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论仁本主义人性观

作者:余东海(广西)

社会主义社会就是典型的极权社会和六极社会,典型的监狱加地狱。人民没有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监狱也;六极普遍,地狱也。

——东海曰

佛教六道指天道、人道、阿修罗道、饿鬼道、畜生道、地狱道。人间亦有六道,分别是王道、霸道、良性魔道、夷狄道、恶性魔道、极权道。

人间六道中,王道特指小康王道,大同王道不在其中。大同相当于解脱道,不再落入六道轮回。霸道包括假仁假义的传统霸道和西方人本主义,良性魔道指正教,良性神本主义。以上为人间三善道。

夷狄指某些劣等民族和国家。恶性魔道指极端主义宗教,恶性神本主义。极权主义包括传统的君本主义、纳粹的民族社会主义、蚂家的物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及变种、政教合一的极端主义等。以上可称三恶道。马邦、伊朗、小金朝都是极权道的典型,人间地狱。

良知四德,常乐我敬,良知泯灭则有无常、痛苦、无主、怠惰四种特性。有此四特性,就是地狱种子。王道社会,君子在上,五福普遍,即长寿、富裕、健康平安、爱好美德、寿终正寝者特别多;极权社会,盗贼在上,六极普遍,即短命夭折者、疾病缠身者、忧愁悲苦者、贫穷无助者,容貌丑恶者、懦弱怯弱者特别多。还可以加一极,断子绝孙者特别多。这都是邪欲泛滥、良知泯灭的结果。

社会主义社会就是典型的极权社会和六极社会,典型的监狱加地狱。人民没有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监狱也;六极普遍,地狱也。

论极权主义的水平和程度,论欺诈性、暴力性、邪恶性和煽动性,现代极权远高于古典极权,即马列高于商韩,马制高于秦制,红毛高于嬴政。暴秦集团的暴虐是不遮不掩赤裸裸的,哪懂得巧言令色足恭地赞美奴隶和诱导奴隶歌功颂德这一套。马踞狼盘今胜昔, 此之谓也。

日前网易新闻《官员谈信访说出不当言论:老弱病残孕往死里打,打死了我负责》报道,内蒙古某市信访局局长、现司法局局长董某被举报,涉嫌在一次举办的信访维稳会上发表了不当言论。董某在录音中说:

“有的地方公安不为成功找办法,只他妈为失败找理由,岁数大的不能打,这个糖尿病的、高血压的、孕妇等等不能打,我告诉你,必须打往死里打,死了我负责,括号,不能让他死在监狱里,死在监狱里,那么事也大了。派四个大夫八个护士给我看十天,必须把这些人都拘了,拘十天之后都写了保证书、悔过书,效果非常好。第一必须打,第二不能死在监狱里,死在监狱里,那你得考虑公安,公安本身就非常怕这事。完了你最后又死在这,这很麻烦。”

这不是不当言论,而是极端冷酷、极端暴力、极端非人化的邪言恶语,魔言魔语。

这样的言论,一个正常的政府正常的官员,不仅不能公开讲,私底下也不能讲,根本就不应该、不允许有此想法。而这个某市信访局局长、现司法局局长居然在信访维稳会上“光明正大”地讲出来,可见这种史无前例、天下唯一的暴力维稳方式已经普遍化!上访者苦之久矣,吾民苦之久矣!

信访官员敢发这样的恶言,有制度和文化双重原因。无论民主制度还是礼乐制度,都不可能出现那样的官员;无论人本文化还是仁本文化,都不可能出现那样的言论。这种官员及其言论,堪称马学马制的特产。

不仅官德沦丧,官员魔化,民德也败坏空前。最大的悲剧莫过于亲人相残,包括夫妻相残、兄弟相残、父子相残和母女相残。这种悲剧古已有之,于今为烈,在上上下下无数家庭中层出不穷地发生着。

仅此一点足以说明马邦就是地狱,而且不是一般的地狱。十九层地狱中,父子相杀的现象不至于那么频繁地发生。社会主义社会可谓红色恐怖炼狱,地狱二十层。

人间六道,地狱最苦,多数人屈服、附庸黑暗与之和谐,甚至成为黑暗的制造和传播者,丧失了解脱的希望。逃离地狱的幸运群体,不少人没能逃离地狱的黑暗,如某些移民海外者,本质仍然黑恶,仍是地狱种子。

在地狱里,唯有圣贤君子,才能生活于光明中并播放光明。借用佛教名相,仁本主义者相当于佛菩萨,其中圣贤相当于佛,士君子相当于菩萨。人本主义者是正常人,良性神本主义者相当于阿修罗魔,夷狄相当于畜牲,极端主义者相当于饿鬼,极权主义相当于地狱众生。

圣贤君子即使置身于地狱,也只会影响地狱而不受地狱的影响。良知泯灭,到处皆地狱;心性光明,无地不天堂。人性包括本性和习性,性相同也,習相异也。恶习深重到一定程度,地狱就成了;善习坚固到一定程度,天堂就成了。

本性人人相同,习性人人不同。论本性,圣贤盗贼也无差别;论习性,即使圣人也不相同。习性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横向的,个体性的,即自己在某种条件或环境中长期养成和自己学习造成的特性;一种是纵向的,传承性的,即家族民族的遗传。传承性的习性也具有先天性,可另名之为禀性。天性纯善,人人相同;禀性有异,因族而异;习性大异,因人而异。

孔子说:“性相近也,習相远也。”这里的性就非本性而是气质之性。朱子引程子云:“此言氣質之性,非言性之本也。若言其本,則性即是理,理無不善。孟子之言性善是也,何相近之有哉?”这个气质之性非天性,但带有一定程度的先天性,即禀性。人之初,性相近而不相同,就是因为有禀性在。然禀性虽有善恶,差异非常有限,对人性影响有限,一个人的后天习性才是决定性的。

马家社会,恶习特别深重,根源在于马制和马政,更在于马学。马学的问题在其政治经济学和社会主义理论,更在于唯物主义、即物本主义。马家可称为拜物教。

注意,爱物与物欲大不同,爱物与拜物更不同。儒家唯仁拜仁,在此基础上内而克己复礼,克制物欲;外而仁民爱物,开物利用。马家唯物拜物,是以哲学上物质第一性,让物质本位化主义化。物质窃据了本位、主义、第一性的位置,成为最高信仰,不仅与天道信仰绝缘,与所有宗教信仰都绝了缘。

拜物即物质崇拜,一切都围绕着物质转。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以共产为理想,富而优则贵,富而优则仕,都是拜物的正面表现;越穷越光荣,以有产无产分敌我,以资产阶级为革命对象,是拜物的特殊表现。马家权力、暴力崇拜无不发端于物质崇拜和唯物信仰。

物本主义世界观必然流于物质主义价值观、生产力主义历史观和力主义人生观政治观,发而为公有主义制度追求和共产主义政治理想。力主义的力,包括权力、物力、武力、暴力等等。受到物本主义的邪说、恶制、暴政全方位的刺激鼓励和解放,人类物欲和所有邪欲必然空前膨胀,伊于胡底。

杜吹剑先生曰《复立正教辟邪教是根本之道》,姚选民博士撰文质疑《复立正教辟邪教是根本之道?》侯小兵先生答《复立正教当然是辟邪教的根本之道》。我与杜吹剑、侯小兵两位,特补充一句:

马家信仰和教育是最大的邪教。马教不去,儒教不立,一切正教都立不起来,就无法打破社会主义监狱,无法改革马列主义地狱。2021-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