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普丁化是世界潮流也是俄国新生的前提—乌俄之战漫谈一束

余东海

 

【历史眼】正义之战,分而言之有三:一是革暴政之命,如汤武革命;一御来犯之寇,如齐桓攘夷;一吊民伐罪,伐大恶之国,如美帝灭伊斯兰国。三种战争都有一个共同的宗旨:除暴安民,受到人民的高度支持或欢迎。正义之战和仁义之师有三个绝不会:绝不会有意伤害无辜,绝不会把武器对准平民区,绝不会制造人道灾难。以此标准衡量俄军,其大不义的性质一目了然。以为乌克兰去纳粹化为由发起的这次战争,俄军的表现比纳粹更纳粹,人怨天怒,天下共愤!

 

【历史眼】要以小搏大,以弱胜强,战术很重要,战略更重要,但最重要的是道义。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是万世不易的定律。俄乌之战,孰得道孰失道,一目了然。自战争打响,乌总统率领乌克兰人民奋起抗战,吾便相信,乌克兰以弱胜强、俄罗斯由强转弱、俄乌两国强弱转换将势不可挡,遂连发数文于外媒以挺乌而斥俄。普丁开战的理由是要对乌克兰去军事化去纳粹化。但是,无差别轰炸和频频核威胁,彻底暴露了自身的纳粹性质,为贼喊捉贼这个成语提供了最佳注脚。

 

【历史眼】乌俄之战为哀兵必胜和骄兵必败这两个成语提供了最佳注脚。老子说:“祸莫大于轻敌,轻敌几丧吾宝。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俄国恃国家之大,矜民人之众,藐视乌国,轻启战端,是典型的骄兵,兵骄者灭。乌克兰举国悲愤,军民团结,同仇敌忾,得道多助,天下顺之,列国助之。

 

【东海律】独裁思想、独裁体制毁人不倦,既毁害弱势群体,更毁害特权阶级,也毁害独裁分子。古今中西无数独裁分子和特权分子的下场,为这条东海律提供了大量血淋淋的证明。吾相信,普丁集团即将提供的证明会特别触目惊心,特别有助于世界范围内自由的扩充和道义的苏醒。十几头将官的阵亡只是刚刚开始。

 

【历史眼】逢君之恶其罪大,其祸亦大。故古人云,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就会祸从天降。这里的君当然指暴君。古今中西所有暴君恶主独裁者的亲信,虽然得势一时,往往没有好下场。普丁集团当不例外,在普丁灭亡之前,它们中的多数很可能先死于普丁之手。死于乌克兰和死于克里姆林宫,无非死于普丁之手。注意,伴暴君如伴虎,伴明君则不然。陪伴圣明之君,吉祥莫大焉,后福莫长焉。

 

【历史眼】大不义之财都逃不掉“悖入悖出”的大学律。各国独裁分子和特权阶级的财产被美西没收和冻结,就是悖出的一种典型,现在轮到普丁集团了。当地时间3月24日,美国白宫官网发表声明称,美国已与欧盟和七国集团合作,对400余个俄罗斯个人和实体进行制裁。同时,瑞士已冻结价值57.5亿瑞士法郎(约合393.7亿元人民币)的俄罗斯在瑞资产,总额可能将继续增加,目前已涉及近900名个人和62家公司。

 

【历史眼】军事是政治的延伸,军事去中心化亦有赖于政治自由化。真男厅友言:“这次乌克兰之所以能对俄罗斯的入侵形成有效的抵抗,它之前的军事改革,去中心化起了重要的作用。”美军、乌军可以去中心化,俄军不可能,小金朝伊朗等两极主义的军队更不可能,根本原因在此。

 

【历史眼】俄乌之战持续近一个月,与开战时俄方宣称的“乌克兰这个国家没有存在的意义”相反,乌克兰不仅继续存在,而且“存在的意义”越来越大。不卜可知,乌克兰将会浴火重生,成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倒是俄罗斯,存在的意义正在急遽流失。至于普丁集团,存在的意义彻底负面化。去普丁化是世界潮流,也是俄罗斯新生的前提。

 

【历史眼】《北约成员国元首和政府首脑联合声明(中英全文)》的要义是,坚决反对俄罗斯的侵略、援助乌克兰政府和人民并捍卫所有盟国的安全。态度很正确,这也是所有正常国家应有的态度,只是略嫌保守。希望北约在反俄援乌方面扮演更加积极的角色,希望全世界群策群力,与乌克兰一起早日将普丁集团踢入历史的垃圾堆。

 

【历史眼】俄罗斯社会和人民为普丁集团付出惨重的代价,理所当然。独裁者是魔,社会就是体。恶魔附体,罪固然在恶魔,体却也非无辜。恶魔不附正人君子之体。恶魔所附之体,必有邪气。在魔鬼依附之期和驱离之时,人体都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大伤元气,在所难免。

 

【历史眼】美国和欧盟北约对俄罗斯实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制裁。有人反对,认为受苦的是俄罗斯人民。没错,俄民将因此而受苦受穷,但有必要说明三点:一、这种制裁具有高度的正义性必要性,是惩罚和摧毁普丁集团所必须采取的国际手段之一;二、对普丁的支持、拥护、赞肯都是助恶,助恶为苦,助恶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三、更值得同情的是乌克兰人民。

 

【历史眼】王道不出,霸道无敌;中华不成,美国第一。现代霸道要具备两个基本条件:一实行自由宪政,信奉西式五常道;二必须是大国。英德法日等发达国家,虽然实行自由主义,但国家不够大。唯美国具备两个条件,故足以称霸天下。所有两极主义和拥有独裁者的国家,即使不好战不侵略异国,也不可能强大发达起来。好战就更将迅速衰败而没有未来了,如俄罗斯。

 

【历史眼】2000年,在担任总统几周后,普京在接受BBC记者大卫·弗罗斯通采访时说:“俄罗斯是欧洲文化的一部分,我无法想象我的国家与欧洲隔绝,或者是与我们通常所说的文明世界隔绝。”22年后,俄罗斯不仅与欧洲隔绝,与所有文明世界都彻底隔绝,世界不要俄罗斯了。正如《俄罗斯的“社会性死亡”》一文所说:“俄罗斯在国际社会上被“社死”的特征很明显。3月2日,联合国大会紧急召开特别会议上,就乌克兰等90多国提出的乌克兰局势决议案草案进行投票表决,要求俄罗斯立即无条件撤军。该提案以141票赞成、5票反对、35票弃权的结果压倒性获得通过。141票“要求俄罗斯立即无条件撤军”,这些国家肯定不会搭理俄罗斯了。现在不少国家在用经济方式对俄罗斯跟进美帝及欧洲国家的制裁。还有部分国家静观其变,反正不搭理俄罗斯了。”

 

【历史眼】前白宫国安顾问波顿如是评判普丁:“我认为普亭更像是个后共产威权主义者。当苏联解体时叶尔钦废除了共产党,他没有废除前苏联的一切,KGB保留下来。许多人认为,现在实际统治俄罗斯的是强力部门,来自军队,来自情报部门的人。但这不是共产党,不是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它只是威权主义。”

 

【历史眼】乌俄之战以来,世界上正常国家正常人都盼望俄罗斯早日败亡,乌克兰早日取得胜利。这就是良知心的发用。悲悯乌克兰人民,恻隐之心也;痛恨俄罗斯侵略,羞恶之心也;支持乌克兰谴责俄罗斯,是非之心也。支持俄罗斯的国家和人,皆非正常非正义,有丧心病狂之嫌。

 

【历史眼】俄国作为恶邻,是吾国最大的威胁和危害,历史和现实都是危害。既严重破坏吾国的领土完整和国家安全,又深度污染我们的思想道德环境和政治社会环境。俄国人的路包括列斯之路和普丁之路,都是彻头彻尾的邪路加绝路。俄国败亡或第二次解体,可以有力地促使国人从俄路迷思中彻底觉醒过来,重新思考传统和西方,重新对待王道和自由。

 

【历史眼】美俄之别,思想上是自由主义与俄罗斯民族主义之别,政治上是民主与“不自由的民主”之别,其性质是文明与野蛮、正善与邪恶之别。俄国在乌克兰制造了惨烈的人道灾难,对人类和平和自由秩序造成了严重危害,已经沦为邪恶之国和人道大敌,存在的意义彻底负面化。这样的国家理当解体或者洗心革面,重新立国,罪魁祸首普丁集团应该灭亡,最好团灭。

 

【历史眼】因为厌憎华尔街而鄙弃西方文明,因为反对白左而否定自由主义,过犹不及,倒洗澡水把孩子一起倒掉了。注意,自由主义有左右两派,两派同中有异,都有问题,左派问题更大。但问题再怎么大,仍有西式五常道约束,与邪派有别。今有某些人因为反对白左而支持普丁,更是错上加错。

 

【历史眼】美苏争霸,胜败一开始就是注定的。孟子说:“不仁而得国者有之矣,不仁而得天下,未之有也。”东海学舌曰:极权而称霸部分国家和地区有之矣,极权而称霸天下,未之有也。正不胜邪只能局部和暂时,邪不胜正才是历史的定律。正不胜邪,是因为正方正义有所不足,还需要积累;邪方恶贯尚未满盈,也需要积累。善不及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此之谓也。

 

【东海律】无道者无不迷信术,迷信技术战术。殊不知,道体术用,道本术末,术虽有效也有限,无道之术,如无源之水无根之木,缺乏健康性和可持续发展性。美苏争霸,苏联的科技无论如何赶不上美国,而且越来越落后,根源在此。而俄国又蹈前苏联覆辙,衰败灭亡,天注定也。至于某些邪术如生化武器之类,作用更为有限,而且副作用、反作用特别大,一不小心会害死自己。普丁胆敢使用,只会加速灭亡。2022-3-29余东海集于青秀山下独乐斋

首发于民主中国http://minzhuzhongguo.org/default.php?id=94506转载请注明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5583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