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下午,我刚回到家,妻子告诉我一个令人悲痛的消息,我的好友、老乡李进进律师不幸遇害。

关于李进进律师遇害的原因,我从朋友的推文中得知,李进进律师今天上午11時45分,在其法拉盛办公室不幸遇害。犯罪嫌疑人是位女客户、25岁的访民张晓宁,上周五曾因办居留身分问题情绪失控,最后律所报警將她逐走。当时李进进还对警察说不要起诉她,她还年轻。没想到她怀恨在心,今天上午暗藏尖刀闯进李进进的办公室杀害了他。

李进进律师是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当时他是北京大学宪法行政法学博士研究生。六四大屠杀后,李进进在武汉的家中被捕,被控反革命宣传煽动罪。1993年获释后,他移居美国,就读于威斯康辛大学法学院,获法律博士学位。1998年至今,李进进作为律师一直在纽约执业,办理了众多复杂疑难法律案件。他业务精湛,服务优良,其律师事务所受到华人的赞扬和喜爱。在业务之余,他心挂中国民主事业,并为此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他现担任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监察长,并长期担任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会长。李进进热心公益事业,常年为民主人士提供免费法律服务。他性格善良、温和,包容不同政治观点,是大家喜爱的朋友和兄长。

李进进勤于笔耕,他的文章观点鲜明、逻辑严密、语言清新流畅,文采斐然。他在YouTube上有大量政治和法律事务演讲和讲座视频。

李进进是我的武汉老乡。2016年9月,我移居纽约所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我们无论见面还是电话一直用武汉话交流。说来有趣,2016年10月4日上午,我到律师所见他,本想聊聊后一起吃饭,但他居然给我派一个大的任务。因为当天下午他要去法庭开庭,便要我代替他在“中国政治变局与民主前景”研讨会上点评709律师夏霖案件。他说你是中国律师,正好为民主事业做点事。我一看离开会的时间只有几个小时,便赶忙仓促披挂上阵。这是我第一个时政点评视频,也是准备时间最短的,居然得到了很多朋友的喜爱。我想我走上“时政分析”媒体人的路或许与他临时点兵有关。

李进进律师走了,他的离去是中国民主事业的重大损失,我也失去了一个能用乡音交流的兄长。愿李进进的在天之灵在天堂的安息!最后,我想用武汉话对他说:拐子(兄长),一路走好!

下面是为我与李进进律师两年前合作撰写的文章,重读此文不禁悲从中来,痛断肝肠。

 

端午前后中国有大事发生 武汉归元寺传出神秘谶语

2020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的一年。新年伊始,武汉肺炎病毒就震惊了中国和世界,谈武汉色变。肺炎病毒在武汉蔓延绝非小事,武汉地处中国的中部,四通八达的地理位置极易病毒传播。同时,武汉人性格豪爽,行侠仗义,爱打抱不平,具有强烈的革命精神。在武汉病毒蔓延之时,近日,一句来自归元寺的神秘谶语在武汉乃至全国流传,预示着今年端午节前后中国有大事发生。

目前网上流传的武汉汉阳归元寺谶语是:江城瘟疫起,端阳除恶习。它来自武汉归元寺第四百一十六个罗汉蠲楞意尊者的签诗,即:(一)鸟在林中自由飞,鸟在笼中唯悲啼,听其自然由其性,生而为囚最可悲。(二)庚子年间鼠独居,端阳过后饮屠苏。江城瘟疫遍地灾,恶习不除春难再。

归元寺是武汉著名的佛教曹洞宗寺院,地处三镇之一的汉阳(原汉阳兵工厂所在地,所造枪支被称之为“汉阳造”)。1658年,顺治十五年,浙江白光、主峰两位法师在武昌弘法,率领信众买了汉阳诗人王章甫的私家葵园,修建了归元寺。归元寺与宝通寺、溪莲寺、正觉寺并称武汉四大丛林,但归元寺却是名气最大。寺庙之所以取名“归元”,缘自《易经》“元者善之长也,乾元资始,坤元资生,而易行其乎其间,此万法归一”。归元寺里最有名气的是罗汉堂。罗汉堂有500尊罗汉的塑像,是黄陂县梅乡王氏父子用9年的时间雕塑而成。武汉人有数罗汉的习俗,数到与自己年龄相符的罗汉,可以根据这尊罗汉的尊号、面貌、动作、习性与修为,卜测未来凶吉与命运。

这个归元寺的谶语是如何得来的?源于网上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话说汉口江岸人士黄兴,因女友要去美国,年前一同去归元寺数罗汉,正好数到第四百十六个罗汉蠲楞意尊者。黄兴在罗汉堂旁的服务部,买了一张解读蠲楞意尊者的卡片。只见卡片上有诗云:鸟在林中自由飞,鸟在笼中唯悲啼。听其自然由其性,生而为囚最可悲。黄兴不解其意,其女友解签道“有人自由,有人囚”。黄兴还是不明白,但也不再追问。

黄兴第二天到天河机场送走女友。不几日,母亲生病,咳嗽不止,他先以为是感冒,却多日不好。后黄兴怀疑其母染上了江城肺炎病毒,赶紧送医。此时医院已经人满为患,医院拒收。黄兴和其母只好回家自行隔离。黄兴这时才想起年前数罗汉得的签,记起女友“有人自由,有人囚。”的话,不觉大吃一惊。眼见母亲病情加重,黄兴无能无力,于是再去归元寺数罗汉,为母亲的健康祈求。大年初一,黄兴出门去归元寺。但全城已无交通可乘,只得步行十里来到归元寺。结果归元寺大门紧闭。黄兴正欲离去,忽闻身后有人唤其名,黄兴不由一惊,转身见一老和尚站在归元寺正门十米外对他说:老衲是归元寺云岩和尚,看你孝道,送你一签。黄兴赶忙上前接过签,只见签上写道:

庚子年间鼠独处,端阳过后饮屠苏。

江城瘟疫遍地灾,恶习不除春难再。

黄兴不明白,只听见老和尚说:“武汉瘟疫起,端阳除恶习。”黄兴心头一沉,抬头再找老和尚,却发现他已踪迹皆无。

这个故事是有典故的。黄兴意指辛亥革命时革命军军事统帅;云岩和尚是辛亥革命时归元寺的长老。世人皆知少林寺“十三棍僧救唐王”,殊不知武汉归元寺曾有功于辛亥革命。据《归元禅寺志》记载,在辛亥革命著名的阳夏(武汉)保卫战中,总司令黄兴率民军在汉阳与清军激战,将战时总指挥部及后勤基地设在归元寺与其南侧的昭宗祠内。归元寺方丈云岩长老主动率众腾空殿堂,用来储存粮草、军械、弹药等物资。藏金阁、天王殿当时充当了起义军的弹药库。当时防守汉阳的民军仅13000余人,无论人数还是装备均弱于袁世凯派遣的清军。事态危急,云岩长老率一众僧人参加民军,成立“和尚大队”开赴前线作战。据介绍,归元寺和尚队是在辛亥革命期间受革命党人影响建立起来的第一支僧团。当时经报界披露后,迅速在南方佛教僧侣中掀起波澜,上海玉佛寺、绍兴开元寺、戒珠寺等纷纷效仿,以寺产充军饷、组建僧团参军。后革命军寡不敌众撤离,归元寺被清军围困,并放火烧寺。归元残碑记载了当时的场景:云岩整衣持具,端坐佛殿后大士座前,僧人看到大火已燃至师父座前,纷纷来劝,云岩说:“寺烧了,我也就死了,我的事了结了,你们不必管我。”遂与梵宫化为灰烬。这是归元寺史上遭受的第二次空前劫难。此前太平天国时期,太平军攻占汉阳后曾将归元寺烧得只剩寺基。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一种特殊的政治文化现象,就是谶语。它象一个幽灵,悄无声息而又如影随形地和中国历史相伴而行,既无审其所来,又不知其所往,只是频繁出没于宫廷、朝堂与民间,大到朝代兴亡治乱,小到个人悲欢离合,都可以它而改变。谶者,验也,就是能够灵验的预言或预兆。据说秦始皇在世时,得知一个谶语:“亡秦者,胡也”。秦始皇以为胡指的是胡人,于是他命蒙恬北击匈奴,击败匈奴后又修万里长城,防止匈奴南侵。谁知胡实指胡亥,最后果然是他把秦朝弄得灭亡了。汉末黄巾起义前,民间广传“苍天已死,黄巾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谶语。隋炀帝时,民间流传童谣《桃李歌》,“桃李子,得天下”,言李氏为天子。最后李渊灭隋建唐,应验了谶语。

当今中共已进入七十大限的历史周期律。1949年以来,中共发动镇压反革命、土改、三反五反、公私合营、反右和文化大革命等无数政治运动,将中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1959-1961年三年人为造成的大饥荒使4000余万中国人被活活饿死。文化大革命更是将将中华民族几千年传统文化根脉斩断,代之以暴力、血腥和违背人性的马克思列宁斗争哲学。1989年邓小平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天安门大屠杀,成千乃至上万无辜的学生、市民横尸广场、街道。40年改革开放,中共为发展经济掠夺式开发,青山绿水、蓝天白云不再,沙尘暴和雾霾遮天蔽日,毒食品、假疫苗泛滥,官宦腐败更是触目心惊。2012年习近平执政以来,中国政治倒行逆施,他终结了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全面向毛泽东极权主义回归。他修改宪法恢复终身制;抛弃集体领导回归个人独裁;抓捕维权律师和人士,制造709事件;封锁互联网,屏蔽自由言论;砍十字架、毁教堂、抓捕牧师;鼓励高校学生告密,构陷教师;侵占民营企业财产,以“混改”之名行“公私合营”之实;不顾民生艰难,对外疯狂大撒币;强行绑架铜锣湾书商,制造香港乱局;渗透台湾,以武力威胁2300同胞生命;建立集中营,迫害维吾尔族、藏族,实施文化灭绝;以反腐败之名,行政治清洗之名,迫害不同政见官员。武汉肺炎病毒蔓延初期,中国政府更是隐报瞒报疫情,致使病毒扩散畅通无阻。当肺炎无法控制时,又不听民意,下令封城,把千百万武汉市民困在城中。这桩桩件件罄竹难书,令人痛断肝肠,以致天怒人怨。

有学者指出,判断一个王朝是不是快要挂了,有三个关键点可资参考:一是我不怕你了。二是我不信你了。三是我无所谓了。历史上的专制政权靠三样东西来维系,那就是恐惧、谎言以及实施恐惧与谎言的官僚集团。自先秦以来,数千年王朝兴衰,莫不如此。专制王朝看似强大,但色厉内荏。当人民不畏死时,谁又能以死惧之。一个肺炎病毒让多少清醒过来,一个肺炎病毒戳破多少谎言。

武汉肺炎病毒的爆发绝非偶然,是上苍对中共的伤天害理、罪行滔天的惩罚。有人说,上苍应该惩罚中共官员,而不应该连代老百姓。但他没有想过,中共极权政权正是靠中国人供养。如果我们说希特勒是恶魔,但当时的德国人难道没有罪吗?正所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中国人不愿为改变社会制度而付出,更喜欢搭便车,坐享其成,所谓以最小的成本得到最大的收益。但在病毒面前,没有便车可乘,每个人都无处可逃。病毒告诉我们,每个人不愿为别人付出时,唯一结果就是大家一起面对灾难;每一个人都不愿下船,唯一的结果就是大家一齐沉船;让为众人抱薪者冻毙于风雪,唯一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冻毙。

归元寺谶语流传也绝非偶然,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百年前曾打响辛亥革命第一枪的武汉人应顺天意尽人事,发动颜色革命结束中共暴政。武汉瘟疫起,端阳除恶习。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36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