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首相张伯伦先生,因其贻祸欧洲及整个世界的绥靖政策而沦为笑柄,这已是人所共知的历史常识了。以姑息纵容、让步妥协,以满足当年法西斯邪恶独裁专制者的欲望,来换取自身的某些利益与安全的做法,已经被历史证明是一种欺人自欺的愿景,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路。

然而,遗憾的是近年来,民主自由世界的一些政府领导人却像患了健忘症似的,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复着这样的历史错误:与北韩的“六方会谈”游戏,终于“成就”了一个小国寡民的核疯子来威胁人类,对伊朗的流氓政权的举棋不定的宽容、任其一只脚己跨入了“核俱乐部”的门坎,都是这类绥靖政策的“丰硕成果”。

一言以蔽之,当今流行于国际上的一股姑息逆流,必须引起一切热爱民主与自由的人们的严重关注。

本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当苏联灭亡,东欧获得自由之际,自由民主战胜独裁专制已成定局。其时连邓小平心里也明白了这一点,于是提出了“韬光养晦”的策略。也就是在政治上“夹起尾巴”装可怜,骗取自由世界的同情,经济上大搞权贵资本主义式的对外开放,以低工资、低人权、允许高污染为“优惠”的诱饵,吸引西方的投资。一些短视的西方政客和大批唯利是图的商人,一下子便落入了“总设计师”的圈套。就像当年的杜鲁门、马歇尔之流以为毛泽东只是农民起义,与斯大林的共产专制不同一样,他们又一次一厢情愿地相信了对方的“善意”。不但放弃了6.4后已达成一致的制裁原则,而且更争先恐后的向其“输血”、投资,终于养肥了一个比当年苏联经济实力更强大得多的、当今世界最大的、足以向美国和自由世界叫板的独裁专制政权。这与当年张伯伦对希特勒的绥靖政策相比,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大错特错。

其实当年美国国会中一大批有识之士的议员,已经看到了这种政策的极大危险性。于是在众议院一次次地通过决议,必须视中共人权状况的改善与否,而决定给不给予中国贸易最惠国待遇。并在众议院多次以三分之二的压倒性多数通过这类的限制性议案,但却被短视的老布什总统否决,由于在参议院中未能达到三分之二的多数,无法推翻总统的否决。到克林顿上台后,为了自已本国的经济利益,他更背弃竞选时的诺言,竟然将人权问题与贸易脱钩—–于是绿灯大开,从此以后北京更加不把国际的压力放在眼里,中国人权状况更加每况愈下,致成今日的局面。

当年美国国会与总统在对中国的人权与贸易问题进行角力之际,由于其时中共的经济实力还不强大,更有求于美国,于是隔三叉五便向世界作出些姿态和“技术性的让步”。如今天放个著名的持不同政见者,明天又假释个异议人士,以表示其人权状况有所“改善”。而国际上某些所谓的“左派”人士与媒体,也立即心领神会,开足马力进行鼓吹北京表现出了“开明”与“善意”,以要求民主国家更进一步的对北京作出让步。而国际社会加以迁就姑息以后,却并未得到相应承诺的兑现。例如根据中国大陆的人权状况,根本不够资格作2008年奥运会的主办国,但有的人却偏要相信甚至帮着鼓吹什么“给中国一个机会,还世界一个惊喜”。结果“机会”得到以后,还给世界和中国普通民众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申奥”前承诺“改善中国人权”、“开放媒体自由度”,但带来的却是对异议人士更加严厉的监控与打压;人们看到的是海外红卫兵重演文革式的暴力以对付抗议者,而令世界震惊;是北京全城如临大敌的空前戒严,以控制任何不同的声音,根本看不到人权的改善和政治进步的踪影。奥运办完后,封网、禁书、管制报刊一切依旧,抓维权人士黄琦、谭作人,抓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手比一手“硬”。人家甚至改口说,我们当初说的是奥运会“可能改善中国的人权”。“阳谋”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真不愧是毛太祖的好学生。也正合了那句古话“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这是继1936年柏林奥运会后,姑息逆流给奥运史上留下的又一大污点。

尤其当独裁专制者一旦暴发暴富、实力开始“崛起”后,它就不但不再韬光养晦,而是要财大气粗,蛮横无理地“亮剑”了。甚至把自己的“标准”强加到国际上去。2009年在德国法兰克福的书展,便淋漓尽致地展示出了这一幕。本来大陆只是一个被邀请的“主宾国”,并非“主办国”。但它却竟然不允许像戴晴、贝岭这样深孚众望的中国著名作家与会。其荒唐就好像别人举办婚宴,你作为一个客人却要求办婚礼的主人不许邀请谁谁谁去祝贺一样的蛮横无礼。然而更奇怪的是,这样的指手划脚、不仅说三道四,而且是颐指气指干涉别国主权的行为,一开始竟被主办方的德国所接受。如此姑息,真令世界跌破眼镜!后来只是由于强大的、正义的舆论压力才迫使主办方不得不改变主意。但“好戏”还在后头,当戴晴等中国异议作家在会上发言时,参会的北京官员和一批御用文人,竟以“退场”的方式扰乱会场秩序。在一个本应是充满学术气息与言论自由气氛的会上,竟然以如此卑劣的手段不许人说话,斯文扫地,竟至于此!难怪有人调侃说:伟大的无产阶级专政,“专”到德国法兰克福去了!更奇怪的是,主办方不仅不谴责捣乱者,反而向这些大耍流氓手段的人致歉。这一幕闹剧真堪称姑息逆流的经典杰作。

以上仅举的二、三例已可见微知著,存在于当今的这股姑息逆流,正如当年张伯伦的绥靖政策一样,只能抑善扬恶,而无助于世界的进步;只能长独裁专制者的“威风”,而无助于增长自由人民的志气!

这股姑息逆流之所以能风行于一时,首先缘于某些短视的政治人物,只看到本国当前的一点经济利益,而放弃了对道义原则和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的坚守。而贪婪的资本更是见利忘义,唯利是图,一头便扎进有利可图的独裁专制政权的怀抱。甚至利用资本的影响,去逼本国政府作出无原则的妥协。其次,姑息逆流也充分体现出某些大国政治人物的机会主义倾向,例如欲借重北京在核问题上制衡北韩,或在反恐问题上的合作,便往往以牺牲他国民众的人权作为代价。结果他得到的只是专制当局口惠而实不至的承诺。最后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北韩的核弹照爆不误,在反恐上人家也不会真心与他合作,甚至暗中还给恐怖主义份子以某些支持。

而热衷于推动姑息逆流者,却对此视而不见,还在一厢情愿的自我麻醉,自我安慰。说什么“冷战已经结束”,民主国家正在分享“冷战的红利”。似乎天下已经太平。对诸如中共军方人士朱成虎、罗援之流的好战叫嚣,对人家的磨刀霍霍却视而不见,人家在夜以继日大力制造、更新核弹、导弹,他却在一味强调克制、谈判、双赢。由于先进的民主国家人民的生活普遍较为富裕,这些“麻醉剂”正好投合了他们希望苟安度日的心理,于是便一心只看重鼻子尖下的那点商业利益。殊不知这样的“红利”,这样的商业利益,正是人家送给你的毒饵。当今自由世界,民主阵营如果让此姑息逆流长此以往地泛滥下去。待到独裁专制的“硬实力”、“软实力”壮大到胜过当年苏联—-东欧大帝国时,再想来“从头收拾旧山河”,恐怕就为时已晚,要付出的代价和牺牲也就太大了。

我们当然应坚信,民主自由终将战胜独裁专制,但也决不能掉以轻心,让目前国际上这股姑息逆流的祸水再泛滥下去了!

2010年1月8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