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中共当局强力灌输下,大陆民众大部分人已经难以分清党和国的区别。所谓“辱华”事件,可以说大部分都是反对中共独裁统治而已。比如马里兰大学的杨舒平同学说一来到美国就感到很自由,除了这是对美国环境优良的衷心赞美,更是脱离独裁压抑气氛的中国大陆的内心感受。本文作者的阐述重点是公民说真话的自由都被中共扼杀,除此之外,这位杨同学感受到的美国对个人自由的保护更是系共独裁下的中国公民难以享受到的。如果说杨同学对美国的赞美暗示了对中国的批评,这也绝不是什么“辱华”,不过是对一党独裁中国现况的真实揭露而已。

林傲霜鲁迅未识此重哀

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因认为当时中国缺乏言论自由,曽在文章中嘲讽道:“不过我们中国人是聪明的,有些人早已发明了一种万应灵药,就是‘今天天气……哈哈哈!’”——鲁迅《看书琐记(二)》

据夏丐尊先生回忆称:迅翁此言,多年以后都被人传为谐谑语。那意思无非是讽刺当时的中国,不许人讲话,什么话也不能说,只能说说天气、空气之类无关痛痒的事情。

余生也晚,鲁迅去世时,本人还未出生。但在文革中,当时中国除了“毛选” 就只有鲁迅的书是可以看的时候,笔者有幸拜读了不少鲁迅的小说与杂文。特别是看见鲁迅先生在杂文中与杨荫榆、陈源、叶兆言、徐志摩、梁实秋……. 等人的论战好不热闹,许多文字早已超出了“笔墨官司” 的范畴。不仅大量“妄议” 时政,甚至若说鲁迅在鼓动学潮,煽动闹事,也不过份。然而鲁迅却一生平安。并未被人请去“喝茶”, 当然更不会有什么“寻衅滋事”,“ 煽动颠覆” 的罪名找上门来。这哪能叫没有言论自由?而今如果鲁迅先生在天之灵有知,恐怕也万万想不到,今日的“新中国” 即便是说空气,气侯之类的话题,也会惹来大麻烦、乃至惹大禍!

在此不妨试举一例:2017年5月,一位在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大陆留学女生杨舒平同学,因成绩良好,品学兼优,于是校方指定她在毕业典礼上代表全体毕业生致词。这位杨同学在致词中实事求是地说,她到美国后一下飞机便觉得空气清新甜美,不必像在中国大陆那样经常需戴口罩以自我防护。她说:“我在中国长大,在我的家乡,每次出门我都会戴上口罩,否则有可能会生病。但是,我到美国后在机场外呼吸的那一刻,我感到很自由”。 任何心智正常的人对此都不难作出判断,这只不过是杨同学在实际生活中一点切身的体验与感受,从而在当天会上几句即兴的平常话。和鲁迅当年说的“今天天气……哈哈哈!”,亦庶几相近。对此如果你不认同,或许你另有感受。也完全可各抒己见。然而却没想到,杨舒平这样几句闲言碎语,竟然给她带来了一场天大的麻烦,招来中国大陆网上的红卫兵、义和团以及一批为了在网上发帖挣銭的“五毛”对她鋪天盖地的侮辱与谩骂。什么“美狗”、“ 汉奸”、“ 脑残”……. 都还嫌不夠,竟直接給“定性” 为“辱华” 事件。并武断地“结论”为,杨舒平说那些话就是为了想在美国获得一张绿卡。如此“诛心” 真不知依据何在?

接着这些假“愛国” 名义的流氓,更使出下三烂的手段,对杨舒平进行“人肉” 搜索,把别人家乡、家庭、住址等隐私加以暴露。从而迫使其当地政疛也出来“发话”, 对杨同学加以指责。更下流的是,在许多大陆网站,例如设在海南的号称“全球华人网上家园”、有中共官方背景的网站《天涯社区》上,有的人蓄意将杨舒平的照片加以歪曲丑化后发了出来。接着的“跟帖” 就是什么“丑死了”,“ 没人要的东西”…… 恣意进行辱骂。更无耻的是,这帮人还把一张很可能是用“电脑合成”的杨舒平与一个外国男人的“合影照” 发在网上。接着又骂道“早与美国人上床了……”等等不堪入耳的污言秽语。这种“语言暴力”,这种下作手段,根本不是在讨论问题,而是想用下流手段置人于死地。笔者不禁想起上世纪三十年代鲁迅先生为著名影星阮玲玉小姐被流言所伤导至自杀一事,所发出的“人言可畏”的愤怒指责。而今,我天朝的这些现代义和团的流言制造者,其凶暴,其下流,其无耻,比之当年诽谤阮玲玉的那些人,不仅“与时俱进”,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更极具“中国特色”。 所以最后杨舒平同学,不得不被迫在微博上道歉。可见在当今中国大陆,谁最下流,最无耻,谁便天下无敌,甚至可把这种流氓手段耍到国外,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真个是“我是流氓我怕谁”?

流氓行为是得到官方支持的

更应指出的是,这种在网上使用“语言暴力”的流氓行为,是得到了官方的纵容与鼓励的。众所周知,中共对网上的言论是严格管制的,凡不合官方意图者,轻则称之为“敏感或过激言论” 立马封杀。重则便是“寻滋” 或“煽颠” 要吃官司的。山东招远一位王姓公民,因在网上戏称“核心”为“包子” 便被抓捕判刑。令人感到,今天的中国人好像还生话在康熙、雍正的“盛世”里。所以对杨同学的人身攻击、谩骂无疑是得到了官方支持的。而隨后官方更赤膊上阵参与了进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公然代表官方对此进行表态。这位陆大官人阴阳怪气地说道:“中国公民在国外发表言论要有着负责任的态度;大多数中国人民从该留学生的言论中可以看出其对国家的真实感情”。陆慷先生在这里所谓的“在国外发表言论要有着负责任的态度”,说穿了就是强调“内外有别”,即在囯外只能为党国“歌功”,不可对党国“揭丑”。 至于是否符合事实,在陆慷看来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这个党国要有“感情”。 有了这种“党性”的感情,你自然就会说毒霾笼罩下的空气也是“清新甜美”的了。

然而大自然既是公正的,也是无情的。不仅“首善之区”的北京笼罩于毒霾之下已成“常态”。 而且 许多时侯包括天津、河北、山东、河南、山西大片山河都经常毒霾漫天,蔽日遮空,山岳潜形,人影绰约。有时连四川、云南、贵州等地都难以幸免。而且Pm2.5的浓度越来越高。世界卫生组织规定,Pm2.5年平均浓度安全值为10μg/ M3,全美的年平均浓度是8.9μg/M3才符合要求。而在中共统治下的大陆,昆明(即那位杨同学的家乡)2016年的平均浓度是28μg/M3, 已超标近三倍。在这样的空气中,杨舒平说她出门要戴口罩,难道有錯? 但昆明在大陆还算是“好地方” 了,其空气质量排名全囯第七名。而郑州是75.7,洛阳是78.3, 石家庄98.8  保定92.1。以上数字均来自中共“环保部”。并非“敌对势力” 造谣。面对如此无可争辩的事实,杨舒平同学说大陆空气质量差,赞美了美国的空气清新 ,怎么在陆慷大人的嘴里就成了不负责任的态度了?这位中共外交部官员更擅自代表“大多数中国人民” 认为杨舒平同学对他所谓的“国家”没有“感情”了?莫非中共官员对国家的“感情” 就是要撒谎、吹牛、骗人吗?这恐怕正应了林彪那句“名言”: “不说假话办不成大事” !

谁才在真正“辱华”

“辱华”一词,虽然早已是中共对人隨意罗织罪名的一大毒招、贱招。但过去一般都只是用于涉及政治的问题。而对杨舒平这样只是如实议论了一下空气质量的平常话,便被无限上纲为“辱华”,这是文革之后尚未见过的。而且反应如此强烈,大陆网上如此一派下流谩骂,不讲任何事实与道理。最后还由外交部出面来“帮腔”,这只能说明当局已虚弱到何种程度,不但没有什么“三个自信”,连半个自信也没有。

所谓“辱华” 就是侮辱、欺负中国。而中国的主体就是全体中国民众。所以真正侮辱欺负中国民众的,就是那些沐猴而冠,站在台上把漂亮的好话都说完了,实际上则在“改革开放”的名义下,大搞盗国、禍国之坏事,不断使用“三低三高”(低工资、低人权、低福利、高腐败、高污染、高“基尼” 即贫富兩极分化)的畸形发展来残酷压迫剝剥中国民众的人。中国空气如此糟糕,正是这些人不顾一切破坏资源与生态环境造成的。你们如此大干坏事,如此禍国殃民。却不许别人批评一句,这是哪家的王法?如果说这种“王法”是有的,那就叫“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