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按】江澤民的一生,毀譽參半。中美交好,三個代表。悶聲大發財,鎮壓法輪功。高築防火牆,教育產業化。舉國貪腐,子孫裙帶。軍隊經商,權貴資本。不一而足。

江澤民之死不代表任何時代的結束,也不意味著任何時代的開始。他的死,就是一個名人的離世,於今世政治沒有任何影響——儘管這是他位居權力巔峰之際所未曾預見到的。

無論多麼戀棧,江澤民以交權得善終,而那些政治上到點拒不下課的人,最終會給天下也給自己帶來災難。

——言小義

 

十二月人 | 蛤之死

 

2022年11月的最后一天
中午十二点十三分
上海有一个名叫江泽民的人挂了
遗像
挂在了互联网的上方
就像一片阴影
唤醒网虫记忆深处的一部分
又仿佛一团灰
涂改了历史正常的叙述

上午还在疑问
明天有什么事发生
或许他能苟延残喘到明天
不料却躲不过今天中午12:13
好比躲过了初一
还是躲不过十五
95岁没挂
就推迟到96岁
看看死亡天使饶过谁

这个人
天生一个戏精
不进戏班亏负了多少人
见到钢琴就练几曲
捂住麦克也能吼出声
碰到华莱士说自己谈笑风生
沉不住气
对着港媒大发雷霆
钦定,钦定
我不钦定董建华
难道还能钦定李鹏
让别人闷声发大财
自己却是人来疯

想起1989年五月春夏之交
上海有一个不带家属的油腻老年
穿着医生专用的白大褂
秘密钻进一架备好的专机
夜里飞往北京
南苑一个静悄悄的军用机场
他一开始隐姓埋名
不敢暴露自己
家属不带
生怕过几天就被打发回来
谁知这一去
就是十三載
跟着邓屠夫一群人战斗
出演一生最重要的档期
让江蛤名垂青史
一死方休

戏说江蛤之死
丝毫没有不尊重的意思
市井街巷满地跑着狗
里根,克林顿,莱温斯基地叫着
江蛤也有很多粉丝
名叫众蛤迷
以及戴三个表的表弟
江蛤就是三表哥
三表哥就是党国大佬
一辈子为党国野史供应着不少养分和笑料

三表哥曾有一时魅力四射
每当新年联欢开晚会的时候
台上总有宋妹子祖英过场
CCTV的镜头一阵惊喜
立马对准台下捧场的蛤大人
宋不离江,江不离宋
宋江成为笑谈
从此央视最难忘的一曲就是招安调
安定团结
镜头毫无掩饰

江家代有才人出
祖籍安徽绩溪江村的十七岁少年
一举考入了上海交通大学
那时的上海滩还是日本人占领
上海市政府还被称为伪政府
铁蹄之下
并不妨碍江表哥的爱国求学
据说乘机参加了地下党
可是直到1946年日本人离开
表哥才算真正姓了党
表哥的养父是江上青
据说生父是个小汉奸
中国人有个传统
生不如养
养就是过继
过继让江家小才子从此时来运转
烈士之子根正苗红
据说这家人还喜欢算命
拜拜菩萨求求佛
当了大官,活过95岁
江家也算没白烧高香

蛤一生总是在对着弱势群体战斗
先试图消灭FLG,后布置无处不在的GFW
曾高调对克林顿说起达赖喇嘛的信仰
说自己从来不明白科学那么发达的今天
为什么信仰还在
科学岂不能消灭信仰
克林顿笑了
因为达赖喇嘛是他的朋友
因为蛤从来不配有这样的朋友

蛤还有一次说自己有过惧怕
文革中特别惧怕毛主席
毛主席是他的神
只是毛主席成了腊肉
还供奉在天安门广场上
江蛤遗憾自己没有这样的福分

江泽民今天归西
终年九十六岁
他一生迫害了很多无辜的人
他的死
是无数悲剧的逗点
还不到审判的时候
还不是结局
他的后来人
就是那个叫胡锦涛的人
今年满了八十岁
还有那个名叫包子的人
今年虚龄七旬
他们继续步打击FLG的老路
继续高举GFW的大棍
让人说话,党天就会塌下来
只是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江泽民挂了,更多的某某某还没挂
民间抗争还在继续
还在继续

 

2022年11月30日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56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