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一飞(湖南)

        2018年入狱以前,自己从事民运,比较低调,一直在地下,但是民运圈的很多大人物,国内国外的也都有所耳闻,湖南民运界的欧阳经华老先生,就是其中一位。       

以前经常翻墙的时候,欧老的名字被看到的频率是很高的,知道他一直奔赴在维权抗暴的第一线,同城饭醉的积极参与者,维权声援的身践力行者,独裁专制的掘坟者。同时我知道,他也是我的湖南邵阳老乡,敬佩亲切之情油然而生,只是因为同处两条战线,一直无缘一面。 

2020年6月6日我坐牢两年刑满出狱,出狱后没多久,就接到了一个从湖南长沙打来的电话,对方宣称自己是欧阳经华,问我出狱后的生活怎么样,经济上是不是很困难,说我如果有困难可以去长沙找他。当时接电话的我已经语无伦次,心中倍感温暖。是的,欧老的电话,就是雪中送炭,我怎能不困难呢?入狱之前,因为地下工作的很多经费开支,我已经负债累累。       

初次与欧老见面,是在欧老的绥宁老家,欧老热情的接待了我,与他促膝长谈了很长时间,欧老给我看了很多他与国内很多同道朋友的合影照片,有声援的,有举牌的,有饭局的,有探望的,数量之多,远超我的想像,这些照片,在记录着很多历史,历史也永远不会忘记,一个年逾八旬的老人,在追求民主自由的路,做出了何等艰辛的努力,近十年以来,他拄着拐杖,步履蹒跚,奔走在全国各地,探望狱中的勇士,看望勇士的家属,给他们送钱,在别人最困难的时候,带给他们以经济与情感的双重支撑。他拄着拐杖,头发斑白,却精力充沛,这么多年,一直在坚持写作名人语录与各种呼吁帖子,并逐一经常性的发送给微信通讯录的每一个好友,其中也包括国保及政府维称工作人员,要知道,一次发送就是几百条之多。欧老每天的生活,要接听与拨打很多的电话,与同道中人保持着各种联系。这于一个年逾八十岁的老人来说,仍不失为艰巨的工作,但是欧老却以此为乐,以此为荣,乐此不疲,长此以往,坚持不懈,其精神,不得不让敬佩。       

这么多年的坚持,这么多年的行动,早已让他成为了政府的眼中钉,肉中刺,拦截,谴返,,威胁,恐吓,早已经是家常便饭,这些,成为了他生活中的一部分。一个老人,一个拐着拐杖的老人,面对这样的生活,毫无怨言,甘之如怡,心静如水,接受着这一切,承担着这一切,欧老说,这是信仰的代价。这种情况没有让欧老有丝毫的沉沦,有丝毫的退缩,反而欧老是越战越勇,在垂暮之年,仍然奔走在第一线,在拄着拐杖都难以行走的情况下,就让人搀扶着,让人背着,去探望远在千里之外的湖南邵阳公民朱承志。       

数次探访,欧老均是一个人生活,欧老本儿孙满堂,早已经该享受天伦之乐了,但是他放弃了这些,以垂暮之年,以夕阳无限好的血照,仍在照耀着民主自由之路,给后来者以光明。追求民主自由,不惧白色恐怖,所有人参与其中的人,都要在家庭与信仰之间做一个选择,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有人抛弃一切选择信仰,有人有所顾忌选择家庭,而欧老无疑是前者,毫无保留的选择了前者。欧老没有得到家庭之乐,但是却得到了同道之乐,在与同道在一起的时候,欧老感受到了真正的快乐。同道也给予了欧老无私的关怀,经常有全国各地的朋友探访他,拜访他,带给他各种土特产。在欧老的身上,你能看到中国民主自由之路的困境与出路,在他的身上,你能找到一个时代的缩影。       

欧老本身并不富裕,生活极为俭朴,与欧老在一起,点个二十元的外卖两个人吃欧老都嫌浪费,欧老说我还有面,烧点水就可以,要知道欧老已经八十岁了,我是不会做饭,又怕欧老累着,所以说干脆点外卖,但欧老一定要自己做,说那样能省不少钱。欧老把省下来的钱都干了什么呢?这么多年,欧老一直坚持在为狱中的良心犯及其家属捐款,所捐款项合计达五六万之多,欧老这么多年一直走在民主运动的第一线,所花费的都是自掏腰包,在这个前提下,还在持续不断的捐款,既自己做事,又自己捐款,而且时间如此之长,款项如此之多,国内又能找到几个。              

欧老是1940年出生的,已经满了八十岁了,拐着拐杖走路,稍微走远点,就上气不接下气,与他出门,我都要搀扶着他走,不然真是不放心。就是在如此情况下,欧老仍然坚持要亲自前往苏州,去看望在狱中的湖南邵阳公民朱承志,都是老乡,都代表了邵阳公民圈,欧老为了维持邵阳公民圈的团结与凝聚力,为了一种能让民主自由之路走得更宽广一点的道义责任,不顾友人的各种劝阻,不顾当地维稳部门的各种警告威胁,毅然决定前往苏州,欧老说,不去看朱承志,我将遗憾终生,我就是倒在去的路上,也无怨无悔。欧老在用行动让世人说明,路是走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虽然欧老在去苏州的路上,经过全国各地朋友接力棒式的照顾,最后仍然没有完成夙愿,因为受到了来自当局维稳部门的强力阻拦。没有完成心愿的欧老,在回来的路上,就一病不起,之后被送入重症监护病房,差点带着遗憾离开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世界。       

在欧老病后,国内马上建立了关注欧老病情的微信群,有一百多人,全国各地的朋友都在为他祈福捐款,很多都亲自前往医院探望,欧老为公义付出这么多,在他有难的时候,大家也没有忘记他,这些,都在无声的说明,国内的公民圈,是一个互助、团结的群体,而这,就是战斗力的体现。有了这些,这条路,一定会越走越宽广。       

八十多岁大病初俞后的欧老,又忙碌了起来,他的微信好友,又开始收到他的名人语录,还有各种呼吁,全国各地很多朋友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微信爱心群里又出现了欧阳经华的爱心捐款,不到死的那一刻,欧老就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