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就过大年,忽然想到:过个什么年?是要“兴无灭资”,还是要“精准扶贫”?不是我在这里“马后炮”,如果没有毛时代的“兴无灭资”,以中国人的聪明劲,哪里需要什么“精准扶贫”。今天来说这些,请不要骂我吃饱了撑的,且听我道来。

至少四十岁以下的中国人,若从记事算起,已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了,那时的中国虽仍然很穷,但已比七十年代或六十年代要好。前三十几年,别人我不知道,回想起来,简直就是生活在荒唐加荒诞中。

五六十年代不说,七十年代初看过一部影片,叫《青松岭》,里面有个漏网“富农分子”钱广,是反面人物,他整天想的就是发家致富。现在说出来,估计很多四十岁以下的年轻人都想不通:发家致富有什么不好?可那时就是这么认定的,由国家认定的。国家还认定富农只比地主“坏”得轻一点,故排在“地主”后面,叫“地富”,因此,如果在影片中,富农一定做为“反面人物”,仿佛只要是地主富农,说的就是“落后”乃至“反动”的话。

大家知道,只要是国家认定的,个体无力反抗。也不只在那时,人类史一直这样书写或记录着,到现在也没改变。这种现象估计还会延续下去。

影片中那个“反面人物”即富农分子钱广有句台词:“谁富谁光荣,谁穷谁狗熊。”当年在影片中这可是做批判用的。意思是谁穷谁光荣,谁富谁就是坏人,就像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一样。现在说给你听,你会吐我一脸。可这就是当时国情。

此一时,彼一时。一个人只能活在他所生活的时代,那个时代是什么样的国情,他没有办法选择,除了有本事“乘桴浮于海”。黑格尔有句名言,凡听说过的中国人好像都很信奉:“存在的即是合理的。”没有或极少有人反抗时代。而凡反抗时代者,也必将被“时代的车轮”碾压成粉剂。中国人在这方面最有“心得”。

可谁也没想到,“现世报”来得那么快,那富农的话一点没错,改革开放后很快就在全国给他“平了反”。现在谁还敢说他那话是错的?谁还有脸批判他那句话?倒是那些批他的人打了脸。改革开放至今,几十年来一直都在证明着那富农的话真理一般。说到这里我想提个醒:中国人记住了,不管什么人,也不管他多大官,只要他宣扬谁穷谁光荣,或者不是让人民富起来,而是让人民变穷,那么,这人一定是骗子,理当提高警惕。

记得有一年过大年,不知是在街上买的还是什么人送的门联,门框二面两句记不清了,估计不是“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胜利万岁”,就是“大海航行靠舵手,万物生长靠太阳”,那年头就兴这种句子。记得清清楚楚,横幅四个字是:“兴无灭资”。我家住的房子不好,门联总是不容易粘牢,每年贴对联,哥哥都哭丧着脸,心情很差。

那时候的人是麻木的。住着破房子,且家徒四壁,门楣上还要贴“兴无灭资”,一点感觉不到荒唐。直到多少年后读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才明白过来,就是要你打心眼里或从骨子里歌颂你的生活歌颂你的时代,不管那是一种怎样的生活怎样的时代,你都只有歌颂的权利而没有说不好的权利。时间一长,你也就只会歌颂了。国家永远是正确的,时代永远是正确的。人类史就这样记载着:谁创造了时代,都希望人们说那是一个“好时代”。

那时候的语言学家都死绝了,没死的,也不敢吭声。不然,就该站出来问一句:这四个字说得通吗?要兴某种东西,首先要先有这种东西。“无”是没有的意思,根本就没有,“兴”从何来?“兴”你娘个大头鬼啊!就算你要“兴”的是“无产阶级”,那么“兴”无产阶级什么呢?无产阶级什么都没有,怎么“兴”?不然,“兴”了三十年,也没见兴出个所以然来。现在谁如果说他是地地道道的“无产阶级”,那一定是国家或地方政府的“扶贫对象”。可见,现在,不,早就反过来了,不是“兴无灭资”,而是“兴资灭无”。中国人再也不能过“兴无灭资”的年了!

大概就因为那种荒唐荒诞的情形,一直在本人大脑记忆皮层里保存着,前几天见环球时报总编“胡叨盘”批英国BBC荒诞,忍不住作则短文,希望他胡锡进也能关注一下自己国家的荒诞。因为我知道,胡锡进也是过了六十岁的人了,不管他后来有了怎样忽悠的本事,但他毕竟是从农村走出来的,那种荒唐荒诞他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否则,还能叫人吗?

关键还在于,按照邓小平当年设想,国家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再带动其他人致富。可我们看到的却是,先富起来的是一些有权力搞“官僚资本”的人物或他们的子女,你可以称作“官二代”“官三代”,也可称作“红二代”“红三代”,总之与绝大多数平民百姓无缘。

所谓改革开放四十余年,贫富差距越拉越大,一小部分人富到天上去了,而另有几亿人按照2020年5月下旬李克强在中外记者会上答记者问时所言,在中等城市连住房都租不起,只能勉强过着温饱的日子。

更可恶的是,这些自己掌权或是爹妈握有权力者,有十万想百万,有百万想千万,后来就算富可敌国也不嫌多。要让这类人“带动”别人富起来,除非太阳打西边出。加之整个国家制度性腐败,发展到现在,造成严重的贫富两级分化,富人富得家财亿贯,而穷人却看不起病上不起学,因交不起医药费被赶出医院的悲剧,天天在无数家医院上演,国家和地方政府却充耳不闻,视而不见。所谓四十年改革开放,让整个国家从“兴资灭无”矫枉过正地真正变成“谁穷谁狗熊”,并且在整个社会造成一种全民崇拜金钱的风气,使这个在整体道德文明方面原本就落后于西方文明的族群,愈加堕落下去。

2021.2.9(11日修订)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