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微信

1958年,本是一个丰收的年份;同时,社会有两个运动搞得火热,一切的社会活动都要为其让路:一是大炼钢铁,二是人民公社运动。大炼钢铁调走了大批的青壮年劳动力去从事炼铁、炼钢,本来应该从事秋季农作物收获的劳动力被大量抽离,农业劳动力严重不足,结果是应该被收回的农作物没有被收获,而是大量的农产品直接损毁在农田中(经历过当年的老人说,棉花白花花地盛开在棉田里无人采摘,玉米和谷子等粮食由于没有及时收获而在穗上发芽、霉变)。另一项“人民公社”运动,灭掉小灶吃公共食堂,粮食不再像家庭私有时那样“有计划地按照时间分配”了,而是敞开了吃、放开了造!大量的食品被低效配置,甚至是严重浪费。事情的本质是运动式治理对正常的生产和交换——这两个社会财富最主要创造活动造成巨大的破坏,收入严重受阻。在收入严重减少的情况下,消费以及浪费势头上涨。当无论是藏于私人粮缸还是存于公共粮仓的“那点积累”迅速见底时,下一季的粮食却仍在田里生长,还远远未到收获的时间,粮食供给严重不足,饥馑不可必免地发生了。中国人民不得不面对“三年困难时期”的苦难。至于到大饥荒结束时,中国人是减少了几百万还是几千万人,都成了必须严格保密、不能示人的尘封物。

2022年,不知道算个什么年份,新闻中说夏粮、秋粮收获还是不错的,老百姓的收入都有所提高。同时普通人却有不太相同的感受:这一年的收入严重减少,收入很少或几乎没有;奥秘克隆病毒被冠以不可承受的病毒重害,于是乎企业停产、商业停滞、工人失业、农民居家隔离,工业品、农产品生产过程受到了严重的破坏,交换过程几乎停滞,类似于58年的运动式财富破坏活动又一次盛行;另一方面,社会现有财富因为得不到供需的匹配而产生相对过剩,财富因为不能交换获得应有回报被浪费掉(参看大批被毁于农田的果蔬作物,或被直接毁掉,或直接丢弃于田任其腐烂);中小企业大面积破产,老板在短短三年内亏掉了数十年的积累,且企业关门后财富创造的活动永远停掉了。同时,应对所谓的严重疫情,大面积进行核酸检测、疫苗接种。广泛的疫苗接种和持续不断的核酸检测,耗费了大量的社会财富,而这些活动对提高人民应对病毒所应当起到的作用却微乎其微,这些活动中的监管严重失控程度:疫苗的试验不充分、不完备,对其副作用几乎不进行报道;核酸检测不规范,不仅不能防止病毒传播,反而还造成越来越多的感染率,于是就开展更为深入的、多轮次的核酸检测;甚至一些公司为了扩大核酸检测量,人为投毒、故意出错检信息、人为污染待检品、造假检测信息量等各种犯罪手段。这些都造成社会财富的巨大浪费,甚至是一种财富的暗箱转移(从事核酸和疫苗的公司,有没有巨大的利益输送,大笔的财富都流向了哪里,这里不去揣测,但前段时间已有暴露的案例可证)。2022年的情况与1958年何其相似,但性质更为恶劣!那时候更多因为认知低下,走极左路线导致的巨大浪费;现在却是因为人为制造灾难,损毁财富、转移财富、制造人道危机,中饱私囊。

如果这个状况不能在短时间内被叫停,那明年有可能会面临着更为巨大的人道主义灾难,大饥荒有可能再次来临,几十年前大批人被饿死的人间惨剧有可能再次发生。

警醒吧!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55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