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博:周舆观察

2011年7月辞职后,过了几年闲云野鹤的日子。先是驱车周游西藏、云南和四川,后在乐山、合川和大理闲居了一段时日。后来大概是觉得玩够了,2015年再次“出山”,分别在拉萨和深圳的两家集团公司任职。也许人家看我好歹也四十出头了,长得又颇有些“威仪”,从基层做起不太合适,于是都让我做集团副总兼企划总监。

​尽管一个公司深处极边之地,一个走在改开的前沿,但它们有一个有趣的共性,即都是家族企业。而且深圳那个集团公司家族味更重,也就是因为这个家族因素,让我见识了一个欣欣向荣、前途无量的公司如何在短短一年时间里就迅速走向衰败。我去深圳那家公司就职的时候,正赶上它准备上市,那时正是用人之际。

这个集团有五大板块,涉及地产、教育、文化、娱乐和餐饮。董事长已年近八十,湖北人,从深圳刚刚被“画了一个圈”就先知先觉地在那里打拼,从给各大建筑工地做小板凳快餐做起,35年下来,身家已有数十亿,并早早拿了加拿大国籍。

因为在拉萨有过筹措上市的履历,我被这位老爷子招到公司,负责企划与上市事宜。

但报到后的第三天,老爷子突然来到我的办公室,告诉我一个突如其来的“噩耗”,他准备退休了,想让他长子接替董事长的位置。

我刚到公司就听闻了这位“太子”种种不堪的“事迹”,如文化太低,初中都念不下来,同时性格暴躁,刚愎自用。而且当天就见过,因为接风宴就是在太子打理的那家饭馆办的,太子也露了一面,果然跟传闻若合符节。

“太子”其实年纪也着实不小了,已经56了,但论智商、情商和个性,却只能用“巨婴”来形容。餐饮是集团五大板块之一,下有30多家连锁餐馆,如果单做这个也是一份不小的事业,但这位二代却没有这个能力,他在集团里的职务也只是这家餐饮“旗舰店”的经理。但即便如此,这家店的实际业务也不是由他亲自打理,而是全部交给了一个30多岁精明强干的副经理,二代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甩手掌柜。但也正因为如此,少了这个二代的捣乱,这家店经营得非常不错。

我初来乍到,为了显示自己的独特价值,于是直言不讳地向老董表达了我的担忧:小董之前只做过一个餐饮店的经理,甚至没有负责餐饮板块的管理经验,怎么能贸然出任集团董事长?我建议不用他亲自理事,他只是做个挂名董事长,重要决策最好由董事会集体做出,而董事会的构成应由所有大股东以及集团高管和五大板块的负责人组成。

老董不以为然地摆摆手说,这家集团其实就是我一手办起来的,那些大股东一开始也没投多少,也没出多少力,只是后来集团发展了,他们的股份也跟着水涨船高了,但现在他们的股份加到一起也没超过30%,集团的决策用不着跟他们商量。

见我满脸的疑惑,老董又摆摆手说道:我也知道我们家的这个二代是脑瓜子不太灵,本事也不济,但他毕竟老实本分,跟我也是一条心,不会胳膊肘往外拐,不会犯什么大错。我那个二老婆生的那小子是比他聪明得多,还念过MBA,现在还打理着地产板块,是很能干,但自古立长不立幼,立嫡不立庶,把集团交给小董,老二和他妈也不会说什么。你是研究历史的,还不知道这个?

我抢过话头,继续表达自己的疑虑:说到历史,公司就像一个国家,如果是想要存在和发展,或者需要领头人精明强干,独掌乾坤,如汉武帝那样,即使劳民伤财,但总算能事情做成;或者无为而治,能听取意见群策群力,如汉文帝和宋仁宗;或者又英明又能听取意见,如光武帝刘秀和唐太宗李世民。我话音一沉,又说,当然,还有一种西方企业的搞法,就是……

老董听到这里显得有些不耐烦,抢过话头:你说的这些我也明白,但说到底这个公司还是交给自己的儿子最放心稳妥。发展也就算了,你们辅佐他就是维持现状,别让他把集团搞砸了也就可以了。另外,你们要替我看住了,别让老王(持有15%股份的第二大股东)、老李(持有12%股份的第三大股东)把他们的人塞进总公司。

老董把话说到这,我也就爱莫能助了,不好再说什么了。

老董站起身向外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说,对了,你的那本《正说刘备》我看了,写的确实不错,你可要学诸葛亮啊,哪怕我这儿子是阿斗,也要好好辅佐他。我也站起身,郑重地点了点头。

没想到老董的这番话,竟成了他的遗言,三天后他在家中无疾而终。又过了七天,二代小董喜气洋洋地上任了。

​不知为何,以前他做店长时甘愿做一个甩手掌柜,现在做了集团董事长却喜欢做事了,事必躬亲,每天都是第一个来办公室,也是最后一个走。而且,几乎每天都有一个新想法,但却又每每朝令夕改。

他制定了一个宏伟的发展蓝图,说我们集团是靠餐饮业起家的,因此应该首先致力于餐饮板块的发展,争取三年之内将其打造为深圳乃至全国的龙头老大。至于已经进行得很有眉目的文化板块上市项目就这么被无限期中止了。

集团的大股东、董事和我们这些高管,听了都不免暗自摇头。因为连锁餐饮这事那时已经不香了,因为这种行业很难获得“集体”发展,每个店都有自己的情况,连锁带来的规范化效应是维持不多久,发展的关键因素还是需要一个得力的经理。但假如经理是一个能干之辈,那他为何不自己去开一个店呢?非要给别人打工?而且开餐饮店的门槛并不高,向银行借这种钱也是比较容易的。也就是说,在餐饮业上搞大发展一开始就是一件非常不靠谱的事情。

这位二代以前没什么朋友,只上炕认得娘儿们下炕认得鞋,现在周围倒是围了一大堆人,都是从农村来的发小。对这些满嘴抹了蜜的人,他出手豪阔,谁来都能随随便便地拿走几万,只要张口跟他要。后来这些人见他要餐饮大发展,于是都说要去各地办分店。他满口子答应,每人都给了600万启动资金,让他他们去各大省会及重要城市办分店,就这样几天之内就撒出去3个亿。

董事会和高管当然知道这些钱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但该怎么劝他呢?刚一张嘴,准会被他吹胡子瞪眼骂出去。就这样前朝“老臣”不是被他解雇,就是反炒了他的鱿鱼。我只是为了再看看这里的热闹,才多留了几天。

安排好公司发展大计,二代还要发展企业文化,要对公司进行内部治理。小董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整个青少年时代整天就是在村头地尾游手好闲地瞎晃悠,能有什么文化?

小时候村边有一个军营,驻扎了一个营的部队,每天又是出操,又是喊口号,雄赳赳气昂昂地非常神气,于是从那时起,小董最崇拜的人就是解放军叔叔,50年就没变过。于是,他要集团里打造里打造“纪律文化”,规定全集团每天早上7点上班,然后换上绿军装,出半个小时的早操。

也许因为我上过军校,做个军官,他才没舍得把我这个“老臣”开除,甚至还让我兼任“纪律文化总教习”。

我在想,我现在是“八十万禁军教头”林冲,还是“殿前都点检”赵匡胤?一不做二不休,既然他这么不听劝,我就给他提了一个建议,让那些住在公司集体宿舍的员工也进行内务整理,特别是每天都要叠方块被,我不定期地去抽查,叠好的奖励提拔,叠不好的降薪。不想,我这个恶搞似的建议,竟然得到他的激赏,当天就拟了红头文件下发到全集团。

对此我真是哭笑不得。我越来越发现,我提出的“企划”越是弱智越是反智,他就越是赞赏。这样的工作做起来到也轻松,只是我很担心自己的智商和智力都在直线下降,于是半年后就选择了辞职,逃也似地离开了这个集团公司。

小董真切地挽留,还说他爸老董曾把我比做诸葛亮,让他一定要尊重我的意见。我心里说,我还真没有诸葛亮的那个本事,但你真的还不如阿斗。西蜀其实是诸葛亮一直在折腾,而阿斗的好处是不折腾。

离开公司后不到半年,二股东老王打来电话,告诉我集团竟然宣告破产了,被白北公司兼重组了。我上网一查,果然是这个情况。老王介绍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自从我这个“诸葛亮”弃职后,先朝老臣一个都不剩了,王李二大股东也不说话了,小董少了最后的制约,就更加胡作非为了,集团高层全换上了一批他从江湖上找来的一堆十三不靠的地痞流氓式的人物,这些人以扩展业务为名,三个月就骗走了公司的半个家底。然而那位只有小学文化的新企划总监竟然有更大的图谋,他说要跟北方的白北公司合作打造一个占地1000万平方米、有5万张餐桌的“中华第一大食堂”,就这样这项计划又撘进集团的另一半家底。再然后故事就简单了,集团资金链断了,集团瞬间垮了,集团被白北公司兼并。

其实,这个白北公司是旗舰店那位能干的副店长用他老婆名义建的一个空壳公司,而启动资金也是他这些年从集团骗来的钱。当年他兢兢业业地操劳,却被压在二代之下,老董死后,非但没有得到应有的提升,却被小董无情地解雇了,因此他立志要报复一下二代。

二代甚至连白北公司的底细都没想过要去调查一番,其昏聩无能可见一斑。

不过想一想,这个世界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公平的,“富不过三代”这句俗谚也不无道理,似乎呈现了天地间的某种法则。但公司败在二代之手,还是有些太快了。而且,在集团的更替之间,很多人都付出了惨烈的代价,肯定要面对一段艰难的时光。

2022年9月14日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75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