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6月11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42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36天。

昨天半夜两点多,有位女士从香港打来电话,说她是在北京上访时得知我的电话号码的,她也是一位拆迁的受害者,上访了十几年也没有结果,她很关注和支持“麻雀行动”。

听了她的遭遇,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丈夫在国内上访近五年,杨海涵的母亲马永田在国内上访近十年,而在杜斌的笔下有着上访几十年的访民……我们这些访民只是依法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却被地方政府划为“不稳定因素”进行打压和迫害,在国内完全没有任何的保护,真是叫走投无路。

由于半夜醒来后久久无法入睡,到早上也没有睡实,很早便醒了,但我感觉非常不舒服,头晕脚软,于是便跟陈绪兴商量我今天休息一天,陈绪兴叮嘱我保重身体,便一人坚持去“上班”了。

我今天收到了一封来自北京孙丽伟女士的邮件,让我很受感动,来信见下:

胡燕姊妹:

你好!

首先,为你的勇敢向你致意!并为你们三人以坚忍的精神同邪恶争战而感到扬眉吐气!这一切均归于主的大能。

今天天气不好,你们没有气馁,又收到傅希秋牧师的鼓励,你们是何样的喜乐,我一位54岁的女性,在祖国万里之外与你感同身受,同样喜乐。

我在北京,与你有同样的遭遇,有些方面更甚。我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方法可能参加支持我们这个意义重大的“麻雀行动”。你们上海的访民很优秀,很有主见,相对也很团结。我多么希望能与你一起并肩战斗。这不是一般意义的个案,这恶劣,丧失人性,没有道义,放弃人类廉耻的强拆抢掠是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可能愈演愈烈,摧残、耗劫人宝贵生命的事情在中国仍在发生。血流不止,一个个残烈的个案,一个个鲜活生命的逝去,都没有停止他们的侵害。我愤怒,但现实更多是无奈。我虽然不会低下高贵的头颅,但是我们的无力反击却让掠夺者更加嚣张。怎么办?是我经常问及自己的事情。你们的“麻雀护巢”行动让我在一筹莫展,坚于呼吸时,感到了生的力量。我恳请你能告知我,如何能有效参与这一具有非凡意义的行动。你们是先行者,是我的榜样,我愿意同行,请告诉我方法。

我叫孙丽伟,在2008年曾经向外交部递交过访民要求参与2009制定国家人权行动计划。虽然我们的人权依旧,但是,我们对生命的尊严的捍卫一天也没有停止。

胡燕姊妹,相信你会做得更好。我们的目的一定会达到,一定能够达到。感谢杨建利博士,感谢傅希秋牧师!感激他们终年如一日的付出,为祖国明天民主自由的付出,我表示深深地敬意!我祝你,在他们的帮助,持续的鼓励、支持下,让所有的企盼者都早一天看到你们胜利的笑脸!

以马内利

孙丽伟

2010年6月10日于北京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5月31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