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自由亚洲

高智晟姐姐绝望自杀   生前活在恐惧中

维权律师高智晟。(AP图片)00:00/04:12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高智晟迄今失踪已超三年,中共当局仍未向高智晟家属出具任何通知。2021年伊始,传出高智晟的姐姐于绝望中自杀身亡的消息。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表示,姐姐此前自杀两次未遂,弟弟的遭遇使姐姐生前长期生活在白色恐怖中。

屡次代理人权案件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2017年8月再次被失踪,迄今已超过1200天,中共当局至今仍未向家属出具任何法律通知和说明。高智晟的妻子耿和表示这是高智晟失踪最长的一次,她担心高智晟遭受酷刑折磨,也对他的健康状况感到强烈担忧。

在新年的第一天,耿和在推特上发文说,身在山东的高智晟的姐姐因担心弟弟的境遇,担惊受怕以致忧郁成疾,绝望中于2020年5月跳河自杀。
曾被中国司法部评选为“中国十佳律师”的高智晟曾为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代理案件,并于2004年至2005年三次发布致时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总理温家宝的公开信,揭露全国范围内劳教所对法轮功学员的酷刑虐待,要求中共当局改变对法轮功的非法处理。高智晟为弱势群体发声导致他于2006年被吊销律师执照,随后被当局从其在山东的姐姐家抓走,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刑满获释后,又于2017年失踪。

目前身在美国的耿和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2006年高智晟前往山东姐姐家看望病危的姐夫,遭到执法人员冲入家中暴力拘捕,姐姐和孩子也被带走软禁在招待所,导致姐夫病逝时身边没有家人陪伴。目睹弟弟的遭遇,高智晟姐姐长期生活在恐惧之中:“(家人说姐姐)老睡不着觉就变成忧郁病了,跳河自杀了。家人说姐姐这是第三次跳河自杀成功,前面跳了两次都给救起来了。”

耿和说,姐姐在山东的家长期被当局监控。中国政府向姐姐一家施压,包括为子女的工作设置障碍,以迫使高智晟在国内的家人与流亡美国的耿和断绝关系。说到此时,耿和哽咽了:“我最后和姐姐通话是在2012年,我过年和姐姐通了两次电话,家里就暗示不要再打电话了,说你一打电话孩子就不让回家。家里都是这种受迫害的状态,这种气氛是很压抑的。”

耿和说,在高智晟下落不明的一千多天里,家属和律师多次向司法部和监狱总局申请公开信息,然而经过多方互相推诿之后,不了了之:“逢年过节别人都给良心犯寄贺卡、存饭票,我们想寄都没得寄。这个流氓政府什么都怕,你都做了还怕什么怕,给家属说高智晟在哪里又怎么了?”

高智晟女儿(左)和父亲高智晟。(网站截图)
高智晟女儿(左)和父亲高智晟。(网站截图)

美国民间人权组织“人道中国”创办人周锋锁说,近三十年里民运人士及其家人因为遭受迫害在悲愤中去世的消息频频传出,此次高智晟的姐姐是因为弟弟多年失踪,而自己又面临各种打压,最终选择用死亡来反抗专制统治:“让我非常痛心,这是中共政权又欠下的一笔血债,死亡是对中共黑暗政权的控诉。我们这些民运人士感到很大的惭愧,没有办法真正帮助到他们。只有早一天改变这个黑暗政权,才可以结束这样的悲剧。”

旅居美国的中国人权律师陈建刚告诉本台,中共当局对民主人士不计后果地打压是为了维护其专制统治:“从中共的本性来看,迫害民主人士及其家人不奇怪,这甚至是一种必然的结果。中共本身就是反人权,而且是不择手段、不计后果,非常残忍邪恶的组织。所以为了维持对中国人的统治权,会不计一切后果。只要中共还在统治这个国家,这种现象就不可避免。”

去年9月,高智晟的女儿耿格在第45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上发表演讲,敦促中共当局立即释放被强迫失踪的人权倡导者和律师,包括她的父亲。此外,高智晟遭到强迫失踪一案被提交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有关国际人权组织亦要求中方正视人权问题。
陈建刚说,中国政府长期藐视联合国及其他国际人权组织对其侵犯人权的谴责和施压,他呼吁国际社会给予中国更强硬的制裁,以迫使中国政府作出让步:“有一句话叫‘独裁统治者能听懂的唯一声音就是大炮的声音,’所以这种文明的沟通方式对于中共来说是没有效果的。如果国际社会、文明国家仅仅是通过没有实质的呼吁、谴责,对中共来说没有多大实质用处。整个文明世界应该加大对中国的强硬态度,甚至更强硬地制裁。”
陈建刚认为,国际社会应对中国提高警惕。他说,长此以往,中共的独裁统治将不仅仅局限于中国范围之内,其独裁的治理模式必定向全球扩展。

记者:肖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