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航空集团曾是中国发展最快的民营企业。2015年7月,海航首次登榜《财富》世界500强,位列第464位 。2017年,海航以530.35亿美元营业收入跻身《财富》世界500强第170位,较上年提升183位。这是海航第三次上榜,也是海航位次最高的一年。当时海航陈峰放话说:未来10年,也就是2025年,海航的目标是进入世界500强的前10名。但1月29日,海航集团发表声明,进入破产重整。根据海航集团2019年8月份公布的财务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公司总资产为9806.21亿元,总负债为7067.26亿元。净资产为2739亿元,资产负债率72%。从2017年雄心勃勃的海航集团到今天宣告破产重整仅仅三年的时间,可谓“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有个问题,观众朋友们一直想知道,海航的钱来自哪里?又去了哪里?今天我们就来聊聊这个话题。在分析这个问题时,我们参考引用了作者署名“慎说白话”的文章《海航的钱去了哪里?》。

第一,海航的钱从哪里来?

海航1993年从海南省政府最初提供的1000万元起家,历经二十多年攻城掠池,发展成为囊括航空、酒店、金融、物流和生态科技等多业态的大型跨国企业,资产规模最鼎盛时超过万亿,实际控制资产高达两万多亿,年营业收入逾6000亿元,一度跻身世界500强第170位,高峰时,海航在全球有40多万员工,各层级的公司两千余家,旗下上市公司加挂牌公司就多达37家。

这样快速发展的企业,在世界商业史上绝无仅有。海航的钱究竟从何而来呢?

海航“扩张+收购”模式让它借钱太容易了。创立之初,海航就通过募资开通了北京到海南的航线,这条航线让海航很快打响名气,并和当地政府合作,从信托公司和银行拿到了大笔资金,又通过设立股份公司,从资本市场募资。借钱如此容易就拼命借,除了向银行借,还发行债券和配套融资,此外还设立海航交易所,易生小贷,微金贷,立马理财,金牛座、惠人贷、宜泉资本、聚汇宝,八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大规模圈钱。

海航自称海外投资并购资金,有一半以上是来自境外融资,或许猫腻就在于境外融资。海航虽然宣称与高盛等投行,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黑石基金等国际金融机构紧密合作,但公开资料显示,只有海航向这些国际金融机构输血,并不见这些国际金融机构为海航背书或者给钱。

海航集团的股权结构复杂,盘根错节。2017年7月24日,海航集团公开披露了该公司的股东名单。27日《纽约时报》刊登了“百亿捐赠的背后,海航股权结构迷雾重重”一文。据海航集团披露的股权信息,持股比例为29.50%的神秘股东贯君从名单中消失。贯君的股份全部捐给注册在美国的海南慈航慈善基金会。纽约时报称这似乎是美国慈善史上最慷慨的捐赠之一,这样的捐赠足以让贯君和比尔·盖茨、沃伦·巴菲特这样的捐助者处于同一个级别,而这笔款项几乎相当于2016年所有美国公司的捐款之和。外界一直怀疑海航集团复杂的股权结构实际上隐藏着中共高层的资金。

围绕着海航的资金谜团,还表现在它与总部设在纽约的太平洋美洲公司的关系上。《纽约时报》查阅的公司文件显示,海航与太平洋美洲有密切的关系。太平洋美洲由陈峰的儿子陈晓峰和弟弟陈国庆经营,并曾由海航控股。这些文件显示,陈峰的弟弟陈国庆,通过使用在香港和开曼群岛设立的中国境外实体,对帮助建立海航最初的所有权结构起了重要作用。

2021年1月29日晚间,海航系旗下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海航集团的债权人名单也陆续曝光。除了几大国有银行,被深陷其中的债权人包括海南银行、长安银行、金元证券、中国华融等7家金融机构和20余家实体企业。

综上所述,我的看法是海航的钱来自借款、发行债券、配套融资、互联网金融平台以及我们至今还不明白的神秘资金。

第二,海航的钱去哪里了?

2013年海航的扩张突然进入快车道:60亿美金并购英迈公司,100亿美元收购爱尔兰飞机租赁公司,65亿美元从黑石集团关联公司收购希尔顿约25%股权,成为希尔顿单一最大股东,22亿美元购买纽约曼哈顿的一幢摩天大楼——公园大道245号。

2016年11月2日海航首次赴港买地,就以88亿港元拍下香港九龙启德地王,每方呎楼面地价13500元(约合每平方米14.53万元人民币),评估值上限大幅高出约87.5%,创九龙东历来呎价最贵地皮。

2017年4月,海航旅游集团宣布收购卡尔森酒店集团100%的股权,以及后者持有的瑞德酒店集团51.3%的多数股权,收购英国外币兑换运营商ICE。

2017年5月,海航集团以1.59亿澳元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航空公司澳洲维珍航空13%的股权。增持德国最大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股份,持股比例升至9.92%,成为这家德国最大银行的最大股东。

海航短短几年间用于海外收购的资金不低于500亿美元,这是中国任何一家央企都做不到的伟大壮举,海航这样一家名义上的民营企业却不声不响完成了。或许这个壮举与神秘的资金有着直接的关联?

第三,海航为何会破产?

2017年8月,中国限制企业在境外盲目投资,与主营业务无关的项目,海航目标之大,首当其冲。2018年海航董事长王健魂归异国。了解海航的人都知道,海航真正的操刀者是王健,海航在“买买买”飞速扩张的过程中王健贡献最为突出,海航几乎所有的资金腾挪,都是王健运筹帷幄,只有王健最清楚海航的家底。

王健离去,重新出山的海航创始人陈峰,唯一所做的就是开启“卖卖卖”模式。但是这个模式,对于海航巨大的债务来说只能是杯水车薪,2018年卖了3000亿资产,卖掉300多家公司,出售天津航空48%的股份,9亿亏本抛售伦敦瑞信大厦,出让3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2021年1月,海航打算以5亿人民币出售旗下的IT外包公司文思海辉;要知道,当年收购文思海辉花了6.75亿美元,一亏就是10倍。

但去年疫情期间,整个航空业行情低迷,几乎所有航海公司都是亏损。海航至少亏损580亿以上,远超国航预亏135亿,南航预亏80亿,东航预亏98亿。

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总公司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月20日,海航集团旗下8家A股上市公司的股权均被质押,总数高达834笔。据不完全统计,海航集团通过直接和间接质押旗下公司(非上市公司)股权融资金额超过1000亿元。同样在2018年,海航集团旗下还有大批公司债到期,从4月份开始,海航集团就面对59亿元的还款,以及后续超过443亿元的债务。

海航对外公开的债务7000多亿,如果算上形形色色的不能公开的债务,海航的债务应该接近万亿,堪称世界上负债最多的企业,这样的企业,不破产哪才是奇迹!

实际上,政商勾结下崛起的一大批富可敌国的富豪,都习惯性地把巨额资金转移到海外,而把巨额的债务留给了大大小小的金融机构。正如前人民银行副行长吴晓灵所言:没有银行的坏帐,就没有那么多富人!“在泡沫中狂欢的日子不多了,做好潮水退却后的准备是每个国家、每个人都要面对的现实。

海航破产重整,驱散了一直笼罩在它头上的资金迷雾;北京又将一个民营企业巨头纳入国有资本麾下,政治安全高于一切;王健躺在法国普罗旺斯薰衣草的故乡,不再理睬海航的风浪,演绎了最后的浪漫;陈峰抖落凡间情缘,行走名山大川,拜访大德高僧。

海航总部新海航大厦座落在海口最繁华的国兴大道上,有网友说这楼像佛祖在双手叠加打坐。但也有网友目光如炬,称它为“佛跳墙”。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