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公安、老干部、老冤民给中共的临终呼吁

 
 
      1950年初,读了高小算是有文化,年已16岁的谢志嘉,恰巧遇到天翻地覆的时代变化,于元月志愿报名参加了护仓队,六月二十四日护仓队集体改编为仪陇县警卫营。就这样涉世不深也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的谢志嘉,稀里糊涂的成了共产党的一名公安战士.
      按照中央组织部、财政部、人事部、劳动社会保障部,2002年十三号文件《关于对1949年10月1日至所在地解放初期参加革命工作的退休干部,在生活上给予适当照顾的通知》和南充政府《关于对我市县建国初期参加革命工作的部分退休老干部给予困难补助的通知》精神,本人无疑应享受此待遇,仪陇县公安局就有谢志嘉、陈明、邓载阳三人可享受这个待遇,但是等到具体落实下来的时候谢志嘉却莫名其妙的被取消,不在享受“解放初期参加革命工作给予困难补助成员”的名单中.
      经多方打听以及内部人披露,谢志嘉终于明白其中原委,原来是谢志嘉曾经组织参与过1500多人联名,对搬迁仪陇县城并以大量书面材料揭露地方政府很多官员,为达到搬迁县城的目的,不惜弄虚作假欺骗中央,编造子虚乌有的迁县理由和方案,夸大搬迁县城的好处和目的(实为官员捞政绩、捞钱财),在搬县报告中说:“金城公园经常发生滑坡及崩塌地质灾害。特别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滑坡和崩塌地质灾害发生的时间,间隔逐渐缩短强度逐渐增大,据统计,近二十年来,共发生滑坡和地质灾害十六次,因山体滑坡垮塌房屋三十处,丧亡二十八人(将本县大寅镇滑坡死九人谎报成金城死人)造成经济损失三千万,严重影响了城市居民生命财产安全”。“居民生活用水6.5元/吨”等虚假事实。使得搬迁县城去新政获得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批准。一并揭露中国工商时报记者:谭丽莎、徐民、采访开发商汪治德”仪陇房产商自曝土地招投标猫腻”的真实内幕。从此仪陇上下很多官员对谢志嘉恨之入骨,开始一系列打击报复措施和手段。
      为了达到整谢之事,仪陇县公安局1979年5月18日,为落实政策,将谢字99号档案从县武装部提出,至今未归还武装部档案室。对谢的档案做了十多处篡改,强行拟定谢参加工作时间是1950年12月。为此谢开始了无数次上访,并出示了大量证据,证明自己是1950年6月24日前参加工作的。2014年3月仪陇县公安局迫于各方压力和证据事实,私下与谢志嘉签订了”信访终结协议书”答应给谢每月增加340月补助金。对此非法不公平的待遇,2016年3月15日,谢又去南充向四川省委第5巡视组,递交了搬迁县城的不实理由和县领导贪腐的问题,以及个人因检举揭发官场腐败惨遭迫害的历史真相资料和证据。
 
      谢志嘉怎么也没想到,当地政府从2016年起全面停止了应给他的补助金,应享受的门诊医疗照顾费四千元一直未给,应享受的其他优惠待遇也被终止。
      面对此情此景,年已85即将走入人生临终的谢志嘉处于哭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境。无奈在有生的时刻,用最后再拼一把的脾气,向全人类发出呼吁:“我深有感触的是凡事生活在仪陇地域的百姓,是没有言论自由权的,更没有依法维权的自由。随时随地都会遭到无辜打击和迫害。私人的电话经常遭窃听,干扰。信访一律造假以解决处理终结打入黑名单,欺骗上级信访部门和国际信访局(访民涂太平,单身,依法上访失踪多年,音讯杳无)。在仪陇这个没有宪法,法律,法规的独立王国里,百姓财产遭公权侵害,投诉无门,行政干预司法随处可见,致使久拖不判或判百姓败诉,屡见不鲜。仪陇信访部门的官员口头语:中央批准的材料由中央处理,巡视组批准的由巡视组处理”。这些年来件件信访案被拒之于信访门外,从未处理,万般无奈之下,我只有呼请中央,或世界人权组织,帮助我、拯救我。望有生之年得到公正对待。否则我死不瞑目,在天之灵也要诅咒这个黑暗社会和腐败官员。
 
      四川仪陇县老公安/退休干部谢志嘉,生于1933年3月,现居住仪陇老县城金城镇。联系电话:15196756105由于耳朵的听力有很严重的问题,口音也很地方化,所以还可以与黄仕成这个知情者/公益者联系.17721924832
 
 
      冤民:谢志嘉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