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标题:住在长江边将没有安全卫生的水可喝、长江污染逾越底线yibaochina.com首发

前言

长江成了下水道!这是一个起码喊了几十年的话题,但是至今问题并没有得到真正的解决,尽管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在二十大闭幕后举行的第五场记者招待会说,全国地表水优良断面比例达到84.9%,已接近发达国家水平[1]。笔者第一次在长江上看到漂浮的尸体和死猪是在1981年。2006年中国地质大学教授袁爱国指出,目前长江污染已经到了不容小觑的地步[2]。2021年底新华社公布中央环境督查组的年终盘点结果,指出长江流域的问题主要集中在尾矿库废水直排长江,超标污水排江,长江沿岸违规建设化工项目等等[3]。2013年3月上海市政府承认,截至13日下午3时在黄浦江上已经打捞出6601头死猪,但官员称水质稳定无疫情[4]。黄浦江中的死猪引起人们对长江水质安全的担忧,首先就是影响长江流域人们的饮用水安全,其次,水生物的健康和安全也可能受到威胁。2022年12月11日遵照江泽民及其亲属的意愿,骨灰在中央书记处书记蔡奇等领导和夫人王冶坪等亲属护送下,在长江入海口撒入大海[5]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据报道,要把骨灰撒入长江入海口还大有人在,如原全国政协副主席、原水利部部长钱正英夫妇等等。什么东西都往长江里扔!把长江当成了下水道!yibaochina.com首发

网友夏平安指出:长江成了下水道,报案没人管。打110说是港航管,港航说环保管,环保说水利管。我想知道国家到底管不管。yibaochina.com首发


图1:2013年3月上海市政府承认,截至13日下午3时在黄浦江上已经打捞出6601头死猪。官员称水质稳定无疫情,图片来源:网路截屏yibaochina.com首发


图2:2013年9月25日,湖北宜昌秭归县长江江面涌现的漂浮垃圾(笔者注:三峡库区),视觉中国 资料图yibaochina.com首发


图3:2021年长江支流湖北大雁河受化工厂污染后河水变成鲜红色的情况,报道来自中央环境督查组,图片来源,星洲网yibaochina.com首发


图4:2022年12月11日江泽民骨灰撒入长江口,从图片和视频中可以看到,江水颜色呈灰黑色,和图1、图2中的水色十分相似,可见其水质之差,图片来源:如图所示yibaochina.com首发

一、许多有毒有害物质、致癌物质不在政府部门官方监测或水厂的常规指标中

其实在江泽民主政期间,是长江生态环境受到破坏最为严重的时期,也是水质变坏最为厉害的时期。2011年长江流域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指出,过去30年间长江水质恶化趋势明显,氮、磷含量分别增加了一个数量级,即10倍,污染来自农业污染与工业排污[6]。但是这个变化现象在中共政府发布的数据中并不容易看出来。现在又说,治水成效之大前所未有。yibaochina.com首发

水质实际变坏,但官方发布的数据却显示水质不断变好。原因何在?yibaochina.com首发

第一是因为中共政府把地表水评价标准改了,把标准放宽了,并不断更改测试方法[7]。这就象民国时期的中央研究院的院士,和现在的院士(包括科学院院士、工程院院士以及社会科学院的学部委员)相比,都是科学界这座金字塔顶尖最优秀的人才,但是彼院士与此院士在质量上有本质的不同。yibaochina.com首发

翟青副部长说全国地表水优良断面比例达到84.9%,是指地表水Ⅰ—Ⅲ类断面比例达到84.9%。中国地表水水质分为五类,分别用罗马数字I至V代表,I类水质最好,V类水质最差。按照通常的评判标准,I类至V类分别代表优、良、中、次、差,综合起来说,地表水Ⅰ—Ⅲ类断面即地表水优良中断面。但是按照翟青副部长的介绍,地表水Ⅰ—Ⅲ类断面为地表水优良断面,这种结论领导爱听,又能显示奴才的才能。这和中共政府给死于新冠疫情人员的定义一样,有鲜明的中国特色,与一般人的正常理解不一样。yibaochina.com首发

第二是因为许多污染物质,特别是致癌物质,并不在中共政府制定的地表水评价标准或者饮用水评价标准之中,污染情况得不到真实反映,国家相关检查标准的更新又远远落后于长江中实际污染物种类的增加。yibaochina.com首发

至2011年长江已形成近600公里的岸边污染带,其中查明300余种有毒污染物。如同济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周琪所指出,随着化工企业种类的增多,现有常用的评价标准项目主要有COD、BOD、大肠菌群、溶解氧等,很难全面反映长江的水质状况[8]yibaochina.com首发

绿色和平组织在2014年发布的《长江的双重身份:主要饮用水源地成最大“下水道”——中国饮用水源地调查第一期报告》中所指出:“邻苯二甲酸酯(PAEs)、双酚A(BPA)和全氟辛酸(PFOA)均为常见的人造工业化学品。邻苯二甲酸酯主要作为塑化剂使用,用于生产塑料制品、电子、医疗产品以及香水、指甲油等。双酚A也普遍存在于各类日用品中,包括包装材料、玩具和婴儿奶瓶等。全氟辛酸(PFOA)常见于润滑剂、化妆品和纺织品等制作流程。此类有毒有害物质普遍具有持久性、生物累积性、致突变和生殖毒性和内分泌干扰性等特征,潜在构成健康和环境危害。很多有毒有害物质并不能被现今普遍的水处理技术完全消除。而目前中国水环境标准中监管的此类有毒有害物质非常有限,更不在政府部门官方监测或水厂的常规指标中。[9]yibaochina.com首发

许多有毒有害物质、致癌物质不在政府部门官方监测或水厂的常规指标中,所以从政府发布的数据中看不到中国水污染的真实状况。如2013年在黄浦江上已经打捞出6601头死猪,官员称水质稳定无疫情一样,死猪对水体的污染,有毒有害物质不在政府部门官方监测或水厂的常规指标中。yibaochina.com首发

二、亚硝胺在长江三角洲地区出厂水和龙头水中的检出率是美国的8倍以上

亚硝胺是一类强致癌物,医学界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就认识到这个问题,当时主要研究食品、烟草和工业污染中的亚硝胺。NDMA(N­二甲基亚硝胺)和NDEA(N­二乙基亚硝胺)属于所谓的“关注类”高诱变致癌物,该类物质已被世卫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归入可能是人类致癌物类别。饮用水中的亚硝胺类消毒副产物研究则始于二十世纪末。yibaochina.com首发

一类强致癌物亚硝胺就不在政府部门官方监测或水厂的常规指标中。yibaochina.com首发

2021年3月25日《清华新闻网》发表题为《环境学院团队首次开展城市尺度的亚硝胺类新型污染物的定量化源解析研究》的报道:2021年3月22日,团队在环境与市政领域权威期刊《有害物质期刊》(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上在线发表题为“我国东部某城市流域中亚硝胺及其前体物的来源与迁移转化研究”(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Source and Fate of N-nitrosamines and their precursors in an urban water system in East China)的论文,在国内外首次开展城市尺度的亚硝胺及前体物的定量化源解析研究[10]。这个中国东部某城市就位于长江三角洲。yibaochina.com首发

其实早在2016年《科技日报》就发表了题为《我国消化道癌症高发或与喝水有关,饮用水中亚硝胺是美国3.6倍》的报道[11],内容就是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国家环境模拟与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在2016年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饮用水系统中亚硝胺类消毒副产物的调查和研究。主持研究的陈超研究员告诉《科技日报》记者,在过去三年中研究团队分别测试了44个城市供水系统中的亚硝胺类消毒副产物及其前体物。在已检测的全部水样中,出厂水和龙头水中的NDMA平均浓度分别为11ng/L和13ng/L,水源水中的NDMA生成潜能平均为66ng/L。他表示,与美国环保局在2012年公开的一项大规模普查数据相比,亚硝胺在中国出厂水和龙头水中的检出率是美国的3.6倍。而西欧国家的饮用水亚硝胺浓度比美国还低。yibaochina.com首发

陈超指出,长江三角洲地区的问题更加严重。在课题组检测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的近10个供水系统中,出厂水和龙头水中的NDMA平均浓度分别为27ng/L和28.5ng/L,水源水中的NDMA生成潜能为204ng/L。如果说亚硝胺在中国出厂水和龙头水中的检出率是美国的3.6倍,那么亚硝胺在长江三角洲地区出厂水和龙头水中的检出率是美国的8倍以上。yibaochina.com首发

陈超补充道:“据报道,根据毒理学试验结果,NDMA终生饮用的百万分之一致癌风险浓度是0.7ng/L,据悉美国环保署正力图制定的美国亚硝胺浓度标准,其限值可能在百万分之一至万分之一致癌风险浓度的范围之内。”。目前已经有部分发达国家和地区建立了饮用水中NDMA的标准。“世界卫生组织在2008年提出了100ng/L的推荐值,加拿大,澳大利亚都有了国家标准,分别是40ng/L、100ng/L;加拿大安大略省、美国麻省和加州的标准更严,分别是9ng/L、10ng/L、10ng/L。”yibaochina.com首发

但是中国饮用水水质标准中还没有这一个项目。清华大学环境学院国家环境模拟与污染控制重点实验室在论文中呼吁,将亚硝胺纳入中国水质检测标准,但是至今没有动静。yibaochina.com首发

三、鸭子、鱼喝了长江水也会得癌症

美国克瑞顿大学袁劲梅教授在纪念父亲袁传宓教授的《父亲到死,一步三回头》一文写道:yibaochina.com首发

我小的时候不知道鱼会生病,鸟会中毒,小孩子会死。但是我的父亲知道。他是一个生物学家。后来我父亲死了。我父亲的学生告诉我,长江的鱼不能吃了;在江边白茅上飞著的鸟儿,飞著飞著就摔下来死了,是铅中毒;在长江边出生的孩子,小小的年纪就得了肝癌。yibaochina.com首发

在人们还没有反映过来为什么的时候,那条从天际流进诗里和画里的长江,突然丧失了衬托落霞孤骛的闲情逸志;突然关闭了博揽千帆万木的宽阔胸怀。长江,突然变成了我们的“敌人”。yibaochina.com首发

父亲影集的第二页,贴的是一群鸭子的照片……yibaochina.com首发

在这张照片底下,他写了:“鸭子,上海浦东的鸭子是长江污染的证明。”yibaochina.com首发

从七十年代末起,人们发现上海浦东,崇明岛一带肝癌的发病率非常高。父亲有个很好的研究生,叫黄成,是孤儿。父母都得肝癌死了。父亲时常给他一些零花钱。他们家有兄妹五个,相亲相爱,住在上海浦东地区。这个研究生读书期间,大哥也死了,还是肝癌。人们不知道原因。父亲就带著几个研究生开始了调查,研究为什么上海浦东地区肝癌发病率高。yibaochina.com首发

父亲选择研究在长江下游生活的鸭子。那一段时间,不停地有一些鸭子被送到我们家来。家里小小的厨房,全是鸭屎味。我和弟弟踮著脚,捏著鼻子到厨房去找零食吃,什么油球,麻糕上都带著鸭屎臭。我妈跟我父亲吵,叫他把这些鸭子弄走。我父亲说:“弄到哪里去,总不能弄到大学办公室里养吧。”yibaochina.com首发

后来研究鸭子的结果出来了,上海浦东,崇明岛一带的鸭子活到两年以上的多半都得了肝癌。结论很明显:长江下游水质严重污染。yibaochina.com首发

在我最近一次回到江南的时候,我看见长江浑黄的水闷声不响地流著,象一个固执的老人,拖著一根扭曲的桃木拐棍,怨恨地从他的不肖子孙门前走过,再也不回头了。yibaochina.com首发

这时候,我感到,我必须告诉长江和长江边的不肖子孙我父亲的故事。我父亲到死对长江都是一步三回头。我希望等到人们总算懂得该向自然谢罪的那一天,会想起我的这些故事。yibaochina.com首发


图5:袁劲梅:父亲到死,一步三回头,图片来源:网络截屏yibaochina.com首发

四、喝水如吃药:长江三角洲地区水体中抗生素含量高

同样没有纳入中国《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3838-2002)和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 5749-2006)的还有水中的抗生素含量。yibaochina.com首发

根据中国绿发会的题为《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新型农业面源污染不可忽视》文章[12],2014年发表在《环境化学》第7期的一份研究,调研了中国(特别是上海市)的水环境中抗生素的种类及其污染水平,并概述了抗生素对于水生生物及人类的生态毒性效应。结果显示,黄浦江中污染最严重的是磺胺类和四环素类抗生素,长江口含量较高的为磺胺类和氯霉素类,而从整个中国地表水的污染情况来看,最多的是氟喹诺酮类和磺胺类抗生素。养殖业废水和城市污水是抗生素的最高污染源头,抗生素进入水体后,不仅会诱导产生抗性基因,还会与其他污染物结合对水生生物和人类产生复杂的复合毒性效应。yibaochina.com首发

人们惊呼:喝水如吃药。yibaochina.com首发

2014年5月,由华东理工大学、同济大学和清华大学的研究机构研究人员在国内学术期刊《科学通报》上发表的一份报告称,中国地表水中含有68种抗生素,且浓度较高,另外还有90种非抗生素类的医药成分被检出。文章称,中国每年大约生产1300种化学原料药及化妆品,其中抗生素类PPCPs年产量在3.3万吨以上,这可能是水环境中频繁检出高浓度抗生素PPCPs的重要原因。中国是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中国药物产量的70%是抗生素,这个比例在西方国家只有30%。yibaochina.com首发

2014年下半年,央视曾系列报道:在我国的主要河流部分点位中都检出了抗生素,其中,记者在暗访中发现,“山东鲁抗医药”向京杭大运河大量偷排抗生素污水,浓度超自然水体10000倍;而在江苏南京,在南京市鼓楼区,研究人员对居民家的自来水进行取样分析,结果发现,阿莫西林含量为8纳克每升,6-氨基青霉烷酸为19纳克每升。yibaochina.com首发

2015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对江苏、浙江、上海等地1000多名8至11岁在校儿童进行尿液检验,结果显示:近六成儿童的尿液中含有抗生素。yibaochina.com首发

2020年4月25日《瞭望》杂志发表题为《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调查》的报告[13],本刊记者近期调研发现,长江流域抗生素浓度偏高,水生态系统受到破坏。更令人担忧的是,相关调查显示,长三角约40%孕妇尿液中检出抗生素,近80%儿童尿液中检出兽用抗生素,部分检出抗生素已在临床中禁用,有可能严重损害人体免疫力。长江是重要水源地,其水质关乎数亿人民健康。随着长江经济带快速的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抗生素滥用日益突出,不仅对水生生物产生慢性毒理效应,且易产生耐药性,降低人体免疫力。河海大学长江保护与绿色发展研究院近期一项调研显示,长江抗生素平均浓度为156ng/L(纳克/升),高于欧美一些发达国家。长江下游抗生素排放量居全国前三位,年排放强度大约为60.0千克/平方公里。yibaochina.com首发

记者调研发现,水中抗生素主要来自医院和药厂废水、水产和畜禽养殖废水以及垃圾填埋场,大部分抗生素无法在现有工艺下有效去除,导致河湖水体成为抗生素和耐药基因库。长江保护与绿色发展研究院的科研人员在长江中下游地区调查发现,在生猪、肉鸡、水产等养殖过程中,因养殖密度高,不少养殖户为降低感染发病率,习惯在饲料中添加各类抗生素。比如生猪饲料中,硫酸粘菌素、金霉素都是常用抗生素,有的一吨饲料能添加一斤抗生素药物。一些渔业养殖户坦承:“养鱼养蟹饲料中肯定要拌抗生素,不然一死一大片肯定赔钱。”制药厂和医院废水含有高浓度抗生素,致流域污染严重。研究人员发现,有的饮用水水源地上游5公里分布着大型医药生产企业的排污口。如长三角某市水源地附近有3家医药公司排污口,一些长江支流交汇处有六七家制药厂,废水含有高浓度抗生素。调研发现,近年来,长江流域虽加大整治力度,但有不少中下游的化工、制药、中低端制造、畜禽养殖等类企业往上游或支流转移,污染形势严峻。yibaochina.com首发

中国,特别是长江三角洲地区水体中抗生素含量高,将毁掉中华民族几代人的幸福生活。yibaochina.com首发

五、监测断面数量不足,并将一些常规指标排除在监测之外

如网友夏平安所指出:长江成了下水道,环保部门不管,水利或者水务部门也不管。过去批评中共政府是九龙治水,管理效果不好。现在不是九龙治水,而是十几条龙治水,只是有一点不同了,通过习近平的行政管理体现改革,水资源的量归国家水利部管,水资源的质归国家环保部管。yibaochina.com首发

环保部每年发布生态环境公报,里面有关于淡水水质的数据,包括河流、水库、地下水水质。从发布的数据来看,水质是越来越好,前景一片光明。如《光明日报》2022年5月27日报道:《2021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淡水环境方面,全国地表水Ⅰ至Ⅲ类水质断面比例为84.9%,同比上升1.5个百分点;劣Ⅴ类断面比例为1.2%,均达到2021年水质目标要求;876个地级以上城市在用集中式生活饮用水水源监测断面(点位)中,825个全年均达标,占94.2%[14]yibaochina.com首发

如何解读中共政府公布的地表水、地下水水质不断变好的信息?yibaochina.com首发

魔鬼往往是藏在细节之中。yibaochina.com首发

根据《“十三五”国家地表水环境质量监测网设置方案》,2018年长江流域319条河流上设648个国控断面,平均一条河流上设2个国控断面。但是实际参与评价、考核、排名的国控断面只有510个,平均一条河流上不到1个国控断面。长江干流长6300公里,共设国控断面58个,平均每109公里1个国控断面。一个或者几个国控断面上的水质,是否能代表一条河流的平均水质,就要看这个国控断面设在什么地方,执行监测人员的素质。648个国控断面中没有参加评价、考核、排名的有138个,包括2个入海控制断面。百分之21的国控断面不参加考核。其中的道理,读者自然都会明白。yibaochina.com首发

长江流域面积180万平方公里,长江经济带面积约205万平方公里,而参加水质评价、考核、排名的国控断面只有510个,平均每一万平方公里不到3个国控断面。据权威电子行业机构 IHS Research 发布的《中国 CCTV 与视频监控设备市场研究报告》,我国的监控摄像头数量最多的 4 种分别是,城市治安、交通、政府项目和金融,这其中交通系统的摄像头占 14%。另一个调查公司数据,中国总共装有 1.76 亿个监控摄像头。算下来中国交通系统监控摄像头大约 2400 多万个[15]。中国交通系统监控摄像头大约 2400 多万个,长江流域319条河流上设国控断面只有648个,这是一个完全扭曲的比例。前面图片3所展示的长江支流湖北大雁河受化工厂污染后河水变成鲜红色的情况,在国家环保部的国控断面上是没有任何显示的。yibaochina.com首发

在《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2019》中注明:地表水水质评价依据《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 3838—2002)和《地表水环境质量评价办法(试行)》,评价指标为 pH、溶解氧、高锰酸盐指数、化学需氧量、五日生化需氧量、氨氮、总磷、铜、锌、氟化物、硒、砷、汞、镉、铬(六价)、铅、氰化物、挥发酚、石油类、阴离子表面活性剂和硫化物共21项。yibaochina.com首发

查找《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 3838—2002),地表水水质环境质量标准基本项目24项,不是21项,缺少的水温、总氮、粪大肠菌群3项。水温涉及的是人为造成的环境水温变化应限制在:周最大温升小于等于1摄氏度,周最大温降小于等于2摄氏度。对于I类至V类水要求一样。总氮(以N计)对于I类至V类水的标准分布是:0.2、0.5、1.0、1.5、2.0mg/L。粪大肠菌群对于I类至V类水的标准分布是:200、2000、10000、20000、40000个/L。yibaochina.com首发


图6:《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GB 3838—2002)24项指标,图片来源:网络截屏yibaochina.com首发

为什么在地表水水质环境质量标准基本项目24项中要剔除水温、总氮、粪大肠菌群3项?这和中共政府在防疫中采取的动态清零、社会面清零的做法是一致的,把感染或者密接人员转移出去,社会面上病毒就不存在了,就干净了,就安全了。换句话说,除了不合格的,其他都是优良。yibaochina.com首发

六、长江口海水倒灌

长江口是长江水污染最为严重的地方。根据南京大学袁传宓教授的研究,上海浦东,崇明岛一带的鸭子活到两年以上的多半都得了肝癌。综合多种调查得出的结论是:长江下游水质严重污染,长江口水质污染最为严重。yibaochina.com首发

东海又是污水排放量最大的海域[16]。根据《生态环境公报2018年》,对全国194个入海河流国控断面开展了监测。结果显示,194个入海河流监测断面中,无Ⅰ类水质断面,同比持平;Ⅱ类水质断面40个,占20.6%,同比上升6.8个百分点;Ⅲ类水质断面49个,占25.3%,同比下降8.5个百分点;Ⅳ类水质断面52个,占26.8%,同比上升2.2个百分点;Ⅴ类水质断面24个,占12.4%,同比上升5.7个百分点;劣Ⅴ类水质断面29个,占14.9%,同比下降6.1个百分点。主要超标要素为化学需氧量、高锰酸盐指数和总磷,部分断面氨氮、五日生化需氧量、氟化物、挥发酚、石油类、溶解氧、阴离子表面活性剂和汞超标。据说这样的结果与上年同期相比水质还是有所好转。yibaochina.com首发

2022年8月以来,特别是11月和12月,长江上中游来水量小、长江中下游各地水位偏低,接近或者超过历史最低水位,特别是对长江口流量和水位有重要影响的大通站,水位一直在5米以下,流量在每秒15000立方米以下。根据经验,大通站水位在5米以下,流量在每秒15000立方米以下,长江口就容易发生海水倒灌,或者称咸潮倒灌。2022年12月12日大通站水位仅为4.79米,流量为每秒12600立方米;12月25日大通站水位仅为4.26米,流量为每秒9010立方米。yibaochina.com首发

进入长江口污染物质无法如预计的那样东流入海,而是受海水倒灌影响,进入上海自来水厂的青沙草水库区域和崇明岛自来水厂的东风西沙水库区域,连同海水一起影响上海市的自来水原水质量。yibaochina.com首发


图7:长江口与上海自来水厂水源,注意图中自东南至西北的的黑色、红色带箭头的线条,代表海水倒流的方向,图片来源:网络截屏yibaochina.com首发

不过根据2013年黄浦江死猪事件的经验,官员们一定也会告诉民众说,水质稳定无疫情,水质优良。yibaochina.com首发

注释

[1] 党的二十大新闻中心举行第五场记者招待会 让祖国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来源《人民日报》,2022年10月22日,刊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http://www.gov.cn/xinwen/2022-10/22/content_5720804.htmyibaochina.com首发

[2] 王圣志、杨希伟、文贻炜:住在江边没水喝长江污染逼近底线!刊登在《新浪网》,2006年11月24日,https://news.sina.cn/sa/2006-11-24/detail-ikkntiam8179932.d.htmlyibaochina.com首发

[3] 记者舒静、高敬:曝光80余个典型案例释放哪些重要信号?——2021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年终盘点,《新华网》,2021年12月30日,http://www.news.cn/politics/2021-12/30/c_1128218108.htmyibaochina.com首发

[4] 上海官方承认已打捞出超过6600头死猪,《BBC》,2013年3月13日,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a/2013/03/130313_shanghaideadpigyibaochina.com首发

[5] 江泽民骨灰于长江口撒入大海,《联合早报》,2022年12月12日,https://www.kzaobao.com/shiju/20221212/129450.html,江泽民同志骨灰撒入江海,《新华网》,2022年12月12日,http://www.news.cn/photo/2022-12/12/c_1129200742.htmyibaochina.com首发

[6] 张瑞丹:化工巨头“围猎”长江,《财经国家周刊》,2011-06-02,刊登在《城市化网》,http://www.ciudsrc.com/webdiceng.php?id=13118yibaochina.com首发

[7] 王维洛:中国饮用水堪忧 国人健康受威胁,《议报》,2020年4月9日,https://yibaochina.com/?p=238535yibaochina.com首发

[8] 张瑞丹:化工巨头“围猎”长江,《财经国家周刊》,2011-06-02,刊登在《城市化网》,http://www.ciudsrc.com/webdiceng.php?id=13118yibaochina.com首发

[9] 绿色和平:长江的双重身份:主要饮用水源地成最大“下水道”——中国饮用水源地调查第一期,https://www.greenpeace.org.cn/2014/09/29/sewer/yibaochina.com首发

[10] Yu Qiu、Chen Chao etc.:Quantitative analysis of source and fate of N-nitrosamines and their precursors in an urban water system in East China ,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Volume 415, 5 August 2021, https://www.sciencedirect.com/science/article/abs/pii/S0304389421006646?via%3Dihub,环境学院团队首次开展城市尺度的亚硝胺类新型污染物的定量化源解析研究,《清华新闻网》,2021年3月25日,yibaochina.com首发

https://www.tsinghua.edu.cn/info/1175/21574.htmyibaochina.com首发

[11] 我国消化道癌症高发或与喝水有关:饮用水亚硝胺是美国3.6倍,《科技日报》,2016年10月14日。刊登在《新浪网》,http://tech.sina.com.cn/d/v/2016-10-14/doc-ifxwvpar8032739.shtmlyibaochina.com首发

[12] 绿发会: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新型农业面源污染不可忽视,2020年5月6日,刊登在《澎湃网》,https://m.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7277512yibaochina.com首发

[13] 记者凌军辉、秦华江、陆华东:长江流域抗生素污染调查,《瞭望》杂志,2020年4月25日,http://m.xinhuanet.com/2020-04/25/c_1125904576.htmyibaochina.com首发

[14] 记者 张蕾:《2021中国生态环境状况公报》显示:我国生态环境质量明显改善,来源《光明日报》。刊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网》,2022年5月27日,http://www.gov.cn/xinwen/2022-05/27/content_5692520.htmyibaochina.com首发

[15] 参见:车有料:一个违章摄像头一年创收 2500 万?我吓傻了,《知乎网》,https://zhuanlan.zhihu.com/p/308111057yibaochina.com首发

[16] 2018年东海污水排放量最大 天津水质重度污染,《经济日报》,2019年5月29日,刊登在《经济网》,http://m.ce.cn/bwzg/201905/29/t20190529_32216993.shtmlyibaochina.com首发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906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