相对有效地维持正常的经济生产。

然而,小农经济只能推动生产工具的发展,而不能形成系统的科学理论。今天,尽管中国在技术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进步的仅仅是应用型技术,如应用型软件和计算机系统,而不是独立研究和自主创新。这正是中国只成为一个制造大国而非基础性技术大国的原因。

自1978年的经济改革以来,中国已开始融入世界市场经济体系。北京当局为了维持其 “世界工厂”的地位,凭借对工人权利和利益的重大侵犯,以尽可能低的工资从中国劳动力大军身上中榨取尽可能多的劳动成果。尽管北京当局鼓励自主创新,但它同时也默许盗窃其他国家的知识产权。

北京当局竭力企图避免提及“纳税人”一词,以延续中共的“合法性”,防止中国人民认识到是他们作为纳税人供养了政府。每当遭受自然灾害的民众得到政府救济时,他们都会跪下并哭诉:“感谢中国共产党对我们的救助”。之所以发生这种本末倒置的现象,是因为人民从未被告知,这些帮助来自他们自己的纳税,而非来自中国共产党。

自习近平上台以来,北京当局猛烈鼓吹所谓的“中国梦”,将中国描绘成一个超级大国。然而,掩盖在这种看似咄咄逼人的外表之下的是中共的自卑和胆怯。习近平政权正在使中国社会变得更糟——经济形势恶化、缺乏创新、不平等加剧、社会矛盾扩大。许多生活在威权国家的人缺乏有效的抵抗方式,但他们的内心却一直在呐喊。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上,类似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评论可以被删除,但渴望自由和平等的心声却是不可遏阻的。

尽管大多数人现在仍笼罩在黑暗中,我们仍不应放弃对光明的渴望。在黑暗中孕育的自由和正义将使黎明更加光明,这是普世的原则,中国也不例外。

译者注:穆金凤(音译)是一名曾在美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

总浏览量 578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11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