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已经过去23年了,但是六四大屠杀在中国人民的内心深处所造成的巨大创痛宛如昨日之烫伤。23年来,中国大陆民间的民主力量从未放弃过抗争,而他们一波一波前仆后继的反抗,更加使六四成为一个不可回避的异常沉重的历史图腾。

  时至今日,大陆任何政治力量和政治人物都无法真正漠视六四而不予以回答。即便是当权者们自身,他们面对诘问,或沉默、或顾左右而言他、或顽固坚持,但是他们内心的焦虑、恐惧和矛盾,在他们各式各样的回答中被清晰地展现于光天化日之下。

  中国大陆不可能逾越六四问题而实现真正的民主宪政改革。开启民主宪政变革的标志性事件就是对六四事件的重新定性和评价。只有彻底平反因六四事件而产生的所有冤假错案,才能为中国大陆的民主宪政变革奠定真正的道义的和历史的基础。


一、为什么说解决六四问题是启动中国大陆民主宪政的真正按钮呢?

  首先,从历史上看,六四事件是当代中国最重大的历史事件。六四事件使得80年代中国大陆刚刚凝聚起来的社会共识被强权所撕碎,中国社会精英再一次大规模分野,文革后刚刚建立起来的相对和谐的社会生态被彻底毁坏。

  六四大屠杀实际上是当时中国大陆最高领导人邓小平用最血腥残暴的暴力方式终结了他自己所主导的改革开放。八十年代以解放思想、实事求是为标志的能够凝聚全国主流民意的改革开放事业,实际上在六四枪响的那一刻已经宣布结束。八九后的所谓改革开放,实际上已经异化为权贵阶层掠夺人民财富、瓜分公有资产的无耻盛宴。

  八九六四后,持续了23年的没有民主宪政改革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改革开放实际上就是将中国全面导入红色权贵主义的罪恶深渊。追溯今天中国的所有不公、所有危机的历史根源,我们会看到那些无一不是来自六四大屠杀。

  八九六四是历史的分水岭,只有看清这一点才能找到解决当前大陆深刻社会危机的最恰当的历史视角。

  其次,从现实上考虑,解决六四事件是当前中国社会精英的道德救赎。每一位中国社会精英都必须接受八九六四事件的良知与道德的追问。没有完成对六四事件合乎良心、顺乎良知的回答,中国大陆阶层就必然还会是道德上的侏儒和意志上的懦夫。一群道德低下的懦夫又如何能够引导中国大陆走上真正的民主宪政呢?

  今日中国大陆道德沦丧的程度为历史上所少见,直逼文革,鲜廉寡耻已成社会之常态,假大空俯首皆是,黑暴残无处不在。环境、食品、药物这些生存的最基本领域都已被严重侵害和污染,大陆人民确实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而这一切危机的真正有效化解,非从彻底的政治民主变革入手。而民主变革能寄希望于那些道德低下缺乏勇气的侏儒吗?

  八九六四是现实的道德拷问,只有完成道德救赎的大陆精英才有可能与人民一起走向自由和民主。

  再次,从未来考量,六四事件的解决为未来中国的民主变革奠定一个道义和理性的基石。未来中国民主变革之路,没有牢固的道义和理性的原则就不可能避免大规模的动荡。缺失道义,缺乏理性,中国未来变革之路必然会充满坎坷、动荡甚至战乱。

  由于六四事件承载着各种不同的群体、利益与矛盾错综复杂,若能以沟通、谈判、共识妥善解决六四事件,藉此为突破口,便可以为未来中国的民主变革提供一个化解各种危机的范本。

  综上所述,从历史、现实、未来的不同角度观察,那种想要一方面在中国大陆启动民主宪政改革,而另一方面又要漠视六四事件的存在,这是绝对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是无法实现的。对中国大陆而言,没有六四事件的解决,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宪政变革,六四事件和民主宪政变革实际上是一个事物的一体两面。


二、如何解决六四事件?

  23年过去了,中国大陆已经面临着六四事件以来所积聚的各种社会危机的总爆发的现实威胁。这些所有社会危机的最终爆发点必然是政治危机的爆发。

  替中共当局计,假如当局要避免严重政治危机的大爆发,现时的首要而亟需的应对就是立即启动解决六四事件的政治进程,以六四事件的妥善解决来表达当局立足现时、正视历史的负责任的立场,从而最大程度地消解矛盾、抚慰创痛、凝聚共识,藉此获得巨大的道义资源,以使其推动政治民主化改革时能够得到更多的支持。

  这里我越厨代庖地替中共当局设计一个最符合其长远利益的解决六四事件的路线图。

  第一:当局正式宣布将以实事求是的精神,以对历史负责的态度来解决六四事件。

  第二:成立由中共中央、全国人大、国务院、政协、军方、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组成官方的“六四事件解决委员会”,全面负责解决六四事件的沟通谈判事宜,由国家主席或人大委员长或政府总理就任委员会主席,为了效率,人员应在20人左右。

  第三:促成民间成立由六四死难者家属代表、六四受难者代表组成的“六四受难者委员会”。这个委员会应该包括丁子霖等天安门母亲群体、赵紫阳先生家属、六四后被判刑和受到其它处理的学生、市民、政府工作人员等等,为了有充分代表性,此委员会人数应在80—100人。

  第四:成立由法律人士、学者、媒体人士、各NGO组织组成的“公民观察团”,对进程进行第三方监督。

  第五:由“六四受难者委员会”与“六四事件解决委员会”进行沟通、对话,积淀共识,积累信任,共同完成“六四事件解决方案”。最后由全国人大、中共中央、国务院、全国政协、中央军委、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共同发布公告。

  第六:这个进程必须全面公开透明,宜快不宜慢,应该在2个月内完成所有工作。

  如此,中共当局必可获得巨大的民意支持,而主导此事的领导人则可以获得难以估量的道义资源。这将为下一步的政治民主化变革提供了一个有效而现实的范本。

  而此路线图纯属以中共当局长远利益为立场考量,依据现行的政治构架而提出的,属于一厢情愿的事情,只是给中共一个新的思路,以突破六四事件的困局。

  当然,民间民主力量在解决六四事件的问题是是绝对不可能缺席的。而设计出最主动、最可能和最有效的民间的路线图仍然是当前最重要的工作之一。

  以下是我个人设计的解决六四事件的民间路线图,抛砖引玉,仅供参考讨论。

  民间民主力量要想主导六四事件解决的主动权,就必须早于中共主动解决之前施加其巨大的国际、国内压力,使其不堪重压被迫解决。此刻,民间则握有相对之主动权。

  第一、民间应该立即着手成立““六四受难者协会”,广泛联系与组织六四受难者:包括死难者家属、遭受各类迫害的人士。无分国内外,广泛联络,形成在六四事件上最有代表性、最具公信力、最广泛的组织。

  第二、使用一切传播手段,向国内民众继续传播六四真相,更多地争取民众的支持和参与,尤其是年轻人。支持和推动年轻人以自己的方式不拘一格地纪念六四。在六四纪念日来临其间,尤其要推动大学生以各种方式纪念六四,包括集会、游行。以此持续不断地在国内对当局施加压力。

  第三、在海外一切有中共当局和官员在场的场合,不断地举起“平反六四”标语、旗帜,造成其外交上的困难和尴尬。在海外甚至可以以解决六四事件为诉求,以更为激烈的抗争手段对中共当局海外利益进行打击,从而施加更大的压力,最大限度地争取国际社会的关注、同情和声援。

  第四、坚守住香港这个纪念六四的最重要的阵地。维多利亚公园的蜡光终将照亮整个大陆。不断地在台湾进行宣传,争取台湾朝野和民众的支持,在台湾举办大型的纪念六四的民间集会。

  综上所述,民间在解决六四事件上的法宝只有一个:施加压力。你能施加多大的压力,你才会有多大的成效。没有压力就没有成效。而组织化是不断施加压力的基础,天安门母亲群体、香港支联会是六四后上最成功的组织。他们23年来一如既往的努力实际上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功效。而他们的方式应该被广泛地复制和迅速地推广。


结束语:

  毋庸讳言,六四事件是中国大陆民主化道路上无法回避和绕行的关隘,没有六四事件的妥善解决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民主宪政变革。

  争取解决六四事件的主动权是当局和民间目前最重要事情。当局有一切执政资源,但是其面临以李鹏为代表的血债派的阻遏;民间有强大的道义资源,可以施加更多的国内外压力,但是其存在组织化程度较低的现实困难。

  但是,无论如何谁都能清楚地看到,历史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平反六四乃是大势之所趋,不是任何势力和个人能够阻挡的。我以为,解决六四事件指日可待,而那一刻也正是按下中国大陆民主宪政变革启动按钮的时刻。

2012年5月16日
《公民议报》首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