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20日,示威者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集会上,抗议中国对维吾尔人的人权侵犯。 (摄像:Ozan Kose/AFP via Getty Images)

作者:Nina Shea
译者:仁者乐山

当美国医生致力于拯救成千上万等待器官匹配的绝症患者时,他们会竭尽全力地坚持最高的伦理标准,最近关于使用转基因(genetically modified)猪心脏的创新移植实验的报道强调了这一点。中国的移植部门,不受严格的伦理规则约束,找到了一个更快捷的解决方案。中国创造了一个繁荣的移植产业,是世界上第二大的,而其器官的供应,是基于从被处决的犯人——很可能是良心犯身上,强行摘取器官。

虽然中国在2015年宣布禁止这种可怕的做法,但缺乏透明度,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种做法仍在继续。然而,美国的移植部门在国内遵守医疗伦理的同时,却公开支持中国的移植医生和行业。

2006年,关于中国强行摘取被拘留的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道,首次公开,令人震惊。根据这些报道,法轮功是中国的一个精神冥想团体,1999年被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作为“消灭”目标后,成千上万的练习者被扔进劳改营和监狱,遭到器官检查、不明原因的死亡和失踪。法轮功团体称,许多人因其器官而被杀害,这些器官被卖给了中国的移植行业,其时中国的移植业急剧增长,成为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曾被拘留者、家属、病人和外科医生的可靠证词,证实了这一点。正是在这一时期,数十名中国移植外科医生发表文章,公开描述了对囚犯的手术,“当外科医生切出他们的心脏时,他们还活着,还在呼吸”,2022年权威的《美国移植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Transplantation)上的一篇文章记录了这一情况,这篇文章由“共产主义受难者基金会”(Victims of Communism Foundation)的研究员马修-罗伯逊( Matthew Robertson)和以色列医生雅各布-拉维(Jacob Lavee)撰写。

去年,12位独立的联合国专家声明,他们对强迫摘取器官的行为仍在继续,而且是针对中国的各种宗教少数群体的“可靠信息”,感到“极为震惊”。一些消息来源报告,有证据表明,这种暴行已经蔓延到新疆庞大的封闭式拘留营网络,重要的是,这些拘留营是在2015年之后建成的,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都确认这些拘留营是对中国维吾尔族穆斯林持续进行种族灭绝的场所。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 Commission on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主席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记录了对维吾尔族被拘留者的强制采血和器官筛查,其中还包括一名基督徒奥瓦尔贝克-图尔达昆(Ovalbek Turdakun),我们曾采访过他。正如2022年5月欧洲议会的一项决议所指出的,北京一家医院明目张胆地做广告宣传其使用 “维吾尔族和穆斯林少数民族的‘清真器官’(halal organs)”。在6月于华盛顿特区举行的国际宗教自由峰会上,关于中国强行摘取器官的主要实地研究人员伊桑-古特曼(Ethan Gutmann)估计,每年有25000至50000名维吾尔人因其器官被杀害。古特曼的研究涉及新疆阿克苏的一家前SARS医院,该医院有一个机场为其服务,有一条指定的“快速通道”(fast lane),将器官运送到中国各地的医院。

目前没有令人满意的解释——尽管中国只有100万名注册的志愿捐赠者,而美国在2019年有1.45亿名——但中国的病人,如病人和调查人员所报告的,可以在几天或几周内预约移植手术,而不是像在美国那样等待几个月或几年。此外,罗伯逊、拉维和澳大利亚统计学家雷蒙德-欣德(Raymond Hinde)已经确认,中国三种器官类型的自愿捐赠名单的增长曲线,形成了难以置信的、近乎完美的二次方程(quadratic equations)。在2019年的一篇经过同行评审的医学伦理杂志文章中,他们得出结论,中国的捐赠者数据库是 “伪造的”,是“从中国卫生官僚机构的中央层面制造和操纵”的结果。另外,中国每年5000-6000例移植手术的报告数量,似乎被低估了。古特曼与加拿大人权专家大卫-马塔斯(David Matas)和大卫-基尔戈(David Kilgour),通过记录中国的移植医院、病床和外科医生,估计中国每年有6万至10万例器官移植,仅一家医院每年就有8000例。

虽然令人震惊,但考虑到中共实施的民族-宗教灭绝,中国缺乏医疗伦理并不完全令人惊讶。但是,鉴于这些报告中提出的关于器官来源的严重问题,以及中国缺乏透明度,美国的主要大学和医院支持中国的移植行业,就有昧良心(unconscionable)。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匹兹堡大学和其他许多大学,就像它们在其网站上所炫耀的,向中国提供奖学金、学术交流、会议和联合研究项目。据记录,美国机构已经培训了344名中国的移植医生。

美国医学界的一些人,貌似进行合作,希望说服他们的中国伙伴,确保器官捐赠确实是自愿的。但是,当被阻止核实其所谓的改革时,这些美国机构却把中国的说辞当真,甚至称赞它的进步。并不是只有他们相信中国的谎言。上面引用的医学伦理学杂志指出:“世界卫生组织、移植学会、《伊斯坦布尔宣言》监护团体(Declaration of Istanbul Custodian Group)和宗座科学院(Pontifical Academy of Sciences),都根据那些似乎被篡改了的数据,为所谓的改革提供了认可。”

例如,世卫组织的器官移植特别工作组,是由黄洁夫医生(Dr. Huang Jiefu)在2017年提出的,他指导中国的移植捐赠者登记,长期在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任职,虽然远非独立身份,却被任命到该工作组。在哈佛大学弗朗西斯-德尔莫尼科博士(Dr. Francis Delmonico)的主持下,特别工作组被授权对移植领域的危机进行指示,而他作为黄洁夫的客人参观了中国的医院,并在国会证词中称赞黄是一位“有勇气的领导者”。然而,古特曼、罗伯逊和马塔斯都反映,该工作组对他们具有震撼力的研究,完全置之不理。

到目前为止,没有一届美国政府认真对待中国持续摘取器官的指控。2018年,美国国务院试图在这个问题上画上句号,径直宣布中国政府“在2015年1月正式结束了长期以来非自愿摘取死刑犯器官用于移植的做法”。而它也没有进行独立核查。拜登政府应该重新审查所有强行摘取器官的证据,并做出自己的决定。国会应通过《停止强行摘取器官法》,以确保这一点。

前中国军队外科医生恩维尔-土赫提医生(Dr. Enver Tohti),最近在“兰托斯人权委员会”(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作证时,就西方对这一问题的漠视发表了评论。他说,强行摘取器官似乎是“太恐怖了,不可能是真的”。但是,那些证据太有说服力了,以至不能再坚持这种天真的想法。在验证是否符合国际伦理规范之前,美国的移植部门应该停止与中国器官移植行业的所有合作。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72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